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上流社会(二)

小根要长大啦

讲真你们请多多留言啊

帮我一起开开脑洞啥的!

——

Chapter 2. 萨曼莎城

 

火车远远的传来的鸣笛声像个信号,站台上的所有人都开始发出振聋发聩的欢呼声。

Giulia在人群之中显得格外显眼,格勒斯家的小女儿无愧于她远扬在外的美人称号,人们又不禁开始在脑海中幻想英雄和美人的故事——即使他们的英雄也是女人。

接着一辆黑金的马车出现在道路的尽头,人们注意到马车前驾车的军官居然是军团部长Hersh Vongola,在短暂的沉默后,所有的人立刻意识到马车中所坐的正是教皇本人。

人群立刻爆发出一阵超高分贝的欢呼,Greer教皇便在喧哗中对众人展露出和善的微笑并挥手致意,但在这种举国欢庆的时刻背后,稍微有一点政治嗅觉的人便能察觉出这一次Shaw的胜利之中有超乎寻常的成分,否则出现在现场的只会是一位普通的教皇厅使者。

火车缓缓的驶进了站台,人群之中再度爆发出更加激烈的掌声和欢呼,等到车门打开的时候,人们的声音简直大到要掀翻约克城的火车站。

 

教皇和军团部长将Shaw夹在中间而Shaw却和Giulia光明正大的眉目传情,这种画面显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素以纪律严明著称的军团也纷纷挤在车窗旁边,生怕错过一点教皇的指引。

“先生们,请注意。”

有人突然敲了敲13车厢列车间的隔板门,士兵们不得不略带尴尬的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随后一位穿着长军装的男人走了进来,士兵们一眼就看到他胸前的白金十字架和几枚一等功的勋章——但男人的肩章上却是空的。

“我是军团医院的副院长John,”男人略微沙哑的嗓音却盖过了教皇响彻火车站的声音,“在瓦伦堡一战中你们使用了肾上腺素,对身体机能可能有些损伤,所以现在你们需要注射保护肝脏的药剂。”

John沿着过道一路分发着公文包里的药剂,但被一名老兵喝住了,“我们每次打仗都用那玩意,从来没人给我们注射过这种东西!”

男人并未停下手里分发药剂的动作,但已经拔掉针筒帽的几位士兵却不得不略显惊惶的停了下来,一个看样子像是班长的士兵从后排站起来走上前去,“副院长先生,我们有权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John并不理会,直到他将最后一支药剂递了出去,才转过身来看着这位班长。

“因为从现在开始你们已经是一等兵了,”他用空洞无神的目光平静的扫过每位士兵的头顶,“每一位士兵都是军团的资产,你们唯一的死亡方式就是战死在沙场,这样说够清楚了吗。”

在一阵短暂的沉默过后,车厢中立刻爆发出一阵猛烈的欢呼,士兵们争相恐后的将注射器中的液体推进了自己的静脉,他们开始畅想着每个月15块金币的薪资带来的新生活,当然还有更大的房子和等待在站台上的女人们。

 

Samantha在放下自己的望远镜的一瞬间确定那个男人是像自己这儿瞥了一眼的,但她没有立刻蹲下身去,而是将目光彻底的转向了正在被受勋的Shaw,现在她的监护人得到了第一枚一等功章。

等Samantha再次找寻的时候已经见不到那个男人的身影,她不知道是不是她衣领上闪闪发亮的家徽救了她一命,但她现在正为呈现在她眼前的整个阴谋所打动,这个发现让她前所未有的脊背发冷,但同样的激动人心。

但很快她就意识到这其中有一个环节不那么巧妙。

“该死。”

在她望远镜的视野里,Shaw正将那枚金制的勋章别在Giulia的胸前,Giulia丰满的胸脯急速的喘息着,让人无从分辨周围的人到底在为什么叫好。

Tranquillitas。

 

Shaw摇上车窗的时候连笑容也一并收了回去,直到车子发动,她才转过身来对着Samantha点了点头。

Samantha认为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被坐在前排的秘书所打断了——这是Samantha和Shaw第一次得见这个名叫Cole的年轻人,但这个家族委派的私人秘书正事无巨细的禀报着这三个月以来Shaw名下的一切情况——甚至包括Samantha的成绩单。

Shaw半阖着眼睛听着,似乎刚才保持微笑耗尽了她的体力,Samantha盯着她胸前原本应该别上功章的那块空白,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Cole的汇报。

“这些是需要签字的文件。”

“收敛点,”Shaw接过Cole手里的文件,“你连礼仪都忘记了吗。”

Samantha反应过来Shaw是在和自己说话,连忙坐直了身体,但很快就被一打文件打在了肚子上。

Cole连忙将笔递到Samantha面前。

“这是给我的礼物吗?”

见Shaw不说话,Cole连忙解释道:“这只是一些日常的文件……”

“签字。”Shaw将军帽扣在脸上,像是睡了。

“但我……”Samantha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尚未被Moratti家族承认,但很明显也不能沿用她原来的姓氏。

Shaw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她的名字,“就写Samantha。”

Samantha只好拿起那叠文件一张张的读着,但很快她就发现,就算她读的再认真也不可能从里面发现任何一点错误,便飞快的在每一张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八点之前拿给我。”

Shaw将最后一张文件从Samantha手里夺走丢到Cole身上,还没等Cole脑海中形成一句完整的诅咒新老板的句子,Shaw已经倒在了Samantha的身上。

 

“我们得去医院……”

“忘掉你看到的一切。”

冰冷的童声从Cole的背后传来,他不需要转头便能感觉到一把火铳顶在他的后脑,他不得不慢慢的将双手举起来:“以上帝之名发誓……我只效忠你们。”

他听见自己难听的嗓音,像生了锈的旧机械在润滑油的作用下转动。

“不是我们也不是上帝,”女孩冰冷的神色看起来同Shaw如出一辙,“是她。”

Samantha并没有为难这个从小镇来城市讨生活的男孩,Cole从后视镜里看见那把火铳凭空消失在空气里,但无论如何这不会比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孩刚刚威胁了自己更令他惊讶了。

“现在我们回第十一街那间公寓,你干好她让你干的事情,”Samantha用平静的声音吩咐着,“以及……”

“以及什么?”

“……别再念我不及格的课程后面还要把分数一起念出来。”

 “这个……”Cole忍不住笑了一下,但随即他再次见到了那把漂亮又小巧的火铳。

“N-e-v-e-r!”

Cole不会知道火铳柄的防滑纹路已经深深的扎破了女孩的掌心,他隐约察觉到的血腥味并非因为恐惧而产生的幻觉,但即使尚未长出利爪和尖牙,Samantha仍然用自己的方式维持了一只狮子的尊严。

 

车里的温度过高,气氛却又太冷,Cole决心打破这个沉默,“你知道你刚才签的最后一张文件是干嘛用的吗?”

“……你的老师应该教过你沉默是金这句话。”

Cole或许并没有学好沉默这个课程,但他对察言观色向来很有自信,他看的出来这个女孩并非完全不在意。

“一会我会把你的签名送到教皇厅,那儿的工匠会用你的签名制作一个印刷模板,然后从明天开始,所有的地图里面瓦伦堡的名字都会消失……”Cole故意拉长了声音,如愿以偿的看到后座的女孩不自然的抚弄了一下自己的头发,“Samantha会是瓦伦堡的新名字。”

Cole意识到Samantha脸上正是一个得到了糖的孩子的笑容,但这块糖未免……未免太大太甜了一些。

 

“这片大陆上商业最繁华的城市,就是她给你的礼物。”


TBC

评论(33)
热度(198)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