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灰(全员向 主豆)

1

下午四点的时候你在店里擦完了最后一个盘子。

你注意到了盘子下面的一个小小的裂口,摸上去有刺刺的感觉,这不是你第一次注意到这点瑕疵,你总告诉自己有时间就换,但从没能做出点什么改变。

闹钟神经质的在柜台上响了起来,你在粉红色的围裙上擦了擦手,很麻利的在收盘子的同时摁停了恼人的声音来源,盘子和盘子碰撞发出清脆叮铛的声响,在突然沉默的店里显得有点慌张。

 

你挂上闭店的牌子,为自己端了一杯咖啡。

窗外的景色宜人,蓝天绿树,而你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全身心的烦恼着自己不断倒退的发际线,上次那个地中海朋友很用力的拍了拍你的肩膀,你觉得厄运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交上的。

 

这时有人推开了门,猝不及防的打乱了你的忧愁。

 

2

女孩子把一头红发懒散的扎成一个马尾,耳朵上七八个耳钉的反光让你不得不暂时移开眼睛,还好胜在白面红唇,在你直男的测试仪上敏锐的指向了8分。

不幸的是,这女孩的一身打扮让你想起你以前的工作。

那可不是什么太好玩的回忆。

 

对闭店牌子视而不见的女孩大步流星走到你面前坐下,你死死盯着她走过这一路,想试图确认她那尖锐的鞋跟是否扎穿了你的橡胶地毯。

老实讲你对她第一感觉实在不算太好。

 

为这个失败的第一印象,你想打发她离开,于是用尽可能温和的语气告诉她下一步的指示隐藏在这个店里的角落,她有半个小时的时间观察和记录。

接下来的剧情是她会在店里翻找半个小时,记录下残缺不全的题目,回家荒废小半个月的时间——当然她可能会再次找到你,而你只需要像往常一样在事先确认她已经放弃了比赛的资格,然后给她看现在她面前的那杯咖啡杯的杯底,告诉她最后的条件其实就在眼前。

没人比你更喜欢嘲笑自以为聪明的呆子。

但她没如你所想。

 

3

女孩很酷的推过来两张纸,一张是这里的精准GPS坐标,而另一张则写着HE IS A LIAR。

这不是谁给的提示,而是前9道题开头的字母组合,但很少有人能在狂热的激情之下回头,你想起当你提出这个要求时那帮神经病们对你预言没有人能接到这个提示,而你的确用最简单的方法将一群自以为是的天才斩落马下。

你在等的就是这个识破你诡计的家伙,即使她看起来就像是把纽约警察局当楼下公园的家伙。

 

所以你只好带着怪叔叔的微笑问她上一次开枪是在什么时候。

 

4

TM证实了她打爆那几个人渣下体的事实和清白的身世,你垂头丧气的对她报以微笑,从柜台中拿出一套粉红色的制服——

“欢迎你来报道,Irene。”

她对粉色过敏的样子是你今天唯一的慰藉。

 

5

Irene和糟糕品味的粉色女仆装的组合居然意外的赏心悦目,在你终于有点老板的样子能躺在沙发上睡个午觉的时候不由得开心起来。

但Irene其实和你一样无药可救,尽管你已经将提供的所有简餐压缩至三明治,但你们还是坚持不懈的将咖啡店的排名继续拉到全纽约倒数。

你常常看着Irene往卖不出去的三明治里挤进四五倍的蛋黄酱然后苦大仇深的全部吃掉,偶尔这些时候你心中一动,会帮她把芥末口味的三明治全部解决。

辣到喘气都带着浓重鼻音的时候你想咖啡厅真是要完,三杯奶糖的咖啡都能苦出煎绿茶的味道。

 

6

她不是个好厨子,但其他方面你挑不出任何毛病,无论是拿枪的样子还是敲打键盘的样子都性感得无药可救。

她看起来绝不会因为任何一件事儿而分心,即使约会——你承认你很不小心的和她顺路了几次又没打招呼,又很不巧的看见她和一个硬汉帅哥接吻——那是他们太不分场合举止不得体,并不是你的错。

你看着镜子里自己还在不断后退的发际线,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7

剩下的几天你没去店里,Irene的电话和信息都被你搪塞过去,你挂断电话对着平静的河流扬了扬手机,新人太不懂尊重,你大声又不无得意的说着,惊起一只漂亮的鸟儿,叽叽喳喳的跳到另一根树杈上去。

度假最终被TM的召唤打断,你不以为意的告别溪谷与湿地,嘴上说着明年搬来这里开分店,反正万贯家财,散尽还来。

 

8

新号码去参加生日宴,你和Irene百无聊赖的坐在车里候着,你开了话题问她生日,那个日子不过一周之后而已。

还没等你开口问她需不需要放假,Irene说要去看看里面的情况,你顺着她的视线看到那个硬汉帅哥挽着一位佳丽给门童递出了请柬。

Irene将你看见美女本能的一声口哨压进了巨大的关门声里。

 

Irene进了后座开始脱衣服,你绅士的别开头,又伸手开了电台。

大概五分钟后你听见开门的声音,她绕到你旁边敲了敲车窗,Irene穿着黑色修身晚礼服,头发柔顺的垂进车窗,淡妆下有隐约的不耐烦——你挑眉,把视线从她胸口移开,换来她一句愤怒的Go to hell。

你做了个吃瘪的表情,她翻了个白眼又浅笑一声,说了保持联系。

 

你的汗浸湿了握在手里的那条珍珠项链,想她带上一定很美。

可你不能做这个人情。

 

9

Irene对失恋没多大反应,反倒是你教训了那小子一通。

打架让你有很多不好的回忆,你回家倒了杯威士忌,觉得脑后隐隐约约的作痛。

在凌晨三点惊醒没让你感到慌张,你像惯例一样用手梳了梳自己的头发确认它们至少有一部分还好好的长在头皮上,然后为自己又倒了一杯红酒。

睡不着的时候你想起Irene的生日即将到来,于是一边喝酒一边上网查找合适的礼物,Root发了消息说其实那条项链很合适,附赠一个调皮的Emoji表情,这让你你感觉到有点难堪,于是把手机扔在一边继续睡觉。

 

漫长的睡眠和宿醉带来了一点不舒服的感觉,你抛了枚硬币决定翘班,然后把自己丢进浴缸里直到中国菜外卖的到来。

左宗棠鸡的味道很奇怪,让你越发认可自己关于那家餐厅换了厨师的想法,你盯着电视里不知所云的脱口秀节目漫无目的的发散着思维,后来你终于认命的叹口气,决定去第五大道碰碰运气。

 

10

你都忘了自己在第五大道还有几家投资,似乎地中海朋友的经理人告诉你他为你准备的投资方案时你只想着赶紧开了那瓶威士忌,所以想也没想就签了字。

反正不算坏,你打量着你的店员们,脑海里浮现一堆粉红色的玩意——她们在咖啡厅打工应该能吸引不少顾客,你穿着随手买的廉价西服站在高定品牌店中,笑得狡黠又市侩。

你颐指气使的让店员为你挑选几套最贵的衣服,无条件的认为Irene堪比世界名模,你在等待时本想为她挑选一家不错的餐厅,但两个新的号码跳了出来。

你收好了手机,刷卡结账,留下咖啡厅的地址让他们在生日当天把东西送过去,多嘴的实习生问了一句想必亲手送上会更有效果,你转过头对经理说我不希望这个人再出现在这里。

 

直到五分钟前你都没想过自己这辈子会再像以前那样草率的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你有一万个理由让自己活成好好先生,但击溃你只需要一个名字。

 

11

你冷静下来,同实习生道歉,小姑娘蓄着眼泪的样子让你觉得内疚,经理使了眼色让她先去忙。

经理给你叫了车,你失魂落魄的说出了地点,司机有心同你引起关于纽约堵车的话题,但你的样子着实让人不安,于是司机灰溜溜的专注眼前的每次超车,很快的就把你丢在了目的地。

你孑然一身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惨淡,但很快你就做出一副饱满的神情,在输入密码的时候语气轻快的说了一句我回来了,可惜迎接你的是大片大片压抑的黑暗。

 

你提着两个手提箱出来的时候日头正烈,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用生硬的方式告诉司机驶向上东区,司机同你抱怨这天太热,

“是啊,”你蹩脚的补全了这句抱怨,“我快死了。”

 

12

下午四点的时候你擦完了店里最后一个盘子。

这一次不幸的事情终于发生。你看着自己被割破的手指,觉得一切就像宿命的解脱感。

 

你把盘子丢进垃圾桶的时候Irene正在拖地,你在闹钟惯例的响起之前先扣下了电池,但照例挂上了闭店的木牌。

你在粉红色围裙上擦了擦手,让她坐到你对面,就像初见那样,只不过这次你给她的不是一杯咖啡而是一串项链。

你略带抱歉的说因为要参加前妻的婚礼所以需要拜托她明天为你完成一些事情,请求她驱车前往一个公墓,找到第二排第十七个位置的名叫Radix的女人的坟墓将这条项链埋进去,你说这是一个重要朋友的嘱托,乞求她一定完成。

Irene嘲笑你居然为了在前妻那争口气这么费事儿,她的笑容比那个迷人的疯子还要刻薄一点,你窘迫的跟着她笑,没有透露出一点不安的讯息。

 

你们忙到十一点,打烊之后你佯装要和朋友打牌留了下来,你送走她的时候看见女孩轻快的步伐,不由得想起自己稀疏的发量和越来越走形的肚子。

清理武器没有耽误你很长时间,现在距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你决定开一瓶酒来安神。

你的储物柜里放着一瓶陈酿的麦芽威士忌,除此之外,你仔细清点着,三个NYPD的警徽,一副眼镜和一颗变形的子弹,你抚摸着其中一枚警徽,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先见之明。

 

13

现在你开始喝酒,一边打开了监视器的画面——Irene喝着酒的样子很迷人,你恶趣味的挤眉弄眼,看着画面中的Irene做出和你如出一辙的猥琐表情,你觉得这一切好笑极了。

你关了灯,慢悠悠的品味着这杯酒,窗外的霓虹灯散射进来,将你的餐具都映成了异色。

她坐到你身边,为自己倒了一杯酒,你吐槽她的肤色不适合在天黑出现,她笑起来打了你肩膀一下,和你一起看着窗外。

 

没人提议干杯,于是你们慢慢的饮完了杯中的酒,你不常常在任务前喝酒,但这次是个例外。

另一个女人把玩着你的手机,她怏怏的样子看起来很无聊,直到她脸上慢慢浮现出你熟悉的那种诡计得逞的笑容,你抢过自己的手机,发现她将Irene的照片换成了桌面。

站在她身后的男人转身对着你的手机桌面微笑了一下,他喜欢看你的热闹,你忿忿不平的白了他一眼,他却只做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回头继续检查那些枪支。

带着眼镜的男人开始在一旁碎碎念,他诚恳的希望这些武器今晚不会有用武之地,你把从其他人那儿受的气统统变成白眼返还给那个家伙,他一脸无辜的回望着你,看起来像他的宠物狗。

有人伸手推开了玻璃门,门轴发出刺耳的锈声,所有人都看向不懂规矩的来人,但都对她手里握着的大口径手枪视而不见。

你有过很多对她的昵称,但你没想和她这么正式的打招呼,你只是笑着,像以前那样朝她推过一杯酒去。

“祝美好的夜晚。”

 

14

你有时候会抱怨那些不负责任的伙伴们一点都不懂得江湖规矩,居然无视你成为英雄的梦想那么久,你可不像某些人笑一笑就有小姑娘趋之若鹜了(好消息是你也不会像某些人那样如此暴力撩妹),除了拯救世界,哪儿还有你们这些发福中年大叔的出路呢?

现在终于没有人能阻止你成为英雄了,你觉得酒精正杀死你全身理智的细胞,这让你的笑容变得迷人了那么一点。

轮到我了。

你和周围的人优雅的点头示意,示意他们可以开始为你欢呼和鼓掌,但这些人一点都不通情达理,他们只是看着你,这叫人有点扫兴。

但一会——只需要一会,谢幕的时候,他们就能想起来应有的礼数了。

 

15

该死的,你忘了给Irene买一条项链。

想到这的时候你狠狠的对Shaw翻了个白眼,Root揽过那人对你耸了耸肩,“I told you so.”

 

THE-END

祝第五季开播顺利

评论(10)
热度(75)
  1. 和光同尘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一半哭死了
  2. tianshengqs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感觉是老年半退休生活,很不错啊,也该让他们喘口气谈谈情喝喝酒了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