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恋与经纪人(三)

小天使玛丽上线。

本章有151个字是翠老师写的,猜出哪一百五十一个字也没有奖励。

娱乐圈小甜饼真好写啊。

想忘记极夜这件事。

——

CH3.真·玛丽小天使

 

李世真最近官司缠身,全身上下都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

孙玛丽既不是生人也不太识字,因此她往李世真床上一坐,模样十分豪爽:“哎呀你们宿舍这个条件比我高中还差呢!”

李世真没有很想研究玛丽的贵族中学到底有什么样的住宿条件,也没有很想和富二代进行这种何不食肉糜的讨论,靠着床抱手站着:“你怎么来了?”

“我接你出去呀!”玛丽一巴掌拍在床上,要说住宿条件实在艰苦,整个上下铺都跟着晃了两晃。

李世真一脸的‘我怎么就和你讲不明白这个道理’,深呼吸了两次才开口:“徐伊景真要让我走?”

“你前两天还跟我抱怨徐伊景让你上这节目你不开心呢,”玛丽也一脸的‘我确实不太想得明白这个道理’,“放你走你怎么又不走了?”

李世真被自己这位涉世未深的闺蜜萌到脑壳疼,只好掰开了揉碎了给她念叨:“你看,我出道一年半了,以前的那个团糊到地心,承蒙你照顾才签了SN,对吧?”

玛丽的眼神瞬间变得十分温柔:“你别多想,你以前吧就是命不好——”

李世真对孙玛丽这种非人般的理解能力感到十分震惊:“我不是……”

“现在你不一样了呀,”玛丽撑头,“你现在进了SN,有我罩着,有徐伊景带你——”

“……我没有。”

李世真如同服用百忧解一样喝了一大口水,“我的意思是说,就我现在身份很尴尬,你懂不懂?”

“怎么就尴尬了?”玛丽拍案而起——没起来,“你好歹也是徐伊景明媒正娶签了字的,又不是见不得人的!”

李世真没空理会孙玛丽的成语造诣:“我的意思是,大家已经很好奇像我这种没出过逼的十八线小艺人是怎么踩了狗屎运能签进SN的了,她让我在这个风口浪尖上退赛,这不是更给我招黑吗?”

玛丽眨了眨眼:“因为你幸运?认识我了?”

李世真噎了半晌:“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这么跟别人说,别人不是会说我没实力,只靠裙带关系吗?”

“可是你从C级升到A级了呀,”玛丽眯起眼睛,拍了拍小李同志的肩膀,“你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

李世真没想到孙玛丽同志的杀伤力居然到了逻辑自洽这一步,只好抱拳:“……是在下输了。”

玛丽还摸不着头脑:“阿尼啊~世真你到底为什么不开心退赛啊?明明是你说来参加这个比赛让你很尴尬的?”

“对,最开始的时候是很尴尬,”李世真好脾气地解释,“但是古人云来都来了,我都已经把该丢的脸丢干净了,该受的委屈也受了,现在不应该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来吗?”

她明白徐伊景动用关系塞进这个节目里就是为了提高知名度,给节目组和自己身上炒作一些话题,所以就算被评为C级练习生也没抱怨过一句话,但现在话题带出来了,也好不容易通过自己的努力爬到A级了,风波还没彻底平息就要面临退赛——这难免让好不容易建立的一点公众好感度又down下去,一下就坐实了她之前是在炒作,而且难免有李世真这个人输不起的嫌疑。

“哦,”玛丽这一颗玲珑心终于开窍了,“我懂了。”

李世真眼含热泪:“你懂什么了?”

“我懂你很为难啊,”玛丽轻轻拍了拍李世真的手,“我要是你我也会觉得不爽的。”

即使李世真觉得自己距离不爽还有些差距,不过玛丽孺子可教,实在令她欣慰:“所以啊……”

“但老徐已经和节目组谈完了,”玛丽晃晃手机上的短信,“让我帮你收拾东西搬家呢,那啥,晚上吃部队锅怎么样?”

 

李世真有心把徐伊景和孙玛丽一起下火锅里涮了,当下磨刀霍霍就冲出了宿舍。

徐伊景正从一楼往上走,迎面就撞上风风火火往楼下跑的新任A级练习生李世真。

李世真一个急刹车,堪堪避开了把自家经纪人撞下楼梯的惨剧,这下刀也亮不出来了,赶紧擦擦就往袖子里藏,无意识地缩着脖子喊了一声“总监”。

徐伊景倒是神情未变,只是微微点头表示她听到了,站在楼梯上退也没退,直把个宿舍外白漆尽褪的简陋楼梯间站出了高定秀场的架势。

“怎么了?”

“没……”李世真努力把没事俩字和着口水咽下去了,心想生死攸关的当口不太适合卖乖怂人设,“那个,我觉得也没必要闹这么大。”

虽然这句话前言不搭后语,但徐伊景依然get了李世真的意思:“你不想退赛?”

李世真挺自觉地走下来两步,和徐伊景站在一级台阶上:“我觉得现在退赛可能会招黑,毕竟我进来得也蹊跷,走得也蹊跷。”

李世真这话自己觉得说得还比较有水平,于是一鼓作气:“我刚升到A级,没准可以靠这个吸一波粉的,现在走了,观众也许觉得我输不起。”

徐伊景沉思一会:“你觉得你输得起吗?”

这问题让李世真准备好的腹稿成功胎死腹中:“……啊?”

“你有信心留到最后是好事,我也不怀疑这个结果,”徐伊景平视着李世真,“但你愿意才从一个三人团里出来之后,又参加一个十几人的、前途未定的团吗?”

见李世真若有所思,徐伊景接着补充:“何况你能以一个新人的身份自居,粉丝可不一定,如果你的能力比所有人都出色,在观众眼里看来那也不过是应该的结局,更可怕的是你没能成功成为最出色的那一个,你一个出道一年半的前辈该在这个节目里如何自处?”

徐伊景说得未必没有道理,李世真刚冲出来时候那点勇往直前的精神头已经被磨灭的差不多了,此刻还剩一点不甘心在苟延残喘:“那也不一定要这么急着退出……或许再多留几周?”

“李世真这个名字能给这个节目带来的话题性已经用光了,除非你甘心扮演膨胀人设,下周再重新掉到更差的级别去,所以不如趁着话题还有热度,在大家对你的认知还是“那个突然签约SN的空降兵李世真”的时候去做点别的有出息的事情,”徐伊景靠在楼梯扶手上,语带嘲讽,“好过变成“那个出道过的A级生”时再退出,那才是真正坐实了你输不起。”

 

这句话说完,小姑娘眼里便盈了许多湿润,她大抵是被自己说动,只不过仍然心有不甘,徐伊景正打算开口安慰,演一场‘我才是对你最好的人’的动人戏码,结果本该呆在屋里的孙玛丽噔噔噔从楼上跑了下来,气势堪比捉奸的正房:“哇!伊景姐你又欺负我们世真!”

这天降一口大锅砸得徐伊景后脑勺隐隐作痛,她刚要跟玛丽解释这个现状,孙正义同志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世真你放心!有我在这伊景姐不会做出逼良为娼这种事情的!”

李世真被孙玛丽这五光十色的成语搅合得顾不上委屈:“玛丽你行行好……”

这个恳求在孙玛丽的脑回路里走了一遍之后,显然变成了另外一种信号:“有什么不敢说的?我帮你讲!”

“没有没有!”李世真干脆利落地回绝了玛丽,“我们都谈完了准备吃饭了!我觉得部队锅就很好,玛丽你不如去打电话定位子?”

玛丽难得没有被李世真的连环转移话题带跑,居然懵懵懂懂地点点头:“谈完了啊?那就好。”

想了想又决定安慰一下李世真:“我就说嘛,伊景姐不可能害你的,刚才在车上还跟我说让你来参加这个节目是大材小用了,还说让你参加什么别的节目也比呆在这强,所以说世真你完全不用担心这次没吸粉,你的头号粉丝就是我和伊景姐啊!”

正所谓言多必失,只是徐伊景没想到孙玛丽这个段位也能把自己拉扯下水——但凡李世真比孙玛丽多长一点心就能听出来她这前后两处说辞并不相同,而有鉴于孙玛丽的发言过于阳光,作为普通村民的李世真应该只能把自己标铁狼打,连预言家都不用再验一轮的那种。

其实徐伊景在做出把李世真送进Produce99这个节目的决定时也确实不知道李世真的能力好到什么程度,因此为了一点话题性把她塞进节目里其实无可厚非,让李世真退出比赛自然是在重新判断后做出的及时止损的措施,徐伊景之所以没这么讲给李世真听,第一是她觉得李世真知道前因后果后没准会和她产生一些嫌隙,至于第二——徐伊景毕竟是从不出错的徐伊景。

果然李世真狐疑地转向了徐伊景:“……大材小用?”

她话里并无嘲讽,只是真挚地让徐伊景感到了汗颜而已。

徐伊景在心里默念了二十遍孙玛丽是老板的亲侄女,一张脸上仍然平静无波,“这个说起来……”

徐伊景朝着李世真浅浅地露出一个笑,“……倒是我的福分了。”


评论(14)
热度(135)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