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四)

我刀终于发文在LFT了。

为了娶到刀刀菊苣今天的八耻也在努力。

今天的小甜饼是煎鱼X世真和世真X玛丽

代表依旧怼。

——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6.

 

早上李世真是被玛丽的电话叫醒的。

“世真啊……”

李世真可以从玛丽的语气中分析出她的情绪,拉长音的时候是需要求助,尾音上挑是有了开心的事情,孙玛丽的语气和她的表情一样毫无隐瞒,但她始终不能了解徐伊景口中的每一句世真包含的感情。

“又要干嘛?”

“要相亲……”孙玛丽的声音带了一点讨好的意味,“还是老样子啦……”

孙玛丽的家庭不能允许她嫁给一个外国人,但矢口先生和孙玛丽之间的关系还远远不到为此和家庭撕破脸面的地步,她仍然需要接受家庭的安排——虽然她也有自己的秘密武器。

李世真在这些场合便能体现出自己的价值——玛丽会告知男方自己将迟到一小会,李世真就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接着她总能使得男士们收下自己的名片,在这个瞬间玛丽会巧合的走进门来,于是结局多半是无法解释的不欢而散。

玛丽会为李世真的演出付出报酬,大多时候是一顿饭,有时候会是衣服或者包包,这的确不比徐伊景的现金交易令人心动,但在朋友之间,李世真必须选择,孙玛丽的做法才称得上最优。

“阿拉索,”李世真胡乱应了一声,“到楼下Call我吧。”

 

睡眠质量堪忧,李世真花了多一点时间化妆,出来的时候徐伊景正光彩照人的坐在客厅里读书。

大概是一本宗教哲学一类的书,李世真从封皮上的画面和认识的为数不多的英文单词中拼凑出了这个答案,她猜测这大概是新客户的爱好——毕竟徐伊景相信的唯一的神并不允许她浪费时间在钻研这些东西上。

徐伊景念书的时候会带一副金边细框眼镜,李世真笑称是老年人的习惯,但她其实觉得那样的徐伊景有一种贵族般的气质,令人怦然心动——当然,无论何时的徐伊景,都有这样的特质。

“出去吗?”

“内,”李世真点点头,“约了玛丽。”

“注意安全。”徐伊景并没从书中抬头,但李世真知道那一小会的注意力被自己分散了,这让她察觉一点确幸。

“哎一古,又不是小孩子了。”

“用撒娇的语气说话的人也不能算长大吧。”徐伊景夹上书签合上书,但没有摘掉眼镜。

“学姐也才二十五岁,”李世真为自己倒了一杯牛奶,“这个也是在撒娇允许范围内的年纪来着。”

“能够用撒娇获得的东西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东西,”徐伊景难得懒散的换了个舒服的坐姿,“对方在心情上得到的所谓补偿远远比不上希望从你那里真正获得的价值。”

“话虽然这么说,”李世真猛灌一口牛奶,“学姐没撒过娇吗?肯定有过的吧?”

“手机震了很久了李世真,”徐伊景指指桌上的手机,“继续在这边八卦的话一会就要对孙玛丽撒娇了。”

“阿拉索,”李世真走到窗口前对楼下的玛丽招了招手,“那么学姐我先走了。”

“嗯。”

徐伊景点点头,重新拿上了茶几上的书。

 

看见李世真出来孙玛丽就一肘子抵过去,“YA!干嘛不接电话?走之前要和你家代表亲亲吗?有到那种进展了吗难道?”

“小姐,”李世真侧头,“现在是你找我帮忙。”

“MO?”孙玛丽叉腰,“找你帮忙的朋友可以忽略,对你那样子的代表就要捧在手心里宠着,哦哟,我们世真是重色轻友的人啊,A XI。”

“YA,”李世真拉开车门,“难得想和我聊不相干的天,要是有那个可能的话都不会下楼,直接扣掉电池关机,这样或许满意了吗?”

“聊天了吗?”孙玛丽也坐上车里,“聊了什么?男人吗?”

“才不要和你说,”李世真悻悻的转头,“开你的车去。”

“不过话说,”孙玛丽开动车子,“朴建宇是什么情况?”

“哎一古,”李世真对孙玛丽怒目,“天气这么好不要浪费在聊这种事情上,你听到的那个消息是假的,也没有说要复合什么的。”

“那样就够了吗?前男友以合伙人的身份回到生活里,每天朝夕相对的时间比你还多,还有以前的感情基础,奥多开?那个怎么能放心啊李世真!”

“说是这个案子合作,以后的事情还不知道,”李世真懊丧的朝后靠去,“喂,不说这个会死吗?丫头?”

“无论说不说都逃不过去,”孙玛丽老神在在的摇摇头,“首尔就这么大,怎么可能躲得开?”

“那个啊……”李世真闭上眼睛准备补眠,“首尔也没这么小,是吧?”

 

结果孙玛丽的乌鸦嘴。

 

刚进餐厅就一眼看见朴建宇在窗边和人谈事,李世真看到对方想要站起来的样子小幅度的摆了摆手,朴建宇便自然而然的伸了一个懒腰,将李世真的谎圆了过去。

还好没影响到什么,李世真完成任务倒是很圆满,出来的时候也不见朴建宇,李世真轻轻呼了一口气,准备到外面去等孙玛丽。

“世真XI要赏脸一起喝杯咖啡吗?”

朴建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靠在餐厅外墙等人的样子很帅气,李世真转身的时候便挤出一个相当惊喜的微笑,是有二十万分开心的模样。

“虽然很想答应帅哥的邀请,不过今天无论如何也得等到玛丽出来。”

“反正下午也没事情,”朴建宇微笑,“外面很晒,到我车里等去吧。”

“那么,”李世真咬咬嘴唇,一时想不到脱身的办法,“……就只好麻烦朴代表您了。”

 

Ch7.

 

玛丽出来打电话问人在哪里,像是间谍片一样接了电话说在朴建宇车上现在直接走到车里不要往旁边看云云,李世真能感觉到旁边朴建宇在笑,没好意思转过头去看那边的样子。

孙玛丽知道不方便没有多问,嘱咐几句告别时说短信联系,李世真收了线转头看身边人,略带歉意的只能傻笑

朴建宇胳膊撑在车窗上,用食指撑着太阳穴,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和孙玛丽小姐一起来骗人吗?”

“哦,那个啊,”李世真低头,“一点私事……还要麻烦代表保守秘密。”

“阿拉索,”朴建宇眼睛弯起来,“不会对别人说的。”

李世真道谢后有一点冷场,但朴建宇没在意这点事情,利落的拧钥匙发动车子,“作为保守秘密的代价,世真来挑家咖啡厅吧。”

世真利落的报了大学旁边装修清新的那家平价的咖啡厅,一边介绍位置一边思索这杯咖啡要换取的价值,那边朴建宇倒是没多想的样子,伸手拧了广播,放出来一首听不懂语言的歌曲。

两个人一路上没说什么,李世真抱着手机和孙玛丽打字,玛丽那边一直质问她是不是疯了,倒是正主在边上,李世真还得保持笑容。

 

路不算远,小问题就是停车位有点挤。李世真先下的车,站在一旁看着朴建宇单手倒车的样子感慨,诸如男友力之类的形容词用起来一点都不会显得过分的样子。

“走吧,”朴建宇从车上下来,“发什么呆呢?”

“感觉代表您啊,”李世真的诚恳中夹杂着一点气闷,“实在是非常帅气的男人,梦中情人那种,完全是白马王子。”

“突然被夸奖吓了一大跳啊,”朴建宇笑笑,“那么世真XI也是白雪公主,漂亮又可爱的那种。”

“没有开玩笑的,”李世真叹气,“我充其量就只是灰姑娘而已。”

朴建宇为她拉开咖啡厅的门,“找到水晶鞋前先喝杯咖啡,不会耽误的。”

李世真勉强的点点头走了进去。

 

朴建宇的确是个气场强大但又温柔的男人。李世真能察觉到朴建宇对服务员的态度不像徐伊景那种冷淡的客气,而是一直微笑着很温柔的绅士——说完全讨厌是假话,但是因为太优秀造成的压力实在不是李世真能够轻松承担的事情。如果她都能理解徐伊景被这样的人喜欢的幸福感,生出自卑好像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所以,朴代表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李世真决定开门见山,同这样的情敌坐在一起好好聊天太有负担,不如早点切入正题。

“世真以为我要说什么呢?”朴建宇用调羹搅拌着咖啡,但没有发出一点碰撞的响声。

“以为是要问代表的情况?”李世真据实相告,“是这样吗?”

不是没有这样的情况,男人们请她吃饭来换取合租那位的资料和情报,拉拢的方式各种各样,李世真虽然不喜欢这样的事情,但那至少证明在别人眼里,自己是在距离徐伊景最近的位置。

“完全不是呢,”朴建宇推开一点面前的咖啡,“想了解徐伊景用眼睛看就好了,因为对昨晚吃饭的事情感到抱歉才这么做的。”

“那个吗?”李世真心情好了些,“是我太矫情了,和代表您没有关系。”

说话间服务生端了法式松饼上来,李世真注意到淋在上面的花生酱。

“伊景提过你喜欢这种吃法,”朴建宇解释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

他的确没有记错,但这让李世真觉得难堪,朴建宇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合适为她心细的人,何况他记得的是徐伊景的片语只言。

“谢谢您。”

李世真低下头提起刀叉,切割食物时与盘子的摩擦声在沉默中被放大,显得稍稍有些刺耳。

 

李世真借口回学校拒绝了朴建宇载她的好意,一个人在校园里瞎逛,路上偶尔有牵手的情侣散步,难免看到又有点伤神。

也不是没有幻想过以后能有这样甜蜜校园恋情的回忆,但与徐伊景的共同记忆中大多都是点头擦肩,似乎也没有那种能够立刻想到的,让人值得回味的故事。

想着这些的时候有人来了电话,熙真这名字有点生疏,接起来听到声音也没太能有完整的印象。

那边大概也知道情况,上来自报家门说是以前学生会的干部,李世真这才记起来是大一还是大二时认识的负责的师姐,端正了态度问对方是有什么事情。

大概意思是明天需要一位样貌出众的模特拍摄画报,因为不是太有名气的小品牌所以报酬压得低了些,问世真愿不愿意来帮这个忙。

看起来是不平等条约,只是那边语气焦急又摆了师姐的架子,李世真想自己反正也无业游民一个,大约也没有什么冲突,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刚挂完这个电话徐伊景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说是晚上七点要带她一起吃饭,李世真报备完刚才师姐电话的内容,徐伊景那边顿了顿没有答复。

“回家再说。”

 

Ch8.

 

“和师姐打电话确认过了是五点之前能完成的拍摄,赶到吃饭的地方去应该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李世真,”徐伊景抱臂看着她,“以后不要接这种廉价的帮忙。”
“说了是因为小品牌所以给的报酬少些,是以前帮助过我的学姐,拒绝也不太好意思。”

李世真如实相告,但徐伊景并不为所动。

“不是说廉价的报酬,而是这种廉价的人。”

“廉价的……人吗?”李世真皱眉。

“第二天开拍前一天才找人,大概不是开了天窗让你去救场就是有其他问题,而且仗着自己是曾经的师姐就可以这样要挟你,这样廉价的人以后不要再继续交往。”

“但是……”

“这是你的事,”徐伊景坐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只是忠告而已。”

“学姐……”李世真往前探了探身子,“是生气了吗?”

“没什么好生气,”徐伊景打开电脑,“教了你这么久也学不会的话,也没有再生气的必要。”

“我……”

“先出去吧,”徐伊景带上耳机,“有电话会议要开。”

李世真张了张嘴,但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第二天一早到片场,说不心凉是假的。

工作人员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干活的样子看起来很没效率,李世真以为自己大概是跟着徐伊景太久所以容忍度变差了些,因为初来乍到的缘故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找了学姐套情报,那边还是打了绝对没问题的包票。

耽搁了两个小时才正式开拍,刚开始还算顺利,只是没拍完一套就有人过来送了外卖,摄影那边立刻喊了停工,一群人吆喝着过去吃饭,学姐那边递了水过来安慰说不需要担心,一共三套衣服,大概两个小时怎么也能拍完。

李世真本来就不敢吃得太多,一群人在拍摄场地抽烟的味道也令人讨厌,吃了两块紫菜包饭就没了胃口,心中隐约有了点坏情绪,但她也不想在这种时候证明徐伊景的直觉。

下午吃过饭就变得懒散,灯光和场务犯的错误多了些,摄影师脾气大的吓人,骂了一通后情况稍微好了些,两套衣服这才顺利拍完。

李世真对拍摄工作已经没抱半点希望,只想着赶紧结束,结果还是出了幺蛾子——学姐拿了泳衣进来,告诉她这是第三套服装。

李世真并不想在工作结束前撕破脸皮,放软了语气拒绝,学姐那边求她帮人帮到底的嘴脸很市侩,但一边求情一边发短信不走心的样子让李世真彻底生了气。

拍泳衣写真这种事不用顾虑徐伊景那边也知道不可能接受,李世真语气严重了些,学姐那边懒洋洋的从手机上抬起头来说加钱再加一倍到底行不行。

李世真心下冰凉一片,拿了自己的包直接要走,学姐那边手快直接大力推了回去,大概那边没想到李世真拒绝的这么彻底,一时间也有点气急败坏,喊了大一就被包养的女人要什么廉耻这种话出来。

李世真那边突然没了动作。

“喂,说中你了吗?”师姐那边发出令人厌恶的笑声,从腰包里掏出一把钞票砸在李世真胸口,“知道自己是婊子了就不要拒绝眼前的……”

打断她的是李世真挥出来的拳头。

“道歉。”

李世真双眼通红的站在那发着抖,伸出左手攥住了对方的衣领。

“我说,现在立刻给我道歉。”

 

工作人员报警的时候李世真差不多已经让对方的头砸裂了三面镜子,但自己情况也不算好。

上了警车才觉得一阵后怕,也没觉得自己在哭,还是警察大叔觉得实在看不下去,塞了纸巾在她手里。

李世真对着车窗看着自己,脸上一块青一块紫的样子很难看,眼泪往下流的时候才觉得属于疼痛的那点神经起了反应,她想努力的挤出一个微笑,但肿胀的嘴角让她什么也做不了。

徐伊景不会允许这样的自己出现在她的餐桌上。

“大叔,”李世真小声的请求着,“晚上本来和重要的人有约……能帮我发个短信告诉对方吗?”

“哦,”警察大叔从她包里找出了手机,“想要发给谁呢?”

“徐伊景学姐,”李世真含糊不清的念出这个名字,“就说……工作出了点意外,要延长拍摄,可能赶不过去了,感到十分抱歉。”

警察大叔瞥她一眼,“要……这么说谎吗?”

“内,”李世真点点头,“这么发就可以了。”

反正徐伊景是对的——

对她来说,其他的大概也没有这么重要了。

TBC


评论(29)
热度(272)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