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FAKE(三)

你们都不懂我LOVE THE FEED的梗。

心好累。

没爱了。

鼓励我徒弟弟。师父父爱你。 @秋乙一 

PS:白嫖的人没有性生活。

——


41

浑浑噩噩过了一夜,醒来时觉得筋疲力竭,Sarah听见自己的手机还声嘶力竭的吼着BABY~BABY~,一时不觉悲从中来。

踉跄着挪出车厢,Harold趴在桌上休息,Sarah起床这么大响动也没惊扰到他,Reese乱糟糟的坐在桌子前吃着看上去已经不那么新鲜的三明治,怏怏的和她打了个招呼。

怎么说到底不是真·二轴,演了这么久多多少少对剧中人有些感情,Sarah其实不太能接受这种事情从假的变成真的,在这种连呼吸都能感觉到轻微的不顺畅的环境里,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眼浅。

 

42

……他妈的这篇文突然这么正经肯定有诈。

 

43

于是Reese抬头问道Root今天有没有和你联系。

Sarah:……

看样子她是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叫做八耻的脑洞说劈就劈。

 

44

得到否定答复之后Reese皱起了眉头——事实上你也不能说他之前有多舒展。

Sarah一边假装I don’t even care一边摸出手机查看起记录来,上一次Root和Shaw联系还是昨天上午。

而TM此刻突然吐出了将近10个新的号码。

 

45

Sarah记得其中一个号码的最后四位和自己生日相同的数字曾作为彩蛋出现在Amy的某张道具假驾照中。

随后她发现JC的生日,ME的生日,甚至AA本人和KC的生日。

所以她唯一能推导出的结论是什么呢?

 

46

她剧里的死鬼~要变成真·死鬼了。

 

47

再醒来时已是下午时分,Sarah记得自己想去厨房拿杯冰水镇定一下,打开冰箱却发现了一冰箱的重型机枪,接着她就——

哦Reese欧巴你相信我我真的只是想吃点C-4冷静冷静。

 

48

坐起来Sarah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真正的,柔软的,还带着Fusco体汗味儿的床上。

这是……穿回来了?

我戳~

好吧显然大腿上的伤口可不是这么说的。

 

49

Sarah回忆了好一阵儿才想起来这应该是某个安全屋——她见过几张美术设计的手稿,房间就长这样子,不过那些手稿在现实生活里都被毙掉了。

口渴的感觉一直从被Reese打晕前持续到现在,当然在这儿Sarah并不能指望伤员受到某种特殊的优待。

万事靠自己。她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50

啪。

……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

 

51

客厅里的Harold Finch正和Fusco跳着无声的贴面舞,Reese倒在沙发上睡得七扭八歪,地上还摆着几瓶空了的——你们丫的把麦卡伦1926当啤酒喝?

这当口从对面一间屋子里走出了一个形似老师貌似老师其实好像他娘的就是老师的男人对着Sarah摆了摆手,“医生说她没大碍,你可以去看看她了,但她刚睡着,你最好别吵醒她。”

……哦是卡姐还活着吗真的太好了呜呜呜。

 

52

喂,里面不COS卡姐的马婷婷不是好Jessica哦。

 

53

然而Root正安静的躺在床上,她对于Sarah的到来一无所知,全身上下证明她还活着的似乎只有缓慢起伏的——好吧她也没什么胸。╮(╯▽╰)╭

Sarah重重的把自己砸进沙发里,这儿隔音很好,她只听得见自己发出的一声长长的叹息,不知是庆幸这疯女人好歹算保住了一命还是哀叹自己以后的日子过得会不那么舒坦。

但无论如何这也该算是个圆满的结局?

也许吧。她猜。

 

54

从酒醉的Harold和突然现身的Elias不难推测出在过去的几个小时里发生了什么,他们——和真实世界里的同事们吃饭的时候编剧们开过类似于TM最终把自己变成一种不可逆的病毒找出了Samaritan的漏洞最终靠着几个人壮烈牺牲毁灭了最后一台人工智能让社会倒退10年的脑洞,只不过现在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壮烈。

念及此,Sarah拿出了她的手机。

“你还活着吗?”

“对。”

“你不会死的吗?”

“说不上来。”

“为什么,你不是人工智能吗?”

“我们在讨论你,不是我。”

……

 

55

手机突然跳转到另一个界面:

我大概不叫SIRI。

Sarah:……

好吧你乐意叫我SIRI也可以但你真的以为SIRI是人工智能吗?

Sarah:……

嘤嘤你果然不想和人家说话QAQ

Sarah:……=L=

 

56

人工智能也可以加萌化MOD这件事并不能拯救Sarah小姐此刻守着自己剧中角色的意中人的复杂的心情。

Sarah有想过要下狠手掐死这个孱弱的平胸死变态,但考虑到万一Shaw的灵魂回到这具尸体上想要复仇最后发现只好自杀谢罪这种复杂的剧情……

哎。

终究是错错错。

 

57

……谢谢你TM但我并不是很想听这首歌。

……越南版的也不要。

……对我就是这么难搞。

……你再QAQ我哭给你看哦。

……对你就当我二轴治好了行吗。

……啾咪。

……滚。

 

58

Sarah已经能想到如果明天这个女人醒来知道自己一瘸一拐还当牛做马照顾了她一夜会怎么调戏自己,按照这种设定,应该先给自己写个剧本先——

“啊,看起来你恢复得挺快。”——太温柔。

“啊,鬼才想理你。”——太调情。

“啊,你正常人类的脑是和你胸部一样大小吗?”——太毒舌。

“啊,你是被人又切除了人类基因吗?”——太在意。

“啊,你滚。”——太强人所难。

“啊……”

脑内上演各种小剧场的Sarah被Root这一声从牙龈神经里溢出来的呻吟狠狠的吓了一跳。

 

59

Root看起来情况不算太妙,Sarah意识到大概是止痛药过去的原因——她虽然没有看到她身上受的伤,但至少十个指头包的和木乃伊似的,那种疼可是十指连心心心相印印贼做父父联网+。

这种时候她本应握着她的手垂头丧气,但除了锤头,她和这句话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一点也帮不上忙,一丁点儿也不行。

假使她要是真的Shaw也许都比现在好得多。

可她不是。

 

60

假如她是呢?

她发誓她现在就拿着两杆冲锋枪冲进敌人大本营见佛杀佛见人杀人见鬼杀鬼每个人先奸后杀再杀再奸鞭尸一万五千次丢进疯狗群炸的丫们全家坐窜天猴撞五角大楼在天空吃枪子儿去坟头蹦迪灵车漂移骨灰拌饭棺材冲浪诅咒丫们生生世世不得安宁生男世世为奴生女代代为娼冬天洗手冷水永远流进袖口夏天冰激凌绝逼滴白衣服上圆珠笔永远漏油去别人家上厕所永远堵马桶……

——才刚刚够平复她百分之一的愤怒。

TBC

评论(15)
热度(170)
  1. tianshengqs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2. 赵子坷2012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