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极夜(二)

妈的。

李世真世界第一可爱。

——

CH4

 

李世真在接受收养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日子不会太好过,眼下看来,也不过是没有侥幸地应验了而已。

一方面是学校的事情,转到私立学校去语言部分很有些吃力,毕竟比不上那些从小在双语环境下长大的孩子,人际关系上也因为没有共同语言而有些棘手,虽然大家都没有表现出针对李世真的态度,但融入不了集体也是必然的结果。

另一方面的压力则来自于徐伊景。

李世真难得在课程与课程之间的空隙中想到她,除了初来那一次,她几乎从来没在这个家里见到过徐伊景,金作家有零碎地提到过徐伊景家里关于继承权争夺的那些事情,说徐伊景要在日本多待上一些时候,回来还需要一些日子,她也从来没有打电话给李世真过,每一次都是金作家在接电话的时候主动交代李世真的情况——她用分机偷听过几次她们每晚的通话。

与徐伊景的缺席相反的是她的铁腕政策,她给李世真制定了一套不近人情的学习计划,严苛的程度像在培训一个特种兵或者女间谍,李世真几乎每一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

在开始实施这个计划之前,李世真认为自己是个非常能吃苦的人,她十三岁就出去帮忙打工,从来不会怠惰一直是李世真引以为傲的优点,但徐伊景的计划精准地卡住了她的咽喉,让她不仅吃力而且感到疲惫,却又在崩溃的前一秒戛然而止。

 

李世真有过几次绝望的念头,在清晨被六点钟的闹钟叫醒的时候。她盯着手机上的时钟,既无法回忆起昨晚的梦境也无法提起起床的兴致,就只想时间在这儿停驻,让她能安稳地逃避一会。

在以前的环境里,李世真是很有勇气的,她可以对着欺负她的每个人挥出拳头,但现在没有人欺负她,勇气就变成了愚蠢的摆设。她曾经给姨妈打过一次电话,还没有开口就听见姨妈和维修工人吵架的声音,她脑海里很快浮现了自己家里那年久失修的水管,姨妈一边骂着一边用胶带缠在漏水的部分上,她橘红色的背心被汗水氤成深红色,这让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堵住了所有想要抱怨的心情。

 

徐伊景回来那天是李世真被收养的两个月后,和李世真搭档做值日的同学毫无理由的翘掉了自己的职责,李世真在卫生间涮墩布的时候哭了出来,回家的时候她衣服上有一大片水泽,不知道是溅出来的水,流出来的汗,还是她的痛苦。

她其实一直盼着徐伊景回家,但今天并不是合适的时候。她低着头和徐伊景打了个招呼,想用要回房间上补习课作为借口整理一下自己的样子,但徐伊景把她拦下了。

徐伊景坐在沙发上,让李世真过去,李世真不敢坐下,只乖乖在一旁站着。

许久未出现的人察觉到了李世真身上的陌生感,哭红的眼睛和邋遢的样子都证明李世真的生活并不好过,徐伊景觉得李世真的棱角感少了一些,但又不免为这样的缺失感到叹惋。

不用聊出来,徐伊景能明白李世真的处境,这在她的预料之中,又无可奈何地多了一丝嘲讽,她以为李世真能处理得更好一点,但她没有。

李世真不知道徐伊景心里的念头,用手指甲抠进手心的肉里才敢抬起头来,她脸上都见了颧骨的瘦了下来,反而出落得更漂亮了一些。

徐伊景眼前闪过一些画面,关于自己和父亲的,也关于李世真的,这种错位感让她缺少了一些和李世真交流的兴致,她只让李世真换身衣服,一会带她出去吃饭。

 

和徐伊景正经吃饭是第一次。

李世真心里难免为这个第一次感到一阵别扭,但徐伊景看起来毫无愧疚的样子,自作主张的点了单,也没有询问她的意见。

李世真坐得很挺拔,与同样姿态端庄的徐伊景坐在一起,有了剑拔弩张的疏离感,偏偏徐伊景难得有了微笑。

“不用太拘谨。”徐伊景先松弛地调整了一下坐姿,让李世真也坐得舒服了些。

徐伊景这个性格并不喜欢同小孩子打交道,也做不到对着已经知道情况的李世真再嘘寒问暖些什么,李世真那边有想问的也不敢开口,一时间有些冷场。

上了菜之后还好些,李世真吃饭的样子很秀气,徐伊景偶尔也能看到李世真意识到自己有些姿态不标准慌张改正的样子,她难得觉得这很有趣。

“说了不需要太拘谨了,”徐伊景放下了刀叉,“以后有的是机会这样不舒服的吃饭。”

李世真脸红了红,“教礼仪的老师很严厉来着,做不好会骂。”

“她和我反馈时说你做的不错,这种事越紧张越做不好的,”徐伊景声音有些不易察觉的温柔,“学了样子就够了,没有人会深究的。”

李世真点点头,“知道了。”

徐伊景不喜欢李世真身上的那种市井的机灵劲儿,但李世真这样唯唯诺诺的样子又显得笨拙,徐伊景挑了挑眉,有些怀念和李世真最开始认识的样子。

“代表这次回来会待一些时候吗?”

“明天早上去济州岛,下周回首尔,再飞日本。”

“辛苦了。”

李世真也依样放下了刀叉,徐伊景听得出李世真的语气有些遗憾,但又不知这遗憾是从何而来的。

“世真这些天也很辛苦,”徐伊景顿了顿,“金作家说你没有要零用钱?”

“上学没什么用到钱的地方,东西都准备得很齐全了,如果有需要用钱的地方会要的。”

徐伊景习惯性地眯起眼睛,“总会有不时之需。”

李世真还想反驳,又觉得也没这个必要,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徐伊景想再说些什么,但张开嘴,才发现刚才融洽的气氛已经荡然无存。

“吃好了吗?”

“嗯,”李世真点了点头,避开了徐伊景的眼神,“谢谢您了。”

 

TBC

评论(16)
热度(114)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