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极夜(六)

之前做手术去了。

现在很好。

今天的情节很微妙,请谨慎。

——

CH8

 

徐伊景的离开也像回来的时候那样悄无声息,李世真没开口问过,金作家倒是像怕两人生了什么嫌隙一般地解释给她听,无外乎是老派的家族内斗。

徐伊景一刻不得闲地在商场上厮杀,李世真反倒一切如常。

日子又过得久些,金作家这才觉得李世真身上有了变化,她在家捧着手机的次数多了许多,放学之后也开始有些不按时回家,金作家疑心她是恋爱了。

金作家不愿意用这种捕风捉影的事麻烦徐伊景,想着自己也是要对这个孩子负责的,便问了司机这几日李世真放学之后的行踪,司机明白金作家那点心思,笑着说李世真晚归都是和几个女同学一起喝奶茶逛逛街,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金作家又生起些旁的滋味来,她倒不是不希望李世真能融入同学间的小圈子里,只是李世真变化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让人心里有些不踏实。

金作家自诩为李世真的半个家长,对李世真的着想倒是比徐伊景更细致些,表面上金作家挑了个话头随意和李世真说了几句,李世真也开诚布公地没有隐瞒,只是金作家最后又提了给李世真零花钱的事,这次,李世真倒是没有再推辞。

 

金作家心下生了思虑,但日子还是在往前走着。

徐伊景在李世真考完试的那个周末回到了首尔的家里,比平常回来那几次身上肃杀的气息更甚,李世真与徐伊景当天对上了一次,徐伊景一如既往的平淡,但李世真能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

李世真这回期末考的成绩相当不错,原本动了邀功的心思,但徐伊景听了以后没什么表示,倒是让李世真想要让徐伊景去参加家长会的心思散了,而后单独说给了金作家,心下不是没存着委屈的。

没想到家长会那天,来的是徐伊景。

李世真不敢问她怎么会来,因此只是心里偷偷肖想着,也自己觉得开心。

徐伊景虽然来了,但对这场家长会似乎没有太大的兴趣,走一走过场罢了,李世真想着徐伊景肯来便是一种对自己的肯定,虽然见其他同学的家长都热络地与老师交谈还是有些羡慕,但她也觉得以徐伊景的性子去和老师谈论自己有些怪异,便也什么都没说地跟着徐伊景离开了。

徐伊景上了车便开了电脑看文件,显得气氛有一些尴尬,这会儿就显得刚才自己的知足有些可笑。

李世真平日里不是这个性子,只是到车上静下来了,徐伊景这个不咸不淡的态度就显得格外刻薄,她被这种无心的愚弄惹恼了。

这种时候她难免会想起那些夜里睡不着的时候自己做的心理建设,她那时候不察的委屈连带着刚才这一点不安生的情绪一并涌上来了,她知道徐伊景没必要在意,只是没必要这三个字,就足够李世真心有不甘。

她努力用指甲抠着手指,又闭上眼睛装睡,这才让眼泪堪堪退回去了一些。

 

等她收拾好了心情再睁眼时,徐伊景已经收了电脑,李世真对着沉默的监护人难以开口,只转向窗外看到了哪里,才发现这并不是在回家的路上。

“这是哪儿?”

还没等徐伊景回答,车子已经开到一座大厦的门口停下了。

“书包放车上吧。”

徐伊景嘱咐了一句,李世真心下抱着疑惑跟了上去。

两人走进大厦电梯,李世真又开口问了一遍,徐伊景看了一眼李世真才答道,“见个医生。”

李世真还没想明白,电梯已经停了下来,她只好跟着徐伊景走出去,一抬头便看见整形机构几个字,心中有些慌张。

“整……形?”

徐伊景并未停下脚步,“过来看看而已,没事。”

李世真犹豫了一下才跟上去,路过门口的玻璃时慢下脚步照了照,那玻璃上倒映出一张稚气未脱有些慌张的脸来,李世真顿时觉得呼吸有些急促,但又强迫着自己定下心来。

徐伊景自然不是临时心血来潮,刚一进屋就有护士起来相迎,把二人带到一间办公室里,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医生正等着他们。

“徐代表,”牌子上写着姓崔的医生站起来和徐伊景握了握手,又将目光转向李世真,“你好,李小姐,我姓崔。”

李世真听崔医生叫出自己的名字,便知道徐伊景恐怕还不止是预约这么简单而已,不过崔医生已经请她坐下了,她也不好意思在医生面前问徐伊景,只好坐在了崔医生桌子一旁的板凳上。

“我们这回只是拍个照片,李小姐不用太紧张,”崔医生温和地笑笑,说着拿出相机来摆弄了两下,“正面冲我坐着。”

崔医生拍足了照片,这才对徐伊景略一点头,“可以了。”

徐伊景面上淡淡地,也点点头算是回礼,接着转向李世真,“走了。”

李世真顾不上刚才被扩口器抻到的嘴角,先乖巧地跟着徐伊景同崔医生道别,走到机构外面才松下口气,“代表?”

“你怎么看?”徐伊景伸手摁了电梯,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李世真皱了皱眉,“我……整形吗?”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当然存了爱美之心,何况整容不算是什么稀罕事情,李世真平常在网上看见那些明星们,心里自然也生过这些念头。但徐伊景这样稀松平常地就带她出来见医生,李世真总觉得是徐伊景以为自己不够漂亮,当下神色就有些黯然。

徐伊景见李世真不回答,以为她是害怕了,当下进了电梯,从包里拿出一沓资料,“你上车看看。”

李世真低下头看了看资料,徐伊景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医院里取了这些科普册子,她伸手接了,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我是觉得……有点突然。”

“不过赶到这个时候,”徐伊景看着电梯一层一层地往下走着,“你十七岁,刚好骨头定型,又赶上放假,趁早做了。”

徐伊景这个答案对李世真来说是避重就轻的,李世真更显得有些懊恼,因此也不多说话,上了车之后只对着资料册发呆。

 

到家徐伊景就进了书房,李世真坐在客厅看那本册子,她仍然在气恼当中,因此连第一页也没看下去。

她去找金作家说了这个情况,金作家本来还想用去家长会这件事让她们增加一点亲密,但提到这趟医院之行,金作家也皱起眉头,她想给李世真一点合理的解释,但徐伊景不是冲动的人,这件事更像是深思熟虑过的。

李世真还想再问些什么,徐伊景就从办公室走了出来,“世真,过来一趟。”

李世真歉意地对金作家点点头,往楼梯那走了,随即又折回来取了那本册子,这才上了楼。

 

徐伊景让李世真坐在沙发上,自己在桌子旁边等打印机打完一份资料。

“想的怎么样了?”

李世真犹豫了一下,在这种大事面前还是决定坦白,“我想知道您为什么突然做这个决定?”

徐伊景思虑答案的样子很体面,有着上位者的自信和姿态,“见你的时候,我就有个这个打算。”

李世真嘴里发苦,但又不敢继续再深究下去,徐伊景拿了打出来的文件也坐了过来,“你们同学做这些的不在少数,我以为你自己也会动一些这个念头,更主要的是没有这个,你想再多也没什么用。”

李世真接过徐伊景递来的照片,一张是刚才在崔医生那里拍的照片,另一张则是模拟整容后的效果。

“本身长得就很让人羡慕了,”徐伊景的夸奖听起来全无诚意,“只需要微调一些地方,不会做很大的变动。”

李世真的目光很难从那张效果图上移开,那上面是从未见过的耀眼的自己,这让李世真向往又羞愧。

“你也看到了,”徐伊景的目光也在那张相纸上流连了片刻,“确实很好看。”

“嗯,”李世真着迷似的端详着那个经过加工的自己,“但……我必须得这样做吗?”

“这件事你可以自己决定,”徐伊景移开自己的视线,落在李世真脸上,“如果你害怕或者有什么顾忌,我会尊重你的意见。”

徐伊景话里有话,李世真懊恼地颓丧着,但没有开口的勇气,她想问的是徐伊景对这件事的态度,可徐伊景避而不答的样子比李世真还要强硬。

相反的,徐伊景泰然自若地接受了李世真的恼怒,在灯光底下审视着李世真年轻稚嫩的面容,她倾听着李世真粗乱的呼吸,将她神情里的委屈和欲望一并收进了眼底。

“我等你的决定。”


评论(26)
热度(130)
  1. 赵子坷2012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