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上流社会(六)

安总上线 严重OOC预警

你科炸裂 严重OOC预警

——

Chapter 6.  黑十字堡

 

“我说了只有三天时间!”Cole站在楼上朝大厅的裁缝怒吼着,“你他妈的是手臂被我打断了吗!”

女仆从里面的房间一路小跑到他身边,“您小声点,小姐会被您吵醒的。”

“吵醒个屁,”Cole挑衅式的转向Root的房间方向,“你他妈赶紧从床上给我起来!要不然我就告诉全国人民你根本没有胸部!”

裁缝还没来得及笑出声,就被从二楼跳下来的Cole一拳打在肚子上,“我他妈要把你们这些肉蛆系在一起塞进你妈的菊花里,现在、给我、干活!”

“Cole先生,”身后的女仆含着眼泪看着他,“这是您这个月踏坏的第二块地板了,而且今天才一号!”

来自西部小镇的男人像牛仔决斗前那样花哨的敬了个礼,“如果我他妈回来看见的还是布料的话,诺西尔小姐,我向您保证我会亲自用这几个废物的眼珠子把地板填平!”

“哦,Cole,”坐在角落的老设计师伸出自己干枯的几乎只剩下骨头的右手拿起一杯咖啡,“为什么不试着改衣服呢?”

“闭嘴你个老头子,”Cole从桌上拿了一块代糖弹进老设计师的咖啡杯里,“就职宴会上所有有钱人和教廷的人都在,你让她穿一件被改过的衣服在这些人面前丢脸吗?还是你想我把你的皮扒掉给她做件皮马甲?”

老设计师颤颤巍巍的将自己脸上溅出来的咖啡擦掉,“皮马甲?我们要给她做一件皮马甲吗?那可不算正式,我的孩子!”

“我要把你垂到肚子上的咪咪系在你的蛋上,然后……”

还没等Cole说完这一长串的污言秽语,就被闯进来的人打断了,“先生,车到了。”

“……然后打成水手结,涂成粉红色!”

Cole瞪了屋里所有人一眼,才趾高气扬的走了出去。

 

在汽车上的Cole先生突然保持了良好的教养,他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儿,连眼睛都没怎么眨过。

——当然坐在前排的霍尔先生也保持了同样的风度和礼仪。

“就是这儿了,”霍尔先生叫停了汽车,“我无权再前进,您也应该下车步行了。”

“谢谢您带路,霍尔先生。”

两个人在这栋位于约克城郊外的老宅门口站了一会,如果不是有人带路,没有人能将这栋废弃的建筑物和黑十字堡这个名字联系在一起,谁都想不到世界上最强大的机械设计师们居然情愿委身于这样残破的房子里。

“在您进去之前,”霍尔先生提醒他,“我建议您小心为上,这群人对于Elias先生的敬意不是你我所能理解的。”

言下之意,是对于鸠占鹊巢Elias位置的Root绝不会有什么欢迎的。

“我也同样崇敬Elias先生。”Cole风度翩翩的笑着,仿佛他根本没有听懂这句话里的潜台词一样。

“虽然说Root才是新负责人,但Cole先生,真正要和这群人打交道的是您,这群疯子眼里只有机械,图纸和零件,他们是怪物,你知道……连我也只能预约进入,而且只能进入一楼的会议室。”

“我希望我能全身而退,”Cole说道,“谢谢您的提醒。”

……以及你他妈的打伤了Root让老子来闯龙潭虎穴的好意。

霍尔先生完全不知他的腹诽,礼貌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在Cole保持礼貌敲了三次门之后终于忍不住露出原本的暴躁面目出来,在确保霍尔先生已经开着车离开之后,他的选择是从兜里掏出一根钢丝开始撬锁。

“这帮弱智。”从小在社会底层的长大的男孩并没有被这道门困住,他几乎是毫不费力的就撬开了门。

在大门后面的是居然真的是一座年久失修的老房子——蜘蛛网和老鼠岁数可见,楼梯塌了一大半,他甚至差点被一块天花板砸出脑浆。

但Cole并没显得过于吃惊,他径直走向了厨房——或者说一堆橱柜的自由组合里面,房间里有一个柜子还好好的立在那里,甚至没有落灰,在其他东倒西歪的橱柜里面显得格格不入。

躲在柜子里的西尔维娅抓紧了手里的火箭筒,只要那男人打开柜门,她就会一枪轰在他的裆部,而子弹里的军用安全涂料会让他的那玩意三个月都保持诡异的绿色。

Cole走近了那个柜子,但他只是站在那呆了一会,之后就走到角落里落灰落的最多的那个横在地上的橱柜,拉开柜门后,旋转的月光石的楼梯赫然在眼前。

“祝你好运,再见!”Cole贱兮兮的朝西尔维娅的柜子挥了挥手,西尔维娅愤怒的准备一脚踢开柜门,但她随即发现柜子被那个家伙锁上了——而她居然一点动静都没听到。

“啊,我忘了说,”已经走下台阶的Cole又折返回来,“我不知道你了不了解伸缩火药,但你最好别挣扎的太厉害,否则我保证整个地面上的建筑都会在炸成灰之后被吸力冲回你子宫里,顺便希望你手里的那玩意不是什么太大的东西,不然你在死前会享受人生最爽的一次爆肛!”

西尔维娅绝望的看了看手里的机动火铳,她依稀记得这东西好像是130毫米的口径。

 

Cole吹着口哨走下了楼梯,迎接他的是无数发子弹,但Cole显得并不慌张,甚至还用手帕擦了擦怀表,但第一颗子弹在他鼻尖前突然停了下来,像撞到一堵透明的软墙那样跌落了下来,几秒钟后,Cole的脚下就堆积了半米高的弹头。

“真他妈下血本。”Cole虽然在心里骂了好几个来回,但表面上依旧保持着淡定优雅的微笑。

等这些子弹落干净,呈现在Cole面前的便是传说中的教团机密黑十字堡,几千台车床在他面前有序的排列着,而在他的身后,则陈列着各种各样的大型机甲武器,那些坦克、飞艇、轿车和说不上来名字的代步工具沉默而庄严的闪烁着寒光。

如果沿着旋转台阶继续往下走,还能看到各种各样令人眼花缭乱的武器及意味不明的工具陈列,里面包括一些公众一直以为还存在于幻想中的和连想都没想过的东西。

建筑物的墙壁和地面散发出淡淡的荧光,但叫人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材质,踩在地上也完全不会发出声音,但走到最底层便能看到裸露在外的黑曜石,这个深达数百米的地下机密要塞竟然建在休眠火山之上,不过除了最下面作为黑曜石采石场的一层,整个建筑都充满了超越时代的质感。

奇怪的是偌大的空间里却一个人都没有。

“各位同僚,”Cole拉长了声音,即使在隔音能力一流的地堡中,他的声音依旧清晰的回响在每一个角落,“我是新任负责人Root小姐的私人秘书Cole,很荣幸和大家共事。”

意料之中的没有人回应,意料之外的是一桶冰,Cole不疾不徐的撑开自己的手杖,水从手杖伞上簌簌的滑落下来。

“Elias将军因为更重要的任务暂时离开了大家,但我希望,”他从身后掏出一把火铳,一枪打掉了不知从哪儿飞出来的机械鸽子,“大家要继续为教廷贡献自己的力量。”

他停下来,用火铳再次打掉了几只鸽子。

“咱们、就、不能、他妈的、好好、说话吗!”

他在每个停顿的中间都打出了一发子弹,这句话说完后,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条白线,这条白线越来越长,分支也越来越多,Cole用手杖轻轻往前探了探,一整堵透明的墙便在他面前轰然崩塌。

 

现在Cole知道沉默并不是因为没人说话,而是他们的声音传不到自己耳朵里。

“你们这帮胆小的老鼠非得他妈的用这种方式欢迎我吗?”Cole将火铳丢到一边,“我不仅会把你们号称无懈可击的安全墙一堵一堵的毁掉,我还会把这些死鸽子塞进你们的屁眼、把雷管伸进你们的肠子里、然后用雷神一号在脱衣舞酒吧放烟花!”

Cole高声叫嚣的声音使得背后升起的机械变得悄无声息,麦尔诺看准了机会准备拔刀,但就在他下意识看向腰间的那零点几秒,Cole已经死死的捏住了他的脖子。

麦尔诺虽然是个大个子,但实际上却从没打过架,他被Cole单手举起来的时候就像个小朋友那样慌乱。

“等……等……”麦尔诺抓着Cole的手用力的捏了两下,像是在感受手感似的,“你是……厨房小子?”

“哦,我相信女孩儿们的说法是厨房帅哥。”Cole将麦尔诺放了下来。

麦尔诺刚落到地上,Cole身后的场地里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来二十几个站在升降台上的家伙,这些人好奇的凑了过来,几个女孩立刻发出惊讶的叫声,“Romeo?/Author?/Groot?”

其他人疑惑的看了看Cole,他原本漂亮的笑容突然就变得尴尬起来了。

“哦,嘿嘿嘿,姑娘们,听我说,我能解释的……”

 

西尔维娅不太友善看着人群中侃侃而谈的男人,他刚刚用一根绳子把她所在的柜子绑了起来,还骗她说是伸缩炸药,让她在柜子里边害怕到快要哭出来。

“这人到底什么来路?”西尔维娅皱了皱鼻子,“你们认识他?”

站在旁边的男人抱着手看着,“五年前Elias带他来的,两边的手臂都没了,Elias给他重新做了一双胳膊,因为一直安排他住在厨房里,其他人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所以就叫他厨房小子。”

西尔维娅看着男人重新担忧起来的神情,“Anthony……”

“这一回……教廷真是给了我们两个完全不能拒绝的人选。”

“那个Root?”西尔维娅仔细思索着,但通常他们的脑子里只有齿轮和蒸汽,“就算她设计了飞艇,但最后还是Elias造出来的原型机。”

“不,看到Cole我才想起来,这里除你和博特以外,所有人都是看着Root长大的,她母亲一出征Elias就会带她到这儿来,”Anthony似乎在思索着什么,“Elias以前说过,Samantha……就是Root,是最有可能接替他的人,我以为是哄小姑娘开心的话。”

“Anthony,我们都相信你有能力领导我们。”

“不,”Anthony摇了摇头,“我和Cole一样,都只是为真正有能力的人服务的人罢了,我只是觉得Elias早就预见了这一天才留下了我,让我能够和Root交接工作。”

“那个家伙怎么能和你相提并论,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可靠。”

“你不知道他以前多受欢迎,”Anthony扯了一边嘴角,这让他脸上的那道伤疤显得有点可怕,但西尔维娅知道他的确是在笑,“姑娘们喜欢他的花言巧语,这儿的男人都笨嘴拙舌的,Cole能让小姑娘们开心,他甚至为了讨姑娘们喜欢做出了机械鸽子,你知道,最开始其实是他用来衔玫瑰逗女孩们玩的。”

“……肤浅!”

“他对这儿的人没有恶意,但过去这么久了,谁也不知道他和Root到底变成了什么样的人,”Anthony眉头紧锁,“两个被世家赶出去的罪人,现在却稳坐黑十字堡的交椅,不能说没有能力。”

“那小子在这儿住过,”西尔维娅打抱不平,“他当然能破解我们的机关,他一点都不聪明,只是个小丑罢了!”

“不,他在这只呆了三个月,”Anthony撇了撇嘴,“三年前,在你入职之前,我们把这儿彻底翻修了,他对这是完全陌生的。”

他顿了顿。

“何况我说的,完全不是这件事。”

TBC

评论(17)
热度(138)
  1. 羽咲绫乃POI百合病社 转载了此文字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