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乡村爱情故事之意中人番外

 @李格浪 说八耻你写一章乡爱我就更新一章。

于是。

你们请在微博、LFT以及所有能想到的方式里,圈李格浪催更了。

————

秋天这小妖风一起,全屯人都坐不住了。

身先士卒的是卡大姐,晚上刚见点凉就穿上貂了,搁道上瞅谁跟谁唠嗑,末了扑棱下身上的毛儿,整的跟脸上冒汗的不是她似的。

左姨也跟着整景儿,谁来买个东西啥的,第一眼就得瞅见那貂绒大衣,卖完花毛一体,还得把湿了吧唧的盐水往那衣服上蹭蹭,整得跟不差钱似的,其实手里握着一把手纸。

冯七刚想开个会整治整治这种攀比的不正之风,当天李四搁省城里面替人上货回来就顺手整了个貂绒披风,冯七抹不开面儿张不开嘴的,也就罢了。

结果葛二根一瞅冯七,回来就跟家不乐意了。

 

葛二根的第一招是成天搁家看《琅琊榜》,保准肖大锤一出来,就看见个披着黄皮子毛的帅哥站雪里受罪,肖大锤哪儿懂这个,还骂人得儿呵的,“冷你就进屋整二两小酒呗,非得搁外面冻得大鼻听都出来,你说这人是不是没脑子?”

你看,果然江左梅郎第二天就死球了。

葛二根心说这招不好使,咱也不能灰心,第二天跟着左姨上城里,回来手里头多了条大金链子非得往大锤身上招呼,肖大锤挺乐呵。当天晚上吃烧烤,葛二根这一通扒蒜,贼啦起劲,整的隔壁桌看她俩整这么邪乎,使劲往暗地方瞅,以为今晚有僵尸出没。

要说眼看着葛二根就要成功了,肖大锤吃的兴起,非拽着葛二根去澡堂子,搓了一圈又做了个奶,浑身得劲的往水池子里一泡——

你这金链子浮上来就很尴尬了。

 

肖大锤两天没给葛二根好脸,葛二根一瞅村里老少爷们都给自家小媳妇儿买了貂,心里着急了,也顾不得肖大锤还生着气,决定直接挑明了。

肖大锤这才恍然大悟,跟葛二根说明儿就开车回镇上让她回家取衣服去,不过三十分钟的事儿,没啥抹不开面儿说的。

葛二根转头就跑棋牌室了,“咱今晚打五刀飘十刀的!我赢了请大家吃小腰!”

 

第二天肖大锤叫葛二根起床进城,葛二根跟她干仗的心都有,翻身没理她,肖大锤寻思寻思,“也对,这天呼个大毛球子搁身上,满哪儿都得刺挠。”

葛二根气的又冲进了棋牌室。

 

肖大锤眼瞅着葛二根这是犯别扭了,但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上村委会院里坐了一会,冯七是个有眼力价的,端着瓶八王寺过去了。

肖大锤给冯七吐苦水,说最近葛二根魔怔了,冯七好信儿,问怎么个魔怔法,可问出来了肖大锤说也说不出,只能说葛二根最近特寸,老是摆脸子。

冯七心想毕竟葛二根是村里重要人物,被这倔犊子气走可不是啥好事儿,这头安慰着肖大锤,那边决定还是得和葛二根好好唠唠。

没想到葛二根那边确实魔怔,也没能好好说出来,冯七觉得可能是老娘们儿的事儿,又托给卡大姐,让她去跟葛二根谈谈心。

 

葛二根这下想到一招,开始逮谁跟谁唠,一说就哭,眼泪哗哗的。

要不可说是真有用呢,不到两天,整个屯的女人都愤怒了,肖大锤一出门就看见有人对自己指指点点,转头看看葛二根,葛二根还忽悠她说啥也不道。

过了两三天,左姨看不下去了,趁肖大锤来买吃的,拉她到一边坐下,递了几个熏鸡架过去。

有吃的在大锤自然没走,就是奇怪左姨和自己有啥可聊的,还整的神神叨叨的。

“家里都挺好哇?”

左姨眉慈目善的,又给递了个开味,但肖大锤还是呛着了——她爹抗洪救灾前儿死的,她娘也没得早,哪儿来的家里好不好。

左姨自知失言,赶紧找补一句,“我是说日子过得咋样,没啥困难吧?”

肖大锤不爱整这套,“左姨,你有话直说吧,福死磕还约我打牌呢,刚发信息说李队长已经到了,三缺一,咱憋扯没用的。”

“哎呀,你说我一外人,你看我说这话也不合适,咱这不是得铺垫铺垫吗?你说你跟姨处这么多年,姨是不是也能算你一位长辈?”左姨把腿盘凳子上,“姨说话直,但姨也是为你好。”

“要干哈啊?”

“你说你和人葛二根处对象这事儿吧,也有日子了,你咋那么抠搜的呢?”

肖大锤闻言放下了吃鸡架的手,“她来寒碜我了?我没有啊?她在哪儿呢我问她去?”

“你憋急,你说你个小崽子,说两句话就上脸,”左姨赶紧安抚,“人没寒碜你,就是吧,她这不是跟你说了想要个貂,你没理人家嘛。”

“她要貂?”肖大锤吸溜一下鼻涕,“她没跟我念叨过呀?”

“这损色,”左姨翻了个白眼,“你都熊完了你呀!女人说话哪儿有直溜儿的,人拐个弯儿你就听不懂了?你看咱屯啊,以前是不兴这玩意,但你说这老娘们儿吧,那可不见不得别人有自个儿没有吗?你说全屯都整貂了,就你家葛二根独一份还没有,那她可不急眼了吗?你就说这事儿搁谁谁能忍?她也没埋汰你,就是咱们邻里街坊的,瞅你这样儿都上火,要不姨也不能跟你张这个嘴不是?”

肖大锤念叨着貂就走了,左姨原本寻思这事儿就算了了,结果半个点儿之后李四来电话让肖大锤赶紧过来打牌,他俩打了一个点儿五十K了,左姨一说大锤早走没影了,打电话给大锤,说是进城了。

 

晚上葛二根从城里开完研讨会回来,先去左姨超市买了几根火腿肠,寻思晚上给大锤整个蛋炒饭,左姨嘴上没把门儿的,说这是看见惊喜了?一看葛二根一脸蒙圈的样儿知道自己说早了挡害了,赶紧让葛二根回家。

葛二根心里也嘀咕,莫不成那棒槌开窍了是咋的,抱着几根火腿肠就往家一通蹽。

葛二根打开家门的一瞬间,火腿肠噼里啪啦的就掉地上了——

肖大锤正抱着一只雪白雪白的貂在看电视,见她进来,肖大锤抓着貂的爪子冲她打了个招呼。

“你要的貂。”

THE-END


评论(29)
热度(128)
  1. 腰花花yoooo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我的床在震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