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FAKE(四)

这里是终于完成论文的耻耻大家好。

即将有船戏了大家兴奋吗嘻嘻嘻。

今天躺中的大大们你们好吗~

小提示我一般根据热度艹到某个我开心的数就更文,所以不要白嫖就酱。

比心。

——

61

她和狩猎者们只隔着一个拐角,现在那些疯狗一样的家伙在这个死胡同昭示的结局来临前倒表现出了绅士风度,她躲在掩体后大口的喘着气,让自己尽量看起来没那么狼狈。

这种宿命的时刻一旦来临就没有退路,女人试图将能够得救的侥幸从脑海里清空——就像她时常对电脑做的清理内存那样——但没什么效果。

她承认自己开始绝望了,这种痛苦的情绪并非死亡本身,而是为了没能精确的谋划自己的死亡。

***

特工们安静的等待着,他们的大脑计算好了她还剩下的、可怜的子弹数量,但这些大腿和胳膊并没有无意识到准备为胜利再多付出一些代价。

困兽之斗往往惨痛。他们都懂这个道理。

他们有的是耐心和时间——直到他们听到了掩体后面三声爆裂的枪响。随后他们那来自地狱中的使者举起鲜血淋漓的双手,从掩体后面走了出来。

“You got me.”

 

62

Sarah看见Root用炽热的弹壳破坏了自己的指纹,场面之血腥迫使她从这个看起来非常真实的梦境中清醒了过来。

哦这不是梦。

她听到女人低声对Finch交流的时候意识到了这点。

 

63

QAQ宝宝还能根苏一百年啊一百年!(比心)

 

64

Finch知趣的离场后,两个人只好面面相觑——

……我要说点什么我该做点什么我是不是应该走过去和她亲亲抱抱什么的还是应该冷着脸走出去最后的时候回眸一瞪说你484傻哎呀这个世界线完全不一样我哪儿知道这俩是不是滚过床单了万一对方要求来一发这可咋整啊心疼自己宝宝心里苦嘤嘤嘤哦算了丫这样要还能滚床单那简直就是医学史上和宗教史上两大奇迹了……

“Sameen……”

“我不会和你上床的!”

 

65

宝宝是不是把内心OS说出来了?

小岳岳捂嘴我的天呐。

潘斌龙摊手好尴尬呀。

郭德纲导航出门左拐250米撞墙撞死为止。

 

66

还好大写的尴尬被Fusco改成了小写,而被Bear用橡皮擦了个干净。

Sarah的内心几乎是沙隆巴斯的——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阿拉真主,我赞美你!!!!!!!!

 

67

解决Samaritan之后还有一堆烂摊子等着收拾。

既然Root暂时还没法像霍金教授那样愉快的运用高智商残疾人处理系统只好躺在床上吃了睡睡了吃,而Sarah则在出任务和同Bear一起看家护院中艰难的选择了后者。

后者她COS一下二轴患者肖大锤也就行了,前者毕竟要求她COS黄继光董存瑞邱少云刘胡兰,她还没那么想吃鸡腿竖红旗。

 

68

以上一段的中心思想可以概括为Sarah自己用钢笔写出了尴尬两个字。

 

69

她们为什么就不能像平常闺蜜那样说说好莱坞八卦和新款唇膏颜色呢?

她们为什么就不能像普通炮友那样沉默是今晚的安全屋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呢?

她们为什么就不能像标准战友那样一言不发包扎伤口我的后背留给你你的遗书留给我呢?

 

70

Sarah在再度走进Root房间前盘算了一下,如果这是小乔的脑,下一秒她和Root中作为受方的那个人就要挂掉。

如果这是JJ的脑,下一秒Finch应该走进来对着Root说I am your father。

如果这是秋乙一的脑,下一秒她应该浴血流汗直接扑倒。

如果这是李格浪的脑,下一秒她应该扭着秧歌说老妹儿我给你整个貂。

如果这是眉老师的脑,下一秒TM应该强制她出门杀敌完成今日打卡。

如果这是立白的脑,下一秒应该有中文BGM响起。

如此看来选择上清破云的脑,走进去发现对方隐瞒了自己其实是Amy Acker穿越过来的事实听起来吸引力比较大?

 

71

可惜在八耻的脑里,Sarah走进去的时候Root正在和Elias拥抱。

 

72

W.H.A.T.

T.H.E

H.E.L.L.

 

73

Elias出去了之后Sarah出于对剧中角色感同身受的NTR愤怒进而非常Shaw的看了她一眼并转过了头。

没想到对方并不想和她说话并扔出了一只狗。

 

74

她们静静的凝视着对方,试图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出一些不易察觉的情绪。

安静的呼吸声充斥着这个房间,像是一种温柔的煎熬。

直到她们中的一方认输,漠然的将面孔转离——

然后欢快的奔向了拿出今天份狗粮的Harold Finch。

 

75

于是现在房间里只剩下Sarah和Root。

然后Sarah的手机响起了Adele的歌声。

——Nevermind, I'll find someone like you.

 

76

TM表示今天的便当怎么那么好吃。

 

77

Root看样子并不打算解释什么,Sarah觉得Shaw应该也不会多余的问一句WhatAre You弄啥嘞,于是她只好坐了下来,大腿上的伤口隐约的被牵扯出一点疼痛,但Sarah努力的没有表现出来。

Root先开口,对Sarah昨晚的照顾表示了感谢,脸颊上的伤口让她的发音轻快而模糊,这让Sarah不可抑制的回想起刚才她对着Elias微笑的样子,她想出言讽刺但忍住了。

这是Root和Shaw的家务事,她犯不着。

于是她只是表示了自己反正现在也是个废人无所谓多照顾一个,傲娇的样子颇有Shaw的风范,Root轻笑了两声,大概表示一种调戏,Sarah对此选择了无视,问她今天觉得哪里不太舒服。

“你在担心我。”

Root笃定的语气让Sarah忽略了她紧紧握拳的手和抽搐的面部肌肉。

而Sarah只是淡漠的问她是否能接受中式外卖,亦或是泰国菜的味道。

 

78

Root恢复的很快,这大都依赖Sarah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的悉心照料,Sarah每次替她换药时都在庆幸自己专门学过这些照顾病患的手法,直到那些伤口完全愈合她才注意到Root的身材比Amy还要好这件事。

……B罩杯和马甲线你敢信哦。

 

79

Sarah对女性身体欣赏得来这件事被Root有所察觉是噩梦的开始。

在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绿了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以及确定她们到底滚没滚过床单之前Sarah必须得在Root语言挑逗自己的时候充当新世纪的柳下惠,但Root那边变本加厉的样子为禁欲两个字做了彻底的负面解释。

在Sarah的想象中Shaw应该不太可能对此把持多久,毕竟剧本上有床戏这是不争的事实,可和Root滚床单的风险实在太大——万一她俩要真是SM爱好者的话,她可猜不出来Shaw的安全词。

 

80

哎这好像不是重点吧喂?!

TBC

评论(24)
热度(222)
  1. tianshengqs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2. 赵子坷2012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