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半日闲(安樊)

安迪是在街角咖啡厅遇见的樊胜美。

樊胜美从桌子底下伸出手和她打了招呼,但面上仍然维持着微笑凝视着对面的男人,安迪绝不是看不懂暗示的人,所以她径直走向奇点所在的那桌——他说与今日下午茶一并奉上的是他起草第一本科幻小说的大纲。

奇点的文字比他的外貌要好看上那么三四倍,所以安迪暂时忘却了自己能够一心几用的能力,奇点带点吃味的说早知应饭后再交给她,安迪从稿件里抬头举起咖啡杯,做了个CHEERS的口型。

事实上奇点只逗留了十几分钟,他侄女的电话打乱了全盘计划,这让他们只好匆忙的约了下次的见面,而后安迪意欲靠着这点故事打发剩下的半杯咖啡。

她合上文件的时候樊胜美恰到好处的坐到了她的对面——安迪觉得樊胜美从来都是这样恰到好处的一个人,而不必通过小说中那套令人毛骨悚然的解读系统,她依旧能看出来樊胜美正处于某种麻烦当中。

她给了她讲述的时间,而樊胜美简单阐述了一下在高薪无前途的创业公司和现在职位中徘徊的游移,安迪说这种问题问她的意见简直班门弄斧——如果她没记错这个成语的用法。

樊胜美鼓着腮吐了一口气,毕竟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安迪最大的善意释放不过也就是毫无用处的安慰,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种决定是旁人无法干预的,她还不想担这个责任,只好劝她换个心情——恒隆最近打折力度吓人,而恰好在步行几分钟的范围之内。

女人的友谊本就如此肤浅。而肤浅常常意味着付钱。


安迪发现自己的衣橱已经没有什么多余的地方,所以干脆充当了造型师的角色,她有细心到在递给樊胜美之前扫过价格并计算折扣,而精明如樊胜美从不会因为一点职场麻烦而忽略这种细微的人情世故。

你看女人与女人也多得是心照不宣。

两个人逛到樊胜美的预算剩下两百,决定不如看场电影,安迪正在讲述她回国以后一次都没有进过影院的新鲜感时关关来了电话说她和小蚯蚓就在不远地方吃饭,邀请樊胜美来一次好室友的城市森林之旅权当久未成行的那次春游。

安迪看樊胜美挂了电话问关关有什么事情,樊胜美拿着手机下了单之后抬起头来,哦,关关说和小蚯蚓今晚不回家吃饭。


好莱坞出品不算太差,但樊胜美私以为冰雪CG还比不上FROZEN,虽说金银女王突然一言不合就开上百合的大车又莫名其妙的说翻就翻,但此刻她心里只有金银小馒头,并私心盼望一盘酱汁浓郁的红烧肉。

她的确有点饿了。

安迪按照自己的习惯执意等到所有字幕出完以示尊重,樊胜美开始后悔自己脑子抽筋谋划一场不带小朋友的女人的聚会,走出放映厅的时候樊胜美装作随意的样子问晚餐的事情,安迪反过来还颇为教养的问樊胜美的选择。


最后居然是麦当劳。

樊胜美努力的忽略自己脑海里关于卡路里的念头,不算优雅的解决掉了汉堡和鸡翅,直到薯条的时候才矜持的摆出本小姐是要减肥的做派,安迪觉得好笑,下意识的也就那么笑了出来。

樊胜美知道她在笑什么,她可不是不用上厕所的那种怪物,吃喝拉撒,七情六欲,她这人占得齐全。

安迪问樊胜美还要不要吃甜品,两人兴致勃勃上到满记,被一屋人吓个好歹,樊胜美灰溜溜的跑回麦当劳要了抹茶味的麦旋风,假装餍足的样子让安迪觉得有趣。

安迪在车上听着樊胜美关于购物之后饱餐一顿还有甜品吃是多么美好一事的心得,猝不及防被一勺伸到眼前的奶绿色冰激凌吓到,安迪撩起脸侧的头发咬了上去,似乎没有记忆中惹人发腻的甜。

樊胜美说冰激凌这个时候化得口感刚刚好。

安迪用了半秒时间才意识到樊胜美说的老嗲额并不是在形容刚才那句话的腔调。


接上小孩子们往家走,小蚯蚓上车就看见樊胜美手里剩了大半的麦旋风——这孩子凝视食物的眼光足以感动中国,半点不带掺假的渴望。

樊胜美笑她没出息,把手里的冰激凌递到后座,四人听邱莹莹一路讲美食经讲到家,樊胜美把装冰激凌的袋子顺手递给了安迪,下车去拿后备箱的衣服。

安迪一时没拿好袋子,被袋子里勺子化的冰激凌汤黏了一手,而后视镜里小蚯蚓咬着另外一个勺子手忙脚乱的的翻着纸巾。


“今天谢谢你。”

不讲公共卫生的那位突然绕到前面,从口袋里递出一瓶矿泉水,安迪意识到这大概是刚才在麦当劳点完餐之后她突然跑出去的原因。

而她想自己怎么会恰好口渴的要命。

THE-END

评论(12)
热度(59)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