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Gluttony【翠翠生贺】

无内容清水向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因为我现在饿的要发疯了

家里啥都没有我居然写这种东西

翠翠翠翠翠翠么么哒

迟到的生日快乐~

————

Shaw正凝视着玻璃后面那个厨师,那女人表情平静的切着芝士,刀刃平缓的划过芝士块,被片下来的芝士微微打起了卷。

正方形、嫩黄的芝士片以一种难得清爽的姿态被放在料理台上,似乎处于融化与被融化的临界点,Shaw觉得很有可能下一秒这片漂亮的芝士就会被高温融化掉。

她忽然觉得饿了。

 

然后是黄油。

对方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按着那块冻黄油,Shaw体会的到那种冰冷同时柔软的触感,而那女人拿起了一把小点的陶瓷刀,窸窸窣窣的从上面刮下一些黄油碎来。

她把黄油丢在一边,转身从冰箱里拿出肉排。

这么做的时候,她耳后一缕头发从帽子的缝隙中顽皮的掉了下来,这让她不得不停下来将那绺头发重新别好。

黄油要化了。

Shaw贪婪的看着厨房里的动态。

 

肉排呈现一种微妙的红色,肉末被冷气紧紧的聚合在一起,所以被扔到料理台上的时候还在微微颤抖。

美妙的韵律。

现在厨师的武器换成了小锤子,她用牛排锤敲打了几下——只是为了确保里面没有冻住而已。

她将牛排锤和那些刀具收到一处,打开了火,放进黄油,她看着黄油融化坍缩成浓稠的液体,然后将肉排放进了锅里。

刺刺拉拉。刺刺拉拉。

肉排和黄油像是一见钟情的情侣,他们分享着火花,然后紧密的拥抱在一起,黄油使劲钻进肉排所有的缝隙,女人漂亮的将肉排翻了个身,牛肉中的水分在高温下迅速的消失,肉末开始越发紧缩在一起,上面沁出光亮的油花来。

刺刺拉拉。刺刺拉拉。

然后这爱情的火焰即将熄灭了,在黄油催化出牛肉末中隐含着的胡椒与酱汁的味道之后——他们天雷地火般的爆发出一种猛烈的气息,然后逐渐式微,最终只是散发出一点点的热气。

 

生菜和酸黄瓜中Shaw没有什么偏爱的,她也许更喜欢橄榄——哦,不,别放西红柿。

但女人听不到Shaw心中所盼望的东西,她将翠绿的植物撕成合适的大小,然后用厨房纸吸掉菜叶上多余的水分,它们看起来没有那么可口了,但它们会成为美好的配菜。

Shaw沿着菜叶的脉络瞥到女人的手指,它们灵巧的抚弄着仍然鲜活的菜叶,这让她感觉到口渴。

她想着一瓶可乐。

 

女人从罐头里掏出几片酸黄瓜,黄瓜绿的吓人,Shaw隐约闻到刺激的酸味,然后女人就盖上了罐头。

现在轮到洋葱和西红柿了,她飞快的切下薄薄的一片洋葱,紫色和白色有规律的交叠,但她喜欢破坏一切的规则,她将那片几乎透明的洋葱细致的切成碎末,每一粒洋葱碎都饱满的散发出辛香的辣味。

而两片因为柔软而切的太厚的西红柿显然让女人也觉得不满意,她任性的拿起那两片番茄放进嘴里,红色的液体沾染了她的嘴唇,但她对此仿佛忽然不觉。

也许。西红柿没有那么难吃。

只是也许。

 

最后她拿出汉堡坯子来,劲道的,同时水分十足的白面包有细小的蜂窝,但随即那些发酵的缝隙就被肉汁填满了,她将肉排放在上面,黑椒的,沙茶的,黄油的,还有肉本身的香味将微甜面包口味的空白填满了。

接下来是那片芝士,Shaw所盼望的那件事终于发生了,在它接触到肉排的瞬间,它就温暖的融化了,最后变成一层稀薄的奶味薄膜,覆盖在肉末与肉末的沟壑里,所有的味道在空气中美妙的融合,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暖意。

然后是酸黄瓜和洋葱,他们巧妙的嵌在柔软的奶酪当中,这让Shaw不合时宜的想起柔软的床,那些刺鼻的辣味和酸味从奶酪覆盖不到的地方紧紧的渗透进肉排里去,Shaw觉得那些肉排一定和自己一样打了个激灵。

生菜被盖在上面,它竟然仍旧是纯正的绿色,但显然少了一分灵动的水气,替代它们的是番茄酱和黄芥末,女人一手拿着一个瓶子,在绿色的画布上涂鸦,它们层层叠叠的覆盖,却红与黄的那么分明。

最后她盖上了面包。

Shaw呆在那儿,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饥饿感猛然袭来。

 

女人把汉堡放进盘子里,利落的用黑椒酱汁和生菜点缀了一下,然后把盘子交给了Shaw。

女人和Shaw有短暂的对视,她的眼睛像被洋葱刺激出了一层薄薄的水汽,Shaw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手里的汉堡,最终转身,将盘子端到客人的桌上。

她说不出来请慢用这三个字。

一种莫可名状的东西哽住了她的喉咙。

 

她坐在收银台前静静的等待着。

厨房里又冒出了新的香味,一点点咖喱,一点点罗勒叶,一点点肉香。

Shaw决定不再去想咖喱土豆浓汤滑嫩的口感。

 

“开始了。”

十五分钟之后,Shaw的耳机里传来了这样的声音——一公里之外的Reese正在盯着那位刚刚食用过汉堡的顾客。

接下来Reese会装成好市民把那个正在上吐下泻的号码送进医院,而这些——都和Shaw无关,她得在这段时间里去找到那位号码隐藏的秘密。

Shaw敲了敲厨房的玻璃,“我们得撤了。”

Root耸了耸肩膀,“没必要那么急。”

 

Shaw在心里狠狠的翻了个白眼,但目前她必须得把专注在面前肉汤上的黑客抓走。

开口要求她做东西吃也未免太丢脸了点。

“快点……”

Shaw有气无力的看着锅里的土豆块被高温分解成圆滑的形状,上面包裹着一层气味浓郁的咖喱汤,即使胡萝卜也不能打消Shaw对它的喜欢。

“好吧。”Root第一次这么听话的解下了围裙。

咕嘟咕嘟。

咕嘟咕嘟。

 

“不过我刚才还烤了覆盆子派,”Root临走前从烤箱里拿出一个形状和气味都完美的派,Shaw发誓她看到酥皮在拿出来的一瞬间还在翕动,“要不要尝尝看?”

Shaw哼了一声。

“……到时候再说。”


咕嘟咕嘟。

咕嘟咕嘟。

 

THE-END


评论(50)
热度(144)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Ri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