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极夜(七)

【这个情节其实是因为我在大纲里写了要让世真生一场病

【但是我实在想不起来为什么要写这个情节

【而且突然生病好难哦

【任性如我

【你们没发现我的的地得变得很好了吗

——

CH9

 

李世真早上八点进入的手术室。

她被要求坐在手术室外的消毒室等待一会,这里冷气开的很足,她赤着脚踩在塑料毯子上,本来温热的手脚很快就冷了下来。

这种寒冷令她开始害怕,崔医生之前的保证也变得不那么有效——在此之前她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一次手术,她觉得有些不安。

但她没有把这些思绪表现出来,因为在手术室的透明玻璃门外面,徐伊景正端正地坐在那里陪着她——李世真还没有满十八岁,必须由监护人全程陪同手术。

大约十分钟之后,徐伊景被叫进来给李世真签了麻醉同意书,李世真还坐在椅子上,看着徐伊景俯身签字的背影,尽量让自己表现得没那么紧张。

徐伊景没和李世真交谈,就被麻醉师请了出去,这次她没坐回去,只是站在门口看着李世真被麻醉师带进去,李世真没太看得清楚,最后徐伊景像是安抚似的对她笑了一下。

 

李世真还没见到崔医生,麻醉师为了缓解她的紧张和她聊了一会天,她夸奖李世真的姐姐长得很漂亮,李世真想了一下才意识到她说的是徐伊景。

“希望手术完……我也能像她一样好看。”

她略带俏皮地回应着,随后她就闭上了眼睛等着药效发作,但当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李世真除了动了颌角的骨头,还做了眼睑下垂的矫正,睁开眼已经十分费力,只模模糊糊地看见一团影子,是金作家在身边。

“醒了?”

她含含糊糊地哼了两声,隐约觉得两颊肿胀,金作家让她不用出声,自己摁了呼叫器让护士进来。

李世真酝酿了一会才发出声音,“几点了?”

“五点四十,”金作家看了看手机,“等医生看过你,你再睡一会。”

李世真不想开口说话,金作家递了一袋软包装的清水,让李世真挤着喝一点进去。

护士给李世真做了检查挂上了葡萄糖,告诉她今天麻醉劲儿可能还没过去,必须得多喝水少睡觉才行,倒是金作家在护士走了之后心疼地拍了拍李世真的头发,让她想睡就多睡一会。

尽管她已经一整天没有吃过东西,脸上也发木,但李世真仍然谢绝了金作家的好意,谨遵医嘱想要尽可能地保持自己的活力。她稍微转动了下身体,感觉到手背上的点滴扯着发疼,她这才放弃下床的念头,改成轻轻地活动下自己的上半身。

 

枕头边那块血渍吸引了李世真的注意力,她这才想起来自己昨晚有过一次清醒。

那时她麻药的效力没过,意识恢复了一些,胃里就觉得开始翻腾,但肚子里没有东西,只吐出一口水来。

吐出来让她觉得舒服一点,但又怕没人看到自己的情况,她只好在床上用自己能想到的方式引起护士的注意。

她能记得自己闹腾了好一会,身边都是乱糟糟的声音,如果不是有束带绑在她身上的话,她也许真能从床上翻下去也说不定,直到有人过来说给她加一点镇定的药物,她才平静了一点。

随即李世真就想起这并不是真相,她知道在那之后,徐伊景来过一次,给她带了新的病号服,换掉了那身沾满血水的——即使徐伊景一言不发,但她就是知道那是徐伊景。

她就是知道。

“代表呢?”

“代表刚走不久,”金作家迟疑着,“她今天还有事情,就换我过来,她晚上再过来看你。”

李世真并没在意金作家那一点不安,她只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没关系,”李世真勉强地张嘴,“这边护士很照顾我,你们可以都回去忙。”

金作家没接下李世真的话茬,只是开始谈论起李世真恢复之后的模样。

等到下午李世真不需要再打点滴的时候,金作家扶着李世真在走廊里走了两圈,再回到病房的时候,带血渍的床单已经被护士换掉了,护士们不会将昨晚那样司空见惯的插曲放在心上,但李世真知道,崭新的病号服和床单都会让自己记起这件事,连那些自己从未看清的细枝末节都会在脑海里落地生根,这比忘记还要糟糕。

只有她才记得,这比任何事都糟糕。

 

徐伊景总在晚上来到李世真的病房,有时候会再晚一点,但从来没有哪天中断过。

李世真觉得这些日子里自己和徐伊景亲近了一点,她们会偶尔交谈,徐伊景还会陪她在楼下的花园里转一转,虽然这样的时间只能持续到病房熄灯,但李世真仍然为此暗自雀跃着。

她相信徐伊景正在培养自己成为一个合格的继承者,容貌是一种试炼的手段,而她幸运地通过了考验,她庆幸自己得到了这样的青睐。

李世真出院的那天徐伊景中午就到了病房,她看起来没有休息好——这些天来徐伊景越来越不再掩饰自己的疲惫——李世真让她在家属陪护的床上先睡一会,徐伊景没有拒绝这个提议,让李世真帮她订好半个小时之后的闹钟。

李世真偷偷地延长了一会时间,但徐伊景仍然在半个小时的时候准时醒来,不过她没有怪罪李世真的小聪明,只是让她快去照片子,然后办理出院。

等金作家来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三点,李世真走出医院的样子很轻快,到车上难得没有礼貌地开了口,盘算着晚上要吃参鸡汤,徐伊景也没有打断她。

“代表上午不是拿下了新的业务吗?”金作家温和地笑着,“也算是双喜临门了,一起去外面吃韩餐庆祝一下吧。”

“好,”徐伊景对着李世真笑笑,“世真是我的福星啊。”

李世真露出一点腼腆的笑意,轻轻点了点头。

 

金作家看着她们一前一后的进了家门,难免觉得有些讽刺。

最开始她从李世真的病历里察觉到了一些端倪,在手术之后的第二天她就询问了崔医生,那天首尔一直在下雨,整个走廊里静悄悄的,只有几个小护士在来回的忙碌着。

“我看到世真的病历了,”金作家旁边的窗子有些潲雨,水花在窗沿上高高地溅起,穿过纱窗打在她的衣角,可她没有躲开,“您的建议是不做手术?”

“这个嘛,通过整牙的方式也完全可以达到相同的效果,”崔医生不疑有他,“何况世真的条件,就算不整牙也是完全的美女啊。”

“那怎么又决定做手术了呢?”金作家忧心忡忡地蹙眉,“这可是完全受苦的事情啊。”

“是代表说希望一步到位的,虽然我们认为是吹毛求疵的事情,但代表本来就是精益求精的人嘛。”

“那是当然,”窗外没有闪电,却响起一道惊雷,“只是心疼这孩子呢,遭受了无妄之灾。”

崔医生没有在意金作家的用词,两个人说了一些术后护理的注意事项,伴随着雨声越来越大,金作家终于决定将那扇潲雨的窗户关上。

她知道徐伊景的意图,而后她频繁进出李世真病房的消息会被事无巨细地写进报告放在竞争对手的办公桌上,他们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徐伊景在经受了上一次的失败之后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于是将所有的指望都放在美貌的养女身上,而徐伊景只不过是一个空有野心、只有些小聪明的肤浅的女人——这一切的推断都是如此地顺理成章——直到她赢下了这一局。

可她不会告诉李世真这些事情,这是徐伊景的决定,她并无负疚,何况在住院的时候,徐伊景已经表达了她的感谢——那些亲近、那些难得一见的温柔,足够在李世真的心里演绎出一番滋味,她甚至知道李世真会怎么想。

——李世真得到了她想要的,这就够了。

TBC

PS

Sacrilege余本剩下不多啦

特典只有15本了

要送人要自留的赶紧抢购啊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230r.1.14.13.24058b42LkZDFl&id=558645701130&ns=1&abbucket=14#detail

评论(13)
热度(98)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