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婚礼

Fusco视角小短篇

大家想我了啵?

——

-1-

从墨西哥飞到纽约的路程我一直在睡,但却感觉疲倦的要命,身后的孩子一直在踢我的椅背,但我的警徽在这时候应该不会有什么作用。

到了纽约我打了辆出租回家,我想起Shaw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常常冒充自己是PD或者FBI要求临时征用的野蛮样子,我觉得那感觉一定很爽,但我从没试过。

到了家我洗了个澡订了闹钟就睡了,一个月前的垃圾还在墙角摆着,所幸并没我想象中蟑螂横行的样子,一个中年单身男人的生活不过四个字,得过且过。

醒来时觉得精神好了很多,我洗完澡在衣柜里翻到一件皱巴巴的衬衫,时间其实允许我将它熨平,但最终以找不到熨斗告终。

我的西装还是多年以前一次任务中买的,那号码告诉我一身好西装能给姑娘们一个好印象,但那身西装的运气总有用完的时候——我坚决不相信是因为我再度长胖二十磅的缘故。

我努力把自己塞进衣服里,而一想到我要窝囊的撑完整场婚礼,不禁觉得悲从中来。

但愿有我喜欢的小甜饼。

 

-2-

到了会场时我被困扰于后脖颈子上衣领的潮湿,我的头发没有全吹干,水顺着滴答了进去,现在难受的厉害。

接着一阵狂风吹来叫我迷了眼睛,我流着眼泪的样子看起来一定忧郁又迷人,如果不是Root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话,我大概会找个角落坐下来等待一位天使的安慰。

但今天不行,Shaw的婚礼上,比我更有资格哭的就是Root。

……谁他妈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她面前嘤嘤嘤。

 

-3-

我坐到Tao的身边,趁着他低头看手机的时候将他盘子里取来的小甜饼吃了,他白我一眼,继续鼓捣他的手机,似乎是在炒股。

我心里预言他不是干这行的料,果不其然半晌过后他就暴躁的收了手机,他问我墨西哥怎么样,我说这一切还在保密时间内,我们有些无话可聊,只好说起旧日的玩笑。

我们都绝口不提这场莫名其妙的婚礼,好像这样就能让我们感到快活点似的,但总有人逃不过去——比如我的老搭档。

Reese正躲在一个角落撑着头发呆,天知道他有多抑郁——直到现在他都不清楚要给谁做伴郎。

我吸了吸鼻子。

纽约的冬天真是讨厌。

 

-4-

Root还坐在那,我深深的叹口气——以后日子绝对他妈太平不了,我拿Carter发誓。

我想起老早的从前,她和Shaw的那些日子,总觉得一切都过得太快,一转眼就全他妈变了模样。

三年前她五分钟不挑事都觉得新鲜,如今也能在那装名媛淑女了,我们都在不停的往前,就剩下Carter永远年轻,有点可笑有点矫情,又有那么点想哭。

我独自开了一瓶酒。

敬故人。敬故事。

 

-5-

故事里的人总得走到结局,于是开头多精彩都容易让人忘却。

那个故事里的Root和Shaw都不是此时的面貌,她俩天雷地火,结果雷劈了别人火烧了池鱼,现在想来和看电影似的,一颦一笑都假的很了。

到底——到底我们被那个叫时间的东西打败了多少?我仔细读着桌上每个名签,Carter的座位后面空着,The Machine后面放着一台手机——这帮孙子还真他妈的有创意——但我突然想到TM大约是唯一能够不畏惧时间的家伙了。

这样一想便觉得伤感,也许喝多了酒,我满脑子都有点悲情的调调,今天参加婚礼的大多数人都不惧怕死亡,可是——永生呢?

TM会看着我们每个人相爱分离生病死去,它一个机器未必有眼泪,可没了我们,是不是也会觉得有点孤独?

再这样下去,在婚礼开场之前我就要把自己灌醉了。

 

-6-

Root不见了。

然后新人的休息室里传来了枪响。

 

-7-

没人抬一下眼皮关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我们所有人都顺理成章。

我只是很想吃小甜饼,好让我的胃能舒服点。

 

-8-

谁也搞不清楚她俩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

我吃着小甜饼努力回忆,但死也想不起一个时间截点。

在一起之前她们成天打架斗殴当调情,在一起之后她们调情的时候喜欢打架斗殴,我看不出这之间有什么分别,多数时候我都抱着小熊躲在一边,盼着Shaw能看在Bear的面上放过我们这一马。

哎,人和人果然生来不同。╮(╯▽╰)╭

 

-9-

Zoe打着呵欠坐到Reese身边,我早看出他俩有点猫腻,但后来Reese就和别的姑娘跑了,我没问过结局,但看如今状况似乎也是没成。

塔罗都能算错的命运,哪有万无一失的钟情。

Harold带着狗从外面进来,抖落一身的冷风,我说今年这风也讨厌,总在不该刮的时候瞎呼呼。

我同Bear玩了一会,要喂它吃的的时候被Harold制止了,那老兔子推了推眼镜说今天已经喂过狗粮。

……吃个加餐又不会死。

“它已经不年轻了,我们平常都很注意它的饮食。”

他言语里没有半分诘责我的意思,却叫我差一点落了泪。

 

-10-

该在的还都在。

倒也挺好。

 

-11-

眼看时间逼近十一点,Zoe和Reese进了休息室,开门的时候听见里面听令哐啷一阵响,隔壁桌有个小姑娘好奇往里看了瞥了一眼,我上去逗她,“看见里面有人死了吗?”

她白我一眼,敲了三下桌子。

……就这婚礼,不死个把人我都觉得瘆的慌。

 

-12-

一会Zoe从里面跑出来了,我抱着狗冲她乐,“婚结不成了?”

Zoe白我一眼,让Harold起身准备,自己去拿了化妆的东西,又跑进去了。

我打了个呵欠。

真无聊。

 

-13-

“你输了,别赖账。”

Reese给我发来一条消息,附带一张照片是Shaw穿上了西装,打了八层粉底眼眶还青的要命,看样子刚才俩人的确为了这事挺拼命,想想一会Root的婚纱上要是见了血也不会让我感到吃惊。

……真不了解这帮同性恋,攻受有这么重要?谁干谁不是一个爽。

不过我倒没像他预想那样赖账,只是给旁边的Tao看了看手机,丫赌Shaw和Root都穿婚纱,输了我500块,我给Reese200块,算下来还有300的进账。

机智如我。

我就着Tao绿了的脸愉快的咽下最后一口酒。

然后,婚礼开场。

 

THE-END

 


评论(31)
热度(256)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Instance Zones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存档
  3. Ri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