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Bond.【一元、北京卷】

北京卷<纽带>

非常正经的小黄文

别名大概叫死给你看。

——


李世真一直很得意自己知足常乐这件事。

作为日韩财团董事长徐伊景的助理,李世真颇为满足自己现在的工作,身为身世坎坷这个词的代言人,她真的只想安安稳稳的过完这辈子,即使不可避免的对徐伊景那种人生有一点向往,但这种向往无非是洗完澡脑子进水对着镜子进行的自我YY——李世真清醒的时候压根不敢去想这种“掉了一万美金都不用弯腰去捡”的日子,毕竟能背下来“徐伊景写给年轻员工的五句话”,也不代表自己就能成为下一个女CEO,能搞到徐伊景的生肖八字,投胎投到好人家之前也得先过完这一生——李世真很清楚什么叫“理想还是要有的”,也很清楚什么叫“你离咸鱼不过一个翻身”。

这样看来,这实在应该是个职场小白奋发图强逆袭的励志故事。


摆事实讲道理,李世真同徐伊景算是很明确的上下级关系,徐伊景冷心冷面冷冰冰,批评起李世真也是连眉头都不带皱一下——一个月前李世真入职的时候还有心同这位女强人老板搞好一些关系,到后来才发现能够完成徐伊景交代的任务已花光她所有精力,所以李世真实在很难对徐伊景生出除了想问候对方家属以外的情绪——就算这样一个身家千万年龄正好样貌怡人的钻石王老五就摆在她面前,她也压根就没想到自己还能跟徐伊景有点别的什么故事。

按照这个发展,李世真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成为徐伊景的王牌助理,变成一出穿(广告位招租)的女王,也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在徐伊景的花样辱骂之下产生逆反心理,最终愤而离职白手起家最终在商场上和徐伊景兵戎相见。

但这样就变成一个我不是很乐意写的长篇,所以,李世真还是很不巧的拿错了剧本。


问题出在了徐伊景身上。


事实上那只不过是天气刚好的某一天,徐伊景带着李世真去给集团新员工培训,在台上讲了五分钟的话,她既没有在李世真那儿停留过目光,也全然没做出什么超过人类认知的举动——但李世真就是崩溃的很彻底。

“世真你脸红的很厉害……”旁边的同事关切的看着她,“发烧了吗?”

“没有,”李世真慌乱的捂住了自己的脸,“我就是……”

被称为工作总结女神的李世真在这句话上卡了壳。

“就是……有点热。”


同事对这个说在隆冬时节的借口表示了质疑,李世真却实在有口难言,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到底在激动个什么劲儿,但这话还真没法讲给别的人听——


李世真依稀记得那是自己十三岁的时候,在一个家中无人的下午,她百无聊赖的阅读着从同学那儿拷来的文包,她随手点开了一篇名字是乱码的小说,然后,她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这是一篇含有同性高度情色描写的小说,开篇就描写了一位姓徐的女总裁在公开场合演讲,而在演讲桌下面,十五岁的女主角跪在那,做着一些非常羞羞的事情——除开最后一幕,徐伊景的总裁身份,徐伊景的精致外貌,徐伊景的黑色衬衫和灰色呢子大衣,徐伊景在聚光灯下的演讲,甚至是天杀的姓氏都好像微妙的符合了这个片段中的所有描写。

这当然是非常违背道德且下作的颜色小说,但显然作者有足够强大的笔力让这个场景不那么下流——而独自一人在家的少女,心虚又好奇的没有退出去。

李世真只记得自己在昏黄的夕阳里蒙着被子喘着粗气睡了过去,在她深夜醒来发现自己湿透的内裤的时候,她充满罪恶感和羞怯的删掉了这篇文章并打算彻底的忘掉这件事——最开始的时候这十分的困难,但在李世真逐渐了解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之后,她也确实很多年都没有再想起这篇文章。

但就在十一年之后,这篇早就丢在不知道哪个角落蒙尘的性启蒙文学,突然焕发出了新的光彩。


李世真的闺中密友玛丽曾经分享过这样的观点——人们的性癖总是建立在第一次产生快感的刺激之上,譬如玛丽第一次看的小黄文描写的是一位俊朗的少年,从此以后玛丽就只能喜欢上有少年感的男孩子,李世真以前对此颇不以为然,但见到徐伊景之后,李世真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了玛丽那张“你还年轻你不懂”的老司机的脸来。

于是李世真悟了,李世真超然了,李世真瑟瑟发抖了。

李世真对她的大BOSS,有了点不同于“你有钱你说的都对”和“操你全家”之外的感觉了。


最开始的震惊过后,作为一个成年人的李世真也看得开了些,她对徐伊景的这种错位感实际上也不会耽误什么事儿,李世真能在公司留多久两说,徐伊景对李世真而言也不是真命天女式的理想型,只不过是一点点错乱而已,所以李世真倒也只是激动了那么一下就平静了下来。

……但老板夜夜入春梦这件事,着实有些难办。

李世真一周之内做了两次“韩国资本主义青年梦”,除了一些昭然若揭的痕迹以外她很难想起梦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徐伊景的脸却很实诚的出现在能回忆起来的画面中。

“出什么事了吗?”

那张骚情且动人的脸换上了冷冰冰的神情,李世真猛的吓了一蹦,就算她面前没有镜子,也能感觉到自己的脸成指数级别的红了起来。

“没事……”

“最近总是走神,”徐伊景翻动着李世真桌子上待审批的文件,“虽然没有出什么错误,但这样的状态也非常令人担忧。”

李世真把那句还不是因为你给死死的咽了下去,换上一张非常难为情的脸,“真的没什么,就是没太睡好而已。”

徐伊景不着可否的转开了眼神,“那就早点下班,好好休息一下。”

“哦,好。”

李世真呆滞的目送徐伊景进了办公室,心说自己果然是精神不济,都生出了徐伊景在关心自己的错觉。


不过徐伊景说的确实是对的,李世真的确需要赶紧把这样令人担忧的问题解决掉,她在自己的睡眠质量工作质量面对上司的质量和尊严面前略一思索,还是拨通了二手性学专家孙玛丽的电话。

玛丽给出的建议叫做以毒攻毒,李世真似懂非懂的挂了电话,心说难不成要推到徐伊景才行,但显然这比控制自己不做春梦更加困难。

抱着这样的困扰李世真终于不在做春梦了——她在办公室午休的那个短暂的时间里,做了一个自己被徐伊景追杀的梦。

这个梦终结于李世真的闹钟响起的瞬间,当李世真喘着粗气大汗淋漓的醒来的时候,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徐伊景从资料中抬起了头,并皱了皱眉,“做梦了?梦到什么了?”

李世真下意识的就说了实话,但徐伊景可能并不那么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因此也就顺遂的说了接下来的那句台词——

“梦到您了。”

“你整个人湿透了。”


玛丽在听闻这件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的办公室轶事之后忍不住笑成了一朵莲花,她语重心长的,怜爱傻子一样的,充满母性的打了李世真的脸,“我的意思只是让你去把那篇小说找出来看完啊。”

李世真突然就醍醐灌顶了。

说实话,总是梦到自己老板这件事对李世真也挺困扰的,尤其还跳过了喜欢这个过程直接上升到性欲,玛丽的建议好歹算是一条解决问题的思路——兴许知道了徐总裁的悲惨结局自己就能放下这份沸腾的执念了呢?

然而醍醐灌顶的李世真下一秒就被残酷的事实灌了肠——

她压根就不记得那篇小说里任何一个完整的句子了。


李世真能记得起自己看的那部分所有的画面,但那完全是一种破碎性的画面记忆,无论是徐总裁清冷的面庞还是女主角的惊慌失措,都完全不能关联到任何有迹可循的字符上面。

李世真尝试着先搜索了“徐总裁”这个关键词,但跳出来的网页不是新闻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角色,她自己也知道这样的希望渺茫,又绞尽脑汁的想了一个关键词“十五岁”,但显示出来的结果依然和搜徐总裁没什么两样。

在尝试过徐总裁、演讲、演讲桌这些关键词之后李世真果断的决定换一条思路——她在徐总裁之后,加上了成人小说的关键字。

……不堪入目啊混蛋!


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

好消息是李世真发现对姓徐的总裁这种人设抱有性幻想的绝不止她一个,坏消息是李世真不幸的发现,除了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以外,她还不小心的解锁了许多新姿势。

这种意外收获导致李世真第二天压根不敢用正眼看徐伊景,生怕自己想起“轻薄的黑色蕾丝内衣”和“平坦的小腹上没有一丝赘肉”这种直男幻想,甚至连徐伊景的办公桌和办公室的沙发都羞耻的染上了一层淫靡的色彩。

李世真差点泪洒办公室问自己何苦这样作践自己,如若说她对徐伊景有任何一点点的变化——

她不用到梦里,也已经满心满眼的徐伊景。

从眉角到肩线。从锁骨到指尖。


寻找小说未果的李世真除了认命也实在找不到别的法子,因而这两日也积极的投身工作,试图以工作使我快乐为理由让自己忘记脑子里的马赛克,除了李世真依然不能直视徐伊景以外,一切倒都还十分顺遂。

顺遂到李世真在徐伊景说你手机借我查个东西的时候,她也全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交了一个什么玩意出去。

徐伊景打开了浏览器,点击了上面的地址栏——

“徐总裁 骚”

“徐总裁 成人”

“徐总裁 口X”

“徐总裁  GL 高H”

“徐总裁 用力干我”

“徐总裁 桌子下”

“徐总裁 办公室爱爱”

“徐总裁  GL  TXT”

……

在这样密集的攻势之下,徐总裁本人依然淡定的转头看了看已经石化在当场的李世真。

“……徐总裁?”


李世真连我操都说不出来了,她现在心里想的是如果自己现在动身的话,在三秒钟之内能不能跑出这个场面再度十分尴尬的房间。

“原来如此。”

徐伊景讲了句莫名其妙的台词,李世真脑子木木的应了声,随即反应过来,“啥……”

“我以为,”徐伊景把手机背扣在桌子上,“你只是有点喜欢我而已。”

李世真这下反应过来了,“我不是我没有!”

徐伊景笑着皱了皱眉。

“你好像……确实不是。”


【欲望不曾是她所期待过的、维持一段关系所需的纽带。】

【但她最终狂热的沉沦于此。】

在某个可以走神的片刻,李世真终于想起那本天杀的小说里,那些该死的句子。


THE-END


评论(60)
热度(289)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