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一)【一元CP、大学AU】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0.

接到电话是下午两三点的时候,也因此使得雨季中难得美妙的晴天变成了“令人讨厌的暴晒天气”。

即便按照徐伊景所说的拜托之前要有被拒绝的准备,但得到确切答案时还是做不到保持笑容——不过即使如此,挂断电话前也仍然保全了一点薄面,并没有以恳求再考虑一下或者保持联系作为结尾。

“很有骨气。”这是徐伊景常用的句式,但今天她并没有这么说。

挂断电话李世真才发现徐伊景坐在沙发上实在有些尴尬,对方似乎已经意识到她度过了那个靠讽刺和靠鼓励才能继续前行的阶段,于是干脆保持一种暧昧的温柔态度装作自己没有听见。

总不会更丢脸了。李世真心想。


提出一起下楼买杯奶茶的是徐伊景,甚至难得贴心的使用了“再不出去走走就会发霉”了这样的借口,李世真对此报以感激,于是只能回应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徐伊景从来不喝奶茶的。李世真比这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清楚。

付钱之后徐伊景的手机响了起来,于是离远了些接了电话,李世真偷偷看着,对方脸上谨慎和略微垂下的头说明这应该是个工作电话,因为出来得仓促没有抹防晒霜于是躲在屋檐下的阴影里,李世真想,那个侧脸似乎出自某一部著名的电影。

等到奶茶递到手上时李世真才意识到徐伊景的消失不见,及时震动的手机上应该出现了对方的道歉和解释,李世真能想象得到上面的句子用何种字眼拼凑而成,也就没有了掏出手机回复的心思。

拎着两杯奶茶走到楼下的时候突然被抽空了身体,李世真觉得这场崩溃来得毫无来由,但事实上她比谁都清楚这一切的苦难是怎样被生活一点一点分泌而出。

真正击溃李世真的是她意识到自己正忍住眼泪急迫的寻找着一个无人经过的角落,这点理智让李世真意识到自己的不堪和不堪一击,最后的结局是连眼泪也绝望到不必流下来,她站在骄阳之下,眼前一片阴郁的灰。


没有人会相信李世真的绝望,正如没有人相信一个被剧组拒绝二十三次的女孩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演员。

Ch1.

李世真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努力的调整出了一个笑容,即使她确认徐伊景并不会捕捉到它,但徐伊景信奉的一些理智的教条的确有它的依据可言。

回家自己开门是徐伊景订下的第一条规矩,因为她就算没有在处理事务也不想浪费金钱般的时间来给人开门,那时候李世真被她脸上严肃的表情吓到,从而三年来也一直没有试验过这条家规的真伪。

和徐伊景住在一起的规矩不多,要做到并不算难,但能让每一条都显得不近人情也是徐伊景的本领,李世真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住客,不过徐伊景绝不是一个好房东。


李世真从宿舍搬到徐伊景的房子是大一的时候,大部分大学生不会那么早的搬离宿舍,她搬出来是因为宿舍里有人手脚不干净,在音乐剧系那种女生云集的地方搞出这些事情实在浪费时间,加上刚好第一个学期的奖学金还有富余,便动了一点这个心思。

找个最便宜的地下室有个地方睡觉,然后日常泡在图书馆里,这是李世真最开始的打算,徐伊景这个小区从来没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巧合的是她在一次表演的后台收拾东西时遇到了当时还在学生会的徐伊景,包里的租房信息掉出来了几张,第二天就有一位姓金的女士联络了她。

金女士是李世真的上一任住客,兼任徐伊景生活中所有可能的职责,因为要结婚而搬离徐伊景的房子,她联系了李世真,问她是否有成为继任者的可能。

在电话里金女士形容小区房子的一切辞藻都使这看起来像是一场骗局,于是李世真不得不询问了房子的租金,在那个问句之后突然插进来一个清冷的女声,徐伊景对李世真说的第一句话是“那是你无论如何都负担不起的价格”。

李世真并不觉得事实算是某种羞辱,但被只比自己大几岁的人说出来的确很伤自尊,在她犹豫是直接挂掉电话还是先骂回去的时候对方发出了邀请。

“有交易要和你做,所以出来见一面吧,我在你楼下。”


李世真在那个年纪还是爱幻想的女孩,对于这种电影剧情的发展还抱有一些好奇,她在五层的楼梯上反复思索对方是个怎样形状的女人,不懂人情世故的富二代一类的词汇在见到徐伊景的一瞬间都变成了优雅的褒扬。

李世真从来不记得她们第一次见面的那个场景,她只记得自己见到了徐伊景,而那个场景中应该存在的其他事情都像薄雾般拢不成形状,徐伊景的白色套装和哑光口红,徐伊景的橙色手包和波点丝巾。

“徐伊景,大四,念金融。”

而旁边站着的金女士递来的名片上,印着一个和学生身份似乎毫不相关的惊人头衔。

李世真难得的局促起来,她最初将这归结为穷人对富人的天生恐惧,但徐伊景显然是习惯的,她就像是叫她下楼时那样的自然的说出了交易的内容——她要李世真替代她去应酬一些人,李世真就可以免费住进那幢无论如何也负担不起的公寓。

所谓的应酬不过是参加宴会时和对徐伊景那一型不感兴趣和徐伊景无意深交的男人们换取名片和情报,对于一个学表演的女孩子来说这并不是难事,李世真记得在第一次去之前曾经很紧张自己会遇到电视剧里出现的那些肮脏情节,但徐伊景告诉她那不过是穷人们的一种仇富幻想,更高的财富等级已经过滤了暴发户的存在,而且为她李世真,实在没有那个撕破虚伪的必要。

李世真那个时候还没习惯徐伊景的说话风格,于是在车里委屈了好一阵子,直到金女士小声催促她才意识到自己该下车。

事实上那一晚她很争气的成为了全场的焦点,她比徐伊景想象中更快的适应了这个环境,即使是以伪装者的身份,徐伊景也无法保证是否还有人能比她做的更好一些。

那个时候的李世真不会知道那一晚就是她的未来——徐伊景亲手为她铺就了红毯,打开了大门,却始终走在她前面,不曾回头。

TBC


评论(15)
热度(280)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