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一篇命途多舛天打雷劈的文【一元CP】

徐伊景从她的捷耻豹上走了下来,手里拎着Cha耻nel最新一季的坤包,Bur耻berry的格子围巾在冬日里显得格外温暖。

她也许不是大韩民国最有钱的女人,但一定是最有气质的,没有人能否认这一点。

 

李世真像憨豆先生那样狰狞地做了几个面部表情,她的手尴尬到不知道应该放在哪儿,于是只好在额头上搓来搓去,但这丝毫没能缓解一点儿焦虑的情绪。

“你还在看吗?”

金作家在一边面露愧色的询问,而李世真忍着牙龈的酸意点了点头。

“我说了不好看……”

“不,”李世真转过一张因为痛苦而失去血色的脸,“你不知道这他妈的有多好看,我爱这个大韩民国最有气质的女人,我真爱她。”

“……你在看那篇?”

金作家恍然大悟般地点点头,但随即意识到李世真应该要的不是这种反应,赶紧正了正神色,“那个,咳,那位还写过里萧同人,估计是写顺手了。”

李世真拖着鼠标下滑了两下,“看得出来,她说徐伊景的信息素是迪奥真我香水味的,然后用两千字形容了一下这个味道。”

金作家还没等阻止,李世真已经继续往下翻了下去,“我的信息素是……六神花露水味的?”

金作家记得这一篇,作者用四千字的篇幅来详细描写了李世真凭借六神花露水那以假乱真的味道混入了上流社会,而徐伊景立刻就分辨出来了这绝不是CK香水而是花露水,虽然没有立刻揭穿李世真,但留下了一句“就凭你这样廉价的人,也想进入我的世界?”

 

总之……相当精彩。

 

现在李世真不用发和谐情也已经透露出“想死”的味道,金作家赶紧诚恳地劝她,“真的,别看了,那那那那……真不好看。”

“你已经为我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李世真面容枯槁,“现在想关上,晚了。”

赵理事在一边嘬着腮帮子摇了摇头,“世真你歇会眼睛也好……”

“是啊,”李世真拿着收缴上来的金作家的kin耻dle微微一笑,“年近半百但依然老而弥坚的赵目城理事。”

“……你发我一份谢谢。”

金作家冷眼瞅着老而弥坚的赵理事加入了同耻人耻文鉴赏大会的行列,心中感慨她到底是为什么脑子一抽会在上班时间看同耻人耻文还特么被正主发现了啊?

因为……这是另外一篇同耻人耻文的设定?

 

姑且不管金苏菲的世界,旁边李世真已经开始疯狂挠桌子,假定这是一道阅读理解题的话,大概率可以得出她现在十分想要发疯这个答案——李世真的面部表情及赵理事憋笑憋得很用力的脸都从某种程度上证明了这个答案的正确性。

金作家嘶哑着开了口,“……哪篇?”

理事接过kin耻dle,用古井无波的声音大声公开处刑了起来,“李世真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但她只需要用微笑就可以化解一切尴尬和罪恶,这正是徐伊景选择她的原因。正如同现在,她缱绻地躺在沙发上,就赢得了众人的爱慕。

“我看起来像洗碗机还是充和谐气和谐娃娃,”李世真‘白皙的脸上布满了红晕’,“金作家我想你给这个五星的评分,一定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哎呀人家产粮也不容……”

“俏皮女编辑与女明星、爱上女老师之那个冷酷的教导主任、李世真失忆之旅、学姐你好,我暗恋你很久了……”李世真每读出一个字表情就微妙一分,“你口味还挺杂?”

刚从外面进来的卓一愣,“说什么呢这是?”

“我们在探讨,”赵理事扫了扫望天悲愤的金作家,“作家她的品味和审美。”

“审美?”卓眨眨眼,“你们先看看我这新发型怎么样?”

“不用问作家了,”李世真面露遗憾之色,“她最喜欢你的样子是这样。”

李世真努力地模仿着(ノಠ益ಠ)ノ彡┻━┻这个颜文字的表情和动作,“你这样她就开心了。”

“这……是个什么说法?”

“而且——”李世真拉长了声音,“你最好找个男朋友,因为你的设定是我最好的gay蜜,咱俩必须得用颜文字对话。”

卓的目光在三个人身上环顾了一圈,“……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不,”理事同情地看了一眼卓,“不用补。”

李世真飞快地补刀,“因为两章之后你就会跟理事表白了。”

 

“作为一个平行世界里的人物,”李世真抚着心口,“至少有三十个世界里的李世真死球了,还生了十几个娃,是不是应该颁给我一个什么最佳贡献奖啊?”

卓敲敲桌子,“我不服,我备胎的次数能绕地球两圈了。”

“讲道理嘛,”赵理事摇摇头,“应该给朴建宇,人家武真集团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也是,人家大老爷们又生孩子又堵枪眼,还矢志不渝地当小三,”卓思考了一下,“和我们这一屋都发生过不正当关系,多不容易。”

“但玛丽依然是小天使。”

“代表也依然是代表。”

房间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代表为什么不崩?”

提出这个问题的是金作家,她已经等待了好几个小时才找到一个插嘴的机会。

“也有崩啊,”卓掰着手指头,“有小媳妇代表的,有一人我饮酒醉代表的,还有无耻无情无理取闹的,唔,还有苏天苏地苏空气的。”

“那个一人我饮酒醉是什么?”

“就是我这么好看这么牛逼这么霸道总裁真是寂寞如雪需要找个女人玩玩,”卓回忆了一下,“……大概。”

李世真一个白眼翻到天边去,“哦。”

“不用嫉妒,你俩要崩就一起崩,这是定律。”

李世真沉吟一会,“港真,我觉得我可以匿名写一个论文,论严重被低估的李世真。”

金作家谄媚笑,“以及严重被高估的徐伊景。”

“亲爱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就喜欢苏伊景吗?”李世真笑眯眯地集火了金作家,“你个磨人的小可爱。”

“李涛,”金作家自暴自弃地两手一摊,“金手指总是比较带感嘛。”

李世真翘脚,“您这怕不是已经金头金腚金身成佛了吧?”

“嘛,”金作家委屈,“毕竟我们只是一个假装自己很有钱,其实一路靠主角光环上耻位的小鸡子儿公司,梦想总还是要有的嘛。”

赵理事拍手,“这个我同意。”

“至少我们在不夜城同耻人世界里绝对是最有钱的公司,”金作家摊手,“站在这个国家顶端,俯视众生。

李世真咳嗽两声,“跑偏了诸君,我要讨论的是徐伊景,和我。”

“这有什么好讨论的?”卓微笑,“OOC是主角的宿命。”

“附议,”赵理事点头,“不然谈恋爱多不带感。”

“不是我矫情,我好歹,一个高智商杀人犯,何苦这么欺负我?”

“这叫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就你这个人设来看,攻一定比你还聪明还心狠手辣。”

“强强不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就是少女心不够啊,”金作家叹口气,“两个人每天商量怎么让武氏集团破产然后发现对方真聪明于是相视一笑的剧情真的能写下去吗?”

“大家都喜欢你很牛逼,但你在代表面前流露出甜美憨傻的气质,”卓迅速补充,“怎么说来着?铁T柔情吧。”

“……铁你买了个表的T。”

 

徐伊景对李世真的不爽表达了疑惑。

“你怎么知道我不爽?”

“在这位作者笔下,我一直是智商比较高的那个,”徐伊景相当平静地陈述,“在我进入这间屋子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桌子上的KIN耻DLE,和你电脑页面上的文档。”

“你看,”李世真坐起来一点,“我就讨厌这个。”

“这有什么好讨厌的呢?”

“你现在看起来像个钢铁直男。”

“作者她现在努力地让自己不那么OOC了,所以按照原著的设定,”徐伊景淡漠地把眼神滑到窗外,“我的人设是直会撩。”

“按照我这种性情中人的人设,”李世真颌首,“我去年买了个表阿西。”

“这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没有人想看我们日常生活,你看,在一起开会,或者半个月打一次炮这种事儿,一点都不好看。”

徐伊景停顿了一下,“这通常意味着你或者我,马上有一个人就要出轨了。”

“哦,”李世真动了动下巴,“所以我活该被OOC?”

“可以这么说,”徐伊景点点头,“因为这帮作者基本上专业能力水准都一般,你耻也耻不耻要耻指耻望持他耻们耻能耻写耻出耻什耻么耻专耻业耻的耻商耻战耻剧耻情耻来,别说作者,就连编剧都是傻X,只想看我们谈恋爱。”

“可是……”

“别去看外衣,”徐伊景摇摇头,“专注于内核。”

“比如?”

“我们只是一堆文字,人物小传,不完整的童年和一些事迹组成的信息集合体,”徐伊景抛着不知道从哪儿翻出来的一元硬币,“找了两个漂亮的皮囊作为载体,但仍改变不了我们是被创造出来的人物的事实。”

李世真姑且听她鬼扯,“所以?”

“所以你还看不出来吗?”徐伊景冷笑,“编剧创造我们,是为了让我们谈恋爱,在这个基础上,所有的恋爱,都是我们的终极目的。”

“那我岂不是白白穷了这么多年?”

徐伊景摇摇头,“你穷了这么多年是因为要遇见富有的我。”

“我隐约通过你现在说话的这种欠揍的方式猜出了这篇同耻人耻文的作者,”李世真对着某一处阴仄仄地微笑起来,“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必须得原谅作者们的恋爱脑?”

“是的。”徐伊景点点头,“你生来为了爱我,而我也是。”

 

“我现在可以投诉这位作者的滤镜吗?”李世真叹气,“你根本就没这么苏。”

“我控制不了我自己,但你得承认我说得对。”

李世真注视着徐伊景,“哪怕我死了七百次?”

“唯有你爱我是真实。”

她们对峙了一会,仍然是李世真先服软了,“好吧,你是对的。”

她们在沙发上缱绻地拥抱了一小会。

 

“如果你放弃真我香水的话,”李世真突然睁开了眼睛,“我会更爱你。”

 

THE-END

 

 

 

 

 

 

 

 

看到我的绝望了吗。

评论(41)
热度(146)
  1. 徐一元🗻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又看到聊天室版的精分水楼~~作者脑回路中的批评与自我批评夹杂着每个去年都买个表的幽默 笑一路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