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归人(一)

作大死开长篇

食用前预警:肖根

哈利波特中魔法世界的设定

不会出现哈利波特中的人物推动剧情但有可能调侃

想不到了下次再说

上来就炖肉请做好准备。

kiri生日快乐。

——

Root在清晨的阳光里微笑,厚重的榉木书桌似乎都被阳光照射出某种古老的香气,瓷杯就在手边的固定位置放好,砂糖撒了几粒到桌子上,这看起来是个再美好不过的早上。

如果对面那个女人不是快要失血过多而亡的模样的话。

 

Root正试图用羽毛笔的笔尖碾压那些砂糖粒,似乎想用墨水将这些糖融化掉,她看起来无比的耐心,和对面那个女人空洞的表情形成了深刻的对比。

“你说加了糖,今天写的话会不会格外甜蜜呢?”

Root像是突然对自己正在干的这件事儿失去了兴致,将所有的耐心和好奇都转移到那个被当成空气很久的女人身上,那女人听到了Root的话,但仍然一张平平淡淡的脸,似乎她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可没有人能比她更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儿了,她的手臂上全部都是未处理过的伤口,血液干涸的缠绕了她满手——拜Root那根羽毛笔所赐。

“看起来你准备好了。”Root对女人的反应看起来并不满意,她有些孩子气的将那种不快的情绪写在脸上,看起来像没得到圣诞节礼物的反应。

但Root是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她要得到礼物,她要得到糖果,她也要得到这个女人的秘密。

“不过在今天开始之前,”Root带着一个单纯又明朗的微笑跪在了女人的膝前,左手用魔杖的尖端划过女人那条骇人的手臂,“我们得把这儿处理一下,你说好不好?”

 

魔杖划过一道道伤口,但女人并没有察觉和平常一样的疼痛,相反的,疼痛正在迅速的减轻,冰凉的触感包裹了所有的伤口,女人没有低头看,但她知道那些伤口正在快速的愈合,同时伴随着肌肤重生带来的痒痛感。

她的手臂很快恢复如初,只剩下一点点淡淡的红痕——‘我无法守住秘密’。

更加出乎意料的是Root似乎没打算开始新的进攻,她反而十分自然又亲昵的搭上了女人的膝盖,连笑容都换成了更加明媚的版本,似乎她们真的要来一场女孩儿之间的小谈话,反正那不是一个逼供者该有的表情。

但女人仍旧不动声色,内心却比之前更加戒备,她太知道Root是个什么货色——她根本就不是东西,她是个恶魔是个混账,她一想到她就觉得头疼。

真的头疼。

而始作俑者仍旧在微笑。

 

“好吧,我们来聊聊正事”Root收起那张令女人憎恶的嘴脸,“Miss……Shaw。”

被称作Shaw的女人终于有了一点儿反应,而这反应足够让Root高兴起来了,“你看,并不是你不说,我就对你一无所知。”

Shaw张了张嘴,但什么也没说。

“是的,我知道你很好奇,”Root趾高气扬的挥了挥魔杖,Shaw很快就从那个平庸的妇人变成了原本的模样,“但是现在是我在审问你。”

Root的无声咒使用的出神入化,而Shaw……她连魔杖都不知道丢到哪儿去了。

“不管怎样还是要欢迎你,”Root做了一个完美的行礼,“大名鼎鼎的……铁三角之一。”

Shaw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

 

Root对于Shaw竭力保持的冷静态度并不惊讶,她在过去的几天里尝试了各种魔法的非魔法的逼供方式,但一无所获——如果不是前仆后继要来解救她的人数远远超过他们的预期的话,她也无法推断出她的真实信息。

不过Root即使自负也从不为聪明而自负,她拥有的远远不只是她的头脑,她更喜欢听他们叫她那个漂亮的毒女孩。

对于Shaw这种出了名的女战士,一个聪明的头脑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此时此刻她唯一感谢的是自己拥有心狠手辣的品质,以至于现在她能够知道这场逼供游戏该怎么继续下去。

“我知道你大脑封闭术的成绩优秀的过分,”Root露出一副无辜又俏皮的神情,“但我喜欢挑战。”

她像个小女孩那样甜蜜又纯洁的望着Shaw,但她正在做的绝对不是小孩子该做的事情。

Root冰凉的手伸进了Shaw黑色背心的下摆里,Shaw被魔咒锁住了全身,她觉得那感觉冰凉又痒的可怕,可她不能动也不敢出声。

Shaw已经察觉到了,因为在她面前的女人毫不隐瞒她手法中的调情色彩,这让她感到头痛欲裂,可她对此无能为力。

而Root死死的盯着她,用同一张暧昧又风情万种的笑脸。

“你真性感。”她直起了身子,勾着Shaw的下巴吻了上去。

 

“你看,亲爱的,”她从她的唇舌间抽离,用鼻尖抵着她的眉头,“我从来没做过这件事,如果弄痛你我会不好意思。”

她的声音听起来真挚极了,如同她真的是世界上最温柔的情人一样,但Shaw只觉得糟糕,这是她人生中最腌臜最黑暗的一天,毫无疑问的。

Root仍然在继续她的挑逗,她在Shaw的喉逗留了好一会,直到她听见Shaw呼吸变得粗重。

她故意盯着Shaw的脸看了一会,Shaw闭上了眼睛不愿和她对视,但这给了Root一个新的有趣的方式,她隔着衣服舔舐着Shaw的乳头,几乎是卓有成效的,她听见Shaw嗓子里的闷哼。

不过如此。Root笑起来。

摄神取念——

 

Root的意识迅速的消失在一团漩涡之中,当她落到地上,她发现这是一间教室。

霍格沃茨。她立刻反应到自己进错了回忆。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Root一眼就发现了年轻的,甚至有点稚嫩的Shaw——这是Shaw最不想被人看见的记忆,那肯定有它的价值所在。

魔法史课程向来令人昏昏欲睡,Root发现自己从没对这段历史有什么深刻的印象,但记忆中魔法史老师的声音更具有催眠的效用,她努力的听了一会就放弃了这个做法。

——她是有能力改写魔法史的人,所以这没什么所谓。

Shaw显然也不是个多好的学生,就Root了解到的关于这位优秀奥罗的资料,她的文科差的一塌糊涂,但魔咒、变形和黑魔法上造诣过人,现在Root了解了原因——Shaw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但此刻Shaw甜美的午觉被人打扰了,有人从旁边飞来一只漂亮的、栩栩如生的纸鹤,显然扔过来的家伙是个热爱完美又聪明的家伙。

那只纸鹤对着Shaw的头皮狠狠的啄了一口,Shaw一瞬间坐直了起来,挡在面前的书噼里啪啦的掉在地上,Shaw没能及时把它抓住的样子十分狼狈。

Root忍不住要笑出声来。

这声巨响让半个班的人朝她看了过来,包括教授,但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消解在教室昏昏欲睡的气氛之中,Shaw气哼哼的打开了那只纸鹤,Root凑到旁边去,只看到一片空白。

但Shaw显然看到了某些东西,她的表情有微妙的变化,Root觉得这表情没来由的熟悉——而很快她想起来,那是某种感情变化的前兆。

赚了。Root勾了一边的嘴角。

Shaw开始在纸上写东西,但事实上Root只看到没有墨水的羽毛笔在纸上飞快的来回窜动,Shaw字写的很快,她甚至不能从笔尖的运动中辨别出她写的是什么。

Root感到有些焦虑,这是不应该出现的错误,而身在记忆中的她并不能试图扭转什么。

Shaw很快的将纸鹤叠好,然后对着一个方向扔了过去,Root把视线跟着纸鹤移动了过去,但那只纸鹤突然凭空消失在了空气中,而正对着那个方向的斯莱特林的桌子上,有一个座位空空荡荡。

……有意思。

她来不及想到更多,就被巨大的力量从教室中抛了出去。

TBC

 


评论(23)
热度(289)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