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洋岳】雨季(小甜饼/一发完)

*前篇请戳tag Maner 所有六人团私设都在这个设定

*带小鬼磊子 胡巴客串

*不可避免的灵岳 洋灵 鬼岳 但不是你们想的那种

*小鬼迟到的生贺

*我爱他们


——




“你还小啊,这种事……等你长大再说吧。”





1

Maner这期拍摄地点在泰国,刚巧赶上小鬼十八岁生日,秦女士拍板干脆多留两天当度假,回去再全线开工。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一行八人除了两个未成年都眉开眼笑,李英超十六岁还懵懵懂懂,小鬼已经一个鹞子翻身平地跳起两米多高怒拍桌面:“你们丫儿的不许单独组队不带我!不然我就芭提雅怒沉行李箱,长跪老板门前一哭二闹三上吊!”


也该着芭提雅是世界性都,魔幻到董岩磊听见最后一句里那个“一哭”都忍不住露出了个标准的宅男微笑。


“你去干嘛?”他卜大兄弟人狠话贼多,“给我们望风啊?”

小鬼脸上一个抽搐,抓起单脚站在门框旁边蹭wifi看百变小樱魔术卡的李英超摆出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我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说好的劈死辣舞呢?说好的兄弟一生一起走呢?”

李英超听了半天仍然云里雾里:“什么情况?他们要干嘛去?”转头看向他帅哥,一脸青春年少又懵懂,“去7-11的话帮我带个草莓牛奶回来。”

这届鹅队友实在带不动。王琳凯气得脏辫都炸起来了:“他们要去红灯区!他们要去摸人妖姐姐的大腿!他们要和全世界各地的小姐姐酱酱酿酿!而你就只能在宾馆里看动画片!”

于梓杰眼皮跳了两下。


李英超一听这个立刻显出河北虎逼的风采来,“什么?你们偷花姑娘不带我?”

几位成年人被青春疼痛文学写手的语文造诣惊呆了,只有他妈岳明辉一脸’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于梓杰扣工资’地站了出来,握住了他鹅子的手。

“是这样的,我们不带你去呢,我们也很愧疚,但带你去呢,这就是犯罪。”

李英超甩开他老母亲的手,一脸我是铁梅妈妈你听我说的精气神后退了两步,“岳老头我回去就把你电脑里的库存全删了!”

陈博文头也不回:“你删吧我都备份了。”过了两秒转过头来举着两条花裤衩问坤音男人的衣柜,“你说我是穿这条黄短裤,还是这条红短裤?”

李振洋翘着兰花指端着一咖啡杯的矿泉水头也不抬,“既然你诚心诚意地问了,我觉得你应该穿棉裤。”


被人忽略的李英超抓着王琳凯用力地砸了两下门,“不带我们不许去!不带我们不许去!”

万众期待之中,岳明辉温温柔柔地露出一个笑来,伸手一左一右地捧了他儿子和小鬼的脸。

“你们还小啊,这种事……等长大了再说吧。”


2

也许因为这句台词过于骨科,老天爷都坐不住了,窗外霎时间闪电霹雳白光暴起,狂风大作大雨倾盆,端的是异象丛生妖风阵阵沧浪浪浪火烧连营的怪景象。

等众人回过神来,只听见李英超和小鬼异口同声:“我们长大了!”

于梓杰正要破口大骂:“长大个……哎哟我日你妈个鬼啊!!!!!!!!!!!!!!”


众人随着于梓杰的视线看过去——

岳明辉的手里,只捧着两团空气。


3

六个人在泰国接近四十度的空气里冷汗涔涔,倒是岳明辉这种科学爱好者第一个镇定下来,叫了一声,“李英超?王琳凯?”


“诶!……哎?”

众目睽睽之下,董岩磊伸出自己一双大手十分疑惑地摸遍了自己的全身,然后露出一个怎么看怎么别扭的表情。

“我怎么变成磊哥了?”


于梓杰认出了这个鬼畜的表情,哆哆嗦嗦地伸出一根手指:“王……王琳凯?”


4

六个人坐在套房的沙发上面面相觑,董岩磊和木子洋表情尤为疼痛——他们一个身上装着小鬼,一个身上装着灵超。

岳明辉深吸了一口气,“所以现在这个情况是这样的,磊子和小鬼现在共享一个身体,洋洋和小弟共享一个身体,不过小鬼和小弟能控制身体的部分只有双手和脖子以上的部分。”

陈博文虚弱地捂着胸口,用见了鬼的眼神瞟着那俩人肉小黄车:“这叫什么事儿啊……”

岳明辉稳定地发挥着“最盼着出事儿”之人的优秀传统,掏出一个小本子就开始一边讲一边写:“第一,小弟和小鬼的身体去哪儿了?第二,是什么机制造成了这样的变化?第三,我们只有三天的休息时间,最好能在三天的时间里解决这个问题,第四,现在能控制的只有双手和脸,后来会不会还有什么变化?”

卜凡双眼发直嘴里念叨:“我就说泰国这个地方,就是太邪性。”

于梓杰及时阻止了卜凡报泰国恐怖电影名的恶劣行径,一边上网搜了几个道家符纸图片对着董岩磊和木子洋摆了个钟馗的架势,可惜唯一的作用就是收获了两个白眼。

靠谱的队长从沉思中抬起头来:“我觉得这个机制很可能跟他俩刚才吼的那一句有关。”

李振洋抬了抬眼皮:“你说我们长大了那句?”

说完之后立刻换了一个俏皮的星星眼表情,“所以我们现在能去红灯区了吗?”


厌世脸摆出这么个表情来,饶是岳明辉见多识广也忍不住觉得胸口一疼。

“老岳你也被上身了?”卜凡环顾四周。

“没事……”岳明辉把视线从李振洋的脸上移开,恰好又看到董岩磊那张憨厚的脸上浮现出了王琳凯式的坏笑。


“……就他妈有点蛋疼。”

年迈的老队长两眼泪汪汪。


5

一帮成长在社会主义下的新青年遇到这种阵仗都没辙,讨论也没头绪,各自微信电话skype五湖四海的求助,岳明辉挂了电话等消息的间隙里一抬头,觉得自己简直是进了武林外传片场,各地方言齐飞,大碴子味共英文一色。


李振洋倒还像往常一样懒懒散散地倒在沙发上,就是两只手倒腾手机点的飞快,动作和脸部表情完全脱节的样子看得岳明辉后脖颈子直冒冷汗。

“放心,”岳明辉拍拍李振洋的额头,“肯定没事。”

岳明辉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少见的温和。他眼睛里有一点雾色,像空调吹得太冷吹出来的柔嫩水汽,平常抿得很紧的嘴唇放松地勾出一丁点弧度,阴天的光从外面隐隐约约落在他脸上,勾勒出一种温柔的形状。

岳明辉也许是把他当成小弟了。李振洋想着,岳明辉几乎从来没在他面前展现过这一面,他们都默认这种东西没什么必要,以至于他都快忘了岳明辉也是一个靠脸吃饭的偶像——这个表情应该能让不少小姑娘在午夜梦回里深深的迷恋。

“要回不去怎么办?”

岳明辉听见李振洋的嘟囔,只当现在撒娇的是他小弟,又加深了几分笑容,伸手抚弄了一下李振洋的刘海:“我养你呗。”


他那么满不在乎。他把自己当成了小弟。他只不过是用了一副温柔的嘴脸骗小孩——


可李振洋还是觉得自己胸口有什么东西炸了。


如窗外的一声惊雷。

又如雷落后,那场酝酿已久的暴雨倾盆。


6

大雨落下来的时候于梓杰已经请好了外援。东北人有个非常重要的六度关系理论,即,打出六个电话,就能找到一个懂萨满跳大神的亲戚。

于梓杰的亲戚虽然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但至少提供了一个解题思路:外地和尚念不了本地的经,这种事儿还应当在本地的庙里找个大师问问。

岳明辉深以为然,当下就和于梓杰搜了几个本地知名的庙宇,开着租来的面包车准备求神问佛去。

王琳凯在车上长吁短叹,说出发前都说好了绝不浪费时间去逛这些个寺庙景点,结果现在还是得做游客认证。


他这个随随便便的感慨反而苦了一车人,一边觉得王琳凯能发出这种感慨实在有些宿命的心酸,一边又觉得董岩磊顶着小鬼的表情深沉感叹实在很有些他娘的好笑。

李振洋和李英超尤甚,一时间脸上四种表情变换不断,卜凡差点就没忍住给他丢一包彩虹糖过去。

最后还是岳明辉劝住了卜凡。


“那是你哥哥和你弟弟!你睁开眼睛看看他们不是变色龙啊!”


队长心里苦。


7

到了庙里,比较擅长和外国人沟通的岳明辉和于梓杰先说明了来意,剩下的人在车上等着交涉结果。

李振洋借口买水下了车,李英超倒是非常痛快,拼命控制着李振洋的双手拿自己想吃想喝的东西,就在店里即将上演“精神分裂患者自己辱骂自己”的大戏之前,坤音MVP控卫三分手终于及时赶到,李英超这才偃旗息鼓。

“你不是去和人说事儿了?怎么过来了?”

两个人在收银台前结账,李振洋双手不便只能让岳明辉代劳。岳明辉微微弯下身子扒拉着饮料,李振洋能看见他脖颈上刚刚剃过的一层发黑的发茬。

“我就知道小兔崽子得闹,”岳明辉笑着瞥了李振洋一眼,“我交代完了,僧人说让我们稍等一会,他们得请大师出山。”

两个人付完款,提着两兜子水出来,李振洋让岳明辉帮他点根烟。

岳明辉一边骂他带坏小孩一边掏了烟盒,泰国的烟盒上印着特别可怕的图像,李英超看见这个之后死活也不干,岳明辉只好给自己点了一根,夹在手里给李振洋蹭两口。

李振洋眯着眼睛露出一点心满意足的表情,下一秒就瞪着眼睛气鼓鼓地怒目直视岳明辉,岳明辉叼着烟腾出一只手摸了摸李振洋的头,“小孩儿。”

李振洋装作自己已经掉线,岳明辉倒也没注意。

“我看他们虽然表情挺凝重,不过也不是完全无解的样子,”岳明辉安慰着他俩,“别太担心。”

李振洋觉得刚才那种熟悉的鸡皮疙瘩感又起来了,赶紧扭着脖子看向面包车的方向,“我就这么一回没带桃木剑,就出了这事儿。”

“对啊!”岳明辉兴奋地一拍肚子,“没准就是因为这个!”

岳明辉瞬间切回了李振洋Mode,“不愧我们曼谷大洋哥!”

“那是……”李振洋后背的鸡皮疙瘩下去了,他有些悻悻地挑了挑眉,“再给我来一口。”

他伸过头去,精准地吻住了香烟的滤嘴。


8

庙里的大师长了一张伊藤润二画风的脸,但英语水平十分优秀——不过也没什么用,因为除了岳明辉谁也听不懂他们在交流什么。

李英超撑着木子洋的脑袋望着岳明辉,一个努力做着高考英语听力,一个……就看着岳明辉。


岳明辉脸白了。

岳明辉脸红了。

岳明辉脸绿了。

岳明黑的脸灰化肥挥发会发辉了。


9

“大师说,这个只要找到他们上身的原因,然后反其道而行之就行了,说是这雨下的很妖,我也没听懂是哪位尊神做法,反正他提了一嘴说以前有个男人想做女人,后来就像这样上到一个女人的身上了,那女人来了次姨妈痛得死去活来,那男的不想做女人了,就恢复了。”

木子洋率先提出了疑惑,“那你刚才脸色怎么那么不对?”

岳明辉听到这个问题摇晃了一下,于梓杰伸手扯了一下才稳住。


“……因为刚才大师问我,在他们上身之前说的最后的愿望是什么。”


10

对红灯区的渴望战胜了自然界的常理。

成年组眼含泪光鼓起了掌。


前途,不可限量啊。


11

吃完饭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六个人东倒西歪地瘫在椅子上,疲惫感和倦意一上来就有了真实感,谁也不想说话。

“走吧,”于梓杰买完单回来,气得胡子都长出来一圈,“一个个的注意点形象,你们是爱豆行行好几位大爷!”

董小鬼和岳明辉比较听话,乖乖坐直了,李振超和卜凡凡一脸的死猪不怕开水烫:“这叫认命。”


而不是爱豆的陈博文吃着餐馆送的饭后甜点。

顺便发出了棉裤打呼噜一样的声音。


12

回到宾馆大家也消化得差不多,开始正式的战术讨论。

从李振洋重了的三斤半到底是李英超灵魂的重量还是冰激凌给予爱的脂肪一直讨论到人妖的胸到底什么罩杯才软硬适中,于梓杰接完秦周懿半个小时的电话再回来的时候李振洋正一边红着脸讲他昨晚在电梯里看见的韩国处男是如何心潮澎湃地领着一个非常女性的人妖回酒店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的——当然红着脸的是李英超,开黄腔的是李振洋。

于梓杰脖子上青筋立刻爆了八根,“岳明辉你队长怎么当的!这种东西能给小朋友听吗!”

岳明辉当即点头表示自己要以身作则。

……他讲了个老少咸宜的。


李振洋安慰于梓杰,“帅哥你看,重点不就是让小朋友们打消去红灯区的念头吗,吓一吓就好了嘛。”

刚说完就切成抖如筛糠的李英超模式:“帅哥我要是变gay了都是这帮——”


“……家伙害的。”

于梓杰颤抖着说完了这句话。


13

“夭寿啦!帅哥被灵超上啦!”


14

王琳凯和李英超两个灵魂全然没有一点恐惧的心情,正疯了一样到处控制宿主的双手往别人身上拍。

不出半个小时,未成年组已经成为了无法反驳的总攻——毕竟是上遍坤音男儿身的绝代双骄。


15

“我的妈!”岳明辉摸着自己的左胸,“你快来感受下一我妈这胸怀。”

岳明辉的右手随后也在众目睽睽之下摸上了自己的右侧胸肌,“哇!哥哥!你是坤音第一奶!”

真正的岳明辉在左超右鬼的围攻下终于露出了一个苦涩的微笑,“你们两个兔崽子,我对你们不好吗!”

话音刚落,岳明辉的两只胳膊立刻抱紧了自己。

“爱你爱你爱你!”

“随时都要一起!”


董岩磊躲在沙发后头一边偷窥一边挑眉,“他们……这是母亲节表白吗?”

“幼稚。”

旁边坤音衣柜摇了摇手指,道出真相。

“当然是为了挤沟。”


16

岳明辉身上拖着两个娃,浑身都闪烁着母爱的光辉。

躲到一边打游戏的卜凡:“那边那个老岳你傻逼吗?”

岳明辉正委屈,卜凡又喊上了,“呸,我说的是那边那个奶!你是傻逼吗!”


17

岳明辉用五分钟洗完了澡,把俩孩子从于梓杰身上接回来,躺床上好一通劝才把两个小崽子哄没声了。

“小鬼?小弟?”

鸡妈妈喊了几声都没人答应,这才拖着异常沉重的身躯坐起来,用脚勾开自己屋的门,在客厅游荡了一会,又去敲李振洋那屋。

岳明辉站那儿等了一会,想着李振洋可能是睡了,正打算研究一下如何用脚点烟,李振洋终于开了门。


显然这家伙打算睡了,屋里窗帘都拉上了,岳明辉有点愧疚,小心翼翼地赔了个笑脸,“那什么,我怕闹醒他俩,你帮我点根烟。”

李振洋皱着眉看了他一会。

“……洋洋?”

“没事儿,”李振洋示意他进屋,“我隐形眼镜摘了,看不清楚。”


18

“我先带个眼镜,”李振洋让岳明辉随便坐一下,“你等我一下。”

岳明辉极其乖巧地点了点头,等了一会李振洋出来了,很上道地衔着根烟点上了,用手夹着给老岳抽。

“他们睡了?”

李振洋压低了声音,像是怕吵醒他们。

“应该吧,”岳明辉想了想,“上床吵了一会,然后就没声了。”

李振洋自己吸了一口,把烟灰弹到桌上的咖啡外卖杯里,上面用马克笔写了一个Pinkray——在国外这种买东西的事情他们一直都依靠岳明辉,也不是自己真的做不来,是岳明辉太惯着他们了。

李振洋把烟顺到岳明辉嘴边,感慨了一句,“这事真魔幻。”

岳明辉以为他说的是小鬼和灵超的事,麻溜儿的吸了一口,一边吐烟雾一边点头,“确实,要是能解决的话,咱们还是回去拜拜,雍和宫挺灵的,要不然开车去潭柘寺。”

李振洋笑笑,接了他这个茬,“你说要是真换不回来了呢?”

“肯定能换回来,”岳明辉拿出一副要讲棉花和铁哪个更重的架势,“撑死就是个时间长短的问题,那大师都讲了——”

“我说万一。”李振洋轻轻打断他。

“没有万一。”

岳明辉难得很强硬地回了李振洋一句,但李振洋在岳明辉眼里看到了一丁点柔软的祈求——他不是说给李振洋听,他是怕灵超或者小鬼听到。


这是真是把自己当妈了。


“哦,要万一了也没事儿。”

李振洋很识趣地配合他撒了个谎。

“我养你呗。”


19

当李振洋半真半假,半嘲半笑地盯着一个人看的时候。

这个人离废了也就不远了。


岳明辉少受了一点苦。


他是直接废了。


20

“我觉得,”岳明辉沉吟了一下,“我身上有点麻。”

李振洋一时间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才是始作俑者,“怎么了?你觉得哪儿不对?”

“就是,像坐飞机那种失重了一下子,”岳明辉皱着眉,“难道情况加重了?”

李振洋也害怕出什么幺蛾子,“要不然你跟我睡吧,我还能看着你点。”

岳明辉刚想说不用,可是转头看见李振洋一脸认真,又是一路从天灵盖麻到脚趾缝。


果然情况又严重了一点啊。今天也很操心的队长想着。

“……那行。”


21

岳明辉一天下来被小崽子折腾得确实累了,本来还觉得自己会忧愁得睡不着,没想到沾上枕头就睡死了。

李振洋看着把两只胳膊紧紧抱在胸前睡得像个吸血鬼的队长,心想这傻X这么睡肯定做噩梦,伸手想把他胳膊给分开,岳明辉半睡半醒挣巴了一下:“没事儿,我怕压着他俩。”


李振洋一边乐一边伸手抄手机拍了一张泰国华裔吸血鬼的照片给灵超发了过去。

“你妈怕压着你俩,非得这么睡。”


灵超立刻发了二十多个哭脸,“你放弃吧洋哥,我妈对我才是真爱!”


22

其实刚过了十二点,小鬼和灵超就各自从自己身体里醒过来了,他俩还保持着消失前的姿势呆在大门口——据小鬼解释,他睡着之后就梦见一个长得很像胡巴的神仙问他觉得做大人的滋味怎么样,他跟人家贫了两句挺一般的,胡巴就让他拖着睡得像死猪一样的李英超从一个门里出去,再之后就回到了现实。

俩人醒了正打算挨家挨户报告这个好消息,还没等嚷嚷,就看见岳明辉站在李振洋门口发呆。

所以等李振洋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岳明辉站在自己门口,两个本来应该呆在岳明辉身上的家伙笑嘻嘻地站在岳明辉身后。


小鬼对他比了个“嘘”的手势,指了指手里的手机。

——这是让他一会进屋再说。


李英超做了个“fighting”的口型,还附赠一个美少年的wink。

——这是一个秘密。


23

今天下午,李振洋被岳明辉一句“我养你呗”撩到找不着北的时候,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左手搭上了右手的手腕。


“洋哥,”李英超用一副’男团是个庙,迟早要内销’的语气开了口,“如果你没有心脏病的话。”

“你最好解释一下你这个心跳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


不就是那么一回事。


24

岳明辉确实做了个噩梦。


他梦见秦周懿被卜凡魂穿,他们家美女老板长了满脸络腮胡子,一脸憨厚地对他抱拳,“哥哥,咱们吃鸡去罢!”

这玩意换谁谁都得醒。


他一醒过来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种梦了,因为卜凡正在外面说话,还夹杂着小鬼的声音。

我日你妈个卜——

等等……小鬼?


25

岳明辉在准备冲出门去的一瞬间,感觉有个东西拦了他一下。

然后岳明辉身体僵直在了三十度的仰角上,愣愣地看着自己肚子上搭着的那条肌肉线条俊美的手臂。


犹豫了半秒之后,岳明辉弱弱地,慢慢地,重新躺了回去。


他好像听见小鬼在外面安慰卜凡,“不急,哥哥累一天了,你让他好好休息。”

他好像也听见卜凡带着疑惑地骂了小鬼一句“神经病。”


他好像听见自己如擂鼓的心跳。

他好像也听见有另外一重心跳,渐渐加快了速度——

与他的合二为一。


26

“小于我们回去做一次体检吧?”

“干嘛?”

“我觉得我和洋洋心脏都有点毛病。”



THE-END


评论(12)
热度(269)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