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上流社会(三)

你根长大啦!

请拒绝白嫖,踊跃留言!!!!!

看不懂这时间的去看序章!不是从第一章开始的!!!!是序章啊序章!

时间上来分的话叫Samantha的是以前,叫Root的是现在啊!!!!!!

急死我了!

——

Chapter 3.小试牛刀

 

博纳先生不得不从轿车上下来选择步行,而就他一路所见,这样做的人也不在少数。

作为空降的教皇厅发言人——即使被Indigo部长煞了风头,Root的宅邸门前依旧门庭若市,庭院前后的两条街从早上开始就被堵的水泄不通。

原本情况并非如此,大家都认为这个新的教皇厅使者应该和其他家伙一样保持高冷,绝对不见任何人,但在第一位商人求见成功之后,消息灵通的人们便一窝蜂的涌了过去,原本贵族世家还打算保持矜持,不过一旦出现了第一个,也就顾不得那么多的争先恐后了。

虽说是平易近人,但也只不过是收下了各家的拜帖和请柬,不过这总是给了大家一点希望——除了那些在教团里说得上话的世家暂且还在观望Indigo的态度,其他的贵族家庭一窝蜂的将自家到适婚年龄的男孩的名帖送到Root那儿去,甚至有更别出心裁的,将小姐们的名帖也送到了Root那里。

 

“他们是疯了吗?”男人将这些带着各式香水味的名贴统统扔进了垃圾桶,“这种事儿也想得出来?”

“毕竟有前车之鉴。”

Root伸了个懒腰,睡袍宽大的袖子从她纤细的手臂上滑落,但她并未觉得在男人面前做出这样的行为有什么失礼。

“我要叫人重新给你订做几套衣服,”男人上下打量着她,“之前那些太黑了。”

“黑色是贵族最好的保护色,”Root旋出深色的口红,转身对着男人笑了一下,“溅了血也看不出来。”

男人夸张的皱了皱眉,“哦,这令人感动的家族作风。”

“别把自己摘出去,”涂着口红的女孩口齿不清的说着,“麻烦一份牛排,今天要全熟。”

男人对着镜子里的女孩笑了一下,“见血前的准备吗?”

“你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懂我的人了。”她冲着镜子中的男人狡黠的眨了眨眼睛。

“不胜荣幸,”男人耸了耸肩,“但你最好快点,博纳就快到了。”

“所以,你也最好快点帮我做好牛排,Cole。”

Root转过身来面对着她世上唯一的伙伴,送上了一个绵长而甜蜜的飞吻。

 

博纳先生随着Cole走进了Root的大厅,虽然在毕业典礼上她隐瞒了自己,但让私人秘书亲自到门口迎接也的确在众人面前给足了自己面子。

“您还是第一个真正见到Root小姐的人呢,”Cole带着相当得体的微笑,“小姐一直对您心有愧疚,一直在等您。”

如果她有一丁点愧疚就会自己跑去见他了,但博纳先生正沉浸在“第一位”的喜悦中,并未注意到这一点小小的谬误。

“请您在这儿稍等片刻。”Cole为博纳先生倒了咖啡,博纳先生不禁注意到Cole对自己的口味了解的一清二楚,博纳先生有预感自己的命运将从这杯咖啡开始改变。

“教授。”

姗姗来迟的主人露出一个腼腆的微笑,在他身边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Tu……Root。”博纳先生也老道的还以一个和善的笑容,“你真是太有出息了。”

“多亏您的教导。”

Root在不经意间和Cole交换了一个眼神,Cole立刻会意的退了出去。

“那么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儿?”

“正要和您解释呢,”Root保持着一成不变的笑容,“说起来并不光彩,我并不知道Indigo部长会来毕业典礼这件事,事实上我和您一样吃惊。”

博纳先生虽然好奇的并不是这件事儿,但还是姑且顺着她问了一句,“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您应该知道三年前我就已经被Moratti家族……除名了,但当时已经取得了入学资格,我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又必须留下家长的信息,所以我还是填了Indigo部长的名字,可能因为这样部长才会收到毕业典礼的邀请函,又把这个当成是我这个不孝子的挑衅……才会那样在毕业典礼上闹吧。”

博纳先生像往常那样拍了拍她的肩膀,但马上意识到这不太合适了,不过Root还是报以了一个感激的微笑。

“做教团的发言人,和军团部长不和可不是好事啊。”

“但我还能怎么办呢?”Root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用诚恳的口吻说道,“无论如何十分抱歉,对您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毕竟不光彩的过去总是难以启齿。”

“没关系,”博纳用长者的目光审度着他的得意门生,“该苦恼的是那些被军团淘汰的学生。”

“谢谢您能原谅我。”

Root侧头笑了起来,站在门外的Cole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学会用笑脸来让人忽视利爪的野兽,只会比Indigo那种永远凶相毕露的家伙更加危险,何况这只野兽还曾是狼的孩子。

“那么教皇厅发言人又是怎么一回事?”博纳先生悠闲的放下咖啡杯,“我对此一无所知。”

“啊,您说的是这件事吗?”

“您说的是这件事吗?”Cole在门外学着Root假装吃惊的样子,引来了女佣们一阵窃笑,他便也跟着笑了起来,一时间走廊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息。

 

“最开始注意到我的是Elias先生,”Root云淡风轻的讲出那个曾经改变过整个帝国命运的男人的名字,“作为机械师,这个名字您应该不会陌生。”

这种明知故问的腔调开始让博纳先生觉得有点怪异,但他决心做个好的听众。

“当然想要见到Elias先生必须得通过身份检查,而恰好我的身份又不可能瞒住档案部的那些家伙,巧合的是,他们正好觉得Indigo部长过于……妄自尊大,想寻找一个合适的人选来平衡一下。”

Root挑了挑眉,“他们对我进行了一点儿测试,但实际上,他们只是要通过突然的提拔我而让Indigo感到挫败罢了。”

博纳先生急着插话,“那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正如您所见,我没能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任何一个人,教皇厅要求我保密,才能通过这种毫无预警的……惊喜让Indigo部长感到压力,”Root微笑着解释道,“至于我本人并没有什么实权,不过是教皇厅的政治棋子罢了。”

“但Elias将军为什么会注意到你呢?”博纳先生虽然觉得她的话中有点说不上来的矛盾的地方,但他还是顺着她的话问了出口,何况得到世上最伟大的机械师的青睐是每个机械师毕生的梦想。

“不是教授您将我的图纸交出去的吗?”

现在那只野兽轻轻的、温柔的伸出了爪子,而这一刻,她等的实在是太久了。

 

“我不明白……”博纳先生立刻意识到自己被设计了,他只能选择装傻。

“怎么会呢?”Root轻轻皱起了眉头,轻佻的笑着,“就是被您评价为不切实际、让我完全忘记掉的那张图纸啊?”

博纳先生的衬衫已经被汗水完全打湿了,“但……”

“您大概也好奇那种设计图纸为什么会毫无回音吧?”Root做出一副疑惑的样子,“您明明是改掉了我的署名啊?”

“我……”

“所以这就是我深感抱歉的原因啊,”Root状似无辜的怒了努嘴,“那样不光彩的过去没来得及告诉您,所以也没有告知我的机械启蒙老师正是Elias先生,就算我希望您能够成功,大概也没有办法让Elias先生在设计图中忽略自己的影子吧。”

博纳先生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自诩高明的把戏被拆穿本不会让他感到如此紧张,但拆穿他的不再是那个出身贫苦的图灵,而是全世界都关注着的政坛新星,他甚至无法从那颗跳动着的白金心脏上移开自己的视线。

在博纳先生努力组织着道歉的语言时,Root却已经收敛了全身的气势,换上一张痛心疾首的面孔来。

“但是教授,”Root低着头,“您始终于我有恩,何况我们都是一样想要往上走的那种人,我不能苛责您的野心。”

博纳先生一点都不敢再相信Root的话了,但他看得出来Root确实没有置他于死地的意图,这就足够了。

“夏诺顿不会再保全您,教廷也会对您敬而远之……”

“这是我的应得的。”

博纳先生苦笑了一下,他现在看起来确实是一位老人了。

“走出这个门以后你我两不相欠,”Root做了一个长长的深呼吸,“这是您最好的结局。”

博纳先生觉得一口沙子淤积在喉咙处,但他对此只能报以深深的感激。

“……谢谢。”

 

“你真应该看看他走出去时候狼狈的样子,”Cole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回味,“很精彩。”

“哦,亲爱的,”Root托着腮看着她的私人秘书,“也许正是因为你居然会回味一个老男人狼狈的表情我才不会爱上你。”

Cole立刻抄起沙发坐垫扔了过去,“……闭嘴!”

“我的天,”Root装作惊慌的样子,“你居然恼羞成怒了,我发誓我绝不是故意戳到你的痛处的,但你的品位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你放他走才出乎我的意料。”Cole立刻换了另一个话题,他对打嘴仗这事儿从没抱过胜算。

“新教皇厅发言人一上台就手刃自己的恩师并不是好的立威方式,”Root还保持着刚才俏皮的笑容,“但我们已经可以为他准备葬礼了。”

“你猜会是谁下的手,”Cole从礼服的内衬里掏出一块金币,“我赌我自己。”

Root将那枚金币从他的手中夺下,并还以一个光彩夺目的笑容。

“那你已经输了,Honey。”

 

和博纳先生的讣告一起发来的消息令Cole不得不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消息不得不让他忘掉一切基本礼仪冲进了刚刚开始演出中的歌剧院。

“如果你冲进来只是为了告诉我那只老耗子死于心脏病的话我就让你下去陪他做一对罗密欧与朱丽叶,”Root眯起眼睛对着Cole微笑着,“所以你最好有点好东西。”

“我不知道这东西算不算好,”Cole说道,“但我认为你应该还不知道Indigo即将出征的消息。”

乐队中的一个乐手突然奏错了一枚音符,但却巧合的变成了动听的和弦,几乎没有观众听出这点小小的瑕疵,欢快轻松的序曲还在按照小节继续推进着。

 

——但总会有人注意得到。

 

TBC

评论(40)
热度(210)
  1. limerence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啊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