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极夜(三)

我觉得极夜又向着我不能控制的方向飘过去了。

李世真世界第一可爱。

这回说真的。

——


CH5

 

金作家半夜突然高烧,徐伊景没犹豫地将李世真的名字加入了出行计划,就这样,李世真和徐伊景一起在济州岛度过了一个周末。

徐伊景在济州岛有自己的房子,但她只是在开车路过的时候朝着那栋建筑指了一下,告诉李世真有机会她们可以住在自己家里,李世真探出半个脑袋去看,又很快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不过徐伊景没有批评她,也没有露出不愉快的样子。

她们下榻的酒店是在山脚附近的度假村,修葺成和式庭院的样子,拉门对着庭院里载着的一棵松树,有风的时候能闻到松针叶带着精油味道的香气。

李世真学着徐伊景的样子在门口换了鞋,徐伊景开了衣柜,取出一套酒店配好的和服,“世真要换上吗?”

“没有穿过这种东西呢,”李世真接过来看了看,“听说很复杂?”

徐伊景眼风一挑,“不是传统的和服,只是做做样子图个好看而已,换上看看吧。”

李世真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过了很久才从里面敲了敲门。

“代表……您能帮个忙吗?”

 

徐伊景推开门,李世真满脸通红的举着名古屋带看着她,“那个……不知道是怎么绑上的。”

尽管李世真极力掩饰,她依然不敢直视徐伊景略带笑意的目光,徐伊景接过带子放到一旁,伸手抓了李世真的衣襟,“里面就没有理好,左边要放在外面才对。”

徐伊景将李世真身上的衣襟重新拉开,李世真躲闪不及,脸红了一片。

“李世真,”徐伊景眯起了眼睛,“你十六了吧?”

李世真穿着一件初发育少女才会穿的白色运动背心,看起来没有弹性也不透气,像棉花一样的乳房扁扁地挤在不舒适的内衣里面,令徐伊景也感同身受地难以呼吸。

“没有像样的内衣吗?”

李世真咬着唇,“不是,因为您选的衣服是白色的……穿其他的内衣会透出来。”

徐伊景伸手从运动内衣的下围探进一根手指,立刻感觉到指肚被勒到充血,“这样不行,太紧了,带其他内衣了吗?”

卫生间没有窗户,昏黄的灯光将李世真的头发染成恬淡的亚麻色,徐伊景下意识的抽出手,去揉了揉李世真的头发。

她觉得自己像一个母亲,姐姐,或者一切在她生命里缺席的、温柔的角色。

李世真僵在那儿,任徐伊景抚摸自己的头发,她有一点害怕徐伊景的喜怒无常,但又难得地有了迷恋的情绪。

“去换新的内衣。”

徐伊景声音很低,她在李世真的肩膀上拍了两下示意她快去换上舒服的内衣,就在这一刻,她看着李世真拖沓着长浴服跑出的样子,她有了一种奇妙的认识。

李世真很高。对同龄人来说,她真的很高。

徐伊景从半掩着的房门向外看去,李世真正在脱掉那件内衣,留给徐伊景一个背影,秀气的脊骨如枝条般随着双臂向上抬起而微微的有了拔节的感觉,在徐伊景的印象里,李世真并不是个纤瘦的女孩,但她后背上肩胛骨的线条很漂亮,透出一层薄汗带出的光亮。

徐伊景看着李世真换好合衬的内衣,她在系后面的扣子时候头向后仰了一下,徐伊景这才注意到李世真长了的头发,刚好盖过了脖子。

“我好了,”李世真披上浴衣,局促地开了门,“麻烦您了。”

徐伊景捧着带子,穿过李世真的腋下,她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和李世真的样子,女孩儿氲红的脖颈像新鲜的水果,散发着青涩的蜜意,眼波清澈的毫无风情。

徐伊景不无惋惜的想,那双眼睛最终会盛满欲望。

 

李世真没资格参与徐伊景的公事,因为他们一直在用日语交谈,她只能在一旁负责给众人倒茶。

徐伊景发现李世真的表现令她吃惊,在客人们夸奖她乖巧或者美貌的时候,李世真总会露出不同程度的羞赧的微笑,但她从不会脸红。

第二天上午,徐伊景带着李世真和客人们在济州岛度过了游乐的一天,原本李世真被分配了安排行程的工作,但最后还是金作家在病榻上筛选出了更有意义的项目,当然,这种意义是靠金钱堆叠出的意义,金作家没有忘记安慰李世真,她只是需要更多的了解这个不同的世界。

短暂的周末很快结束,李世真必须得一个人回首尔,徐伊景没能从会议中抽身来送她。从机场回家的路上已经是深夜,高速路旁的山壁狰狞可怖,车子的轰鸣有一种摧枯拉朽的气概。

李世真在舟车劳顿的疲惫中昏沉地睡了过去,她梦到昨天苍白的日头和蒙了灰的天色,一片松针落在她的脚下,她弯腰去捡,起身的时候看见徐伊景站在房门前,不知道站了多久。

 

那个梦境的结局李世真忘了,她醒来的时候只觉得疲惫,不过她仍然坚持收拾好自己箱子里行李才上床睡觉。金作家的房间早就关了灯,但她给李世真留了一杯冲开的VC泡腾片药水,李世真捏着鼻子喝了,没有气泡,只有不知从哪来的咸味。

徐伊景就像遗忘了这个周末发生的事情一样,李世真在徐伊景回首尔那天特意急匆匆地赶回家,但徐伊景的航班已经起飞,她什么也没对李世真嘱咐,那天唯一的好消息是金作家终于痊愈,她又开始忙碌地操劳起来,让李世真的生活重新归于充实而枯燥的节奏。

令李世真意想不到的是一周之后会收到徐伊景的礼物,她放学回家走到自己房间门口的时候愣了一会。但最终,她红着脸,把放在床上的五套崭新的内衣收到了衣橱最深处。

TBC

评论(29)
热度(138)
  1. w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