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八)

据说是挺甜的。

本博中拒绝提到上流社会。

——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13.

 

 “所以,现在是想出道吗李世真XI?”

孙玛丽顶着一张抹了面膜的脸,斜眼睨着手机屏幕。

“不是的,”李世真把手机凑得离衣服近些,“这件怎么样?”

“太老气了有点,左边红色的那件给我看一眼。”

“这个吗?”李世真听话的把手机移过去,“女二的话,穿红色会不会有点太跳了?”

“A XI,要给人看到有演女一的实力才行,”孙玛丽端坐起来,“姐姐好歹也是十五岁出道的前辈,要听我的才可以。”

“三个财阀女儿玩票搞得那种组合也好意思说吗?”李世真吐槽,“说是给东方神起当嘉宾结果只是买了票进去看这种新闻还记得呢。”

“李世真!”

“哎一古,”李世真合上衣柜门,“都说了是很好的机会了,玛丽你行行好认真一点。”

“不是我说你啊,”孙玛丽叹气,“我觉得自己已经是个神经很大条的人了,但是看到你这个样子还是会难过。”

“什么样子?”李世真嗤之以鼻,“你不也是无业游民吗。”

“是想要爬上山顶的样子。”

“……说什么呢?”

“不是说过那个理论吗?想要被从不回头的徐伊景看到,就只能爬上另一座山峰。”

“哦,玛丽还记得那个。”

“要我说啊,”孙玛丽重新倒回了床上,“站在另一座顶峰也不一定会被看到,甚至连声音也不会被听见,不如说踩到对方的影子,或许还有效一点。”

“玛丽啊,”李世真无奈,“你总得让我学着证明一下自己能够独立……”

“因为喜欢的人是徐伊景才会有把在外面拼命当做独立的想法,”玛丽难得牙尖嘴利,“喜欢的是我的话现在就安安稳稳的在徐伊景的公司干活了,非要选择更难走的路,这是自虐啊李世真。”

“花她的钱让我很难抬起头来,无论是不是我用自己的努力换来的。”

“YA!”孙玛丽吐槽,“早知道当时就是死也不找你了。”

 

李世真对徐伊景的喜欢有一个精确到秒的开始,这和孙玛丽并不是全无关系。

大概是大二升大三的假期,孙玛丽被孙会长送到家里旗下的一个金融杂志做兼职。玛丽上头有两个很优秀的哥哥,大家也知道继承权怎么也落不到孙玛丽头上,对玛丽这边难免有了轻贱的意味,即便知道是天下金融的大小姐也没存着什么想要巴结的想法,虽然不至于欺负,但明里暗里到底有点嘲讽的意思。

孙玛丽的确不是块好料子,但好在有自知之明,进去之后直接挑明自己一不会分担工作,二呢,也不给大家添乱子,所以最开始倒也相安无事。

后来玛丽爷爷看不下眼去,把玛丽扔到了选题组,下了死命令必须给孙玛丽留个版块,逼她好好做事,玛丽这边头大的要命,窗到交选题的最后一天才胡乱编了几个选题交上去。

主编一看玛丽选题就火了,这基本上是要逼着版块开天窗的节奏,但毕竟玛丽身份摆在那儿也不敢骂,例会上就把火撒在了部门其他同事身上。

玛丽这人别的好没有,就是看不得别人替自己受罪,冲动之下也没过脑子,一拍桌子一瞪眼说后天三点让徐伊景坐这儿接受采访,甭说有的没的,说完拉开门挺霸气的出去了。

徐伊景这名字做金融杂志的都知道,虽然是年轻人,但老编辑们出口也要畏三分,不过最大的问题是除了她家集团旗下的杂志,徐伊景从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从这上面看,孙玛丽无异于于给自己身上绑了颗定时炸弹。

玛丽一出门找了楼梯间给李世真打电话,刚叫了名字眼泪就下来了,又急又怕实在挺难受的,哭哭啼啼的喊李世真帮帮忙,李世真还以为是有人绑架了她。

事实上孙玛丽给她抛这个难题不亚于让她从劫匪手中把孙玛丽救出来,何况还是单枪匹马,但李世真从来没听过孙玛丽哭成这样,一心软还是应下来了。

这边挂了电话转头就跟徐伊景说了,徐伊景看了她三秒钟,“我以为我一开始就说的很清楚了。”

徐伊景从不接受别家媒体采访这点李世真心里清楚,李世真也知道徐伊景不是个喜欢破坏规则的人,但她毕竟不能抛下孙玛丽。

“可是玛丽她……”

“我也从不做慷他人之慨的事。”徐伊景把她的路堵死了。

“不是的,”李世真仔细思考着,“天下金融不是想要合作吗……”

徐伊景冷淡,“不接受采访也一样能合作。”

“玛丽她毕竟是合作伙伴的女儿……”李世真据理力争,“那孩子从小没受过欺负,所以求求您。”

“那也该让她知道一下冲动的代价。”

事实上李世真再找什么借口也都无用,她能例举出的理由甚至还不到徐伊景所思的一半之多,既然徐伊景开了口,那多半是没什么转圜的余地。

大概是看李世真脸上实在有忿忿之色,徐伊景还是缓和了一点语气,“说出不能实现的妄语就该知道自己要承担的后果,李世真你没有必要和这件事搅在一起,如果你觉得这件事太难做,我让理事打电话过去亲自拒绝。”

徐伊景能退让到这个地步其实已经是仁至义尽,李世真并非不知道徐伊景的做派,也知道让玛丽老老实实道个歉杂志社那边必然有补救的措施,只是玛丽那边未必肯服软,一定是想办法拖着,搞不好弄得孙玛丽一家人都得担这个担子。

李世真自然不是需要掺和这件事的责任人,只是玛丽那边……李世真现在再怎么后悔也没办法否认,无论再重来多少次,接到那个电话的自己都一定会答应。

话聊到这也没什么别的好说,李世真姿态在说求这个字眼的时候已经放得很低,但既然徐伊景不为所动,再聊下去也没有意义。

“算了,”李世真叹气,“这件事的确是玛丽的错,不麻烦您了,我先出去了。”

“我建议你也别动什么歪脑筋,”徐伊景很有胁迫性的敲了敲桌子,“如果让我看到什么电话采访的话,我会直接对孙玛丽提出控告。”

话说到这上面就已经很难堪了,李世真原本只是低落的心情立刻就变成了委屈,但话说的虽然不中听,李世真也没有什么反驳的意愿。她不想和徐伊景吵架,因为到最后她总是不得不承认,徐伊景连杀人放火都是对的。

徐伊景是看到李世真肩膀的抖动才意识到自己话说的重了些,一时也觉得有些后悔,只是话都说出口,收回来也不见得能抚平伤口,最后换了稍微温和一些的语气。

“不需要和孙玛丽一起承担,让她长大现在还是来得及的时间,总不能她死了你也跟着。”

“玛丽是我唯一的朋友,”李世真忍着哽咽,仍然背对着徐伊景,“不能帮她解决,也至少要帮她分担痛苦,我总不能看着她孤立无援。”

“……无论如何都要站在一起吗?”

“您应该已经明白我的性格。”

李世真握住门把的手用了一点力。

“如果因为这样打扰到您,请接受我的道歉。”


Ch14.

 

剧本的大致走向是李世真先以S画廊职员的身份进行洽谈,等差不多拖到约定好的时间,李世真会接到一个已经拜托好了的电话,会交代代表那边临时和孙奇泰社长有见面的打算,暂时延缓接受采访的计划,如果对方还不相信的话,会再由孙玛丽或者任何人打过去对孙奇泰兴师问罪——反正李世真查过徐伊景的日程,今天三点半钟的确是和孙奇泰的见面。

这样一来即便杂志社的人有什么怨气也无计可施,毕竟破坏计划的是老板,孙玛丽的面子输给自己爸爸,倒也勉强算是能够保全。

这个戏法的可靠之处在于李世真身份的可信度很高,毕竟名片上确确实实印着S画廊副经理的头衔,虽然说不过是徐伊景替她伪造的身份,但就算打电话核实也确实是查有此人。

 

李世真进了会议室之后和采访记者相谈甚欢,等到两点五十的时候玛丽那边发了短信过来,说是和徐伊景和孙奇泰社长突然有约。

记者面上浮了蹊跷,李世真这边也皱了眉头,说打电话过去再确认一下,准备出门打那个电话,结果刚刚开了门,就撞见信步而来的徐伊景。

“代表……”

李世真傻站在那,不知道该先说些什么,还好那边记者更忍不住,“哦?不是说您突然和社长约定见面去了……”

“哦,本来那么约定的,”徐伊景很自然的将话顺了过去,“后来告诉他是接受天下金融的采访,社长就把那个约定延期了。”

李世真看着徐伊景,那女人脸上笑着,没有透露出任何说谎的慌张。

“世真XI,”徐伊景转脸对她笑笑,“麻烦你了。”

“不……不是的,哦,那个,没有。”李世真脸腾的烧起来,甚至难以成言。

但徐伊景很快把脸转向了记者,“那么……请开始吧。”

 

其实李世真的惶恐多过了感激,她知道徐伊景做了这件事就必然要拿走相应的代价,故而此刻心中难免惶惶,不知该如何再面对徐伊景。

李世真在外面站了会才有勇气走进会客厅,脑子和心都乱的很,也没意识到里面正在给徐伊景准备拍照,自觉贴了墙边走,没成想脚底下碰了摄像机的线。

李世真下意识的转身把摄像机扶正,但一眼就看到了显示器里的徐伊景,她正补了口红,大抵是听到李世真弄出来的声响,便抬眼向这边看来——

因为转头的缘故,徐伊景的头发刚好滑下了肩膀,她正为抿匀口红而微微撅起了唇,那动作在未完成之际便隐约流露出一丝笑意,她并未看向李世真,但李世真从监视器里见到的,却是一双惊艳得多的,凝视着自己的眼睛。

在那一瞬中,她捕捉到了徐伊景因抬眼而细微抖动着的睫毛,因为扭开的光源而放大的瞳孔。她见到暖色日光和白色冷光于徐伊景眼中交辉,又终于落入黑色的过程。

她听见自己落在那个点上的心跳,听见自己血液急速刹车的声响。她听见神经末梢传递快乐的窸窣和喧嚷。

2014/02/13 15:07:04

那个画面的右上角这样显示着。

李世真以为,那一秒过得像一个世纪般漫长。

 

李世真退开了些,快步走到预定的角落坐下。

那个场景的压迫感让她感觉到了窒息,她坐在那几乎用了半分钟才重新记起怎么呼吸,但她的眼前依旧只停留着那个画面。

那是个太过机缘巧合的瞬间,如果她没有心烦意乱,便不会对那样的画面无所准备,她本可以平安的错开自己的双眼,只是一切如神设的轨迹那样,她毫无预警的跌入了深渊,并沉湎于失重的极乐。

 

那个感觉不太对劲。

 

李世真并不是没被秒过,被偶像爱豆的眼神征服并不是太罕见的事情,何况她一个念艺术系的学生,这种放电的瞬间见得实在不少,她从来没觉得哪一次像这么不对劲过。

她不是没见过徐伊景更好看的笑容或眼神,也不是没看到过徐伊景直视自己双眼的样子,但这一次,她就是觉得某些地方好像错了。

唯一问题在于,那不是个让她紧张的错误。

 

结束采访时李世真才稍稍从自我检讨中回过神来,徐伊景拍拍她肩膀示意一起离开,她这才慌张的起身,挨个向杂志社的同仁们道谢。

坐进车里之后她便将酝酿许久的道歉开了口,身边的徐伊景倒是看不出什么情绪。

“算是交换。”

李世真心里咯噔一下,又不敢再看徐伊景,“那个……是什么交换呢?”

“交换几个问题的答案,”徐伊景看向李世真,“怎么样?”

“MO?”

“世真为什么会和孙玛丽做朋友?”

“啊,这个啊,”李世真低下头,“以前生活在那种极端的环境来着……像是有钱人孩子里最穷酸的,女生里面最受男生喜欢的,因为这个原因从小到大都没有朋友。玛丽是唯一一个从自己那个圈子里跨出来和我接触的人,虽然也不算是好的开端,但也算不打不相识吧,三观什么的很合得来来着。”

“那我呢?”徐伊景顿了顿,“世真觉得和我,算是朋友吗?”

“努力希望那样呢,”李世真弯着眼睛,“如果学姐你能够接受我这样的人的友情的话。”

“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问题,”徐伊景并不对上个问题的回答做任何表示,“如果可以陪着玛丽一起死,那么为了我可以做到这种程度吗?”

这是个尖锐又刻薄的问题,李世真从来没想象过徐伊景会问出这种问题出来,忍不住一时间语塞。

徐伊景似乎很有耐心的等待着答案。

“这个啊……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这算是……”

“因为,”李世真接触着徐伊景的眼神,“我会站在您的前面。”

 

“无论什么人想要杀死学姐……都要踩着李世真的尸体过去才行啊。”

TBC

评论(36)
热度(276)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