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七)

nili代表终于出场

最近不定期更新

因为在搞别的事情。

今天的小甜饼是煎鱼X世真 煎鱼X代表。

——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12.

 

徐伊景点了发送键就听见身后敲门声,转身看见朴建宇靠着门框站着,可能已经来了一小会。

“世真XI还好吗?”

“没什么大碍,”徐伊景合上电脑,“顺便以雇主的身份提醒你,在你闲聊之前希望你已经完成下午谈判的准备。”

“以前任的身份提醒你,”朴建宇笑笑,踱步到沙发上坐下,“得到青睐的就是谈判的天赋,在离开你之后就变成了随时可以发动的技能。”

“那么也以前女友的身份警告,”徐伊景侧头,“在前任面前以别的女人名字开头进行谈话是很不明智的选择。”

“聊别的女人是坏选择,”朴建宇也笑开,“但你得承认李世真是个好答案。”

“对世真很感兴趣吗?”

朴建宇答得坦诚,“我很喜欢她。”

徐伊景斜乜他一眼,“这么巧?”

“难道世真也喜欢我吗?”

“不是,”徐伊景收回目光,“是我也很喜欢世真XI。”

 

朴建宇摊手,“想也知道,你是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吧?”

徐伊景不说话,算是默认。

“其实比起像你那部分,”朴建宇似乎在思考,“我觉得更像是年轻时的我一些。”

“难以想象交往三年的男友年轻时是个漂亮女孩,”徐伊景流露出一点柔和的笑意,“如今知道了仍然感到震惊。”

“幽默感似乎进步了很多。”

“得到青睐的是智慧的头脑,”徐伊景学着朴建宇的语气,“离开你之后也会让智慧浓缩成幽默了。”

“其实很感激你,”朴建宇向沙发背靠去,“看到李世真之后才这么意识到。”

“哦?”

“认识你的时候还是个落魄的艺术家呢,”朴建宇微笑,“感谢因为你存在过而得到了今天能在一张谈判桌上分一杯羹的权利。”

“感谢我的满身铜臭味吗?”徐伊景半眯起眼睛,“还是感谢我为艺术界拾走一片垃圾?”

“不是那回事,”朴建宇耸肩,“初见的时候在艺术展上,你在和一位外宾介绍我的作品,那个作品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评论,但你说的很好,完全击中了我作为作者的内心。”

“这算表白吗朴建宇。”

“这不是表白的理由,”朴建宇摇头否认了,“表白的理由是在你告诉我你对艺术完全不感兴趣的时候。”

“我记得你很惊讶,甚至有点生气,”徐伊景侧头看着他,“后来一个人走了。”

“其实不是生气你,是在气自己,”朴建宇无奈的笑笑,“这个完全对艺术没有兴趣的女人不仅能够解读我的作品,甚至也还能在父辈的支持下出过自己的画展,我追求的极致的东西啊,是被徐伊景玩弄于鼓掌之间的玩具。”

“所以心灰意冷了吗?”

“不是心灰意冷,而是意识到艺术和智慧之间的关系,一个艺术家的智慧其实应该足够他支撑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工作,”口气带上点懊丧,“也理解了为什么在所有艺术家里我会最喜欢达芬奇——是喜欢那种强大到碾压一切的智慧感,你会觉得这样的人做什么都可以。”

“……很荣幸在你心里是这个形象。”

“徐伊景你是那种,男人看到了会想要变得更强大去征服的女人,”朴建宇温和的说着,“在学日语这点上也欺骗了你,并不是想知道你喜欢听的日语歌里到底唱了什么事情,是自尊心在作祟来着,想着至少要比徐伊景多学会几门语言让她佩服我才行。”

“你做到了。”

“的确做到了,但因为这样才觉得好笑,不知道什么时候徐伊景的名字就从那个学习的理由里面消失了,最后只是想要成为强大的人而已,体会到了强大的快乐,所以徐伊景这个女人也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吸引力了,更像是掺杂着感情的的胜负欲。”

徐伊景并不说话,她能观察到这个男人在说着这样近似服软的剖析时展现出的某种自信,这是作为女人能够得到的优秀评价,而不是作为伴侣的。

“而且在女人这方面,则是让人感到羡慕又不会嫉妒的存在。”

“我以为成为一个顶尖的人应该会让同性感到妒忌,”徐伊景听到了新鲜的论调,“因为具有某种缺陷而被包容了吗?”

“女人们会妒忌孙玛丽小姐那样的二世祖,”朴建宇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想到如果我有玛丽小姐那样的家世背景一定可以做的更好而察觉到妒忌,但想到就算自己拥有徐伊景这位的家事和容貌,我也一定不可能比她做得很好,所以只能远远的羡慕着,其实和男性产生征服欲的原因是相同的。”

“看起来朴代表很了解的样子。”

“看李世真就知道了,”朴建宇笑起来,“你不会注意到的,只有我站在外面的身份才能看见,李世真对你的模仿。”

“模仿?”

“无论是举止谈吐,还是做事的方式,”朴建宇回忆着,“她自己大概也没有意识到,但我一看到李世真就会想到曾经的徐伊景,因为把你放在标杆的那个位置,才会无意识的学习,从这点看来,虽然看起来像是和你更相似的人,但其实心境是和我完全一样的女孩,和你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事实上,”徐伊景叹气,“看中她的其实是那点不一样的地方,你这样一说,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正确的选择。”

“在某些方面她会做的比你更好,”朴建宇分析着,“就像你需要我和你一起来日本谈事的原因一样,我具有性别优势,让人感觉到稳重可靠,同时又比你有亲和力,而李世真的优势在于她永远成为不了你。”

“这算是优势吗?还是单纯的想要发泄骂我的情绪?”

“第一眼看到你往往会因为性别和年纪而看轻,可一旦开口接触就会被你的优秀所折服,大概就是看到毛绒玩具的内核其实是一颗炸弹一样让人不安,李世真的缺点太多,弱点也太多,人们看到李世真这样的人会感觉到舒服,而不是压力。”

“不是说在模仿我吗?连缺点也改掉了呢。”

“不是普通人类可以克服的缺点,伊景你在我带你看烟花的时候和我说过那样的话,你说不需要给你惊喜,因为你人生中突然发生的事情都好像不是惊喜而是惊吓,那时候才知道为什么徐伊景总是要给自己提前预设出十条路,原来是人类本能的恐惧,如果其他人不经历你的那些事情,也难以变成你这样的人。”

“李世真她也没有想要成为我这样的人的打算,”徐伊景笑笑,“在努力找其他不相干的工作。”

“想到了这一点,因为继续和你这种人以非工作关系交往下去的话,迟早会离开的,”朴建宇指指自己,“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现在又要剖析分手历程了吗?”

“算是吧,”朴建宇垂下眼睑,“最后我们两个好像要撑不下去的时候,不会都要想那种事情吗,分手的时候会多难过之类的小事,但是我对你的盼望其实不是别的诸如歇斯底里一类的反应,宁愿你能够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那样工作就觉得很好了。我惧怕的画面是你会去喝酒,但在喝酒的同时还注意到自己要喝红酒,控制着自己喝到不会影响第二天的量之类的那种事情,想到那个画面的时候越想越觉得这是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也越来越绝望,因为幻想出来的画面而产生了彻底退缩的念头,最后咬定了会那样发生,就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

“被幻觉打败了啊。”徐伊景笑笑,“虽然你想到的差不多是事实。”

“嗯,后来去问了李世真,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就死心了,”朴建宇悻悻,“后来有一次酒后想到你,觉得你并不是不喜欢我,只是你喜欢的方式和我不一样,你大概是自己有一个行程本,计划着哪天牵手哪天拥抱哪天接吻,安排好了一切的事情,包括你自己说的喜欢挑战这个事情,也其实是因为你早就会想到你的对手的逻辑,知道对方会在哪里设置障碍,做好了完全准备之后才说出放马过来这样的话,和你这样的人交往难免会察觉到不真诚。”

“……能想象得到。”

“所以李世真大概也是一面想要靠近你,成为你的样子,又一边退缩的不知道把自己摆到什么位置,感觉都可以预期到继续以所谓的朋友身份再交往下去的话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所以与其困在那个幻象里等死,不如拉开一点点距离,剪断那个不清不楚的交易关系的羁绊,把积累的感情当做唯一的底牌。”

“朴建宇似乎比我还要了解李世真的想法啊。”徐伊景用手指敲了敲扶手。

“好奇的反而是我,”朴建宇微笑着站起身,“看起来你从没想过这些问题,这不是你的风格。”

徐伊景没有回答。

“我多嘴了,”朴建宇挥挥手,“下午开会时把头发扎起来吧。”

徐伊景抬眼,“注意到办公室里的夫人照片了吗?”

“可能吧,”朴建宇笑笑,“不过只是单纯觉得让我赏心悦目而已。”

TBC

评论(22)
热度(209)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