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六)

感谢大家,但是因为你云准备投喂了所以安心丢开了自己的文。

我要享受云了。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10.

 

两个人的谈话被孙玛丽的手机铃声打断了。

“MO?”孙玛丽把手机亮给李世真,“朴建宇问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大概是学姐说的,”李世真把头埋进被子里,“反正脸变成这样……瞒不过去就交代了。”

话音刚落,那边短信提示音又响起来,李世真半抬眼问又有什么事。

“说是你家代表突然离场,”玛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李世真的表情,“给客人的缘由是妹妹那边出了事,所以猜测是你。”

很奇怪的是先引发的不是感动或者别的善意的情绪,李世真第一反应察觉到的是愧疚——就像是在警车上发给徐伊景的谎言,她总是习惯在不考虑自己的前提下不给对方添任何麻烦。

李世真拖着这种念头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翻出手机,但意外的是关掉飞行模式后也没有徐伊景的消息进来,她犹豫了一下给徐伊景的司机发了信息。

卓的回复一直没来,不知道是在开车还是在干别的什么,李世真对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发呆,看不出是在想什么事情。

 

门铃响的的时候李世真都不必浪费时间猜到底是谁,只是有了那样深刻剖白后很难会想看到徐伊景的脸,她拉了拉孙玛丽的袖子,求她告诉徐伊景自己已经睡了。

不是隔音很好的公寓仍然能听见外屋两个女人的谈话声,她们似乎在短促而激烈的争辩着。

孙玛丽大约是看着徐伊景来气,添油加醋的把李世真的报备里刻意省略的那部分故事说了一遍,装睡的人从零星清晰的几个字眼里捕捉了全貌——不过那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回忆,李世真干脆蒙上了被子。

片刻之后房门被拉开,两双脚步声都钉在了门口。

“别打扰她。”孙玛丽恶狠狠的小声警告着。

 

徐伊景难得听话了一次,在房门口脱了高跟鞋走进去,李世真不敢睁眼,但能感觉徐伊景坐在自己的床边。

坐下来的时候体温和香水味一并压了过来,让她在名为徐伊景的狼狈中仍体会到一丝安心。李世真其实想睁开眼看看徐伊景脸上的表情,但又不想在此刻面对对方的兴师问罪。

徐伊景伸手撩开了李世真的头发,大约是在检查伤势,李世真能感觉到对方不消片刻就撤回了手,之后又在床边沉默的小坐了一会。

李世真在黑暗中思考着对方表情的形状,无论是哪一种,大抵都是清醒时没见到过的新鲜事,这让她心情好了一些,但又说不出的失落起来。

徐伊景关上房门的时候李世真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夹在在关门声中有一些轻微的动摇,她不知道那声叹息是否真的存在过。

假如那声叹息真的存在,李世真想自己并不会更开心一点,也不会更失落一点。

她只是,会更喜欢她一点。

 

 

徐伊景和玛丽在外面谈警察局的处理结果,李世真收到了卓的消息。

——哎一古死丫头你又抽什么风了?

——MO?

——刚才欧巴帮你打架去了(〃´皿`)q快来谢谢我

——不明白!?(・_・;?
——听代表说你被人欺负了 说是不搞定后续的话以后对你很不方便 所以叫我去把相机和电脑都抢走烧了

o((⊙﹏⊙))o.

或许……拍艳照了吗我们世真????!!!

李世真抱着手机偷偷笑了出来。

——YA!姐姐我今天把人揍个半死小子想试试吗?

——你试试看?

不过代表不是去找你了吗?让我带人过去的 自己开了车说是去找你

——哦,来了

但是怕被骂所以装睡来着

P.S.你小子记得保守秘密

——最近想喝大酱汤(¯﹃¯)

——外加紫菜包饭和辣白菜 我知道了

——那你赶紧睡吧还是

好像那边都搜完了 我要去收尾了

P.S.真的不是艳照?

——没有 是穿着二十年前的棉袄的丑照

——切……

知道了早点休息明天见面再说

——辛苦了 你也早点搞定 Fighting!

 

李世真这边刚收了手机房门就开了,孙玛丽踢了一只拖鞋过来,“别装睡了,送走了已经。”

“说什么了?”李世真丢开手机坐起来,“刚才和卓聊天没注意。”

“大概是好好照顾你明天来接你,还问了具体处理的警察局和警官,”孙玛丽倒在床上,“干嘛突然这么开心?”

“哦,”李世真点点头,“说是叫了卓去帮我处理来着。”

“A XI,”孙玛丽白她一眼,“又不是亲自替你打架去,要不是你说不让我找关系的话我也早就带人把那平了八百遍了!”

李世真撒娇,“知道玛丽是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了。”

“YA !”玛丽骂了一句又忍不住笑开,“看你那点出息。”

“就是……没出息啊。”李世真自嘲的笑开,即便孙玛丽说的没错,让卓去处理不过是力所能及的举手之劳,也用了徐伊景一直是这样细心且顾虑周全的人来说服自己察觉到的那点小确幸——

但因为是距离太遥远的人啊。

就算一点点微末的灰尘落在天秤的那一端,乘以无限的力臂,就会让所有的一切都瞬间倾斜。

——是暗恋者的心情。

 

Ch11.

 

早上一起来卓就打了电话说在楼下等她,李世真给还在沉睡的玛丽留了纸条说醒来后再联系,自己拿了东西蹑手蹑脚的出了门。

卓一个人过来的,李世真难免失落些,还好卓不是个太敏感的男生,上了车一顿调侃,气氛倒不会压抑。

“不过卓,话说回来学姐呢?”

“代表一早就飞日本了,”卓白她一眼,“昨晚是很重要的客人,本来计划好的签约,因为你的事情提前离场了。”

“……”

“喂,现在感觉很愧疚吧?”

李世真盯着卓没绷住的笑脸,“……难道在耍我吗?”

“也不算是啦,”卓笑的时候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白牙,“那个客人本来也没有太多和韩国方面合作的意向,但因为是个很顾家的人,看到昨天代表离场觉得十分可靠,所以很意外的提供了再深入谈下去的机会,说起来也算是你的功劳。”

李世真笑笑,不再说话。

你看有些事情,从来没有那个深究的必要。

 

还没到家就有人打来了电话,是一部平常人也报的出名字的音乐剧的剧组收到了她的简历,通知她来面试女二号的角色。

印象中没有给这个剧组投过简历,也不觉得这种好机会能轮得到自己,李世真虽然疑心是骗子,但挂断电话在网上查了一下,似乎的确是对方约的时间和地点有一场选拔会。

“还在找工作吗?”

“哦,是呢,”李世真搜索着关于这个剧组的消息,“但感觉像是骗人的。”

“是不是昨天的事情有后遗症了?”卓打趣她,“哪里来这么多人愿意骗你。”

“因为没印象给人家投过简历,但是对方信息什么的又给的很准确。”

“非要去做音乐剧吗?”卓在红灯前停了下来,“到公司来干活啊,又方便给的钱也多。”

“还是想这样证明自己,”李世真解嘲般的笑了一下,“大学学了不然觉得很浪费。”

“哎,我们世真还真是倔强啊,我以前也梦想成为职业棒球选手来的,但后来发现还是为代表工作最安心,”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代表对我们真是没的说啊。”

“不管了,”李世真耸耸肩,“还不一定能选的上呢。”

“总得给自己定个底线啊,”卓向来心直口快,“三个月前就在找工作了,难道真的要拖到完全毕业的时候吗?把公司当做一条后路也行啊。”

“阿拉索,”李世真烦躁的拿头撞向车窗,“喂,卓啊,能不能聊点开心的话题?”

 

事实上李世真从没想过给自己留后路这件事。

不是没有能力或者欠缺信心,李世真甚至自己知道自己可能比绝大多数的人更具有优势,无论是金融还是公关,没有人可以对李世真这两年的成绩说出不好的评语——只是难免会有一点点的想法作祟,关于徐伊景的,名叫自尊的事情。

李世真自然也不会异想天开到产生挣钱养徐伊景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只是难免会觉得用徐伊景教她的事情赚钱会有些奇怪。追求者的信心从来都源于自身的强大,即便所有人也都知道爱情这东西只关乎感觉二字,但无可否认的是,所有在这个战场上前仆后继的人都无一例外的笃定:只要自己足够优秀,似乎就可以争取到那么一点点的机会。

而李世真并不是那个例外。

 

到家给徐伊景发了邮件,坐在电脑前删删改改几个小时,最后倒是写成了一篇言辞恳切的检讨。

徐伊景那边过了好半天才回了消息,对检讨上的内容只字未提,只是很详细的列了她不在韩国这几天要李世真完成的事情,末了叫她如果伤口疼的话打给家庭医生或者卓,剩下的事情有变动会再通知。

李世真原本想要告诉她自己莫名其妙接到了一个面试邀请,但后来想想徐伊景兴许再联想出一篇阴谋论来,按了del键把整行字删了,回复了个简单的OK。

没成想是那边立刻发了新的消息过来问是否有什么事情没说,李世真只好照实说了,又好奇问徐伊景那边怎么知道的。

“十分钟前看到了邮件已读提醒,以你的阅读速度来说,看完邮件再回复一个OK花不了那么多时间,应该是写了一段话又删掉才对。已经叫卓帮你去查这件事情了,如果还觉得不安心的话,带上卓或者孙玛丽小姐一起过去。”

李世真坐在电脑面前,仔细的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句子,只觉得后背一片冷汗涔涔。

 

……能看到这样的细枝末节的人呐。

 


评论(34)
热度(235)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