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二)

诸位请踊跃留言,我会感激的。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2.

 

刚刚插好吸管就接到了姨妈的电话,李世真吸了吸鼻子,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不合时宜的关心就是负担。

想着这些的时候徐伊景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已经是和刚才出去买奶茶时截然不同的样子,李世真总是很羡慕她能够在十分钟之内把自己打扮好的能力,但她也知道这是源于有钱人衣柜中无论怎么搭配都不会错的品牌套装,而徐伊景显然也不会在挑选口红颜色和妆面搭配上浪费多余的时间。

就像个机器人那样精密的活着。

“临时开会,不用等我吃晚饭,”徐伊景一手扶着鞋柜,踩进八厘米高跟中,“还有,你姨妈给我打过电话了。”

李世真心一紧,“她说什么了吗?”

“说是叫你回家住。”

“这样啊,”李世真勉强笑笑,“你怎么说的?”

“说是能分担一半房租,”徐伊景语气并无嘲讽,“回家住的话以后剧组排练什么的恐怕也不方便。”

“抱歉啊,给你添麻烦了。”

徐伊景拧开一半房门,“阿姨连知道伊景你比世真懂事这种话都说出来了,看来是很想你。”

“那么,”李世真深吸一口气,“学姐你希望我……”

“并没有那种打算。”

徐伊景蜷了蜷手指,算是告别。

 

投了四五份简历之后决定还是第二天再给姨妈回电话,自己煮了一包芝士拉面吃了,为了保护嗓子就没放辣椒,越吃越觉得有点难以下咽。

吃完饭简单画了妆就出门打工去,徐伊景高中时候买的机车借她骑,到酒店刚好是十五分钟的路程。

工作性质是在酒店的酒吧唱歌,从九点到凌晨一点酒吧打烊,歌曲以蓝调和爵士为主,有时候会有人点一些老歌,薪水相对来说还算是优渥。

说起来这份兼职也是徐伊景找来的——自从搬到徐伊景那儿之后她就不再允许李世真继续在便利店那种地方打工,毕竟在酒吧被抓包还可以解释说是有音乐梦想,在便利店被人看到的话就无论如何都难以证明徐伊景为她塑造的完美形象——虽然李世真也不觉得有唱歌梦想这种事情有什么可信度,但她到底懂得如何把假的变成真的。

 

十一点的时候有大概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李世真刚坐下准备补个妆,孙玛丽就急火火的冲进了化妆间,“出大事了!世真!”

“你慢点,”李世真从镜子里瞟了孙玛丽一眼,继续化妆,“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家代表在二楼和朴建宇吃饭!亲眼看到了所以下来告诉你,”孙玛丽扒住桌子,“YA,你那是什么态度?”

李世真转头,“大韩民国最有钱的两个人在最贵的酒店吃饭,你觉得我能是什么态度?”

“话是这样说没错,”孙玛丽恶狠狠的仰头,“但是代表和前男友吃饭,你就不怕旧情复燃什么的吗?一点这样的心里觉悟都没有吗?”

“怕啊。”李世真坦荡荡的直视着玛丽,“但我能做什么吗?”

这下轮到孙玛丽说不出话来了。

“但是,”孙玛丽辩解着,“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吗?”

“不然呢?”

孙玛丽似乎是找到了论据,变得可爱的理直气壮起来,“你和你们代表除了睡觉和工作时间都一直腻歪在一起啊,每天朝夕相对那么久,难道连个表白的时间都挤不出来吗?”

李世真画口红的手顿了顿,“……也不是没有表白过。”

“MO?”孙玛丽一张气不过的脸,“就你那种‘因为喜欢学姐才什么什么’的表白方式吗?你以为自己是日剧里的女学生吗?”

孙玛丽将李世真温柔又小心翼翼的表情学了个十成十,李世真觉得自己的朋友实在可爱,在这种时候依然忍不住笑了出来。

“YA!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就是因为这么不可爱你家代表才会不喜欢你的!”

“阿拉索,”李世真的眼睛笑成弯弯的两道,“所以说你这么可爱,矢口先生一定很喜欢你了吧?”

玛丽的脸红得透了,难得有了一副小女人的矜持做派,“矢口先生他啊——”

 

收到了像整个世界那样的一束雏菊,又或者是在世界另一端守着时差发来的俳句,孙玛丽被喜欢的人温柔的热爱着,于是粗心的人也能够看见草上新出的一滴露水。

这可真好呀。李世真看着她的朋友。

被喜欢的人喜欢。这可真好呀。

 

Ch3.

 

“有话要说,在咖啡厅见面吧。”

“……死丫头想死了吗?”李世真夹着手机给自己套上袜子,“申颂美你皮痒了吧。”

“哎一古,”颂美的声音听起来很轻快,“就我一个人,没有负担的过来吧。”

 

走出房间的时候放轻了脚步,但旁边的卧室门开着,不知道徐伊景是出去得太早还是一夜未归,楼下餐桌上的便利店三明治证明是前者,从冰箱拿出来的食物和牛奶放到现在,是刚好可以入口的温度。

徐伊景的细心并不是拿来做这种事情的专属,这不过是职业病的附属品,李世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起认识到了这一点——开心的时候就少女心的享受一点错觉,不开心的时候就冷淡的让自己面对现实,活成一部剧本随机生成的独角戏女主。

徐伊景这人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她的一切都是好的,而一切却又不是为某一个人单独存在的好,能分辨出来的时候往往太迟,只好怨恨自己没听进去她曾经无数次强调过的不在一个世界的理论,那个人轻轻松松的把两头都堵死,也不管多少人曾在名为徐伊景的迷宫里困惑潦倒。

是可怕的,又无法不被崇拜的那种人。

 

颂美的高中今天有特别的考试借用了场地,有半天的假期,李世真去的的时候特别开了徐伊景的车,方便一会送妹妹回学校,但徐伊景一直没有回信息,应该是在忙工作上的事情。

“工作还没找到吗?”姐妹俩之间不像和姨妈那样需要藏着掖着,正因如此,提出尖锐问题的时候才更觉得锋利。

“那个……”

“知道了,”颂美老成的点点头,“会帮你瞒着妈的。”

李世真的心情忽然衰败下来,被现实打击的感觉是无处发泄的愤怒,她握着咖啡杯,但隔热的材料只传来一阵冰凉。

“妈想让你回去住,”颂美舀了一口冰激凌,像她这种年纪的女孩子还是可以大口的吃这种高热量的食物的,“说是因为下个学期要让我住校,一个人会很寂寞。”

“这样吗……”

“其实是不想让你继续和代表姐姐一起住了,”颂美吸吸鼻子,“看你受苦又没办法挑明,让我做恶人。”

“在……在说什么呢,”李世真慌乱的喝了一口咖啡,但被烫到了嘴,“高中生都这么……”

“高中生比你想象的清楚的多,”颂美一脸不耐烦的递了餐巾纸过去,“大学女生没听过这个理论吗,暗恋者的心思全世界都知道,只有想要努力的那个人没买到票。”

“YA!说什么呢,真是……”

“妈妈从小看你长大的,以为那种心思能瞒得过家里人吗?上次查单词的时候看到了网页的搜索记录,说是在咨询女儿喜欢同性怎么办,吓得我以为我做了什么让妈妈误会的事情,还有,晚上也总是睡不好觉,对着你爸妈的照片发呆,说是不知道怎么交代,”颂美噼里啪啦的说了一通,“妈妈她知道这件事的时间比我还要早。”

李世真抿着嘴唇,却忽然有点想笑。

“我是年轻人,所以支持你的性取向,”颂美减小了声音,“但是代表姐姐……不是一个好选择啊。”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吗?”李世真咬着嘴唇,用鼻子发出一声嗤笑,“听过这个论点了。”

“不是这个,”颂美用一种近乎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姐姐,“总应该对你有点表示吧。”

“原来担心那个啊,”李世真终于真诚的笑了起来,“颂美啊,那个不是这么计算的。”

“……MO?”

“请你好好吃顿饭吧,”李世真的语气突然轻快起来,招手唤来服务生,“吃完了送你回学校。”

颂美一脸茫然,“说得好好的干嘛突然……”

“参鸡汤吧,对高中生身体好,”李世真摸了摸颂美的头,“正好,能给学姐带一份回去。”

TBC

评论(48)
热度(231)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