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偏差(四)

啊,这惨淡的人气

——

Ch10

岳明辉身边有无数事例告诉过他:直男是不能招惹的。

他一向恪守这个不成文的规矩,在身边的朋友掉进感情漩涡里的时候做出一副“我早就提醒过你”的嘴脸,他嘲笑别人庸人自扰,并为自己从未马失前蹄而沾沾自喜——直到刚刚,他像个傻屌一样在卜凡面前落荒而逃。

平心而论,岳明辉觉得自己没有喜欢卜凡的意思,这不过都是机缘巧合的错——

然后他把车停在路边抽了一根烟。

他只想承认这是个有点失控的幻觉。

 

卜凡并没有老岳这样惊人的词汇量来自欺欺人,他躺在床上,睁着眼睛数羊。

他没想入睡,只想找点事儿把刚才岳明辉站在他面前的那种挥之不去的尴尬感扔开,可他越执意如此,那些念头反而像有知觉似的钻进他脑海里更深的地方,忽悠忽悠地开始闪烁。

他有一个念头,岳明辉骗了他,这事儿并没那么容易翻篇,在他们装够了豁达之后,有些事情就穷凶极恶地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但卜凡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为时已晚,此刻他已经没理由敲开老岳的门说那什么,我们能不能再谈谈。

最后卜凡从药箱里翻到两颗褪黑素,但后来他想,那应该已经过期了。

 

Ch11

晚上没睡好,第二天中午吃过饭困意就上涌,卜凡强撑着没趴下,从公司冰箱里顺了个木子洋的西红柿,三两下把冰冰凉的柿子吃了,觉得稍微舒爽了点,走出办公室去大楼楼梯间里爬楼梯自虐。

增加运动量能让睡眠质量变好,反正百度是这么说的。

卜凡爬了小五分钟,喘得像狗一样从楼上下来,刚要坐地上喘口气,八楼楼梯间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岳明辉被呼哧带喘的卜凡吓了一跳,手上没了轻重,大门“哐”地一声被带上了。

“我操!”

岳明辉一脸悔恨,瞄了一眼不争气的门,又回头看凡子:“你跟这儿嘛呢你?”

“我爬楼梯,我……运动运动。”

“得得得,”岳明辉拍拍胸口,坐到卜凡身边的楼梯上,“你先别说话,让我躲躲。”

卜凡被岳明辉整蒙圈了,“你这又哪出啊?”

岳明辉垂头丧气地嘬了嘬干破皮的下嘴唇,嘬出一丝血腥味来:“偷听八卦呢,结果差点被发现了——”

岳岳话音还没落下,楼梯间的门又开了,显然,被偷听的人过来算账了。

小于一挑眉毛:“你俩在这干啥呢?”

岳岳生怕卜凡露馅儿,赶紧抢答:“抽根烟。”

介于旁边就摆着不知谁放的公用烟灰缸,这个答案还算圆的过去,小于也没多纠结:“老岳你嘴怎么了?”

撒谎被抓包的小学鸡卜凡在看到岳明辉破皮的嘴唇之后立刻在脑海中编了个有零有整的原因:“上火上的,又不涂唇膏,干破皮了都。”

“……”

社会人老岳和小于都被小学生的抢答噎了一下,小于还好,岳明辉只能舔舔嘴唇干笑。

他直觉于梓杰的脑海里有了豆腐渣的画面。

“得嘞,”得到答案的小于神色如常地退后一步,关上了门,“你们继续。”

转过身去——

“你邀请北服木子洋、你的小可爱突然出现、秦姨、棉裤的野爹、社会你爽姐加入了群聊”

 

Ch12

木子洋执意要和卜凡回他家打游戏,爽快地答应了外卖他请的要求。

卜凡一边开了一辆小黄车:“你今天咋瓜兮兮的?”

“有吗?”木子洋直视卜凡双眼,“上次打到那个神殿我搜着攻略了。”

“噫,你多大人了你打游戏还找攻略的?”

木子洋无视卜凡的一切嘲讽:“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我这叫光明磊落。”

他意有所指,可惜卜凡没听懂。

到了家里木子洋一边连游戏机一边思考怎么开口,卜凡开冰箱拿了两瓶可乐出来,“家里还有几盒小龙虾,你吃不吃?”

“昨天不刚吃完小龙虾?”木子洋伸开两条长腿,萎靡地菏泽瘫在沙发上,“你怎么还买?”

“不是买的,”卜凡生硬地停顿了一下,“别人给的。”

是了。

木子洋就着小于提供的线索已经脑补了一整出办公室恋爱直男被掰弯的惨剧,虽然两个人脑子里想的压根不是一件事儿,但也不妨碍木子洋对此大开嘲讽:“切,我明儿就跟岳明辉绝交去。”

卜凡没跟上木子洋这超凡的脑回路,认为木子洋只是单纯讽刺自己没拿到小龙虾:“不是,他那个什么,回家顺路时候带给我的,你乐意吃就吃呗?”

木子洋第一次觉得卜凡简直是个宝藏男孩。

这下木子洋连打游戏都懒得假装了,直接开门见山:“那啥……啥时候的事儿?”

卜凡抢过另外一直手柄:“就昨儿晚上,要不咱俩打局拳皇先?”

“打个屁!”木子洋拍桌子咆哮,“这么大事儿你还有心思打游戏!”

卜凡也是有点做贼心虚,提高嗓门给自己壮士气:“怎么就这么大事儿了,人家就看我任劳任怨,顺路给我送给小龙虾来奖励我,有什么错!”

“……”

木子洋一时没有转过弯来,“那今天中午你俩躲楼梯间干什么去了?”

“哦哦哦哦,”卜凡以为木子洋想聊八卦,“我也没躲啊我,我本来在那儿爬楼梯运动一下子,完老岳突然进来了,他偷听小于打电话被发现了,进来躲一下子,然后小于就进来了,我寻思偷听这么大个八卦被发现也不太好,就帮着扯了个谎。”

“八卦?”

卜凡立刻卖友求荣,“老岳听小于跟电话里说怀孕了啥的,我俩没分析出来是不是小于女朋友。”

木子洋面色如土:“……是他家狗。”

“啊?”卜凡摆摆手:“狗崽子啊,我以为啥呢。”

木子洋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拧开了可乐,低声嘀咕。

“可他妈的不是狗崽子么。”


评论(15)
热度(90)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