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偏差(三)

#本章夹带私货预警/我莫名其妙地萌上了从未有过交集的北京人儿CP#

 @机智的老田 

——

Ch7

岳明辉对自己这套方案是相当满意的。

他心里明镜儿似的知道有些东西根本说不通,譬如卜凡那晚到底为什么能对着一个大老爷们硬起来——这种事儿可不是靠一句酒后乱性就能打发的。

他心里存疑,但不打算节外生枝,因此只拣重点部分掰开了揉碎了分析,好造成一种讲道理讲通了的假象,但其实这其中并无一丝实在的意义。好比卜凡说今天不想吃饺子,他给人说你吃的不是饺子,而是一种兼具传统文化寓意与普世价值的高温锻造有机性结合手工艺术品一样,然后趁着卜凡还抱着不明觉厉的想法赶紧把这锅饺子给他喂肚里去。

但老岳其实并不担心卜凡会自己想到别处去,性格使然,脑容量也使然。

卜凡被老岳这一通忽悠得通体舒畅,末了非要给他哥一个热情的拥抱,要不是老岳觉得这么做过于小人得志,都想打开手机外放一首庞龙老师的《兄弟抱一下》。

 

好不容易将这事儿抹平了,卜凡老老实实上了几天班,木子洋看卜凡病好了,认定他极度需要好好补偿下这些天失去的大好春光,在簋街攒了个麻小局。

木子洋叫得动的人大都是行业里的朋友,五六个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往店里一坐,还是很有回头率的。

但别看一个个人五人六的样儿,坐饭桌上聊得还是三姑六婆的那点事。

大家先批判了一番新换女友的小于,就七七八八地聊起来这些八卦,董岩磊是唯一还在学校的小师弟,消息最为灵通,大家就一边剥虾一边听他这些天搜集来的情报。

“大模班新来了一个女孩,特漂亮,”董岩磊吃得嘴角一片通红,“还没开学呢,就跟我们这届一个数媒的好上了。”

大家纷纷感慨自己怎么没这种命,只剩卜凡念叨:“咋?你不下手你还不让别人下手了?”

董岩磊烦他:“你一个单身的闹腾什么!”

“这话我就不乐意听,”卜凡嘬了一口大拇指,“按你这个说法,除了于帅以外别人就不能聊八卦了。”

“你不说我都给忘了,”董岩磊激动地甩甩手,“帅哥你学生会带那个小孩,叫啥来着?”

小于想了想:“小金?”

“对,就那小孩,”董岩磊满脸兴奋,“他不是一直有个外校的男朋友吗?结果前几天出轨了!”

“小金那样的也能出轨?”小于困惑脸,“他和他男朋友都特别直男样,我还以为是老实人。”

董岩磊老神在在地摆摆手:“长得直就老实?你以为全世界都是凡子?”

突然被Cue的直男从龙虾壳中抬眼:“什么玩意儿?”

“不能吧?”木子洋挑眉,“人家出轨你们咋知道的?”

“他带着新欢跟我们出去玩了,”董岩磊眼角眉梢都是戏,“这个新欢比正房拿得出手多了,有人就好奇问了一句,他说和那边也没分手。”

饭桌上的大小伙子们乱糟糟地谈论着这些八卦,只有卜凡专心吃饭。

他以前觉得同性恋这些事儿离他很远,但他现在才发现这些事都在他身边。

木子洋看卜凡愣神:“怎么了凡子?”

“啊?”卜凡看了看木子洋,“我在想一会还续不续摊。”

于帅和董岩磊双双摇了摇头,一个说女朋友有门禁,一个说第二天要上班。

 

吃完之后小于开车送几个人回去,卜凡让他把自己放在离家不远的路口。

天气预报说要下雨,空气里的水汽都凝结了呼在身上,卜凡走进7-11只觉得外面和店里是两个世界。

他不想那么快出去,要了一份关东煮在店里慢慢吃,汤里有海苔和海带的鲜味,即便刚吃过麻小也掩盖不了那种香气。

以前卜凡在夏天喜欢喝凉的汽水,他是那种把可乐放冷冻室里冻成冰块带去上课的人,但毕业之后他就开始喝热的东西,是岳岳把这种喜欢潜移默化地培养起来的。

岳明辉喜欢在空调房里喝热茶,或者热咖啡,他兴致起来的时候会给他们讲养生的道理,卜凡其实还是搞不懂为什么喝了热的能让自己身体凉得更快,但他并不反感这种做法。

回到家的时候卜凡开始觉得不安,他意识到他刚才想起了岳明辉,和那次上床没关系,可他觉得心里别扭,说不出的那种别扭。

他知道没什么关系,可他就是不想无端地想起岳明辉。

 

Ch8

岳明辉正在和前任喝咖啡。

他和韩沐伯一起出的国,在异乡最开始互相照拂的阶段产生过一些错觉,后来回过味儿来,和平的分了手。

这回韩沐伯从英国毕业回来,有心办一个申请出国留学的机构,约岳明辉来替他出谋划策。

两个人从五点聊到十点钟,中间挪了一次窝,找了同一条街上的烧烤店,把晚饭也将就着解决了。

韩沐伯趁着上厕所的机会结了账,岳明辉也没和他客气。

“喝两杯去?”岳明辉解决掉盘子里最后一粒炸花生米,“你回来还没给你正式接风呢。”

这个邀请发生在韩沐伯回国一个月的时候,听上去有些讽刺。岳明辉觉得自己有点难过,于情于理,他们都不该变得这么生疏。

假设此刻突然发生了什么事,他想,他和韩沐伯依然可以为对方奋不顾身,但也就仅此而已。

“今天就算了,”韩沐伯摆摆手,“要是这事儿能成,过段日子应酬少不了,你想不喝都不行。”

岳明辉敏锐地感觉到对方误会了什么,但这些事情没必要拿到台面上,他只是点了点头:“那你怎么回?我带你一段?”

韩沐伯这回没拒绝,说他的车停了有两站地,让岳岳载他过去。

上了车韩沐伯就开始摆弄手机,岳明辉没话找话:“老秦查岗呢?”

韩沐伯哈哈大笑,把手机收了:“他那边是凌晨,查个蛋的岗。”

这下让岳明辉不知道说些什么了,他不介意前任和谁在一起,但介意韩沐伯在自己是单身狗的时候秀恩爱。


两站地的路开几分钟就到了,韩沐伯让岳岳等他一下,从自己车里拿了好几盒速食的调味小龙虾给岳岳:“刚才走得急忘拿给你了,我表弟最近做这个生意,家里到处都是,你吃好了我再给你拿。”

岳明辉拒绝:“我现在养生,不吃辣。”

“你不吃给人呗,”韩沐伯笑他,“再说就你这样还养生。”

岳明辉看着韩沐伯把龙虾放进他后座上:“我都这岁数了,你还不兴我保养一下?”

“得嘞,”韩沐伯把车门关上,“您养吧,再不养是找不到男朋友。”

“嘿我揍你我,”岳明辉抄起一个空水瓶子往车窗外头砸,“咱们好歹也是受过资本主义熏陶的文化人,说话有点素质。”

韩沐伯一把抓住水瓶,顺着车窗又给放回去了:“你跟我这儿窝里横有什么意思?说真的,趁你有脸还有钱的时候找个年轻的小狼狗吧。”

岳岳从车窗探出半个身子:“我呸。”

 

Ch9

岳明辉的确不是故意开到卜凡家来的。

他回家路上看见路名,意识到卜凡住的不远,也兴许是韩沐伯的刺激起了作用,他鬼使神差地把车停在了路边。

岳明辉给卜凡打了电话,在那之前他有过犹豫,但他很快又觉得这事怎么看都没什么奇怪的,于是也没想太多。

“喂?”

卜凡的这声喂传来的时候,岳明辉花了太多时间在安抚自己的情绪上,一下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愣了一会才接着问:“凡子你吃饭了吗?”

眼看着车上显示屏显示十点三十三,岳明辉觉得自己像个傻逼。

“吃了啊,洋哥在簋街攒的局,”卜凡那边情绪不高似的,“怎么呢?”

岳明辉觉得他们肯定吃的小龙虾,这下就令情况变得更加尴尬,但他除了实话实说也没别的说法:“那什么,我晚上跟一朋友吃饭,他给了我好几盒小龙虾,我不怎么乐意吃这玩意,正好路上经过你这,我说给你当个夜宵。”

“我晚上刚吃的小龙虾,”卜凡说完觉得自己拒绝的意味有点明显,赶紧找补了一句,“你那个是怎么的?鲜的吗?”

“不是鲜的,”岳明辉伸手从后车座捞了一盒,“塑封好的,调味小龙虾,放冰箱就行。”

“那……我拿着吧。”

 

卜凡觉得自己如果拒绝岳明辉会很奇怪,他不得不答应,可等挂了电话之后,他觉得自己这种想法才真的奇怪。

他没理顺自己的头绪,岳明辉的微信已经到了,他说马上进小区,让卜凡下来。

卜凡在楼门口等到了岳明辉的车,这是发生那件事之后他们第一次不在公司的见面,两个人好像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拿着吧,”岳明辉把车座上的龙虾都搬出来递给卜凡,“你要晚上吃就放冷藏,不吃就扔冷冻。”

“行。”

两个人再度陷入无话可说,老岳反应快点,拍了拍卜凡肩膀,“那我就撤了。”

卜凡点点头,“行,你到家说声。”

岳明辉应了,重新坐进驾驶座,摇下车窗和卜凡告别,但等他从前面掉头回来,看见卜凡还站在楼门口,他只能放慢了速度。

“回去吧,我走了。”

卜凡抱着几大盒龙虾点点头,“你开车小心点。”

岳明辉这次没出声,给卜凡留了一个笑脸儿,然后摇上了车窗。

在黑色玻璃后面岳明辉长长地吁了口气。

他想,自己真的是个傻逼。


评论(4)
热度(86)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