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归人(二)

啊趁着有动力赶紧多写写。

谢谢大家鼓励。

请看完文之后评论“八耻你太帅啦”“八耻我要给你生猴砸”“八耻是美貌的化身”“耻耻我老爱你撩”“耻耻么么哒”

对文本身有想法的话憋着

今天OOC预警 你们猜OOC的是谁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

*

“为什么!”Finch从壁炉中钻了出来,毫无风度的对着傲罗指挥部的部长发了脾气。

这大概也是Elias第一次看到这个儒雅的拉文克劳先生发这么大的火。

“你问什么?”Elias召唤来他的茶具,悠然的给Finch到了一杯茶,“慢慢说,别那么着急。”

“你问我问什么?”Finch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但很快又跳了起来,“你怎么能把Shaw丢给他们?”

Elias推了推眼镜,指挥着茶杯飞到Finch面前的茶几上,“我并不是把Shaw丢给他们,我是丢给Root。”

现在轮到Finch不说话了。

“我正在弥补你当年的错误,老伙计,”Elias带上了一种近乎优越的的笑容,“我理解你的心情,作为校长可以妇人之仁,但在魔法部,这是行不通的。”

*

Root被漩涡拖曳进另外一个场景,仍然是霍格沃茨,但这一次是在礼堂。

Harold Finch正在致辞,这是这位院长成为霍格沃茨校长的第一天,他向来不以幽默风趣打动人,但他的演讲胜在感情真挚,不过Root可以百分百确定底下雷鸣般的掌声仅仅是为了最后那句开饭——今晚的欢呼和喜悦只会属于拉文克劳。

Root在格兰芬多的桌子上找到了她亲爱的俘虏小姐,她推测了一下时间线,此刻应该是Shaw成为七年级生的第一天。

记忆中的声音并不大清楚,Shaw的注意力显然没放在别人的交谈上面,Root注意到她不同寻常的沉默,在热切的气氛中显得格格不入。

女孩们应该在讨论感情,而男孩们在讨论暑假的魁地奇,每个人的表情都看起来像是对新学期抱有憧憬,Root很好奇作为新晋校长养女的Shaw还在期盼些什么——但起码显然不是眼前的约克夏布丁。

入学晚宴结束之后Root跟着Shaw离开了礼堂,Shaw像耍弄蝴蝶刀一样玩着自己的魔杖,这让Root有点嫉妒——她从来就不会玩这些东西,连转笔都转不好,她跟在Shaw后面偷偷自己试了试,但魔杖迅速的从她手里逃走——掉了下去。

Root本以为她要去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但Shaw径直来到了西塔的屋顶,Root远远就闻到猫头鹰棚屋的鸟类气味,这让她感到十分不适,她天生对动物有厌恶感,如同动物也尽量对她敬而远之一样。

但Shaw显然不会在意这件事,Root无奈的跟着她走进了那里,里面只有两三个人在,Root巡视了一圈,没有发现斯莱特林的男孩。

那么就是来寄情书的。Root笃定的想着,看着Shaw掏出一封信绑在一只公共猫头鹰腿上。

一只银灰色的猫头鹰突然从远处飞过来落在Shaw的肩膀上,对着Shaw正在寄信的手啄了一下,看起来这只才是Shaw自己的猫头鹰,显然这小家伙在吃醋。

Shaw似乎被这一下给打乱了节奏,她把那封信解了下来又重新装进了兜里,这让Root大感失望,不过Root知道这段记忆绝对不会到此结束,否则——看起来毫无意义。

事实上Shaw已经准备离开房间了,Root跟随着Shaw往前走,但Shaw突然停了下来。

Shaw后退了两步低下了头看向别处,然后绕开了刚才那条路线,Root感觉有些奇怪,但接下来她看到Shaw的胳膊向后抬起——显然,是被什么东西抓住了手。

又是那位看不见的斯莱特林先生。Root叹口气,她必须得弄明白Shaw对自己的记忆做了什么手脚,能够如此谨小慎微的保护她的……爱人。

现在她可以确定这个人不是和她最亲近的Reese或者Fusco,因为这是个斯莱特林并且和Shaw在同一个年级——不过她有霍格沃茨的校鉴,找到一个消失的人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她思考的时候情形开始往诡谲的方向走去,Root从Shaw的行为中推断出来她现在正在和斯莱特林先生推搡,而Shaw掐住了他的脖子。Root不得不将之命名为年轻人的情趣——起码从Shaw的手指握住的形状来看,这位斯莱特林先生应该很疼,疼到她都感同身受的觉得呼吸不畅。

他们现在开始无声的争吵了,Shaw在说话,但她咬牙切齿的,根本看不出来在说些什么——bastard这个词倒是能看的出来,因为她重复了太多次。

Root环顾了一下周围,那几个刚才还在的学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不见了,只有一屋子的猫头鹰和Root一起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场角力。

假如猫头鹰的记忆也能被提取就好了。Root悻悻的想。

这个时候有人从外面进来,用怪异的眼光看了看Shaw,Shaw这才忿忿不平的松开了手,头也不回的向门口走去。

紧接着那股力量再次将Root向上抛去,她在消失之前提醒自己下次一定在对一个大脑封闭术天才使用魔法之前准备好缓和药剂。

她的心脏剧烈的在胸腔鼓噪起来,发出震耳欲聋的空洞回响。

*

短暂的失衡过后Root跌落在坚硬的泥土上,但却没有痛感。

Shaw在她身边不到五米的地方,正朝她这个方向走来,Root转身向后看去,却正好对上一双金黄的眼瞳。

Root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尖叫,手脚不听使唤的向后挪动了几步,这才发现那是一只鹰头马身有翼兽的眼睛。

这只雪白的小怪物当然意识不到Root的存在,但它优雅往前踱步的样子似乎正在嘲笑Root刚才的失态。

明天要去趟——Root恨恨的环顾了一圈四周的景色——禁林,如果这个家伙还活着就把它宰了。Root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对着那只鹰头马身有翼兽的屁股狠狠的踢了一脚——不过除了让穿着高跟鞋的自己摔了个踉跄以外,似乎什么效果都没有达到。

“嘿,Alva,”Shaw跑快了几步迎向那只雪白的小家伙,脸上露出一个微笑,“我来了。”

Root在那愣了几秒,她意识到这是她第一次看到Shaw在微笑,也是第一次听到Shaw开口说话,这两者都让Root感到惊喜——她之前还以为她真的是被魔药腐蚀了面部神经的病人。

至于声音……

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听到她的叫声了。

TBC

注:Alva 拉丁文 白种人


评论(47)
热度(142)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阿吏夫海洋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菜门奥义·八耻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