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上流社会(五)

我一边写一边膜的无法自拔。

你们呀,还是图样,还是拿衣服,我的脑洞不知道比你们大到哪里去了。

但是还是希望你们给我一点人生的经验,多开脑洞。

苟利国家生死以,起因耻耻有毒避趋之!

——

Chapter 5. 血与黄金

 

这座全封闭的斗兽场式的大厅里稀稀拉拉的坐了八十几个人,他们中有男有女,有年轻人也有老人——唯一相同的地方在于他们每个人的领口上别着的那颗保持着同一频率跳动的白金心脏。

穹顶上吊着整个会议室唯一的一盏水晶灯,没人知道上面那条锁链到底多久没检查过了,就像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关掉这盏灯一样,这些人每次在会议前的祈祷的内容大约都和这盏灯有关系。

——绝不信奉上帝正是进入教团的第一条规定。

 

霍尔先生站在场地的中央,他的影子随着吊灯的摇摆而不断的变化着,他讲话的样子丝毫不见吃力,但声音却浮动在巨大会场的每个角落里。

“Indigo部长昨晚在萨曼莎城遇袭,情报上说她伤得很重,到今天早上依旧昏迷不醒。”

他的开场白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这些原本无精打采的人们不得不为这个消息坐直了身体,一些人将目光投向了Root,而Root正心无旁骛的盯着霍尔先生。

霍尔先生完全没有就这个消息继续说下去的打算,这意味着没有“但是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也没有“但是她会在短时间内康复”,Indigo的危险处境可想而知。

“我们再三确保过Indigo部长的的行程绝对保密,但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这个信息让在座的所有人面面相觑,只有教皇和Root一动也不动的凝视着霍尔,他正从左边的袖口中掏出某样东西——那是一块被某种锐器滑烂了的布料,上面Moratti家族的家徽已被血染成了黑色。

“她去瓦伦堡干什么?”

发问的是Root,这个年轻的女孩声音冷峻,但剧烈起伏的胸口暴露了她,而这些人精显然从她错念的名字中发现了更多的情绪。

谁都知道这个新进来的姑娘和他们的军团部长间有一本旧账,外面的人或许并不清楚,但坐在这儿的每个人都看见过她们之间的仇恨,对于其他人来说这不过是Indigo残暴的佐证,但对于Root,那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霍尔先生转过身和教皇对视了一眼,这才转过身来对众人说道,“Elias于三月前根据Root的图纸正式研发出了飞艇初代机,军部和主教共同决定对日耳曼发起第七次战争。”

在这个场合,霍尔先生甚至连一个冠冕堂皇的侵略借口都懒得给出,但没有人表现出异议,他们脸上更多的是一种狂热的情绪。

“为了保证突击的绝对成功,这件事只有主教、机械部的部分人员和参战的士兵知道,”霍尔先生像是知道这些人绝不会因为自己被隔绝在消息之外而感到愤怒那样,“所以我们现在难以确定这是一次的刺杀是出于什么目的,我们希望各位做好警卫工作,确保这种事不会再次发生。”

“那打仗的事儿怎么办?”问话的是财政部部长Zoe Savoia,新的贸易机会和出口策略让她成为坚定的主战派,而这也是在场绝大多数人所关心的。

“事实上,”霍尔先生看了看手表,“就在我们开会的同时,已经发动了第一批进攻,Elias部长将代替Indigo部长完成前期的作战部署。”

“请各位暂时不要透露任何关于战争和Indigo部长负伤的消息,”霍尔先生扫视了一圈教皇厅的成员,“民众要在舰队出发的同一天才能够被告知,另外其他部门的会议我们会另行通知,至于Indigo部长遇袭的事情,我们……”

坐在黑暗中的主教突然打断了霍尔先生,“诸位不必担心,我们已经解决了。”

 

“Root,请留一下。”

霍尔先生叫住了和其他人一起往外走的女孩,Root将手里的笔记本和羽毛笔交给了等在门外的Cole,和他交代了一两句,又重新走进了会议室。

“请坐。”

Root注意到主教已经离开了,偌大的场地里只剩下自己和霍尔先生。

“萨曼莎城的码头十五天后需要关闭,这件事你需要提前安排好,”霍尔先生随意的靠在演讲台上,显示出这次对话并没有那么正式,“还有加派人手,每一个住店的旅客都需要保留记录,发布消息说有逃犯之类的,让你的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

“我会的,”Root点了点头,“……还有其他事情吗?”

“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他凝视了她几秒,掏出火铳对着她的脑袋扣下了扳机。

 

“你他妈的到底在想什么!”

Root手脚冰凉的坐在那里,她身边椅子上的那个洞还在冒着白烟,只能任凭霍尔先生将那条破碎的围巾摔在她的脸上。

“还以为是小孩子的游戏吗?”,霍尔先生一把揪起Root的领子,将她从椅子上拖到空旷的场地里,“你这个愚蠢的废物!”

Root因为窒息而涨红了脸,但她仍然直视着霍尔先生的眼睛,“……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她还没说完这句话,霍尔先生的右手已经打在了她的小腹上,“你怎么说的来着?”

这一拳打得力道十足,血立刻从Root嘴边溢了出来,她现在根本看不清霍尔先生的脸了,“……我不知道您到底在说什么。”

“这样倒像是Indigo的女儿了哈?”

女孩那野兽般眼神让霍尔觉得讨厌极了,于是他的第二拳来的更加凌厉,Root疼得想把身体蜷缩起来,但她把身体绷的更紧了。

“让你坐到这个位置是为了让你玩的吗?”霍尔将她丢到地上,用脚踩住了她的手腕,“无论是枪毙、淹死、掐死还是下毒都要让Indigo碎尸万段?”

——那正是她对找来的杀手所说的话。

“我……”

霍尔先生骑在她身上,用两个膝盖顶着她的胳膊,又用力的在她的肚子上打了一拳,Root被一口血呛的什么都说不出来,她根本看不清霍尔先生到底在哪,但她仍然瞪着眼睛——就像她习惯的那样。

霍尔又是一拳落在她肚子上,“想要报仇就堂堂正正的把她踩在脚下!”

“你说过……只有抓住……一切机会的人……才能……成为赢家……”Root一边说,一边剧烈的咳着,“我差一点……就……”

“那就是失败!”霍尔先生差点打断她的肋骨,“在你的仇人之前,她是军团部长!教团需要的是互相制约不是自相残杀!”

Root终于将眼睛闭上了,她无声的服软并没有让霍尔心软,他在站起来后还是在她的肚子上狠狠的踢了一脚。

“最后一次。”霍尔穿好了外套。

 

Cole听见开门的声音立刻迎了上去,Root看起来面色有点不好,一出来就在秘书等待处的椅子上坐下了。

“那面瘫变态对你干了什么?”他自己审视着Root,但没找到什么伤口。

“没事的,”Root将头靠在Cole身上,“我晋升了。”

“……什么?”Cole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需要去看看耳科医生了。

“我是说,”她一字一顿的说着,好像说完这些话用了全身的力气,“在Elias回来之前……我是新的……黑十字堡……负责人。”

Root话音刚落便晕了过去,Cole立刻从包中掏出一个注射器,标签上画着代表军团医院的十字架,还标注着71%的浓度。

“忍忍。”

他将透明无色的液体注射进她的体内,Root立刻睁开了眼睛,但血从她嘴里汹涌的流了出来,这个样子让不得不Cole想起三年前那个夜晚。

像是警告似的,胸口突然隐约的痛了起来,这让Cole无法再缅怀于过去,他将一片透明的薄膜贴在Root嘴上,又低声在Root耳边说了些什么,女孩便立刻像没事人一样站起来走了出去。

 

“需要帮助吗?”原本阒无一人的走廊里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Cole立刻将袖中的匕首滑到手掌里,这才转了过去。

这个男人看起来平淡无奇,但他的西装领口上别着一枚白金的十字架,而他脚下有一小滩血,似乎是刚才Root呕出来的,Cole看了一眼Root,确定她脸上一点血迹没有才答话道:“一点小伤,就不用劳烦院长先生了。”

Cole举起自己被血染红的手掌,那伤口不算深,却还在不停的冒着血。

“冒昧了,”John将目光转向别处,“希望您早日康复。”

“借您吉言。”

Cole不敢再多做逗留,随着Root一起离开了地下中心。

上了车的Root便倒在了后座上,Cole顾不得自己的伤势,从座位下的暗格中取出了药箱。

他小心翼翼的揭下刚才封在Root脸上的透明薄膜,血便立刻肆无忌惮的流了出来——让Cole很难想象这是一种庆祝晋升的方式。

他为Root灌了两口闻起来让人作呕的药水,Root挣扎着想吐出去,但被Cole捏着嘴唇逼她咽了下去,几乎是立竿见影的止住了血,Cole这才安下心来。

“您不处理一下自己的伤口吗?”司机略带担忧的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一直在流血呢。”

“不碍事的,开车吧。”

血液浸透他的掌纹,无声的开出了一朵玫瑰。

 

吩咐完医生之后,Cole提着公文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在书桌前坐下,从抽屉里摸出一把锋利的手术刀。

Cole用另一只手握着刀,从受伤手的手腕处轻轻的划开一个小口,沿着手腕划开一整圈,然后抓着自己的手指,像是脱手套一样将手上的皮肤直接摘了下来,露出鲜血淋漓的银色机械手骨。

Cole将手术刀放到一边,拿起一个镊子伸入密实的金属骨骼中,小心的从缝隙中间取出已经空了的蛇皮囊,将准备在一旁的新的血囊沿着空当塞了回去——这些血囊填充了机械手中的每一个缝隙,让金属丝缠绕的骨骼变得更有弹力,像真正的肌肉那样自然饱满。

擦干净骨骼上的血迹,他又从抽屉中找出一张完好无损的手部皮肤出来,套在了自己的机械手上,最后拿起蜡烛沿着接口的部分小心的烫起来,将手腕的两部分皮肤融化在了一起。

在做完与之前掌心上的刀口吻合的疤痕之后,Cole长长的吁出了一口气,但他没有太多的休息时间,几乎是没什么停顿的开始继续工作起来。

TBC

评论(27)
热度(162)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