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极夜(四)

虽然没有休假但还是阻挡不了我虐李世真的道路。

李世真世界第一可爱。炸裂。

——

CH6

 

金作家告知李世真徐伊景要回来的那天是个周末。

李世真刚刚从外面跑完步回来,汗水让她的脸看起来有种异常的光泽。金作家在告诉李世真这个消息之前先推开了窗户,她觉得李世真的头发有点长了,一点微不足道的风在感官上会令李世真舒服一些。

她打开窗户的时候,一只鸟尖声叫着飞走了,刚刚停歇的树杈晃动了两下,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看起来生机勃勃,又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这似乎是很日式的意境。李世真联想到了上次住下的庭院,但她说不出来两者之间有什么相同之处,直到金作家的口中念出徐伊景的名字,她才意识到它们在共享一种刻薄又沉默的美丽。

“这次回来会待久一点吗?”

李世真没有想过徐伊景回来是什么心情,在上次徐伊景不告而别之后,她就赌气地让自己不要去在意徐伊景,正如同徐伊景不会在意她那样。她有一点自觉少年老成的自负,体现在当她无法淡化一件事的时候,她就会幼稚地寻求一种公平。

金作家无从察觉李世真的赌气,她一边帮李世真预约了造型师,一边心不在焉地摇了摇头,“下周四到,大概过个周末。”

金作家没说徐伊景会呆多久,但李世真也没有太在乎——徐伊景不会在她生日之前赶回来,这个消息已经足够让她失落了。

 

李世真第一次在乎起生日这件事,以前她从来没在乎过生日会得到什么礼物或者祝福,令她感到开心的大约也就是大家会一起吃个丰盛一点的晚饭而已——但这一次不一样。她从头一天晚上的十一点开始就准备好了手机,焦灼地等待着零点的到来。

李世真得承认她的幸运,在她生日这天,她几乎得到了她所有在意的东西,那些平常孤立她的同学也为她送上了生日的祝福,还有以前的旧朋友,她们如她所愿地没有缺席零点的祝福短信,中午姨妈还给她送来了海带汤和包饭……这些都令她由衷地开心。

但李世真在开心中仍然注意到自己的痛苦,她在回家的车上发现海带汤的香气钻出了保温杯的盖子萦绕在她身边,那一刻她觉得空虚得可怕,从那一秒开始,她意识到促使自己在意生日的不在是生日本身,而是渴望被别人关注的欲望,她有一点模糊和轻微地想到了这一点,但不能清楚地理顺自己的念头。

这种压抑着快乐的卑微终结在了徐伊景面前——她提前回来了,也许本来想给李世真一个惊喜。

 

大约是六点到七点的时刻,天色正慢慢地暗下去,有极漂亮的彩霞正在衰败,它们将一点残酷的影子投射在徐伊景的脸上——李世真在她的手边发现了自己藏在衣橱里的日记。

那点兴奋的愉悦感还来不及成型就颓靡成了愤怒的火气,李世真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你动了我的东西?”

徐伊景漠然地动了动嘴唇,但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李世真上前,也稍微向前倾起身子。

李世真的眼神在日记和徐伊景的脸上游移,她对徐伊景这种行为失望透顶,在这种愤怒和无助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心虚——她对自己记载在本子里的东西很清楚——关于她所剩无几的自尊和自信。

“还给我。”

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怒火,但这种赤身裸体无所遁形的感觉加重了她的愤慨,声音不自觉地变得沙哑而低沉。

徐伊景依然没有说话,她用一种轻蔑地态度看着眼前的女孩,她甚至不屑于在这种轻蔑上加上一层怜悯关怀的外衣。

李世真被徐伊景的眼神惹毛了,她害怕徐伊景,但现在怒气占了上风,她走到徐伊景的桌子面前,居高立下地看着徐伊景,试图像反抗抢劫的高年级学生那样用眼神将她吓退。

但徐伊景并不在意,她只是露出了一丝嘲笑,“我没看。”

李世真相信她说的话,可这并不能掩盖她动了自己东西的事实,她的日记是她唯一亲密的朋友,她那些情绪的唯一出口,现在它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桌面上,这足够令李世真崩溃了。

“那就别看,还给我。”

她试着和徐伊景讲道理,徐伊景反而伸手拿了她的日记握在手里,李世真全身的肌肉都紧紧绷着,大脑因为高速旋转反而呈现出了一片空白,她能清楚地感到自己竖起来的汗毛和被冷汗濡湿发麻的肌肤,这令她战栗起来。

“但我大概能想到里面写了什么,”徐伊景的语气其实没有嘲讽,她在用一种很正式的腔调陈述这个事实,“可笑的孤独?”

徐伊景是有资格讲孤独这件事的。李世真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这件事,不过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不是个该走神的时候。

“孤独是因为胆怯和懦弱,不是因为变换了环境,李世真,你依然没有明白这一点。”

李世真无法回答。

 

“觉得孤独的话,就做的更好一点让我看到。”

她一边说着,一边出乎意料地拦腰撕开了李世真的日记。

 

李世真听着徐伊景撕碎自己日记的声音,破碎的声音响亮又干脆,直到它们在徐伊景手里变成了纸屑,她的目光追随着这些破碎的纸片掉进垃圾桶,和纸巾与包装袋混在了一起。

李世真看见了这个画面才有了感同身受的痛觉,徐伊景撕碎了她的日记,也撕碎了她所有的尊严和最后的心理防线。

“你疯了。”

她嗫嚅着,无法将目光从日记上面移开,直到现在她才确信刚才发生了什么,被打击的痛感从胃里沉重地翻了上来,又觉得脸面在火辣辣的疼。

“我没有疯。”

徐伊景站起来,即便是平视着对面的女孩,但也依然带着不可撼动的坚韧感。

李世真的眼睛被突然上涌的眼泪模糊了,她看不到徐伊景的脸,但感到徐伊景的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

你要记住,我只会是你的武器,不会是你的后盾。”


徐伊景的声音因为耳鸣变得断断续续,她几乎不能确定自己曾经听到过这样一句话,但这就是这件闹剧唯一的解释,不需要言语,也没有歉意。

李世真闭上眼睛,握紧拳头,挣脱开了徐伊景的手。

“我明白。”

大概五秒之后,她听见自己的嘴巴里说出了这样的话。



评论(23)
热度(99)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