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偏差(二)

文化岳上线。

 @机智的老田 

——

Ch4

夜色渐黑,昨晚的事情就在心里翻腾起来,卜凡试着把整个人塞进被窝里,除了闷得自己喘不上来气之外什么也没发生,他一把掀开被子大口喘着气,想着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这感觉和卜凡初中时候第一次打手枪差不多感受,当时他觉得自个儿变坏了,堕落了,面对着内裤上的污迹不知道怎么办好,他决心永远忘掉此事,但最开始那几天总是熬不住地想起来,他每次都闭着眼睛求神仙:我不是故意的,千万别因为这事儿不再保佑我,我保证这辈子都不再犯了。

这事儿的余威一直保持到卜凡的发小叫上了五六个男生一起去看小电影才结束,他知道这种生理现象纯属正常以后才彻底释然,可这对昨晚的事儿没什么指导作用,毕竟卜凡不管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睡了另外一个男人的事不能算在正常的范畴里。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烫舌头,本来打算借酒浇愁的卜凡只在冰箱里找到半瓶矿泉水,还是上次木子洋来他家打PS4落下的,他不太想就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口水消别的男人的愁,只好穿上鞋子去楼下便利店买水。

一进7-11卜凡就奔着冰柜而去,抓了一提听装的青岛,又抓了三瓶健怡可乐在另外一只手里头,结账的时候他看见那店员和岳岳有着同样的发色,忍不住下意识就脸色古怪起来,害的人家店员问了他三遍需不需要塑料袋。

结了账卜凡抓着饮料就往外走,靠着主路上行人很多,卜凡在每个经过的人身上好像都能看出点岳明辉的影子,这一路草木皆兵的回到家,他把鞋往身后一甩,直接就瘫在沙发上,想用沙发垫把自己闷死。

在这种前无古人的自杀方法成功之前,木子洋的电话先来了:“凡子,明儿你还能来吗?”

卜凡确实不想去公司,准备敷衍木子洋:“没急事儿我就在家呗,办公室空调嘎嘎冷,我还不给吹发烧了。”

“得了你,”木子洋爽快地拍板,“你上午睡饱了,下午过来一趟,明天的模特是老岳费老鼻子劲请的,混血大模,你就顺带手的把你作品集那套也给拍了,别浪费资源。”

卜凡听见这个稍微来了点兴趣:“啥时候能有这好事儿了?别你们谁女朋友吧?上次小于带来的那个混血女朋友长得跟邓超似的,我拍个屁。”

“人家六百一件啊哥哥,”木子洋啧啧两声,“你赶紧下手追,要能成你女朋友那咱们衣食无忧了就。”

“那人能看上我了?”卜凡觉得木子洋异想天开,“价格不一样怎么谈恋爱!”

作为日收入将将上千的淘宝男模新人,卜凡一下觉得怒从胆边生:“你咋不让老岳追,人家财大气粗养得起六百一件的模特!”

木子洋丝毫不察有异:“老岳追就是骗婚了,这属于道德问题。”

“啥骗婚?”卜凡声音停了片刻,突然提高了一个八度,“岳明辉是Gay?”

“你不知道吗?”木子洋顿了顿,“这么明显的你看不出来?”

“我他妈又不是我咋看得出来!”卜凡怒吼了一声,“他啥时候Gay的?”

木子洋显然被卜凡这奇妙的八卦之魂惊讶到,但还是好心解答了他的问题。

“这不都……天生的么。”

 

Ch5

已知:岳明辉是Gay。

已知:卜凡不是Gay。

已知:卜凡和岳明辉睡了一觉。

求解:这他奶奶熊的是个啥情况?

 

卜凡窝在小阳台的躺椅上,就着这个问题干掉了四听啤酒,直到一滴雨点吹进阳台落在他脸上,他才浑浑噩噩地回过神来,抓着剩下那两瓶已变得温热的啤酒进了屋。

他躺在床上不敢闭眼,屋外的大雨终于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击倒了阳台上的几个空易拉罐,它们摔在地上,磕到栏杆上,发出空洞而有质感的噪音,卜凡数着前三声,但一直没等到最后一个易拉罐倒下的声音。

换了个姿势以后卜凡似乎想清楚了许多事,他觉得作为一个同性恋,岳明辉应该对昨晚的事情有一个解释,可是岳岳一直没开口,卜凡也不知道该怎么暗示对方。

他后来大概又想了些七七八八的念头,到底也忘却了,只记得在睡过去之前的一个印象:我管你叫大哥,你居然想睡我……

 

其实卜凡在这事儿上错怪岳明辉的成分偏多,他确实有心给卜凡开解这个心结。

岳明辉见得场面多了,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件事不是三言两语能打发的,但打电话发微信通常会使事情变得更加复杂,这是他不愿意见到的,就只能拖到见面解决。

卜凡第二天下午在公司刚一露面,岳明辉就从二楼办公室看见了,他觉得这是个挺好的开始,至少卜凡选择了解决而不是逃避。

不过岳明辉没急着下楼,他决定假装不知道卜凡到了,稍微抻着一点他,按卜凡那个性子应该更容易进入主题。

卜凡确实心里打鼓,把木子洋抓到一边装着商量作品集的事儿,眼神时不常往楼上瞟一眼,木子洋权当他是昨天听到岳岳属性后还没烧完八卦之魂,也没怎么上心。

正谈到作品集规格的部分,有人敲了敲门,岳岳顶着一脸平常的笑探进半个头来:“凡子,来一下。”

卜凡这才知道自己脑补中见着岳明辉之后的ABCDEF计划全部流产了,果然靠脑补什么全都没用,好不容易脑袋重新开始转了,脚已经往前挪了两步。

“等会我要没回来你就帮我弄了,”卜凡觉得自己大概率是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紧着给木子洋托孤,“你跟博文嘱咐点让他多拍几张我好挑。”

木子洋摆摆手应了,卜凡留恋地看了看自己师哥,随后一脸壮烈地跟上了岳明辉的步伐。

 

Ch6

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楼,一句话也没说。

等进了屋关了门,岳明辉打开小冰箱:“喝啥?”

卜凡拘谨地往沙发上一坐,本来不打算喝什么,后来一想自己难保不会紧张:“拿瓶水得了。”

岳岳从冰箱里拿了瓶农夫山泉丢给卜凡:“凡子你甭拘着,兄弟俩没有隔夜仇,这事儿咱们开诚布公的说,也别怕丢脸。”

岳明辉针对卜凡的战术,说穿了就是真诚两个字。

 

想当初岳明辉刚带木子洋干活的时候,木子洋嘴上抹了蜜似的,去哪个局都装可爱,逮谁管谁叫哥叫姐,后来小于来了也是这套,岳明辉私以为这其实是北服的企业文化。

唯独卜凡和他们不一样。

卜凡不轻易管人叫哥叫姐,可但凡他要开了这个口了,甭管老爷们还是娇滴滴的小姑娘,就跟桃园结拜了似的,颇有种李逵对宋江的信赖与豪迈,那都得是过了命的交情。

岳明辉作为卜凡爹妈信任的半个监护人,除了承他这一声“哥哥”的情,于公还是他的上司,所以他今天就算说破天也得让卜凡同他和好如初,不然依着卜凡的性子,这事儿迟早要成为两个人中间的定时炸弹。

“这事儿呢,是哥哥错了,”老岳并不打算含糊,“我之前没联系你,也是想好好当面给你道个歉。”

卜凡挠了挠头,不知道怎么回应:“那个……”

岳明辉见卜凡这个神情,知道对方已经心软,当下一不做二不休,竹筒倒豆子一样说了:“我呢,喜欢男人,这事儿我谁也没瞒着,就以为你也知道。”

卜凡无奈,可岳明辉说的也是实话。

“在咱俩互相不知情的情况下,你又非得拉我一起上宾馆,我这个误会就有点大了,我以为你对我有什么意思呢,”岳岳半倚着自己办公桌,换了一只脚撑着自己,“后来你什么也不说,我就以为是你心里有点负担,我想我好歹虚长你几岁,我主动点你也踏实,没想到是咱俩互相会错了意,闹了个乌龙。”

卜凡盯着自己膝盖看,余光扫见岳明辉神色坦荡,心里也松了口气——至少自己没骗人,岳明辉也没骗人,这一切都还好只是个误会。

“等你跑出去了,我才知道你是个直人,我心里一直挺内疚,也后悔没问清楚,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岳岳叹口气,“我当时想着要不我就和你说,咱俩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可是我一想,我能接受和男人上床,能保持心态平衡,可你呢凡子,你又没经历过这事,你保不齐就想不开这件事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得和你聊聊,不然因为一个乌龙闹得兄弟分家,这事我准保要后悔。”

“确实……”卜凡迟疑着,“我当时真的有点想不开。”

卜凡发现说出来这句话之后,心里突然松快了一些。

“所以咱们不妨把这个事儿聊透了,”岳明辉声音很坚定,“第一,对我来说,这个事儿不存在什么伤害,唯一让我觉得不好的,就是你会觉得我这个人有问题,看不起我,我怕的是这个。”

卜凡没做声,只听着岳岳的分析。

“第二,这事儿对你来说,肯定是觉得恶心,看不开,没准你还会对自己产生质疑。”

岳岳虽然说得很对,但卜凡能捕捉到岳岳话语里对自己的贬低,他突然觉得有点难受。

“其实咱都是大老爷们,藏着掖着的也没什么意思,”岳岳笑了笑,“你说哪个男的不想这些事儿的,那是假话,只是和男人做这档子事儿不合你胃口,平常有人来要你做这些事你肯定拒绝,但那晚上你喝多了,脑子转不过来也是有情可原的,就好比你下了个A片,女优衣服都脱完了,你发现自己不喜欢这身材,把片子删了,你说这有错吗?”

卜凡还没有听懂这个比喻,只是听话的摇了摇头。

“那再打个比方,你电脑没网了,电脑里就只有这部A片,你没别的办法,只好看着这个这片儿就上了,完事儿了你觉得不喜欢,把这看完的片给删了,这也没错吧?”

岳岳说的如此坦荡荡,卜凡倒也实在生不出什么猥琐的情绪,想了一想就点了点头。

“这两件事儿其实一个道理,现在就好比你看完了一部GV,你觉得不喜欢,删了就行了,”有文化的海归硕士老板一抬头,“甭管是A片,G片,飞机杯还是充气娃娃,甚至是我或者别的什么人,来过就只是有个经历,说到底吧,都是那点龌龊事儿,就别上纲上线了,也别有什么质疑,更跟什么性取向啊、尊严一类的事情更没关系,非要把床上的事儿拿到精神层面来说,这就是自寻烦恼了。”

没什么文化的卜凡思考了一会,终于重重地点了头。


评论(9)
热度(105)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