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Drama.(试读)

作大死开长篇。

侦探达人版肖根。

没别的。

好久不见各位,甚是想念。

——

“所以,”耳机里Finch的声音听起来惶然失措,“我们的号码遇上了什么问题?”

“所有都对,”Root对着地上的尸体耸了耸肩膀,“行踪诡秘,精神失常,重病的体检报告以及突然买的毒药,除了——”

“除了什么?”

“除了……他要谋杀的对象。”

 

Root关了耳机走到尸体面前,蹲在Shaw旁边,“剩下的交给警察处理,这儿没我们什么事儿了。”

但Shaw不为所动,她蹲在那,盯着那具尸体——Root承认这个精神失常的杀马特卸了浓妆还是挺好看的,但Shaw应该还不至于对一具尸体产生什么兴趣。

“哦哦哦,等等,”Root撩了一下挡住眼睛的头发,“你该不会真的打算按他说的去做……”

“毕竟我们不是慈善团体”几个字尚未出口就被Shaw打断了,“是的。”

Shaw伸出手阖上了他的双眼和张着的嘴,显然服毒自尽的死者并没有考虑到他最终可怖的死相,但无论如何这对于Shaw来说过于温柔了。

“等会再叫Fusco过来,”Shaw站起身来走向那个被布置成为祭坛的书桌,“给我点时间找到线索,如果你不想加入……”

“我可以将这视为一种邀请?”Root在这个黑色的屋子里露出了一点略显刺眼的笑容,尤其比对地上那具尸体来说。

“……随你。”

“听起来也挺有意思,”小黑客掏出了手机,“不过我能问一下为什么?”

正在搜查的特工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No.

 

从那个看起来像是邪教的祭坛中掏出一把钥匙付出的代价是沾了满手的灰烬——看样子这个叫做Hotch的年轻人十分虔诚,但Shaw和Root都无法分辨出这是哪位邪神的祭坛,网络也没能给出任何准确的答案。

“哦好了,”Root挑了挑眉,“恭喜你获得了一把钥匙,一把适用于看起来任何地方的钥匙。”

“闭嘴吧。”Shaw不理会Root的嘲讽,伸手将右手上的灰尘尽数抹在了Root的新夹克上。

“如果你能让我穿你新买的那两件衣服我就原谅你,或者告诉我你一定要干这事儿的原因。”

“显然,”前特工小姐将目光再度转向地上的死者,又看向了Root,“这两者都不可能发生。”

Root微微的嘟了嘴,“这可不乖。”

“你会因为这个跟我生气?”Shaw突如其来的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Root显然有点手足无措,“哦,我想,应该不会。”

Shaw立刻收敛了那个笑容。

“那不就完了。”

 

CH.1 黑与红的孩子

了解Hotch拥有哪些锁比了解这把钥匙能解开哪些锁要快捷的多,对于可以找出祖宗八辈下葬时穿的内裤品牌的TM来说,显然这并不算什么难事。

TM:我并不能……

 

无论如何现在她们需要去核实的锁头数量少了许多,当Root得意洋洋的把那份List丢给Shaw以期获得一些奖励或者鼓励的时候,Shaw居然也没有吝啬自己的笑容——即使不是对着Root。

Root纵然有好奇心也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毕竟这次她手上沾染的不是煤灰而是番茄酱和蛋黄酱,“之后什么打算?”

“挨个试试看。”

Shaw用纸巾擦了擦手,伸手去够车钥匙。

 

两个人都将城郊的仓库作为了第一选择,在关注到这个号码的时候她们就知道他拥有这个小仓库,但还没来得及查看。

Root在车上多般推测这个仓库里到底有些什么,内容几乎涵盖了所有她关于正常人类的词汇量,Shaw难得体谅了一下Root迎合她的心情——不过似乎在这个案件中她总是宽容得像Finch。

幸运的是她们一发入魂找对了位置,Shaw拉开了铁门,而Root放下了举起的枪。

这里空无一人。

 

事实上除了角落里和Hotch家如出一辙的祭坛这里看起来就是个普通的公寓,每有客厅、两个卧室、厨房和卫生间,但并没有实体的墙面,Hotch用一些砖头墁起来替代它们。

“没有多余的砖头,”Root在各个“房间”转了一圈之后得出结论,“这里已经完工了。”

“如果他没有完工就不会决定自杀,”Shaw略带嘲讽,“这不是发生意外停止的程序。”

Root并不在意Shaw对她不通人情的指责,随手拿起了一个桌子上的相框,“这算什么?八十年代复古Party场地?”

相框中是一家三口的合照,但Root并不能分辨出那个孩子是不是Hotch,她对于Hotch卸妆之后的样子毫无概念,唯一见的一面是在他服毒自杀之后——扭曲的程度可想而知。

Shaw从卧室踱到Root身边,看了一眼Root手里的照片,“那不是Hotch。”

“那这是什么?”Root在仓库中环顾了一圈,“布置一个八十年代邪教家庭的房子?他曾经住在这儿过?”

Root的声音在仓库中荡起了回声,Shaw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Root,似乎好奇她为什么不问她是怎么分辨出来照片的事情,不过她也没打算解释。

“我不知道。”

Shaw关掉手电筒,现在仓库里只剩下天窗投射进的一点天光。

“我觉得他没完成,”Root继续检查着这栋房子的每个角落,“或者他根本就……”

她突然哑然,Shaw转过去看向她,她正伫立在书桌拉开的抽屉前。

“怎么了?”

“没事,”Root关上了抽屉,“我只是觉得这个房间整体来说不太对劲。”

Shaw并不相信她,走到书桌前拉开了抽屉,里面只有几本书,最上面的一本是《献给阿尔吉侬的花束》,底下还有《二十四个比利》和《第五位莎莉》,Shaw仔细翻看了一下作者,“看起来是丹尼尔·凯斯的忠实粉丝。”

她知道最上面那本书对于旁边那个女人的意义,但她决定不要节外生枝,这是一个无心的巧合,没什么必要深究。

“哪里不对劲?”

“头重脚轻,”Root拿起电话端详了一阵又放了回去,“好像设计了一大段的程序只是为了计算1+1=2,看起来你这位死人朋友并不怎么细心。”

Shaw闷哼了一声,没有对死人朋友这个称谓有什么异议,“继续。”

“装饰性的东西太多,一切指向80年代,但实用性的东西太少,除了这间卧室和那个祭坛,其他地方他都没认真装饰过,比如整个房间只有这一根笔,”Root指了指书桌上的铅笔,“但没有橡皮和其他文具。”

Shaw立刻将注意力回到那张书桌上,“如果有铅笔他一定写了什么。”

“也许是一本日记,”Root指了指桌上那个很明显的浮灰空白,“他故意拿走的。”

Shaw看到了Root所指的那一块地方,看起来非常不自然的有一块空白,“灰是他故意撒的。”

她闻到了香灰的味道,那不是自然累积的浮灰。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也许他乐意,”Shaw把头转向那个祭坛,“那边你看过了吗?”

两个人走到祭坛那儿,这个祭坛布置得和Hotch家一模一样,除了更陈旧一些,但Shaw注意到那些陈旧的痕迹全部是做出来的,用高锰酸钾和茶叶一类的做旧方式。

“结果出来了,”Root靠在祭坛旁边对着Shaw摆了摆手机,“那张合照是网上找的,至少有十几家网站上用了这张照片。”

“那没什么用,”Shaw言简意赅的吐槽,把手从那个香炉中拿了出来,“顺便提醒你最好停止寻找死者和我之间的关系,这也不是你可以黑我社交账号上所有给我发来私信或给我留言的人的账户然后发出他们丁丁尺寸的理由。”

被吐槽的那个人显然没有觉得这事儿做的哪里不妥,“你居然还在关注我的日常生活,Oh,Sameen,这真是太令人感动了。”

回答她的依旧是一手的香灰。

Root一脸温柔的凝视着Shaw,“你就不能换个方式掩饰你的害羞吗?”

前特工小姐当机立断的拔出了枪,面带微笑的看着Root,然后对着她两腿之间的地上开了一枪。

“像这样?”

 

Shaw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了出去,Root站在原地做了个深呼吸——

额~妹子嘤~



评论(6)
热度(102)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