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极夜(八)

吃醋真上线【雾

——

CH10

 

假期临近结束的时候,李世真的脸看起来已经自然了许多,她答应了同学一起去逛街的邀请,如果徐伊景不在家用晚餐的话,她们还有时间可以一起去看一场电影。

女孩们对李世真的美貌有些敏感,但并没有一针见血地认识到那是手术的作用,李世真按照徐伊景安排的那样吹嘘了整牙的优势,女孩们立刻把李世真当成了中心,开始热切地讨论起来自己希望拥有的容貌。

“哎一古,去整牙之前要自拍留念才行啊!”

女孩们哄笑着挤出愉快的鬼脸,李世真望着屏幕里的自己觉得有点恍惚,她直到现在依然难以相信奇妙的命运,让她身边能够围绕着这些家世优秀的朋友们——甚至在某一刻,她开始怀疑如果此刻姨妈迎面走来,自己会察觉到一点尴尬。

这种背叛式的暗示让李世真愉快的心情突然之间一败涂地,她打起精神来应付着女生们的叽叽喳喳,但她感觉自己大多数时候都置身事外——她和徐伊景从来没讨论过这些可能发生的未来,也许是徐伊景只不过视这次的收养为一次单纯的财产转移,也许是徐伊景相信自己会处理好这一切。

到下午的时候日晒的疲倦感袭击了刚刚吃完饭的孩子们,她们在咖啡厅里吹着冷气,等到大家都捧着手机不再说话的时候,有两个女孩子提出了要先走一步。

留到最后的是李世真和另外一个叫高胜雅的女孩,李世真注意到高胜雅似乎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但她心思更多地纠结在自己的问题上,因此只是简单地询问了一下接下来的安排,两个人心不在焉地准备去看电影。

 

李世真没想过会在电影院撞见徐伊景,那瞬间她感觉到自己像海绵一样失去力气,直到电梯里重新进来下行的人,她才缓过神来。

高胜雅注意到她的失态,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看到了徐伊景和另外一个男人:他们没有肢体接触,只是拿着一样的咖啡杯,靠在商场天井边缘的栏杆上模样随意地交谈,但放在电影院里就显得十足暧昧。

“你还好吗?”

高胜雅在家长会上见过徐伊景,但她觉得用“母亲”这个词来形容年轻的徐伊景太过古怪,所以隐去了那个称呼。

李世真靠在电梯间的内侧摇了摇头,那种从上午开始的暗示仿佛终于落到了实处——她是个局外人。

徐伊景终究会有自己的家庭。

李世真很努力地去看清对面的两个人,徐伊景没有笑,但他们之间靠得很近,这可能意味着徐伊景喜欢旁边的男人,然后他们会产生更多的好感,订婚,结婚,生育一个属于徐伊景自己的孩子。李世真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她觉得自己会对徐伊景的孩子像真正的姐姐那样好,但她那个时候甚至都不知道要怎么称呼徐伊景的丈夫。

她有点想笑出来,又觉得喉咙难受得古怪。

 

高胜雅和李世真默契地离开了购物商场,沉默地在马路上走了一段,直到李世真拉开了一家咖啡厅的门,两个人走进去,点了两杯不加糖的美式咖啡。

咖啡厅里装饰很温馨,墙上覆盖着年轻情侣们的拍立得相片,并在白色的部分写上了对彼此确认心意的话语,永远这个词被提及了很多次。

李世真将目光从这些照片上移开,她难免想到也许徐伊景也会和那位男士做出这种事情——她今晚也许目睹了一场爱情的开端,而等到一两年之后,自己为命运做出的那些艰难抉择的意义将荡然无存。

为了避免自己继续纠结在这个问题上,李世真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高胜雅身上,傍晚的咖啡厅有一点吵闹,高胜雅的讲述显得有些扭捏。

她是替一位朋友来向李世真示好——一位女性朋友,这多少让李世真有些诧异,她知道胜雅喜欢女生,也没有因此觉得有什么问题,但轮到自己的时候始终还是相当惊讶。

“放假那天不是一起出去打台球了吗,那个时候注意到了世真,说是想要进一步认识呢。”

李世真艰难地回忆起那天的情景,但对胜雅所说的人并没有多少印象,“是吗……完全记不得了。”

胜雅从手机里找到了对方的照片,但也仅仅让李世真想起来存在过这样一个人而已,她还没有开口,胜雅已经先帮她说完了,“其实也只是觉得世真好看而已,如果觉得负担的话可以拒绝掉,我也是因为朋友的面子才开这个口的。”

“这样啊,”李世真兴致缺缺地点点头,“那么就说我有男朋友了吧,这样感觉委婉一些。”

高胜雅点点头,像是松了口气一样,“感觉世真也不像喜欢女孩子的人。”

“这种是能看出来的吗?”

“唔,”高胜雅皱了皱眉头,“与其说是不喜欢女孩子,不如说是不会想要恋爱的人?”

“可是以前也交过男朋友啊,胜雅知道的。”

“那个啊?不是说接吻了以后就分手了吗?”胜雅谈起恋爱的话题时变得眉飞色舞,“所以才觉得世真像是那种,大家都说恋爱不错,那么我也来试试看吧,这样的心理。”

李世真审视着墙上的照片,“说起来的确有这个原因,不过不想恋爱……应该不至于吧?”

“世真很成熟啊,之前不是说过我的恋爱关系吗,当时记得很清楚,用了幼稚来形容我,”胜雅喜欢和很多人维持暧昧的关系,但最后总是把自己弄得很苦恼,“那时候就觉得世真很稳重。”

李世真能够接受这个结论,只是这个理由很新鲜,“因为稳重就不想恋爱了吗?”

“虽然很会照顾人,但是以恋人的身份就会觉得很疲惫吧?因为再怎么说世真也是孩子来着,让一个孩子去照顾一个更幼稚的家伙……就算像你脾气这么好的家伙应该也会很生气的吧?”

“这样说好像也很有道理哎,”李世真托着脸想了想,“上次分手的时候也想过这种事情来着,那个时候不是很辛苦的要去打工吗,但是对方就一直说要去约会才行,分手的时候想过自己这种劳碌命不配谈恋爱了,现在听你这么说,感觉确实是觉得对方很幼稚。”

“所以我觉得你就算喜欢女人也不会让我特别惊讶,但如果真的找了同龄人才会让我吃惊的那种,感觉应该找二十代的人恋爱。”

“哎一古,”李世真笑笑,“哪里能认识二十代的人啊。”

“是啊,所以说是短期之内不会想要恋爱的人。”

“这样也能自圆其说啊?”

胜雅抬了抬下巴,“我啊,是会看命运的人。”

“那我什么时候有恋爱运呢?”李世真摊开了手掌,“看命运的人给算一算吧。”

她并没有把胜雅的话当真,即使她讲得信誓旦旦,她们又聊了一会别的话题,直到金作家打电话问李世真要不要回来吃饭。

李世真和高胜雅在步行街的终点告别,出租车停下来的时候广播放着一首很老的演歌,但李世真上车之后司机就调低了声音,她没有听到后面的歌词,卡在了“爱情是”三个字上,没有答案。

 

那天徐伊景十一点多才回到家,李世真已经躺在床上,但听见了大门开关的声音。

她在那躺了一会,翻身下床,想给自己接一杯水喝,到楼下的时候看见徐伊景和金作家正在那说话。

她们在讨论一个男人,也许就是李世真今天看到的那一位,公开着毫不避讳地谈论着对方的资产,她们讲得如此直截了当,让李世真没法偷听太多,她只好回到了楼上的房间。在上楼梯的时候她看向了徐伊景,她坐在那儿,眼神里有一点淡漠的笑意,耳环和早上离去时佩戴的并不相同。

她反复在床上想起一些折磨人的细节,那是一种并不迫在眉睫的危机,她只是提前醒悟了这个结局。

李世真没法睡着,她爬起来开了夜灯看书,一本又长又难看的小说。将近两点半的时候走廊里响起了脚步声,她侧耳听了听,认出那是徐伊景的,她不清楚徐伊景为什么还没睡,但那个声音从她门口经过了,直到一分钟之后,她大概是接完水回了自己的房间,李世真关了灯把书扔到一边,突然想起胜雅和她的恋爱。

她可能只是找了一件事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想到最后她承认,她甚至觉得那样混乱的恋爱关系都莫名其妙地单纯起来。

不像自己。她想。

结局只有上帝才知道。

TBC

评论(22)
热度(117)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