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洋岳】沙尘暴.(土味王子x绅士老师AU 甜饼/一发完)

一个开了就刹不住车的脑。

我还是写出来了。

OOC强烈预警。

土味十级学者预警。

——

1

“鸡掰!”

唱片机里还放着坂本龙一的Little Buddha,但某个角落传来的、一声非常俏皮的骂街,将所有轻柔忧郁的气氛都打碎了。

所有人齐刷刷地把目光对准了角落那桌客人,用看外星人的目光看着那个正拍着桌子狂笑的男人——或者,以这家餐厅的消费水准参考,客人们就算看见外星人也不会露出此刻脸上这种见到活傻逼的惊恐神情。

全场里唯一对这个男人的行为无动于衷的是坐在他对面的那个男人,一桌之隔,气场却仿佛拼桌般泾渭分明,他淡定到几乎让人无法确定他是已经因为同伴的行为而丢脸到心如死灰,还是他真的一点都没觉得对方做出这种事儿有什么不对。

这对奇怪的客人从进来的时候就吸引了不少食客的注意,两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美男子,都穿着价格不菲的西装三件套,不少人都猜测他们是哪家时尚杂志的模特或者主编,以至于现在大家都觉得有点可惜:人是挺好看的,就是有病。

那个拍桌子狂笑的男人大约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在被一整个餐厅的人围观,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看向对面的男人,“咳……没事儿没事儿,老岳你接着说。”

“我刚才说,从今天开始你不可以讲脏话。”

这回没等对面的男人反应过来,他已经接茬露出了一个十六颗牙的经典假笑,“李振洋你小逼挺的要是敢把那三个字说出来我就告诉你爸你大学没毕业还办假证骗他的事儿。”

“甘……干得漂亮。”

总体而言,这是个挺奏效的办法。


2

在李振洋长达二十四年的土味人生中,两天前突然出现的岳明辉就仿佛一朵鸢尾长在了村口路边的狗尾巴草从里。

岳明辉第一次以礼仪导师的身份来拜访李振洋的时候就穿着西装三件套,尽管六月的北京已经有了三十几度的高温。穿着背心裤衩的李振洋一下子就被镇住了。

不仅穿得像个没有知觉的病人,他还带来了一本精装版的双城记和一瓶用缎带包装的葛兰许,前者被李振洋红着脸插进了《霸道总裁与双面娇妻》和《无限洪荒之宇宙无极》中间,后者则被他当场开掉——在岳明辉说完那句“希望等你出师那天我们可以用这瓶酒来庆祝”之前,所以他们就只能用两个宜家的马克杯痛饮了生活这杯苦酒。剩下一点底儿本来李振洋还想留着做鸡翅的,在岳明辉的怨念的目光下也被他对瓶干了。

从那顿外卖鱼香肉丝配奔富葛兰许的午餐开始,岳明辉就彻底认清了李振洋充满迷惑性的外表下不堪一击的品味,他在给李老爷子打电话说对不起我这么有文化有背景的弄不来这个之前犹豫了一分又四十八秒,把脱口而出的话改成了小洋交给我您放心。

“你绝对放心,老岳,不就是装逼嘛。”

李振洋邪魅一笑,哼着The Next Episode,拉出了衣服里的大金链子。


3

李振洋他爹李国强当年发的是一笔横财,开采石场挖出了矿脉,一下就从当地首富变成了企业家,举家搬迁到北京,一边接着挖石头,一边在北京搞起了餐饮业。

老李进军餐饮业到真的没什么深意,主要是他实在弄不来什么股票期货那些见不着真金白银的活计,也没真富贵到做房地产的地步,就寻摸了这么个听上去挺简单的行当,赶上家里自己有自己的运输队,一直都是从青岛拉的新鲜海产,那几年富人圈里也是流行吃海鲜了,什么鲍鱼王子乌贼公主的都是商务宴请的标配,老李这店也算火爆了一把。

但你要论吃这件事,真正在行的还是文化人,那里面才有真正讲究的饕客。尤其老李这店开在书画院旁边,来来去去也不少都是教授作家什么的,耳濡目染多了,老李也觉出文化人的好处来了,后来几个教授建议他开个文化会馆,老李赚得盆丰钵满,更是对这些文化人言听计从。他们说别的老李也未必听得懂,但至少有一句让老李往心里去了:“三代养出一个贵族。”

这话有好几个版本,到底养不养得出贵族留着洛克菲勒和莎士比亚吵去,放到老李这就是至理名言。他老子开了厂子发了财,到他这继往开来,再到他儿子李振洋身上,那就该养出个贵族来,这是命中注定的事情。

李振洋还真不是不争气的那种暴发户的富二代,小伙子一表人才,读书虽然不是强项,也还勉强念了个二本。李国强本来觉着自己儿子挺好,但这东西不比不知道,人比人还气死人,自从见过几个教授的儿女之后就觉得李振洋低到了尘埃里。有个教授看他耷眉臊眼的样,给他介绍了个从英国留学回来做商务礼仪培训的学生岳明辉,岳明辉听说是老师介绍的也没好意思收钱,李国强那边也挺乐观,说骨子里改不改得了两回事,面儿上过得去就行。

其实要真论“面儿”,李振洋那是绝对过得去的,先天条件太好是不争事实,关键就是这个“里儿”——岳明辉如果非得用一个词来形容李振洋的话,那只能是金玉其外,土坷垃其中了。


4

李振洋并不是一个小说里经常出现的那种纨绔子弟,他只是对土味的一切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并且是懒癌三十级患者。简单来说就是一个钢琴十级只愿意弹如果我是DJ你还爱我吗,英语四级只愿意“君の日本语本当上手”,身为富二代抽烟也只抽煊赫门的人。

岳明辉和李振洋刚好是两个极端。他从初一开始就知道把校服裤腿挽起来一截在篮球场上吸引女孩的主意,在别人还用着爱国者Mp3的时候他已经用上了砖头一样厚实的iPod,上大学的时候他已经能用流畅的用花体拉丁文给女孩子写一首长诗,而且还能记得把每张信纸都在香薰灯上烤过一遍。

按道理来讲,他们之间唯一的共同点在于他们都是男性,而且是长得非常好看的那种男性。

不过李振洋并不是一个不肯合作的人。岳明辉和李振洋共度周末的第一个流程让他觉得李振洋还不是那么无可救药,尤其李振洋穿着那套西装从试衣间里出来问他帅不帅的时候,他确实也脑子一抽觉得李振洋只是平常活得糙了点但基本礼仪还是有的。

直到刚才在餐厅里,他目睹李振洋接了个电话满口爸爸儿子爷爷孙子,所以叮嘱他以后不可以说脏话之后。

李振洋花轮附身般甩了甩他并不存在的头发。

“我跟你讲,阿岳真的很严格。”


5

连累岳明辉丢脸到外太空的始作俑者,此刻正像模像样的使用着刀叉切牛排。

岳明辉在他对面吃得提心吊胆的,生怕李振洋又冒出什么名言警句,不过这回是岳明辉多虑了,李振洋不仅刀叉用的出神入化,连用纸巾揩嘴的样子都十分绅士。

“你这不挺懂的吗。”

“我早就想装这个逼了,”李振洋俯向岳明辉的方向,“汉尼拔我看了好几遍了。”

岳明辉看着盘子里剩下一半的五分熟牛排,有气无力地闭上了双眼,“咱们吃饭的时候不要说那些血刺呼啦的玩意。”

李振洋挖了一勺沾满蔓越莓酱的冻芝士,“你看这个。”

“小洋你是不是皮痒了。”

李振洋迅速接梗,“那你是不是我的哥哥皮卡丘?”

“你能不能有五分钟时间离开你那些土味小视频?”

“现在只有咱们两个,我也没说给别人听啊。”

岳明辉眯起眼睛,“怎么茬,哥哥还得谢谢你信任我呗?”

“那太客气了,”李振洋见人就怂,一口把冻芝士塞嘴里了,“我吃饭,吃饭。”

没过两秒。

“用你那红红的大嘴唇砸~”

“让我在午夜里无尽滴销魂呀嘛巴扎黑~”


6

这顿饭结束于李振洋在账单上签下Peppa pig的时刻。

“李振洋咱俩谈谈。”

“谈恋爱吗?”

天知道李振洋是怎么能把岳明辉气到青筋都断了的脸理解为害羞的。

“啧啧啧,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老岳。”


7

岳明辉最后的涵养让他把李振洋从餐厅里拉出来,然后就站在大马路上点了一根烟。

李振洋大高个蹲在岳明辉的车旁边,默不作声玩手机,岳明辉长长地吐了口烟,“洋洋,咱们这么大个人了省点心不行吗。”

“行。”

岳明辉到底也没真生气,刚想再圆两句,就听手机响了,李振洋的发来一张图片,点进去看是已撤销,还撤销三连。

“你发什么了?”

“没啥。”

岳明辉一挑眉毛,“你……”

“真没啥,你看我都没给你唱一gi我里giaogiao!”

“有进步啊?”

“我保证完成任务!”

李振洋挺直胸膛,顺手把手机滑进裤兜。

——抽烟的手微微颤抖.JPG

——郭芙蓉世界如此美好.GIF

——莫生气莫生气,气出病来我笑嘻嘻.MP3


8

大概和岳明辉发的那顿脾气有关,李振洋在下午逛宜家的时候还真的乖了许多,撑死就在卖浴巾毛巾那个区域来了一次我们哈哈哈在宜家里穿行。

岳明辉给李振洋挑的都是最便宜的餐具,成套的杯子盘子碗,想着好歹也把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套经典青花瓷给换了,另外就是扯着李振洋挑了几个床单被罩。

“我那都是纯棉的,夏天盖起来舒服。”

“我是知道那盖起来舒服,但你说哪天你带人家小姑娘回家,看见你那花团锦簇的床单和墙皮绿的被子,人能乐意吗?”

“老岳你这思想太龌龊了。”

“不是我思想有问题,是你爸交代我了,说哎呀我们洋洋这么大个人了,也不跟姑娘好好谈恋爱,说两句就完蛋操,我觉得你短期之内改掉土味爆炸这个属性不太可能了,起码保证你不说话的时候还有吸引力啊。”

“你觉得我不会撩妹?”


9

事情就是从这儿开始偏离岳明辉的预设的。

“你挑个色,”岳明辉扒拉着货架上的床单,“觉得哪个好?”

“你喜欢哪个?”

“我觉得灰的吧,男孩用这个宜家绿有点娘,这粉的和你那屋不搭,不过还是看你,你喜欢哪个?”

“我喜欢你。”


10

在经历了半个小时不重样的土味情话骚扰之后,不堪其烦的岳明辉终于松口承认李振洋是撩妹高手。

可李振洋觉得这事儿没完,尤其在得知岳明辉能够不打磕巴背下来好几首莎士比亚十四行诗之后,他觉得这事儿更好玩了。

要知道,李振洋身边的朋友也全是土味情话的疯狂追捧者,但凡李振洋学了哪个套路想要用在别人身上,基本上得到的答案都是“我看过这个哈哈哈”,实在败坏他情话小王子的名声,但岳明辉这人和他完全不是一个体系的,他在岳明辉面前那真是无往不利,屡屡得手。

比如他们到家,李振洋喊岳明辉帮他铺床。

“你多大人了不会铺床?”

“你帮我铺床,我铺一条通往你心里的路。”

“……”


11

李振洋想,这可太有意思了。


12

李振洋不仅见面的时候打岔,岳明辉不在眼前了也得发微信过来骚扰。

而岳明辉,一个堂堂留洋硕士,一个知道马里亚纳海沟里一条海草的希伯来语写法的文化人,一个能分辨出两瓶同样产地相近年份干红味道差异的品味人,居然就真败在了李振洋防不胜防的土味情话上。

这天他下课就看见李振洋微信,问他喝没喝过82年的拉菲。

岳明辉觉得这应该是个正经的品味问题,也就认真作答了。

“尝过一次,16年的时候,不过味道不算我喝过最顶尖的,有一点雪松味道,黑醋栗的香味已经很浅了,单宁味道也几乎没有,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那你知道还有哪年的葡萄酒好吗?”

“波尔多葡萄酒的话是10年,09年,61年”

“是92年”

“和你同年的酒一定和你一样香醇”

岳明辉默默删掉了打上去的勃艮第三个字。

我可去您母亲的吧。


13

岳明辉没法对李振洋生气,一是因为他不讨厌李振洋,二来这些东西也挺有趣的。

最开始岳明辉不熟悉这种土味情话,被李振洋百试百灵。不过这种东西套路也没那么多,李振洋连着给他发了一个星期,岳明辉也就渐渐get到了这些东西大同小异的套路,后来他就非不按李振洋想的那么回,把李振洋气得在被窝里翻白眼,严重影响了李振洋睡前观赏土味小视频的心情。

在他们土味圈,做人的信条是这样的:你按套路出牌,我也按套路出牌,你不按套路出牌,我还按套路出牌,如果我按套路出牌你还反套路我,那我就换个套路。

岳明辉,你等着。


14

这周末岳明辉买了画展的票,准备带李振洋浸淫一下艺术氛围。

也说不上是那种真正的画展,去年出了个《中国梵高》的纪录片,就有人找来画匠村的作品开了个纪实展览,全是仿出的世界名画,不过对李振洋这种需要补课的人来说刚刚好。

“这张就是梵高的自画像,很出名的,你肯定在杂志啊课本上见过,看到有什么感觉?”

“喜欢梵高的画需要一个理由,喜欢莎士比亚的诗需要一个理由,可喜欢你不需要任何理由,因为你是我爱上所有浪漫的理由。”

有个一米八八的帅哥在画展上含情脉脉地对你说出这句话你什么感受?

反正岳明辉是差点栽进旁边的星空里了。


15

“我想带你去高更画里的世界安度晚年,不过有你在,哪里都是风景。”

“毕加索画的你我也认识,因为你就是你,独一无二的你。”

“达芬奇创造了很多的奇迹,可我只需要一个奇迹,那就是你。”

“塞尚的色彩,也不比我见到你时心花怒放的万分之一。”

“莫奈有睡莲,而我只想睡你。”


16

岳明辉最开始几次还能浮夸地发出干呕的声音。

后来他真的要呕出来了。


17

李振洋很满意岳明辉这个既不好意思表现出非常受用又做不到彻底盐应对的样子。

于是他开始变本加厉。


18

李振洋开始写诗的时候,岳明辉从宜家买给他的盆栽已经开花了。

所以他的第一首情诗就是这样的。

“你从宜家买来的植物已经开花/我看到它就想到你/你和花一样/都很宜家”

“……”


19

岳明辉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看玛丽苏和龙傲天长大的男人能像人工智能一样每半个小时就能完成一首情诗。

“冰激凌是香草柔软的样子/咖啡是咖啡豆挣扎的样子/而柠檬/是你不回我微信时我的样子”

“恐龙应该灭绝/战争应该停止/而我应该在历史的这个截点/与你相遇”

“想到你的时候我喝过一次可乐/后来每次喝可乐/我都更想你”


20

等李老爷子打电话给岳明辉询问进度的时候,岳明辉一时居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这个……”

岳明辉开着免提打开微信——

我选了黑色的袖扣,因为当我不经意抬起手臂,便可幻想是你注视我的身体。

“嗯,他现在学会搭配西装了。”

培根配煎蛋,我配你。

“也会自己做点简单的饭了。”

大卫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性感的男人,因为米开朗琪罗没有见过你。

“艺术方面的知识也掌握得很好。”

我的右手边是晚餐刀,沙拉刀,汤匙,和你的左手。

“用餐礼仪这部分也学完了——我觉得都挺好的了。”

“谢谢你啦小辉!那你说,他现在要是给他介绍个对象,你说他还能不能给搞砸了?”

“我觉得……不能吧。”


21

岳明辉真的拿了一瓶九二年的葡萄酒去庆祝李振洋出师了。

酒过三巡,李振洋提议他们应该搞一个行酒令,题目就是土味情话Battle。

“你今天有点怪。”

“怪可爱的。”

“来者何人。”

“你的心上人。”

“吃烧烤的时候先烤什么?”

“考虑你。”

“我每天的安排。”

“吃饭睡觉想我。”

“你知道怎么在冷天取暖吗?”

“我只知道怎么娶你。”

“你和猴子的区别是什么?”

“猴儿在树上我在你心上。”

“你猜我心脏在哪边?”

“我这边。”

“现在几点?”

“我们幸福的起点。”

“我喜欢哪种肉?”

“我这块心头肉。”

“我喜欢哪种酒。”

“和我天长地久。”

“行啊老岳,几天不见你也出师了?”

“我跟你说了,你这套路大同小异。”

“那我给你来个新套路。”

“来。”

“你是绅士吗?”

“……是。”

“绅士是会兑现自己的承诺的对吗?”

“对。”

“你是不是跟我爸说,我现在处对象肯定不会黄了?”

“……对。”

“那我要跟你处对象,你也肯定不会拒绝了?”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你这算什么土味情话?”

“这不是情话,是真话。”


THE-END


评论(30)
热度(351)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