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洋岳】暗恋适配(大甜饼/一发完)

*瞎jb写了个后续不过其实没多少关系

*前篇:【洋岳】手撕CP大作战!(甜饼/一发完/暧昧向)

*私设带磊子小鬼玩

*不看前篇也不影响

*没有剧情就瞎jb甜

——

1

关于李振洋到底怎么喜欢上岳明辉这件事有待考证,但喜欢这事儿确实是真真儿的——喜欢到了单纯如卜凡、直男如卜凡、大条如卜凡都能看出来点弯弯绕绕的程度。


单纯大条的直男在做出这个推测之后第一时间找上了他纤细敏感又疼痛的小弟:“你洋哥是不是那什么你岳妈妈?”

小弟一边刷五三一边在ABCD的选项里理顺了这个听上去很有些不伦的关系,头也没抬地哼唧了两声,“恭喜恭喜,你比棉裤提前发现了这个事实。”

直男一边为自己的八卦速度感到羞愧,一边琢磨着小弟话里那点不对劲的地方——


“哎?那你的意思是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那老岳……”

“老岳也知道吗?”


2

木子洋没承认过这个命题,不过明眼人也不难看出来。

他们Maner组合一共就六个崽,作为哥哥的木子洋自然对谁都是照顾有加,但就单凭在这种亲密程度上还能让别人看出来他对老岳好得与众不同,就已经足够说明很多事情。


但如今连卜凡都加入了豪华明眼人套餐。

转头看岳明辉却依旧在采访里呐喊着哥们同心其利断金。


3

全世界都知道,只有岳明辉不知道,这个概率有多小?


卜凡被灵超拉进那个被伪装成吃鸡群的真·助攻群之后,就看见大家在群里一阵哀嚎,以前他们一直都安慰自己卜凡没看出来那老岳就有百分之一的可能看不出来,但现在,卜凡把薛定谔的潘多拉魔盒打开了。


“不至于吧?”新人卜凡极力坚持,“可能这种事儿就是旁观者清啊!”

李英超董岩磊陈博文都发了一个不同版本的Gavin假笑,王琳凯发了一个自己叹气的表情。


“卜ro,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一会你就懂了”


4

一会指的就是晚饭时间。宿舍的餐厅摆着一张长桌,左手边坐了博文、小鬼、卜凡,右手边坐着董岩磊、灵超、岳岳,木子洋坐主位,右手挨着岳明辉。

饭还是按份儿分,一人一餐盘,几个人也没什么食不言的规矩,一边吃一边就聊着昨天曼联的比赛。

木子洋一边聊着球,一边特顺手从自己盘子里夹了一块小炒肉投喂岳明辉,岳明辉眼皮抬也没抬,过了半分钟又转手把那块肉丢进了李英超盘子里,“多吃点。”

“……”


第一次了解了前提而认真观察到整个流程,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卜凡先生表示自己要窒息了。


八百标兵奔凡哥:什么情况?修罗场吗????老岳喜欢小弟????

你的鹅:……

大刀向我头上砍去:顺手,谁坐旁边谁倒霉

你的磊子一边嗦油一边: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胖了十斤

你的磊子一边嗦油一边:[再见]


5

岳明辉到底是老江湖,顺完小弟的手也顺了一下坐在对面的博文,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最后也不忘安抚一下此刻正挂着蓝血大模微笑的木子洋,把自己碗里最后一块小炒肉丢进木子洋盘子里,补了句最近大家都辛苦了,都多吃点。

官方得很。

队长得很。

慈父得很


而木子洋的脸色如同小炒肉里剩下的青椒一样。

绿。得。很。


6

卜凡这个小伙没别的好,就是执行力强。


“八百标兵奔凡哥”邀请“木了羊”加入了群聊


7

你的鹅:……

大刀向我头上砍去:……

你的磊子一边嗦油一边:……

宝藏男孩棉裤裤:……


木了羊:……

木了羊:什么情况?


8

没等小鬼鲤鱼打挺把卜凡的手机一脚踢爆。

没等陈博文打完“要不要来一起吃鸡哈哈”。

没等群主李英超把李振洋移除群聊。

没等董岩磊刷完碗。


八百标兵奔凡哥:洋洋,这是我们给你追老岳的助攻群!


9

楼上传来一声巨响。

这是木子洋手机掉了。


楼下传来一声巨响。

这是准备放好最后一个碗的董岩磊看到群手抖了一下。


10

不过话赶话已经赶到这儿,说开了倒也没什么。

五个大小伙子迅速刷了二十多条,一部分在问洋哥到底怎么想的,一部分在问岳哥到底怎么想的,还有一条来自李英超的温柔提醒:卜凡你要是敢把岳叔拉进来我就用你祭天拖出去喂棉裤。


粉头这边刷屏刷干了,蒸煮却沉默了好一会才给了回复。


木了羊:可是老岳

木了羊:好像不喜欢我吧?


11

在群里沉默的时候,又是助攻MVP卜凡上线天秀了一把。

“咱们大老爷们的,你怕这干啥?”

“别这时候怂啊”

“你要死也死得明白点不是?”

“就是干!”


今天的卜凡也稳定地发挥了青岛人的勇(xié)敢(biào)的优良传统。


12

喜欢上岳明辉这事儿挺奇怪,又好像也有那么点顺理成章。

算是日久生情吧,这种东西也说不来太多道理,岳明辉在李振洋那埋了颗种子,李振洋也没怎么管过它,到破土而出了,到枝繁叶茂了,他才意识到原来他喜欢那个邋遢的家伙,他的苛责也是,温柔也是,都是没敢宣之于口的喜欢。

哪怕岳明辉用行动拒绝了他,他也没能放下过这份念头。

于是他在几个兄弟的怂恿下拧开了岳明辉的屋门——


但咱们实事求是,木子洋看见他们家队长炸着一头白毛、穿着一件洗懈了的红色老头背心、斯拉夫蹲在阳台上一边抽烟一边伸手挠腚的时候,连把丫从楼上踹下去的心都有(ಥ_ಥ)


木子洋:……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


13

岳明辉看见木子洋有点惊讶,不过也就那么一下,接着就拉开阳台的玻璃门问他要不要来一根。

木子洋走上阳台接了烟,岳明辉蹲着一个侧部就把门给带上了,“屋里开空调呢,别开门。”


木子洋接过烟,仔细端详了一下拿着花露水往他身上喷的岳明辉。

今天是农历十五,月光明晃晃地照在岳明辉的侧脸上,哪怕整个人造型凹得乱七八糟,还是能映出一种温柔的光彩来。他露在外面的膝盖上有一处明显的淤青,那是前天演出带来的新伤,他自己身上总这样莫名其妙地带上一堆伤痕,然而他总能记得检查弟弟们练高难度动作时候带上护具。

岳明辉好像一直对自己挺粗心的,但他对别的人又细心得一塌糊涂,甚至他还能记得李英超一模二模的成绩。


木子洋忽然有点难过。


他怎么可能看不见呢。

那些明明白白的喜欢,一定都被他看穿了吧。


14

“老岳,咱俩好吧?”


他鼓足了全部的全部的勇气。

想请那个人参与到他的余生里。


15

“好是好。”

岳明辉喷花露水的动作停了一下,直视着木子洋的眼睛。


“但我先问问……你要借多少?”

“……”


中文。

全场最佳。


16

李振洋严重怀疑岳明辉在装听不懂这句话,但他的计划被打乱了,在“接受”和“拒绝”之外出现了第三个选项,这让见人就怂的李振洋实在生不起第二次解释的勇气。

“……五块钱。”

“哈哈哈哈,”岳明辉一边笑着一边摁灭了烟头,“你不至于吧,五块钱你买什么啊?”

“买个502去。”

“啊?”


心碎了,让我粘粘。


17

李振洋走出岳明辉那间屋的时候,脸色黑得那叫一个暗无天日。

驻守在楼梯间的助攻小分队一看这个脸色显然没成,一时间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洋哥……”

“我没事儿,也没被拒绝,”李振洋长吁了口气,“但也没好。”

大家默不作声等着下文。


“我觉得……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

“……麻烦你们了。”


18

“……”

“……”

陈博文率先翻了个白眼,“我用棉裤的蛋蛋发誓,老岳绝对喜欢李振洋,后期素材都够剪个大长今的前世今生了。”

“那就只能老办法了。”

新团员卜凡很好奇,“什么老办法?”


在众人的微笑中,李英超同志表情壮烈地撅起了腚。

王琳凯同志带着神父般慈祥的微笑在鹅腚上重重一拧。


“为革命!”


19

李英超顶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敲开了岳明辉的门。

“怎么了乖乖?”

岳明辉的心要化瘫了。

万万没想到他儿砸的心脏极了。


20

“妈妈,我觉得洋哥最近有点不对劲。”

“怎么啦?”

“我觉得他……”河北虎逼极力寻找着一个符合自己可爱定位的词汇,“他欺负你!”

岳明辉避开了灵超的眼神,伸手揉了揉他儿子的头发。

“小孩儿家家的……都瞎想什么呢。”


李英超觉得自己跟烂大街的言情小说里那个被女主角独自含泪生下来的天才儿童一样,就差大吼一句“我已经不小了,我什么都知道,不然你解释解释我为什么跟那个男人姓!”。

这话当然是不能说的,李英超龇牙咧嘴地盯着他岳岳妈妈,“那你为什么不吃洋哥给你夹的肉?”

“我……”

岳明辉一时不察,上了他儿子的套。


21

岳明辉和李振洋认识三年多,关系说坏不坏,说好也说不上太好。

因为李振洋这个人没什么毛病,就是喜欢凶岳明辉。

“岳明辉你要疯啊!内裤藏枕头底下你什么毛病啊!”

“我日你个傻逼!下雨了不知道收衣服啊!”

以前他俩的日常基本就是岳明辉犯蠢,李振洋骂街,岳明辉不犯蠢,李振洋也要骂街。


不过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岳明辉没察觉的时候,李振洋已经不那么喜欢凶他了。

岳明辉过了好久才发现自己怅然若失,他惊觉自己可能失恋了。

他没暗恋过另外一个大老爷们,所以一切都得凭自己的想象。


岳明辉故意犯蠢,李振洋当没看见。

岳明辉故意蹭李振洋衣服穿,李振洋转天就给岳明辉淘宝了一箱。

岳明辉故意磕得满身是伤,李振洋把云南白药放在他床头上。

岳明辉想,他果然不是李振洋眼里最特别的人了。


他也用过“我一个朋友”为开头询问过他们的前经纪人、李振洋的同学于梓杰,喜欢上李振洋这种事有没有救。

于梓杰发了满满一屏幕的“哈哈哈”,还顺手补了一刀。

“你知道比看卜凡跳Popping,听董岩磊唱rap更可怕的是什么吗?”

“就是喜欢李振洋。”

“……不至于吧?”


于梓杰一针见血。

“前者痛苦一时,后者脑子有坑。”


22

所以岳明辉觉得李振洋这么做挺不地道的。

不喜欢他了还来撩他?

夹肉事小,失节事大。


毕竟暗恋者所剩的,也只有这一点点的尊严罢了。


23

岳明辉并不知道李英超已经get了重要信息,只当自己连哄带骗地把儿子忽悠走了。

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节目彩排现场鲜见地出了几个差错,御驾亲征的秦周懿女士想发火,弟弟们赶紧围上去承认错误,王琳凯说岳明辉帮他改beat改到十一点,卜凡说岳明辉帮他想微博文案想到十二点,董岩磊说自己和岳明辉谈心谈到一点钟,李英超说岳明辉给他写高考英语作文模板写到天亮。

木子洋一个人窝在角落里看着,目光瞟瞟谄媚老板的弟弟们,又瞟瞟一边茫然无措站着的岳明辉,他想过去安慰一下岳明辉,起来半个屁股又坐下了。


好像也说不出来什么。


24

总算顺完流程,往宿舍走的时候天已经阴下来,一场雨将落未落,从内到外都是低气压。

大家吃完晚饭就各自回屋,李振洋十一点多的时候想下楼接水,就看见黑暗里的沙发上有一大团白毛,还有一片阴影。


……

夭寿啦!棉裤成精啦!


25

其实李振洋想得到岳明辉躺在这儿的缘故。

岳明辉哪儿是受得了自己失误的人,他大概是坐这儿自责发呆,然后就忘了时间。

李振洋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想给岳明辉拿个毯子盖上,结果没想到岳明辉两条腿还搭在地上,一时不察被绊了个踉跄。

“卧槽?”

“卧槽!”


……再信偶像剧我是狗。

李振洋一个屁墩摔在地毯上恶狠狠地想。


26

“岳明辉你傻逼吗睡这儿!”

大约是摔太狠,李振洋式骂法时隔多年又上线了,岳明辉半睡半醒中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幸福(?)来得很突然。


“……没事儿吧?”

岳明辉赶紧跳起来拽李振洋,“摔疼没?”

“换你摔你不疼啊!”李振洋揉着屁股,“我这八百万隆的屁股。”

“就这你也好意思说八百万?”

岳明辉一巴掌拍上去,李振洋疼得整个人蜷缩起来,嗷一嗓子往前倒在了岳明辉身上。


李振洋靠上岳明辉肩膀的那一刻,全世界好像都静止了。


27

“卧槽!洋哥你告白成功了!”

“卧槽!就算成功了也不能白日宣淫啊!”

“卧槽!go get a room!”

“卧槽!”

“卧槽!李英超你居然敢说脏话!”


出现在楼梯口的助攻五人团目瞪口呆。

而意识到他们说了什么的岳明辉和李振洋同时僵硬了一下。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28

过了好一会,李振洋才缓过劲儿来。

“……给我圆润地。”


五个人乖乖捂着李英超的眼睛溜了。


29

清完场岳明辉又清了清嗓子,“告白是……怎么回事?”

如果岳明辉不说这句,李振洋还有心编两句瞎话搪塞过去,可是这个假装一点不知情的语气惹恼他了。

“还能怎么回事,”李振洋顶着那张厌世脸,“你不清楚吗?”

岳明辉被暗恋对象这突然的抖S风范吓得一个哆嗦,可是心里又有点窸窸窣窣地小气泡冒了出来,苦得发甜。

“我不知道,”岳明辉习惯性地做好了最坏的预设,“你别逗我了,洋洋。”

李振洋后退了一步,和岳明辉拉开了一点距离。

“这话我说才对吧?”


李振洋做了一个深呼吸,在那种退无可退的失落感里想起他和岳明辉的种种,觉得鼻子发酸。

“话都说开了,咱们也都爷们点,好过你成天吊着我,我也……”

李振洋说不下去了,过了好久才缓过劲来。

“我也舒坦点。”

岳明辉一脸懵逼,“我吊着你?”

李振洋反而理直气壮,“得了啊,这么演没意思了,卜凡都看出来了你不知道吗?”

岳明辉被这莫须有的罪名扣晕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不是,我都干嘛了您扣这么大一顶帽子给我?”

“昨天晚上我去找你表白,你怎么回我的?”李振洋气到冷笑,“我借钱?”

“……”

“老岳,有些话一直不说就没意思了,你想拒绝就直接说,反正八字没一撇呢以后还能做兄弟,别整那些五五六六七七八八的,弟弟们被你牵着拉进这事儿也不做人了,还想怎么的?”

李振洋心灰意冷地伸手,拍了拍岳明辉肩膀。


“咱俩都好自为之吧。”


30

李振洋准备从岳明辉身边过去的时候,岳明辉伸手抓住了李振洋搭在自己肩膀的那只手。

“李振洋,你他妈是傻逼吗?”


31

岳明辉声音有种奇怪的愉悦。

李振洋果然傻逼了一下。


“对我来说,”岳明辉好像有点哽咽,“你对我的好太困扰了。”

“对不……”

李振洋被判了死刑,用力扯了两下被岳明辉握住的手,但没扯出来。

“你根本不懂。”

岳明辉抓着他的手转了个圈,看着李振洋的眼睛一字一句。

“你不说,我他妈哪儿敢信啊。”


岳明辉抓他的手抓得很紧,都有点疼了。

但这远比不上他温柔地捅在岳明辉心里的那些刀子——他以为那是好的,但对岳明辉来说,那都是一边开心,一边却还要疯狂劝说自己不要相信的疼着的。

日复一日地更多喜欢你一点。

又日复一日地被折磨着不敢相信更多一点。


……真他娘的纯情啊。

李振洋想。


我喜欢。


“那我现在说。”


32

“老岳,咱俩好吧?”

“不是借钱,是处对象的那种好。”


THE-END


评论(34)
热度(600)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