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十)

听说有人需要我。

立白菊苣交出你的画稿。

听说甜。

——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16.

 

很有点过日子的味道。

李世真推着车看着徐伊景拿着两包面在一旁比价——她平常只是不愿意浪费时间来逛超市,但一旦来了,她就不想再浪费任何一点金钱,不过在世真眼里,徐伊景这种明明很家庭主妇的举动,还能生生挤进几分令人欣赏的精明感来。

李世真几乎从没有这样仔细的观察过徐伊景——通常是她不敢,但此刻她能正大光明的看着她,并告诉自己这个徐伊景是别人从未见过的,她为此产生了一点愉悦的心情。

“世真啊,你觉得哪个好?”

“这种事情还是学姐来做靠谱吧,”世真笑嘻嘻的,“就算给我十天我也看不出两包面哪个更值一点。”

“价格没有差别,分量和配料表也看不出差距,”徐伊景举着两包面,“只能从口感上比较。”

“哦,”世真乖巧的接过来,“这个呢,煮出来有甜味,这个呢,比这个筋道一些。”

徐伊景指着货架上另外一个牌子,“那这个呢?”

“这个鸡蛋的味道会浓一些,”李世真见徐伊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个里面加了很多盐,煮出来自己就会有咸味,这个是死贵又难吃的典型,小时候姨妈特意买来吃过一次,然后就再也不想吃了。”

李世真说得眉飞色舞,却突然瞥见徐伊景含笑的样子。

“对不起……学姐,我是不是……”

“我们世真,”徐伊景拿了最初选好的两包面丢进去,“会是男人想要娶回家的类型啊。”

世真脸唰的红了,“说什么呢……学姐……”

“走吧,”徐伊景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要继续和你学着买菜才行啊。”

 

买了东西回来做饭,徐伊景下厨,李世真在旁边打下手,倒是其乐融融的样子。

“学姐只会煮面吗?”

“哦,”徐伊景坦然承认,“付给金作家的工资里包含了煮饭的费用,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学了煮面。”

“感觉学姐这种认真的性格,煮出来的东西应该也很好吃。”

“不想让我的形象崩塌,”徐伊景的语气似乎因为水蒸气而变得柔软了些,“但必须承认我在煮东西这方面丝毫没有天赋。”

李世真看了看认真在小碗里勾兑汤料的徐伊景,这点似乎的确难以反驳,“……不过煮面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刚学煮面的时候,突发奇想的想要给父亲做一碗长寿面,”徐伊景撩开垂下来的头发,“按照菜谱做了,发现非常难吃。”

李世真抿嘴乐,徐伊景也笑笑。

“年纪小的时候想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我弄不明白的东西,感觉自尊心被伤害了,”徐伊景继续搅拌着碗里的汤料,右手将一碗清水倒进了即将煮沸的锅里,“所以很愚蠢的花了三天时间在厨房里做实验,看到底怎样的配比味道才是好的,之后煮面的时候就用这样的比例,唯一的问题是只能选择一个牌子的调味料。”

“哎一古……”

“所以看到世真煮面的时候,完全不需要顾虑随便抓起盐就往下撒,还能做出非常美味的面条,其实是非常嫉妒你的天赋的,”徐伊景用另外一个锅坐了水,“不过不需要担心,煮面的话味道还是有保障的。”

“哦,看得出来学姐很熟练呢,”李世真把整颗泡菜切成小块,整齐的码进了保鲜盒里,“但是以后和人结婚的话,泡菜也起码要会做才对啊。”

“以前小时候在日本没有接触过这件事情,后来回到韩国也没有时间学,可能到了结婚之前会去接受这样的培训。”

“不过总觉得,学姐这样的精英自己去做泡菜也有点奇怪的样子。”

“学了不代表需要去做,”徐伊景关了煮面的火,“但总得让别人挑出不毛病才对。”

“是这样没错啦……”李世真洗掉手上的辣椒末,“不过能吃到学姐做的泡菜的人……一定很幸福才对。”

 

吃了饭李世真拿了碗去洗,徐伊景那边打趣她说今天可以要求她来做这些事,李世真乖巧的摇摇头说她今天一定浪费了很多时间,徐伊景看了她一眼,没再多说什么。

李世真得到徐伊景这样陪伴的时间并不多,印象中三四次的样子都像是过节过年那样开心,只是好时光都是偷来的,李世真总是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不要恃宠而骄,她很克制的只在徐伊景刚好可以容忍的那个度里撒娇,生怕下次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其实她不知道徐伊景容忍的度在哪,也没有找出来的打算,就像在跨年晚会上表演的演员,快乐给别人,自己要小心翼翼的踩钢丝,下场之后再谨慎的把那些记忆偷偷刻成DVD,一遍一遍播放给自己。不是没有过想要再延长一点的想法,只是难免在那个关口就会提醒自己,如果这样那样的做了,徐伊景或许就没有那样容忍的气量。

孙玛丽第一次听到这种想法的时候问过自己难道不累吗,李世真的回答是很累啊,但是一切都很值得,玛丽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一巴掌打在李世真肩膀,大呼李世真你已经无药可救了。

……无药可救吗?

李世真把碗沥干水放进橱柜,撑在水池旁边笑了笑。

 

能够使她痊愈的……从来只有徐伊景而已啊。


评论(21)
热度(222)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