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玛丽苏之七彩第二根(翠翠生贺)

祝亲爱的七彩翠宝生日快乐

第二翠我爱你!

————

Root是个正经的玛丽苏。

她有不止七种的发色和瞳仁,有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的身份,更别提她精通的八种语言、高达160的智商和无数的学位证明,至于她的眼泪滴在地上到底能不能变成珍珠或者钻石还有待考证,不过请你相信我,Root真的是个百分百的玛丽苏。

 

真正的玛丽苏们彼此心中总是暗暗较劲,因为这个世界上只能有一位真正的公主。当所有的玛丽苏都有隔着十层鹅绒还能感觉到一颗豌豆的娇嫩皮肤和看一眼就让男人提前射精的眼神的时候,这些天真无邪稚嫩可爱的白莲花们便纷纷改头换面,一些人摒弃了完美的家世去念富二代云集的艾利斯顿大学,一些人脱掉华美的衣服带上了黑框眼镜和霸道总裁不巧进了一个房间,还有一些人干脆玩弄时空专找女尊架空——而至于我们的Root,她只是冷静的提着双枪黑进了玛丽苏系统——

Delete all。

 

然而我们浸淫玛丽苏小说多年,谁都知道玛丽苏身边必须得围绕着一堆以质取胜或者以量取胜的爱慕者,这才能以一种不那么直白的方式含蓄克制的表现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苏点。这样说来就不得不提到完美的王子先生,或者王子先生们,他们总在玛丽苏遇到危险的时候挺胸而出或者挺屌而出,而这些遍地开花的杰克苏虽然总比玛丽苏的家世好那么一点,但总也无法在这些干瘪的小野花面前克制自己引以为傲的自控力,于是伟大的爱情就在莫名其妙被引起的注意中和满意你所看到的浴巾下的肉体中轰然诞生。

但有时——譬如黑进玛丽苏系统而触怒了上帝的时候,就算杰克苏脱光了在玛丽苏面前耍大屌,玛丽苏也只能做出大哥我给你搓个澡吧的反应,这就他妈的有点尴尬了。

Root和Reese对视了两秒,寂寞的给对方点了一根烟。

 

当然,玛丽苏的空窗期只是暂时的,因为玛丽苏最差的成就也得遇见两个王子,否则便不配玛丽苏这个名字,然而……

玛丽苏和玛丽苏的相遇呢?

 

Shaw比Root的玛丽苏当的要靠谱一点,除去硬件条件不相上下,Shaw至少已经有一个为她挂掉的骑士男Cole,还有零星几个一遇见便天雷地火的炮灰,这样一看,Root和Shaw的相遇既不特别的命中注定,也不非常暧昧,无非多了一点稀薄的性暗示,而显然玛丽苏的每一次相遇都应该是这个样子。

Shaw的玛丽苏光环在Root那儿显得特别刺眼,Root总是咬牙切齿的妒忌着这个明明出场时间靠后得多但一上来就死人的主角光环,要知道她明明在整个世界里只留下了自己一个玛丽苏,这人居然无视掉了系统法则?她甚至想去Hanna的坟头蹦迪——都是死人,为啥人家是牺牲而你是狗带?

痛定思痛的Root决定必须出了这口恶气,但很快玛丽苏小姐发现一切招数都对同为玛丽苏的Shaw无效,这种免疫效果惊人,Shaw仍然过着她的玛丽苏人生,而Root的境遇却每况愈下。她表现得越玛丽苏,换来的结局无非就是被揍或吃枪子儿,而Shaw则总要一脸无辜的摊手表示你自找的哦亲。

……这他妈就很气人了。

 

但显然,天赋值都点在智商上的Root并没有犯其他玛丽苏那样的低级错误,也幸亏她没有试着一杯水泼在Shaw脸上然后敲着头说人家就是笨笨的,不然Root也许就会成为第一个还没拿到一血就领便当的玛丽苏小姐,她只是——受了一次伤。

显然玛丽苏血液里流淌着的圣母血液让一个二轴都无法对此坐视不理,Root小姐得意洋洋的忽略掉了自己过速的心跳,享受着自己玛丽苏光环带来的第一次和解,她觉得至少这段心里描写要用掉两篇A4纸才对。

 

没有人比玛丽苏更了解玛丽苏,Root很快就抓住了这个无坚不摧的小怪物的弱点,显然调整后的战略让她无往不利,直到她意识到自己陷入了爱河。

玛丽苏的爱和普通人的爱并不相同,承包鱼塘不过是初级水平,以她这种高阶的玛丽苏,怎么都要让全世界瘫痪才对,但那家伙显然还没有这种觉悟,她原本气恼的想使用玛丽苏手册上的终极招数自我牺牲,但却被无师自通的家伙抢走了这个机会。

Root和Shaw的初吻于是猝不及防的发生,色调和音乐都悲怆的下了血本,运镜方式和角度都漂亮的无懈可击,无论如何这都能作为教科书范例使用的玛丽苏桥段,但Root并没有为此感到有一丁点的满意,分明她才是玛丽苏主角呀。

就算要死,也应该是我才对嘛。

 

于是想不通的玛丽苏小姐找了各种各样的方式决定逆转这个不幸的错误,她尝试过一哭二闹三上吊,摩天大楼走一遭,杀人放火自残好,正面硬肛背后闹等各种各样的方式,直到那个带了主角光环的家伙像没事人一样的出现在她面前。

眼泪什么的,就当没看到吧。

坚定的认为自己是主角的玛丽苏Root小姐抱住了她的小怪物。

 

玛丽苏小姐的痛苦在于Shaw对她仍然是相同的态度,即使她做出了最大能表现出的限度,但对玛丽苏来说十指相扣或者微笑什么的可万万不够,她要的是活死人肉白骨般神迹的表达方式,就算不让全球网络瘫痪,也至少有个什么白宫集体跳楼一类的仪式才勉强够用。

然而玛丽苏小姐终于没等到这一天,她像个英雄般漂亮又英勇的死去,却长眠于无人知晓的瞬间,她的小怪物没在她身边,谁都没在她的身边。

她气的发了疯,变成鬼魂终日飘荡在Shaw的旁边,但这家伙却过得不痛不痒,每个玛丽苏的灵魂都在嘲笑Root的失格,简直没有比这更让玛丽苏小姐难堪的事情了。

 

她抱着薯片坐在天台上看着Reese死去,气愤他居然用了高规格的音乐和升格画面,她想杀人,她坐在路边看见Finch和Grace居然有了Happy Ending,她想杀人,而当她看见Shaw居然让那个杂毛头跑掉的时候,她简直想再死一次。

玛丽苏小姐恶狠狠的诅咒着旁边左拥Carter右抱Jessica的Reese,一边盯着Shaw的动向,看到她把枪子打进Jeff的眉间的时候她刚想松口气,Reese却耸了耸肩,“她连你的名字都没提哦。”

好的,从此玛丽苏和杰克苏世代为敌。

 

玛丽苏小姐终于受不了Shaw每天作息规律的上班下班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了,她找了一个好机会跳进了Shaw的梦境里,显然Shaw梦里也懊糟一片——自己正他娘的穿着女仆装给她切着牛排。

她一把打掉了自己手里的叉子,用刀子抵在Shaw的脖子上,“你他妈的到底有没有喜欢我?”

Shaw一脸漠然的盯着Root,“也许有点吧?”

玛丽苏小姐听了这话立刻跌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他妈的也许?自己玛丽苏的一生居然就败给了一个也许?

Shaw吸了吸鼻子,但没有扶起来这个莫名其妙的玛丽苏姑娘,Root这才想起来自己一切的玛丽苏技能都对这家伙免疫,一想到这儿Root就哭的更大声了起来,“我明明只留下了一个玛丽苏,为什么你还出现了???而且你他妈的居然还不爱我!??”

“和玛丽苏有什么关系?”Shaw从桌上抽出两张皱巴巴的餐巾纸递给正在吸鼻子的玛丽苏Root——

“亲爱的,我是个龙傲天。”

 

THE-END

注:龙傲天设定没有感情只知道和妹子上床。

评论(22)
热度(153)
  1. 弈辛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2. 马堡病毒病毒菌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变种玛丽苏欲称霸世界不料爱上龙傲天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