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极夜(五)

CH7

 

李世真心里也许有恨,也许有了决心,但最终全都湮没在委屈的苦楚里。

在徐伊景垂下头之后,李世真在她面前继续站了一小会,然后僵硬地转身走上了楼梯,余光瞥到金作家在一边忧心忡忡的神情,但很快就被涌上来的眼泪模糊了。

金作家没有过来安慰自己,她不敢

李世真这样想的时候觉得自己胸口一阵滚烫的热气,像是盘旋着的海鸟悲壮地在礁石上结束了生命,只有她自己听见了,那只鸟最后无声的嘶哑的哀鸣。

 

这种窒息的情绪在她打开自己房间门的瞬间戛然停止——她的姨妈和妹妹正愚蠢地从房门后探出头来,给了她一个温馨的惊吓。

妹妹和姨妈在看到李世真的时候都带着热情洋溢的微笑,但她们的温情和李世真脸上的扭曲像是在空气中发生了化学反应,蒸腾了那些欢愉,只徒留了许多尴尬。

李世真张了张嘴,伸手给了她们两人一个巨大的拥抱,她突然觉得徐伊景有些可怜——李世真不知道为什么,她既不高兴也不愉悦,她只想到了徐伊景。

姨妈推开了李世真,忧心忡忡地望着她,但还没能收起给人惊喜的那种愉悦的神情,“我们世真这是怎么了?”

“很气啊!”李世真笑着放开自己的双手,“哎一古,代表她刚才骗我来着,说是家教说了成绩差所以今天也要补课什么的,就觉得很委屈,被推上楼的时候就很难过地掉眼泪来着,原来是惊喜啊,气死了!”

颂美在一边叉着腰大笑起来,“代表姐姐找我们来的时候还叮嘱我们千万不要告诉你呢,怎么样,惊喜吧?”

“内!”李世真元气满满地应了一声,把所有的委屈埋在自己弯起来的眼睛里——但她依然不敢直视姨妈的眼睛,这种谎言是短暂的打扰,她害怕被姨妈发现更多的端倪。

李世真为自己带上生日帽的时候意识到徐伊景的卑劣,但依然无可奈何,直到女人们在蛋糕上点好蜡烛叫她许愿的时候,她才从那个恍惚的念头中回过神来。

“第一,”她双手合在胸前,感受着蜡烛的热气扑到脸上,“希望家人们都平平安安。”

颂美和姨妈在旁边笑出来。

“第二,希望自己学业顺利,第三……”

“喂!第三个愿望要给自己,”颂美提醒她,“不能说出来哦。”

李世真依言闭上眼睛,微笑着,把最后的愿望留给了徐伊景。

 

姨妈晚上还要回去上班,她们坐了大概一两个小时就必须要走,李世真想留颂美陪她一晚上,但颂美很懂事的摇了摇头。

李世真和金作家送走她们的时候有点恍惚,金作家好奇地在李世真面前摆了摆手,“怎么了?”

“一直以为自己是懂事的姐姐,”李世真笑着垂下头,“所以妹妹懂事的样子,让我觉得很恍惚。”

“喂……这是什么奇怪的逻辑?”

“把自己理所当然地想成了伟大的人,”李世真和金作家一起回到屋子里,但徐伊景并不在客厅,“一旦发现了自己其实是个蠢小孩这样的事实,就会觉得很无力……金作家吃过了吗?和我一起上去把蛋糕拿下来吧。”

“唔,”金作家点点头,“话说回来,代表的生日礼物看到了吗?”

她这话难免让李世真想到几个小时前被撕碎的日记,但她忍住了那一阵突然上涌的酸意,“哎……除了家人以外还有礼物吗?”

 

事实上李世真即便做好了对方会破费的准备,也被金作家打开房门的瞬间震惊到了——徐伊景为她准备了一个衣帽间,就像她在电视上看到过的那种白色的、充满了灯光的衣帽间。

李世真一时被震撼到说不出话来,只能傻傻地站在门口。

这大约是梦想的生活,李世真小心翼翼地走进那些挂在架子上的衣服,内心充满了复杂的情愫,她一边感动于礼物的豪华,但仍然听到心里有个声音说着不过是徐伊景的举手之劳。

但大体来说,李世真仍然是个非常知足的女孩。

“从一个月之前就开始让我着手准备了,”金作家笑眯眯地看着女孩,“趁着你上学的时候叫人来修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找人打通你房间和这屋子之间的墙,这样就更加方便了。”

一个月前大概是从济州岛回来的时候。李世真还记得。

“我很喜欢,”她笑着摇了摇头,“就在隔壁其实也很方便,这样就很好了。”

在李世真的回答之后,金作家突然不知道自己还能说点什么,她感觉李世真很喜欢这个礼物,但也就仅此而已。

“代表还在家吗?”

“在书房,”金作家回过神来点点头,“怎么了?”

“我想,”李世真踟蹰着,“去给代表送块蛋糕。”

 

李世真端着蛋糕进来的时候徐伊景有些诧异,但依旧淡漠地看着她。

“吃块蛋糕吧,”李世真没有和徐伊景对视,“收到您的礼物了,很开心。”

李世真的语气克制而得体,徐伊景第一次无从分辨她的用意。

“我并不喜欢吃甜食,”徐伊景不等李世真把蛋糕房子桌上就拒绝了,“心领了,拿回去吧。”

“吃一口吧,”李世真抬起头来望着徐伊景,眼角弯弯的,“作为监护人。”

李世真的笑容像是一场腥风血雨的预兆,徐伊景很好奇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预感,但她的确察觉到在身体里的某一处作出了这样的警示。

她隐约感到了兴奋。

“下毒了吗?”

她慢悠悠地拿起叉子,用一侧刮去了蛋糕上面厚厚的那层奶油,但眼神依然凝固在李世真的脸上。

“那就未免太高看我了,”李世真仍然真诚地笑着,“还不到那种随便就能搞到毒药的地步呢。”

“我会期待那一天的,”徐伊景也笑了一下,“至于礼物的事情,感谢金作家比较好。”

李世真点点头,但不说话,仿佛只是在等徐伊景吃下蛋糕,这让徐伊景突然有了一种被威胁的感觉。

那口被奶油包裹的蛋糕,终于在徐伊景的喉咙里泛起了一丝苦涩的腥气。


评论(14)
热度(141)
  1. 羽咲绫乃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