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我,他妈,是一手铐(全)

1

今天早上我被噪声吵醒,一睁眼才知道是隔壁那几个孙子回来了,我旁边这群不争气的二百五抻着脖子要丫们给讲故事。

这帮孙子可算是出去一回,给丫们臊的,活脱脱一根警棍脸上硬是挤出了苹果肌,这他妈不逗我呢么。

旁边一帮子新来的在那呜呜喳喳的,一听到有外面的故事都激动的跟三孙子似的,拉都拉不住,那帮警棍也是没把持得住,就地一靠就开始瞎他妈说书。

我听着听着就乐了,这群孙子满嘴跑火车,时代广场上还说有人给苹果做广告,那他妈得卖几吨苹果能换个广告位啊,要我说这真他妈是没溜。

我说完,一屋子都安静了,旁边新来那小屁孩像看傻B那么看我,我气性上来了,逮着丫问瞅啥瞅,那小子打了个哈哈,“二爷,您有年头没出去了吧?”

我一时如鲠在喉。

 

2

想来这是我进来第十个年头,论资历都得叫我一声二爷,可他妈这话说回来了,一个手铐跟人家论什么资历?

要说想当年,我倒是也风光过,我拷住的罪犯那可都他妈是穷凶极恶,运气好的时候那小警察把我别腰上,整个抓捕过程看的一清二楚,在这屋里也是风光过好几年的人物,谁见着我不得点头哈腰叫一句,就是跟隔壁屋那帮手枪,那也是我最熟悉。

可是后来不知怎么的,有一孙子把我还回来的时候顺手就给我扔柜子最里头了,这他妈好给我憋屈的,之后就再也没出去过,我觉得自己都快锈成个渣子了,到头来还跟这帮小年轻的一起受气。

我寻思这人生啊,忒他娘的艰难。

 

3

这事儿之后我自己别扭了好几天,主要太伤自尊心,那帮小年轻都把我当智障,也没个老哥们过来安慰我,我感觉我这气色都差了,原本锃光瓦亮的,现在都乌突突的一片了。

要说该着也是我心诚,这么难受了几天,来了个女警官把我拿出去了,老话说的什么来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让丫九死一生。

 

4

我走时候看着一屋人瞅我那眼神,嘿,真他妈的解气,甭说别的,就说这小女警察,盘亮条顺,那长得别提多漂亮了,就是这次出去报废了我都死得其所。

正所谓是牡丹花下死,咱做鬼也得风流一把,这小姑娘一出警察局就奔了个商场的卫生间,门儿一关,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啪一下把我摔地上了,我一下给摔精神了——卧槽,感情上这换衣服来了!

只可惜被裤子盖着,啥关键都没看见,倒是裤子兄弟暗搓搓乐了老半天,最后就给我转述一句白色纯棉,给我挠得五脊六兽的,但最后小姑娘直接把裤子兄弟扔进了垃圾桶,把我揣进了屁兜。

……

啧。真他娘的软。

 

5

小姑娘一路回了家,我就和白色纯棉姑娘唠嗑,结果开荤开的过了,人家骂了句雅蠛蝶就没再理过我。

白色纯棉姑娘这么一安静我倒是想起来了,这小姑娘没准出的是个便衣任务,可是直接回家又算是怎么回事?

我还没想通这到底是怎么个任务,就又被撂地上了,我赶巧被摔出个脑袋,抬头一看,立马头不昏眼不花了,裙底风光无限好,除了白色纯棉姑娘对我怒目而视折煞了点气氛。

正饱眼福呢,门铃响的很是时候,我寻思这兴许是个卧底任务,这是线下交易之类的,果然就看着一个五十多的老头一瘸一拐的进来了,瞅着就像是黑社会的会计。

听了一会,这老爷子叫小姑娘Groves,如今有了名姓,更是觉得这姑娘顺眼可爱,这Groves一副慵懒的模样,往桌子上一靠,那就是一条风景线,可惜俩人说着说着就……

 

开。了。电。脑。

 

6

此后两人基本无话,我暗中揣测说不准这老头儿也是一高级卧底,正追查赃款下落呢,两人忙了一阵,连杯水都没喝,老头合上电脑就走了。

Groves也不说去送送,但我看老头关门前左顾右盼神色可疑的样子,心说确实是自己人没跑。

想来这次任务肯定是个世纪大案,说不定是纽约最大的黑帮组织给破获了,这么想来觉得实在与有荣焉,甚是欣慰。

这边说那Groves还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全然不顾我躺在这儿的尴尬境地,不过二爷我就是喜欢她认真工作的样子,个人魅力嘛。

十分思密达。

 

7

敲键盘那声催眠,我睡了一觉起来太阳都落了山,仔细听了听,还那噼噼啪啪打字呢。

正想着呢,门铃又滋儿哇乱叫起来,我寻思这回该是正主儿了,赶紧打起精神来往门口瞅。

不看不要紧,一看好家伙,来的这个女青年怎么说呢,一看就不像善茬儿,黑风衣黑裤子黑鞋黑眼镜,要我说就差把黑社会仨字儿写脸上了。

但是想想我这还露着半截呢,人要真是黑帮的,一看见我不全露馅了么?这么一说我又觉得这可能也是个线人,身份我估摸着是跟在老大旁边那种女保镖,这身段气质肯定没跑。

要说这黑帮混久了人就油了,这女青年直接往沙发上一坐,拿起桌上的零食就吃,咱也别说什么礼数不礼数,就这身材吃零食也不好保持呀不是?

那Groves还笑,转身还进厨房了,一会端了个餐盘出来,上面摆着可乐和三明治,那女青年吃的不亦乐乎的。

我这心一下就凉了,你说这混黑社会的女青年连口饱饭都吃不上这帮派得穷成什么德行,别说惊天大案了,就是丫们劫道去都能比现在这饿鬼样儿好得多呀。

可我转念这么一寻思,又觉得自己思想觉悟忒低,大老虎小苍蝇都是肉,咱能除一个是一个,犯罪不分高低贵贱,咱作为堂堂一手拷,这三观得正。

 

8

俩人开始说话,声小,我这又隔着地毯兄弟的毛发,没听清楚太多,就听见什么撒玛利亚人什么杀人的,我想了想,觉得这未必是黑帮——这他娘的是邪教啊!

要说邪教那二爷我就太喜欢了,记得以前抓过一据说通灵的老太太,说是偷偷跑公墓里头给人当灵媒,那群死鬼一个个的把银行密码都告诉这老太太,老太太发了好几笔横财,结果被眼红的人给告发了,但这玩意你没法定罪,到最后以猥亵尸体给弄走了,回来之后这老太太的故事我说了三天三夜,那场面,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

我这儿美呢,突然感觉没声了,我往那一瞧——哎呦喂把我给臊的,这俩姑娘搂一块亲去了,我这简直都没眼看——哎那女青年你手往哪儿伸呢?

……要我说这个Groves姑娘,实在是太尽责了。

 

9

后面这部分,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你说啃一下啃一下,摸一下也就摸一下吧,你俩咋还说倒就倒下了呢?二爷我不是说没见过这种场面啊,但是咱们按照基本法,你衣服得脱吧?

我现在才反应过来,这女青年压根不是什么卧底,丫就是那该捉的,咱家小女警才是真卧底,现在这是色诱,一会就得偷U盘啥的了。

想着呢,俩人起身了,一边亲一边往卧室这边蹭,我一看这女青年兜里揣把枪,我就说我那理论肯定没跑了,丫绝逼是一大BOSS。

我就说这事儿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在这明目张胆躺着,Groves也不能轻易的就这么让丫如愿,她肯定是为了掩护我才这么牺牲的。

一时间二爷我觉得豪情万丈,我这必须得圆满完成任务,要不然对不起纳税人对不起Groves,二爷我这以后也就别想在江湖上吃饭了。

说着俩人就倒床上了,我这角度真真看不到,就听见喘气儿声了,Groves姑娘戏可足了,叫的我实在没耳朵听,倒是那女青年很不给面子,除了别动什么都不会说。

长夜漫漫啊。

 

10

床上终于没声了,我看了看床单姐姐,正挤着一张脸,估计在对床上俩人怒目而视。

那啥的小床说塌就塌。别说二爷没提醒过你。

我自愤慨,突然从床上伸出一只芊芊玉手,我一看,这不是咱家女警花的吗?

我还没准备好以什么形象出现呢,人家一手把我提溜起来了,我心说高潮要来了。

果然如我所料,Groves一马当先把我拷女青年手上了,另一边锁在了床头上,我心里这个激动,赶紧将这个不法分子就地那啥,弘扬正气,藿香去暑。

没想到这犯罪女青年居然还十分嚣张,仗着自己还有一只手,揪着Groves——也没啥衣服可揪——掐着Groves的脖子让她倒向自己,一边嘴里还不干净,说什么信不信我一只手也能废了你。

这把我气的,我跟你说我他妈的要是一血滴子,早废了你丫挺的!

 

11

要说还是Groves带劲儿,一边儿喘粗气还一边儿挑衅你试试,笑的那叫一个英姿飒爽,那叫一个巾帼不让……须……

你脱丫衣服一定是为了找窃听器对吧……你舔丫一定是为了寻找植入芯片对吧……你把丫翻个儿一定是为了找人皮刺青对吧……你插进去……你找毒品是吧!

我好像,有点蒙逼了。

 

12

我觉得这可能是个新型逼供方式,突破敌人心理防线神马的,但你最后趴丫身上说love you sweet heart是啥意思啊?

 

13

说时迟那是快,那女青年居然趁其不备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个别针……

丫!咩!碟!

憋!捅!那!

你!丫!进!错!洞!了!啊!

 

14

可能我鬼哭狼嚎这几下子给了女青年一点心灵感应,女青年居然停手了,暗搓搓的把别针兄弟扔到了一边。

Groves果然是逼供,怼一下问一句Say it,我定下心来看着这出年度蒙逼大戏,女青年那表情挺那啥的,咬着牙的样儿挺让人心疼的,我心说虽然犯了错但好歹人也是个妈生爹养的闺女,这种方式啊,最好还是不要提倡。

你看我们毕竟是正义之士……哎卧槽快怼出血了你赶紧招了行不行啊亲!

 

15

女青年最后软软的叫了一声Root。

……尼玛怼更起劲儿了啊!!!!!!!!!

 

16

我寻思这个Root应该是什么通关密码之类的……哎你怎么就把我解开了?

你俩怎么就抱一起了?

你俩怎么就一起洗澡去了?

我转头看了看床单姐姐,丫翻了个白眼,告诉我习惯就好。

我猜那一刻我的表情是蒙圈的。

 

17

二十分钟后我被Groves扔进了一个巨大的抽屉,里面手铐、电击枪、手枪……尼玛这军火库啊!

电击枪撞撞扔在蒙逼的我,说其实这抽屉别名叫情趣库来着。

……哎?

 

18

很多年以后,我站在放着一堆手铐的抽屉里,面朝电击枪,面朝C-4,面朝警棍,面朝我的同僚,面朝和我一起出任务的伙伴,泪流满面。

我的名字叫卡手脖子,我他妈,是一手铐。

THE-END

 


评论(18)
热度(205)
  1. No.20160418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