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老师好(四)

因着这件事,胡雪松这几天过得很是提心吊胆。

第一次参与这种八点档狗血剧,胡雪松内心很是矛盾。他当然肯定是不希望小龙爷爷那边真的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但他心里预演了八百万次要真遇到这事儿怎么办,这样一想对方要是不闹上一闹,总感觉有点亏得慌。

比起胡雪松欲说还休欲拒还迎的小心机,肖佳那边则全然断了音讯,胡雪松那天想和肖佳确认下事态进展,电话刚嘟一声就被掐断,过不了三分钟陌生手机来了短信,告诉胡雪松特殊时期谨慎联络。

……怕不是个戏精哟。

 

比起戏精舅舅和内心住着两万个哈姆雷特的老师,小龙这几天倒是还好,吃喝拉撒不写作业一切照旧,胡雪松一边欣慰一边心忧,也不知道这孩子心大到底算不算件好事。

小龙一边悠闲淡定,还有心吐槽自己舅舅,“老大你不知道啊,我舅不叫肖佳,叫肖加戏。”

胡雪松没好意思说自己内心也每天三百次小剧场,因此打了个哈哈过去。

小龙反过来安慰胡雪松,“我爸他们家统共也没几个钱,就我舅自己想演黑社会,那一家子抠搜到连抚养费都不出,还指望他们找人来绑架我?”

胡雪松一听小龙说的也有道理,再加上肖佳这出实在好笑,也就干脆放松了不去想,但没想到这边刚放下,后脚就真的出了一档子事。

 

那天胡雪松在办公室判作业,门口保安打了电话来说,有位肖小龙同学的家长在校门口,要见班主任。

胡雪松本来都到楼门口了,突然就想起来肖佳说的这茬事儿,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给肖佳那边打了电话。

肖佳估计刚睡醒还没缓神,也没换号码直接接了,“喂,老胡?”

胡雪松没空想肖佳那边存自己手机存的到底是什么,“小龙舅舅,是你来学校找我吗?”

肖佳听动静是从床上坐起来了,“没啊,我还没起呢。”

胡雪松真是生气,关键时刻掉链子的人还没立场说他,只能简要地汇报一下学校这边发生的事,肖佳那边愣了一会,“我操?我,我在成都呢?”

胡雪松也急眼了,“那怎么办啊?”

“胡老师你等下……”电话传来一片叮铃哐啷的声音,“哦,我在重庆,我在重庆,你帮我拖他们半个小时,我现在就过去。”

胡雪松举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那边又一个电话打来了,“不好意思啊胡老师,我这儿有点乱,谢谢你啊,一会见!”

被连着挂了两次电话的胡老师,狠狠地叹了口气。

 

先不论肖佳到底急成什么样子,胡雪松面前反正还有一关没过。

来得这两位家长胡雪松都不眼熟,但想来一男一女这种搭配也只能是肖小龙的父亲和那位新夫人,胡雪松拢了一拢头发,做了个深呼吸,这才稳稳当当地走过去。

“两位好,我是肖小龙的班主任,两位是?”

男的伸出手来和胡雪松握了握,“我是小龙的爸爸。”

平常也没见他出来蹦跶过一次,小龙倒是叫得很亲,胡雪松微微一笑,对着旁边的女士侧了侧头,“这位是小龙的……?”

果然男的脸上浮现了几丝尴尬,女的清了清嗓子,“我是小龙的阿姨。”

胡雪松知道再问下去挑事儿的姿态就太明显,也就装作了然的点了点头,“两位先到办公室来说吧?”

小龙爸爸点点头,夫人倒是满脸不乐意,“胡老师,家里有急事儿要接小龙回去,您方便就直接把小龙带来吧。”

大概是看胡雪松年轻,夫人才敢整这样一出,胡雪松也不含糊,“这个我无论如何也得和小龙妈妈通知一声,我们总是要对学生负责的。”

新夫人之前在小龙妈妈那里吃过亏胡雪松是知道的,因此搬出这尊大神的意味也很明显,果然,两位脸色明显难看了许多,“这个,小龙爷爷可能……快不行了,实在很急。”

胡雪松心里盘算这个逻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是这两位来接小龙,但嘴上依然应付,“我现在就打,不会耽误多少时间。”

小龙爸爸呵呵笑着,“她那边是深夜,打过去打扰不太好吧。”

胡雪松面露难色,“就算现在是深夜,这个电话我也得打,我们职责所在,您得理解我们。”

新夫人帮腔,“老师,这是小龙爸爸,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胡雪松一脸的假笑,“您说得是没错,但我总得和小龙妈妈确认下,这是小龙爸爸,对吧?”

 

胡老师一般不犯浑,犯浑的时候那可就不是人。

“您看,小龙这上学,都是小龙妈妈一手操办的,紧急联系人上也没有您的名字,您这突然说要接走小龙,按照平常手续,您至少得去开个证明,我们才能信,但现在这出了急事儿,我们就简化成打电话,这个实在省不了的。”

小龙爸爸头上都见汗了,胡老师继续解释,“我呢,是两个月前带小龙班里的,对小龙的家庭也不算了解,我能信得过的也只有小龙妈妈,您还是多理解理解我们做老师的,现在这学生出点事,我们也难辞其咎不是。”

“您直接把小龙带过来,”新夫人比小龙爸爸淡定些,“你看小龙跟不跟我们走就是了。”

胡雪松呵呵一笑,“那也行,但您得填张请假条,我上去给您拿。”

他也不等新夫人有什么反应,噔噔噔就往回跑,跑进楼里靠着柱子给肖佳发了个短信,“到哪儿了?”

“有点堵,绕路呢,十五分钟?”

“小龙爸爸那新夫人有点难缠,我怕不太拖得住。”

肖佳那边没有秒回,胡雪松做了个深呼吸,慢吞吞地往楼上走。

走到二楼那边肖佳电话打了过来,胡雪松赶紧接了。

“喂?”

那边传来一把笃定的声音,“胡老师,再拖五分钟。”

“不用不用,你注意……”

 

安全两个字还没说出口,肖佳已经第三次挂断了胡雪松的电话。


评论(6)
热度(40)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