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今夜は月が绮丽ですね.【中秋贺文、一元CP、短篇】

“代表,理事他结婚了吗?”

李世真在一次从晚宴回公司的路上,借着酒意问出了这个问题。

在她问出这个问题之前,她和卓已经为此迷惑了很长时间,卓说理事从来不参与同事间的酒局,赴宴却总是孤身一人,李世真发现理事总是有熨帖又笔挺的西装,但却从来没有带过婚戒——这些矛盾让他们感到非常好奇,但又不敢冒昧地询问本人,只能诸如此类地迂回着探究。

徐伊景没有给出答案,或许是她并不乐意自己的员工如此八卦,或许只是单纯地没有听到,李世真也不好意思再多八下去,悻悻地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

 

这个插曲实在太过平凡没有波澜,李世真也认为此事已经早早地结束在发给卓的那条“代表没有回答我”的短信时,但对于徐伊景来说,这事儿还远远没完——即便捷豹车十分宽敞,徐伊景也不至于听不清坐在身边的女人所问的问题,她不仅听到了这个问题,还听得十分清楚。

正因为听得清楚,徐伊景对此才很有一些疑惑——鉴于李世真入职以来所表现出来的亲密程度而言,她和卓的关系显然要比她和理事之间的关系好得多,她不问卓却问理事,这是一件很不合情理的事情。

不过再往深入一点想,徐伊景大脑飞速旋转着,她很快就意识到李世真的身世问题:这个女孩从小失去双亲又跟着姨妈长大,她的生命中一直缺席了一位父亲的角色,如今出现了理事这样一位年长又有风度的男士,有亲近之情应该也是能够理解的事情。

她装作不经意地转过头去,从自己那侧的车窗玻璃里观察着李世真的倒影,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李世真腰部以下的部分——她圆润的胯骨被贴身的连衣裙紧紧地包裹着,修长的双手正握着手机打字——她拥有一种自然的魅力,这让她在上流社会也能周旋得游刃有余。

徐伊景在心里摇了摇头,为自己刚才的浅薄发笑,她不该相信这个拙劣又牵强的理由。她虽然相信李世真能够捕获男人的心,但她没办法忽略李世真身上最薄弱的那点单纯,这是一个但凡掺杂一点感情都会写在脸上的人,比起李世真爱上理事这种念头,她更原意揣测是李世真想为哪个朋友介绍男人。

 

徐伊景相信自己已经十分靠近真相,毕竟这个理由显得十分合乎情理,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在李世真单纯的人际网络中没有想起哪一位符合与赵理事相匹配的程度。

她当然记得李世真的朋友们,以防万一,在李世真跃身上流社会之后兴许旧朋友们会惹出什么麻烦——但这些人的面孔一一在她眼前浮现,她都没有找到一位合适填到这个空里的人物。

徐伊景稍有些挫败地皱了皱眉,这让这个问题背后的隐情显得再度扑朔迷离了起来,不过除非李世真再次开口询问,否则她不可能在时间过去几分钟之后再旧事重提。

那么现在,徐伊景轻微地抿了抿唇,决定做一件相当卑劣的事情。

 

看清屏幕上收件人姓名是卓这件事丝毫不会让徐伊景感到吃惊,基于她对李世真的了解,能够让李世真在上司的车里上司的身边依然坦然自若聊天的对象基本都是同事和商业合作伙伴,何况卓今天和理事在另外一个活动上,两个人在聊天之间扯到理事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么……对象会是卓吗?

徐伊景的右手在腿上轻轻敲了两下,随即否决了这个念头——她很清楚卓对李世真有过那样的心思,李世真也应该知道这一点,如果这样还能坦然地聊着八卦的话,那李世真可实在出乎她的意料。

倘若按照正常情况来看,两个人能这样大方不遮掩地聊八卦,李世真要么和卓正在恋爱,要么就是那个劲儿已经过去了,从他们两个人在办公室的坦然表现来看,徐伊景还是相信后者更多一些。

徐伊景忍不住有些犹豫了起来,她意识到她在纠结的可不仅仅是办公室恋情这个问题,而是李世真到底要不要恋爱的问题。按照李世真的性格,在做戏的时候掺杂真感情的亏她不是没有吃过,可如果李世真真的恋爱的话,为爱情做出什么傻事的情况好像也会有可能发生——徐伊景几乎没办法分辨哪一种更加危险,这可让她有点为难。

 

不过话说回来,李世真应该也没那么容易恋爱吧?

徐伊景如此宽慰着自己,李世真现在也是大风大浪都见过的人,想要打动李世真……只怕还真没有那么容易。

徐伊景想了想李世真身边这些男人,一个屋檐下风度翩翩的理事李世真没看上,共同进退又勾心斗角的朴建宇李世真也没看上,更别提每次惹出事儿来给她善后的救兵卓——这要是在什么言情小说里,也该都是能做男主角的程度了,李世真一个都没瞧上,追李世真的难度可想而知。

要想追到李世真,那至少也得……

三样都占全了吧。

 

徐伊景刚才还舒心的微笑,逐渐凝固在了嘴角。

 

这是一个她自己推导出来的逻辑,但徐伊景难得不能为自己的睿智保持自负的态度,因为这是一个在逻辑上通顺,却一时间在感情上难以接受的结论。

徐伊景无可避免地陷入了求证与否的纠结当中,即使她应当选择一种折中的方式,在不惊动对方的情况下套出真正的情况来,但爱情这方面是她的盲区,尤其她还是当事人——她很难想到一个绝对没有风险的情况。

不过,徐伊景想了想,很快就对于追求“李世真是否喜欢我”这个问题的答案失去了兴趣——她几乎没办法原谅自己在众多的表现当中依然可以视而不见了那么久。

……这题没必要求证。一点必要都没有。

她心里有数。

 

现在看起来这就像是一张非常无趣的报表,账目上事无巨细地报出流水,还负责任地把她偷税漏税的金额及方式写了上来,徐伊景理性上不应该对这件事儿再抱有探究的兴趣,但她依然——并且可能在她们到达之前,都陷入在这张无趣且清晰的表格里面。

按照正常的模式,徐伊景想到这个结论之后,她应该决定是控告对方有罪,决定包庇对方或者偷偷按住这份罪证,但徐伊景出乎意料地纠结在了这份证据清单上并且兴致盎然地回味起李世真的每一个表情。

这可真是……有趣。

徐伊景很明显意识到了自己在李世真身上那超凡脱俗的注意力和记忆力,但这并非全部的指向,她难得在记忆的海洋中拥有超凡脱俗的敏锐观察力,并对某些片段印象深刻。

她至少有三次瞳孔放大呼吸急促并且脸红的时候。

而徐伊景,她懊恼地想,她还以为李世真那是紧张。

 

在半个小时前,李世真借着酒意问出了理事到底有没有结婚这个问题。

而半个小时后,徐伊景给出了这个答案。

 

“今晚,留下来吧。”

 

THE-END


速撸小甜月饼一枚。

这题目喵起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和喵一起祝大家中秋快乐啦~

评论(24)
热度(240)
  1. 羽咲绫乃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