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Sacrilege试阅·宿醉【一元CP】

*本文灵感来自于电影宿醉系列

徐伊景难得有赖床的经历。

上午要过十点的时候,她被拉斯维加斯近乎毒辣的日光叫醒,在用力揉了两次眼睛之后,她从自己的床上坐了起来。

徐伊景刚一起身就觉得自己晕成了一团马赛克,因此只好扶着墙壁慢慢挪到卫生间的门口,到马桶前的时候甚至差点一头栽下去,还好她非常灵活地转了个身,稳稳地褪下裤子坐在了马桶上——如果此刻有观众的话,他们一定会为徐伊景这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的如厕动作鼓鼓掌。

她一边酣畅淋漓地解决着困扰多时的个人问题,一边闭着眼睛对自己宝刀未老敏捷依旧的身手表达了高度赞许,但在膀胱的不适症状被缓解一些之后,徐伊景觉得自己的右脚好像踩在了什么东西上。

她努力地睁开眼睛,移开自己的脚,这才发现刚刚右脚下踩着的是一堆闪亮的钻石,而这堆莫名其妙的钻石——徐伊景辨认着——似乎是镶嵌在一堆白纱布的上面。

……拉斯维加斯五星酒店里的毛巾上居然会镶钻石耶!

徐伊景对自己这个发现感到十二万分惊喜,她一边摁下冲水键一边想着自己应该好好研究一下拉斯维加斯的酒店还有什么其他值得借鉴的地方。反正今天没有别的工作,徐伊景思考着,她也许应该浪费一天人生,享受一下拉斯维加斯的繁华。

被酒精浸泡过的大脑发出了这样怠惰的信号,徐伊景浑然不觉这其中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直到她身边拉着的浴帘后面,传出了一个微不可察的叫声。

……享受人生?

不存在的。

 

呼吸吐纳。屏气凝神。

徐伊景一动不动凝视着浴帘,沉睡中的大脑硬盘开始缓慢地一点一点重启了回来。

首先,她意识到自己虽然认识面前的东西叫浴帘,身后的东西叫马桶,身边的东西叫镜子和镜子里的自己叫徐伊景,但她确认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间浴室。

随后她转过身去看了一眼刚才自己认定的那条镶钻的毛巾——这一次基于她对常识的理解,徐伊景也立刻意识到那大概是一件名为婚纱的,在特定的某些典礼如结婚仪式上才会穿着的服饰。

现在徐伊景清楚了自己的处境:她要么是在做梦,要么是真的身处一间从未见过的房子里,而浴室的地上摆着一件婚纱,浴帘后面还有一个未知的、会发出声音的生物。

慌乱之中徐伊景能想到的最稳妥的方式是自己偷偷溜出这个房间,接着打911报警,让警察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但就在她打算这么做的时候,她顺着自己没有关紧的卫生间门看了一眼,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应该更没法对警察解释那撒了满地的钞票是从哪儿来的。

徐伊景做了一个深呼吸,一瞬间思绪万千,心想无论如何浴帘后面的东西也不会比一只老虎或一只猴子[1]更糟糕,干脆心一横——

……她刚才立了个什么Flag来着?

 

躺在浴缸里那个东西在视觉上绝对比一只动物要美型得多,单从浴巾覆盖以外的地方来说,面目清秀、玉腿修长,在美女如云的拉斯维加斯里也是排得上号的一位美人,但要从心理冲击力度上来讲,徐伊景还真不知道一只穿衣服的猴子和一只大约全裸的李世真哪个更具威力一些。

徐伊景淡定地合上了浴帘,转过身狠狠地洗了把脸,但当她再次睁开眼睛,除了确认洗手台上搭着的的确是一条女士内裤以外——

一切都没有改变。

 

徐伊景在确定了李世真所处的浴缸十分干燥且除了坚硬以外没有任何危险后还是决定暂时先不叫醒她,她并不觉得让李世真醒来面对这样一个犯罪现场一样的房子是件非常明智的事儿——至少在李世真惊恐万分地问她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她不至于一句话也答不上来。

有担当的徐女士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她们所处的这间宾馆,从装潢的方式和洒满玫瑰花的床铺来说,这应该是一间蜜月套房。她很幸运地在外面的客厅里找到了一本酒店介绍的小册子,上面写明了这是一家位于拉斯维加斯的老式五星酒店——至少她确认了自己还在美国境内,并且没离开拉斯维加斯。

她一周前来赌城寻找赚钱的新路子,谈到十拿九稳的地步就让李世真来接手,于是李世真昨晚落地美国和她一起签了合同,由于两个人也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没有见面,所以她们决定在送走客人后留在酒吧喝点酒叙叙旧,但之后……

李世真那张含着泪欲说还休的脸浮现在模糊不堪的记忆断点上,徐伊景本能地觉得这其中似乎大有隐情,但她实在想不出李世真委屈的理由,她明明记得在开始喝酒的时候,李世真有十成十的开心。

李世真到底为什么委屈,这不算一桩难解决的事情,因为当事人就在和她一墙之隔的浴缸里,她只要问一问就立刻真相大白,但徐伊景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是觉得这一项委屈也许和自己有关,她不想在这种棘手的情况下给自己雪上加霜,也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

一边努力撕烤人参的徐伊景一边点着从各个角落搜寻出来的钞票,比想象中还要少些,一共是七千四百美金,想来后面那个有零有整的差额是她花费出去的——就是不知道是谁拿到了这两千六百美金,或者,到底有几个人拿到这两千六百美金。

更幸运的是徐伊景还在沙发上找到了自己的包,她有印象的护照、钱包、银行卡、合同、手机一样不少,包括李世真的手包也在里面,徐伊景本来还十分满意自己酒后依然清醒的头脑,但随即就被残酷的生活狠狠地扇了一耳光。

她的包里什么也没少,只是多了一样东西。

徐伊景掂量着多出来的这一样小盒子,很难猜测这个看起来就像戒指盒摸起来就像戒指盒感觉上就像戒指盒的首饰盒里到底装了什么东西。她试图用“既然什么都没有丢那么无论发生什么我都能Hold住”的理由来安慰自己,但当她打开盒子看到一枚戒指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条件反射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枚戒指白金材质,风格简约,只镶了一颗裸钻,徐伊景能看出来这是极好的做工,但价格也并非令人不能接受的程度,所以让她心脏骤停的不是它的价格,而是显然,它是一枚婚戒。

婚戒,顾名思义,两个人在婚礼上等神父说完那一长串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的freestyle之后交换的戒指。如果仅仅是婚戒,徐伊景还不至于如此紧张,但明明有两个戒指插槽,却只有一枚戒指,就变成了一个很值得玩味的问题。

徐伊景一边思考玩味着,一边把首饰盒盖好往包里最深处怼了怼。

 

徐·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伊景的手机还有一点电量,她赶紧解锁看了一下消息,除了几条银行的刷卡信息以外并无其他的线索,而就从刷卡信息来看,她不到十点的时候刷了五百美元,随后又是一笔一千多美金的消费,接着是取款取出来一万块的现金,之后就没有别的消费,看起来她也没有做出什么豪赌一类的壮举,再然后就只需要找到自己到底是在哪里刷的卡就够了。

既然有了方向,徐伊景心里也有了底,开始盘算着如何让李世真接受这个现实,但当前的当务之急是让李世真有套衣服穿——她可没能找到李世真的任何一件衣服,看样子她就是穿着那件婚纱回来的。

还好拉斯维加斯的酒店服务一向优良,徐伊景给前台打了个电话让酒店代送一套衣服上来,酒店人员在讲明服务费之后立刻答应了这个请求,唯一令徐伊景难做的是他们要求知道李世真的三围。

“稍等一下,”徐伊景拿着无线电话进了卫生间,拉开帘子看了一眼,“85,65,90,差不多。”

“请问还有别的要求吗?”对方问了一句,但没有得到回应。

徐伊景已经挂断了电话。

 

李世真醒来的时候,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徐伊景。

面色突然十分尴尬的徐伊景。

之所以要把面色尴尬单独拿出来说,是因为李世真从认识她那天起就从来没见徐伊景有过这样的表情,她觉得这很新鲜,忍不住都要笑出来。

在自己梦里笑出来大约不犯法,李世真注意到徐伊景的右手正握在自己右手的手指上,随后,这位梦中面色尴尬的徐伊景悻悻地松了手,而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留下了一枚戒指。

李世真一时没有想通,徐伊景这是在向自己求婚吗?虽然说是在梦里,想象可以不用付任何责任,但跳过恋爱就直接求婚真的合适吗?如果在梦里求婚的话,自己应该答应吗?还是说就算在梦里自己也应该赶紧抓住这个好机会,不然依照徐伊景的性格,有可能还要说做婚前财产公证一类的事情,所以不如就这样答应?或者她们已经完成了这一步,直接到交换戒指的程度了?

徐伊景可不知道李世真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但见李世真对自己笑得如此傻白甜,猜也能猜出来对方还没有清醒。

“好吧。”李世真傻乐半晌突然蹦出来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词,徐伊景看了看李世真那张脸,又看了看李世真无名指上的婚戒,心想该不是她会错了意,把取戒指当成戴戒指……

果然如此,妈的。徐伊景心中叹气,只好微笑着拍了拍李世真的头,“你可以再睡一会。”

李世真很懂事地摇了摇头,扶着浴缸两边坐了起来,试图和梦里这个罕见的徐伊景聊一聊,兴许这辈子以后都没有这种机会。

但……就算是梦也不用这么限制级吧?

李世真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此刻浴巾掉下已全无遮掩的上半身,不知道该不该感觉惊讶,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叫出来,但徐伊景已转过脸去,李世真也觉得这并无可震惊之处,说不定她要是多看几本网络小说,还会说出“你我已是夫妻,不必害羞”这样的台词。

就这当儿,门铃响了起来,徐伊景飞快地嘱咐了一句李世真不要出来,自己直接冲出卫生间,出门接过侍者手上的提袋,连谢谢都没有说一声就关上了门。

徐伊景背靠着门给自己留了一点喘息的时间,她原本性格并不如此优柔寡断胆小怕事,但那是因为一切都在她掌握之中,而昨晚,显然是个失控的意外。

徐伊景还没有想清楚该怎么面对李世真,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大有我不活了之意的尖叫。

……该来的总是会来,徐伊景轻轻地吁了口气。

 

“就算自杀也别裸死,先把衣服穿上。”

李世真承认徐伊景说的十分有道理,从门缝里伸出一只胳膊,徐伊景把袋子往李世真手里一塞,李世真闪电般地缩回了手,结果袋子卡在门缝那里掉在地上,徐伊景就看到门缝里伸出一条大腿,将袋子勾了进去。

那条大腿光滑无暇,肤色洁白通透,肌肉的力度直到脚尖,绷成一把完美无缺的弧,但徐伊景的注意力全然被大腿上一处青紫色的印记所吸引。

她在电光火石之间全然无法确认那是个什么东西,但鉴于一切不该发生的已经发生——徐伊景实在难做他想。

徐伊景心情复杂地慢慢挪到沙发上坐下,直勾勾地盯着紧闭的卫生间门,就这样花了十分钟,李世真才捂着一张脸从卫生间里羞答答地走了出来。

“代表……”

李世真看着徐伊景收拾后依然有如狂风过境的房间,脸红到能榨出满满一杯番茄汁来。

徐伊景神情寡淡,不经意地从李世真已经穿好裙子的大腿上扫过视线,拿了身边的电话先叫了两份美式早餐,这才叫李世真坐下。

李世真适才发现自己在徐伊景面前赤身裸体的时候,的确很有想死的念头,但她仔细地想了一想,徐伊景刚才如此紧张,应该连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反正她的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徐伊景的人生可很难出糗——出于一种想看徐伊景吃瘪的心情,李世真决定继续苟活于人世。

可惜,徐伊景第一句话就让她全身的酸痛一起发作了起来。

“你,或者我们,昨晚可能结婚了。”

 

结婚是一个极其美妙的词汇,拉斯维加斯也确实是个适合结婚的好地方。如果只有结婚这个词,李世真也不至于这么痛苦。因为她在最穷的时候,每天都在思考自己嫁入豪门的可能性,可是,什么叫“你或者我们”?什么叫做“可能”?

“哈?”

徐伊景决心诈一诈李世真,“从事实上来看,你手上戴着的婚戒另一枚在我手里。”她把包里的首饰盒拿出来放在茶几上,“但我其实不知道,是你自己开心买的戒指放在了我的包里,还是的确是我和你交换的戒指,或者说,是不是你跟另外一个别的人交换了戒指却把戒指留给我,所以是你,或者我们,我也不知道这段婚姻有没有拿到结婚准许证,或者有没有去教堂登记过,所以从法律层面上来讲,这只是可能结婚。”

徐伊景想知道的是自己到底有没有和李世真发生一些不可说的关系,但李世真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又看了看徐伊景,眨了眨眼睛,“你问啊?”

徐伊景挑眉,“问?”

李世真一把抓起电话机摁了前台号码,开了免提,“您好,非常抱歉,有件事我想询问下。”

在一个公司报销旅费的借口下,李世真成功套出了自己和徐伊景到店时间是凌晨三点,并且是以徐伊景及其夫人的名义入住的,前台人员在挂断电话前还提供了一个有用的细节——徐伊景曾委托服务人员提醒自己,结婚证书还在教堂没有拿,她第二天得去拿回来。

李世真讪讪地挂了电话,看了看对面面色苍白但强撑镇定的徐伊景,“现在怎么办?”

她们面对着在陌生国度里七个小时的完全空白,一份莫名其妙却应该具有法律效应的婚姻,和一场薛定谔的性爱……你说还能怎么办?

徐伊景再度扫了一眼李世真的大腿。

“先吃饭。”

——

[1] 在《宿醉》系列电影中分别出现的两只动物。


To Be Continue……

更多详情参见个人志《Sacrilege》


淘宝戳这里,感谢您的支持。

微博宣传戳这里,转发微博抽奖送本子!

台湾预定戳这里

宣传视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694165/


高能预警

说个事儿,淘宝上已经出现了盗版的《Sacrilege》,要买的话认准冰美人工作室(火星文老子懒得打),售价是78-98的那个,盗版的便宜个五块钱吧,翻印的话第一个纸不好,第二个没有赠品,没有书签,没有合同,没有明信片,没有名片,反正就啥都没有,大家不要上当哦。

我本来想骂人后来寻思人家为了翻印还特地买一本也是挺不容易的。

那我就一会再骂吧。

拜类个拜。

评论(29)
热度(147)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