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三)

谢谢大家。拒绝催更。

老子已经日更了。

有想要看到的梗可以说哦。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4.

 

“我一不在家就过滋润的好日子吗?”

徐伊景吃东西的时候总是很有教养,人们很难从她吃东西样子来分辨她口中的食物到底美味与否,总之,是完全不可爱的那一型人。

“带颂美去吃的,高中生长身体要补一补。”

“沾了妹妹的光啊,”徐伊景放下勺子,“来当说客叫你回家的吗?”

“算是吧,”李世真不想多提上午的事情,“不再吃点了吗?”

“吃过饭回来的,”徐伊景动手将饭盒盖好,“该打工了吧,我送你。”

李世真侧头笑笑,“应该很累了吧学姐,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要去那边和人谈事情,感觉结束的时间应该和你下班的时间差不多,所以就一起吧。”

“谈工作到这么晚也没关系吗?”

徐伊景打开冰箱门,顺手整理好了几瓶跌歪了的饮料。

“和朴建宇,也不算是外人。”

 

那么,玛丽找过来似乎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OMO,气死我了!”大小姐把门狠狠撞上,一屁股坐在化妆台上,“你家代表和朴建宇跑了,知道吧!”

“嗯,来的时候交代过了。”李世真回避了玛丽的眼睛。

“YA!”孙玛丽拍桌子,“说的是什么话啊现在!不是那个意思!是告诉你你家代表,正式和朴建宇那小子跑了!”

“发生什么了吗?”

“因为替世真着急所以跟过去了,”孙玛丽恶狠狠的皱着鼻子,“看见徐伊景在给朴建宇打领带,A XI,完全是一对狗男女,是狗男女!”

“……这样吗。”

“最气的是对见面的人说下个月就订婚了,”玛丽一手夺过李世真的眼影盒,“你就不能上点心吗?”

反倒是听到这里才定下了心来,只是不好的预感总在胸口压着,“大概是有什么合作的计划,学姐不是会做这种事情的人。”

“你倒是理解你家代表,”孙玛丽被气到笑了出来,“那是朴建宇啊,是唯一认证的前男友啊。”

“知道啊,人很好,学历高,能力强,对人也好,长得也帅。”

“MO?长他人志气了开始?”

“总之学姐有自己的计划,不知道之前就装作什么也没看到吧。”

被抢回眼影盒的孙玛丽真心笑出声来,“我说你,就打算鸵鸟到有一天被她发现然后赶出去吗?”

世真努力对着镜子做出一个称得上是微笑的表情。

“大概……也可以这样理解吧。”

 

十二点半的时候徐伊景和朴建宇进了酒吧,侍者递了纸条来,上面是徐伊景的字,叫她结束了之后一起吃夜宵。

其实是困扰的关系。李世真站在舞台上看着那两个人,即使没有交流,但一起对着资料沉思的样子生生将自己和那两个人的世界隔出一份疏离感来,她低头看见自己脚上东大门买的高仿高跟鞋,有一瞬间忘记了歌词,只好随着音乐哼哼了出来。

徐伊景朝她那儿投去了一瞥,没有恶意也谈不上玩味,李世真却生出一种被抓包的心虚感,连带着突然有了哽咽的情绪。

朴建宇顺着徐伊景的目光看向李世真,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李世真注意到他轻轻合着拍子的左手。

的确是周到得令人羡慕。

 

李世真和朴建宇姑且算得上是朋友的距离。她搬进徐伊景家的时候两个人还没有分手,见过几次面,总的来说第一印象是礼数周全的人,当时心中也许过诸如希望以后能找个朴建宇这样的男友的愿望。

两个人后来如何分手这件事好像一直有些晦涩,徐伊景在某一天的早餐时说了两个人已经分手了的宣言,然后告诉她不必紧张,以后世真在路上遇到了还是可以问好的关系。

两人分手之后也不是毫无联系,之后朴建宇还托李世真帮过几次忙,这才了解到是完全和徐伊景不同的人,朴建宇拜托她帮忙的时候会让她有一种自己非常被他需要的真诚错觉,徐伊景则是赤裸裸的把一切当做交易,李世真有时候会想如果是先遇到朴建宇的话,大约会觉得徐伊景的确是个没有教养的疯子。

 

大抵在朴建宇的一切资料当中唯一的美中不足在于,他是以李世真最不希望的那种身份来到她的世界的。

 

Ch5.

 

找的店虽然故意装修成怀旧街边摊的样式,食物在舌尖依然能够分辨出精心腌制过的高级味道。

徐伊景很少说话,大部分时间是朴建宇在开口,李世真充当了附和的角色,气氛不冷不热,像是公事聚餐般稀松。

“对了,换了新号码之后还没有告诉你,”朴建宇落落大方的拿了自己手机拨了电话过来,在看到世真手机震动两声后摁了挂断,“以前的号码因为出国被停掉了。”

“出国了吗?”李世真没有去碰自己的手机,尽可能将态度变成关切一些,“去了哪里?”

“美国,听说有个很好的项目,所以去待了半年,结果遭遇滑铁卢。”

“以朴代表这样的能力,想要东山再起也是很轻易的事情,”李世真对朴建宇的云淡风轻难以生出恶感,“以后就留在这边不走了吧?”

“看机会啊……”朴建宇招手叫来服务员,“这边的烤秋刀鱼很有名,要试试看吗?”

“啊,可以……”

世真的话被徐伊景打断了,“世真她不吃秋刀鱼,麻烦换成鳕鱼吧。”

 

出了这样的插曲意外的有些尴尬的意味,后半段徐伊景和朴建宇只好开始讨论公事,那不是李世真能插嘴的事情,故而萌生了早退的念头。

这样提出来以后朴建宇说也的确不早了,挥手叫人来结账,李世真觉得这样显得自己好像有些太不懂事,但看徐伊景脸上并没有不睦之色。

晚上徐伊景喝了酒,车钥匙扔给了李世真,世真朝朴建宇离开的方向望了望,确认已经听不到声音了才开口,“没有耽误学姐的公事吧?”

“想太多了,”徐伊景自己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我也不想熬夜来着。”

徐伊景给的答案并不能让李世真感到心安,但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好继续的话题,只好沉默的发动了车子,一路往家的方向开去。

 

等红绿灯的时候是徐伊景先开的口,“以后不喜欢做的事情就要学会拒绝,朴建宇也不是需要讨好的对象。”

李世真敏锐的意识到徐伊景是在说秋刀鱼那件事,“是的……但很好奇学姐什么时候知道的?”

她从没说过自己小时候被鱼刺卡到过的事情,印象中也不是没有在聚餐的时候吃过鱼。

“没见过那么小心的挑鱼刺的人,即使吃剔好的鱼肉也小心翼翼,所以印象深刻,”徐伊景看着窗外,“当做是朋友间的聚会,不用那么谨慎的。”

“原来如此。”李世真希望自己能够多说一点,夸奖徐伊景聪明或者什么样的活泼的句子,但如鲠在喉。

怕难以掩藏已经无所遁形的欢喜。

 

“建宇代表他投靠了学姐吗?”李世真努力换上一种八卦的语气,“前男女朋友一起共事也不会觉得尴尬吗?”

“共同利益面前没有尴尬,”徐伊景看向李世真,“好像看到孙玛丽了,和你多嘴了?”

徐伊景和孙玛丽关系一向麻麻,说不上是深仇大恨,只是见到了就有生理厌恶,李世真将这总结为游手好闲的富二代和精英二代之间的互相看不顺眼,不过反正谁也没有必要看的上谁。

“被发现了吗?”李世真吐吐舌头,“说是听到下个月要订婚什么的,又觉得学姐应该是有自己的打算。”

“还不确定订婚的事情,”徐伊景似乎被李世真的表情逗笑了,“视那位会长到底上不上当而定。”

“哎一古,刚才真的被你骗到了,”李世真呼出一口气,“不过仔细想想如果是学姐的话,认识一天就闪婚也有这样的可能性。”

“大概吧,”徐伊景做了个深呼吸,“如果看准了就立刻出击,总比熬到错过最佳时机要聪明得多。”

“嗯,”李世真露出一个乖巧的微笑,“好像……是这样子呢。”

 

很难说失眠时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形状。

眼睛是酸的,但总少了一个流眼泪的缺口,那些情绪闷在胸腔的深处,也找不到必须发泄的必要,于是一面委屈一面安慰,只不过是丢失了一袋糖果里的一颗。

最终坐起来吃了安神的中药,用手机照明的时候看到朴建宇的新号码的未接来电,手指移到删除上,下了两三次的决心,最后创建了新的联系人。

最大的敌人啊。李世真拉起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脸。

其实该叫做暗恋者的懦弱。

TBC

评论(35)
热度(296)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