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十一)

不弃坑。

不甜预警。

恭喜完结。

——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17.

 

第二天起来右眼皮一直狂跳,李世真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呆,起来的时候觉得全身都在疼。

大概是某种不适预感。

 

没成想先到的是好消息——上午朴建宇临时改了约,抱歉的发了信息过来,说是工作上有了急事。

李世真是真的松了一口气的,她能感受到从美国回来之后朴建宇对自己多了几分关心,但出发点不详,便只能觉得困扰。

这边刚和朴建宇应酬完,又有个不认识的号码发来消息,问她是不是李世真。

对方自称是日本某个知名财团的董事,叫小野平一,世真似乎在徐伊景和理事的电话中听过这个名字,便还是礼貌的回了消息。

过一会那边直接打了电话过来,李世真朝门口看了一眼,徐伊景正在一楼客厅用电脑,李世真关了门接了电话。

“很抱歉打扰您,”隔着电话似乎也能感受到日本人用力点头致歉的样子,“我是小野平一,是徐伊景在日本的朋友,冒昧的给您打了电话。”

“代表的朋友吗……”李世真忧心的看了一眼被关紧的门,“请问是有什么事?”

“这个,”对方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听伊景说世真小姐是和她一起合租的室友,所以……非常冒昧的想请您一起共进一次晚餐。”

话说到这份上李世真自然明白对方的意思,这种局她被邀请的不要太多,通常她都会挂了电话询问徐伊景的意见,徐伊景则会给出她去或者不去,或是去了聊些什么的指示。

大多数情况下徐伊景会给出详细的讲解,告诉她需要从哪儿开始聊,最后又把重点落在哪里等等,李世真此刻也并未多想,找了借口挂了电话下楼找徐伊景。

“学姐,”李世真晃晃手机,“有个叫小野平一的人约我吃饭,说是想打听您的消息。”

徐伊景并没从屏幕上抬头,“去吧。”

“哦,”李世真在楼梯上坐了下来,“那么学姐希望我和小野先生大概聊些什么?”

“随便聊聊吧,照实回答就好。”

徐伊景云淡风轻的坐实了李世真一切的不良预兆。

 

李世真并没想到这样的答案,是以过了一小会才反应过来,“……随便聊吗?”

徐伊景终于抬眼,“嗯,聊什么都可以的意思。”

“小野先生……”李世真慌张的低下头去装作玩手机的样子,“是很重要的客户吗?”

“不是,”徐伊景相当痛快的回答,“有了交往想法的对象。”

“……想要交往吗?”李世真极力用欢快又大声的语气掩饰住自己突如其来的辛酸,“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徐伊景果然并未注意李世真的异常,只是照实回答,“是从小认识的朋友来着,所以知道品行性格什么都算是可靠,生意这方面资源也更好些,算是很有助益的人吧。”

即便徐伊景的答案中仍然保有客观的成分,但李世真并不会因此感到一点侥幸——毕竟徐伊景把这个陌生男人摆到了台面上,而不是自己。

“听起来,”李世真抬起头来弯了弯眼睛,“听起来学姐你也很喜欢对方的样子啊?”

徐伊景合上电脑,走到厨房去倒水,“喜欢还谈不上,只是父亲去世的时候一直是对方帮我料理的后事,难免会有好感。”

“和知根知底的人在一起也不会觉得掺杂其他困扰呢,”李世真说完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只是在当下难免就说出了违心的话,“学姐应该也很轻松?”

“没那么伟大,”徐伊景捧着杯子靠在柜台边上,“自然也有看重对方资源的打算,最近董事会那边出了点小问题,小野君能愿意来帮忙自然是好事。”

“还以为学姐会想自由的谈场恋爱呢,”李世真用促狭的笑掩饰住了自己的倦怠,“连无忧无虑的说话都做不到的话,这样恋爱也会很累的吧。”

“自由的恋爱这样的事还是交给你这样的小女生来幻想比较好,”徐伊景温和的笑笑,“至于无忧无虑的说话这件事,生活中有世真你来分担就足够了。”

 

Ch18.

 

眼泪居然是在看见玛丽的时候止住的。

李世真觉得自己应该痛哭一场到昏天暗地,只是有了这个念头之后哭泣的冲动就显得愈发稀薄,情绪哽在了咽喉以下的地方。

她在出租车上强迫自己哭了一会,但很快她就发现这没什么用处,那个逐渐变得庞大的念头叫做逃避——她开始觉得自己应该找个地方睡一会,直到她想要醒来的时刻。

但在此之前她要赴一个约。

一个徐伊景希望的约。

 

难免在说出“徐伊景有了和别人在一起的计划”这种句子时觉得惶惶然,徐伊景和别人的名字组合在一起始终是把刀子,李世真想含着刀片这样笑着,最终却塞住自己的口。

玛丽在一旁长长的叹气,李世真充耳不闻的继续说着,“还说了类似我是唯一可以没有负担的进行对话的人……这样的话。”

徐伊景的唯一是千万中的那个唯一,这该是无上的殊荣,孙玛丽试图用这个理由催眠李世真,但她比李世真更无法相信徐伊景会需要朋友这件事。

“就这样做她的感情顾问吗?”玛丽轻轻的开口,“会崩溃的李世真。”

“那不然呢?”

李世真反问道。玛丽能从李世真的悲伤至沉郁的表情中发现一点绝望的灰色,李世真努力的掩饰着它们以欺骗自己的坚持。

“反正不说的话就真的拱手相让了,不如挑明了试试?”玛丽扬着头拍拍世真的肩膀,“大不了姐养你。”

“玛丽觉得我好吗,”李世真怆然的笑笑,“是值得被喜欢的人吗?”

“哦,”玛丽点头,“我们世真是一等一。”

“那么玛丽觉得我告白的话,被学姐接受的概率是多少呢?”李世真把热茶杯捧在手心,但太烫了,她不得不气馁的放下。

“坦白说,”玛丽瘪瘪嘴,“我没法客观的给你答案。”

李世真摇摇头,“客观给出的答案是零啊。”

“不是的,至少五五开……”

李世真打断了玛丽,“记得吗,那次我被偷东西的时候,玛丽你因为我毫无根据的想法去找了室友的麻烦,结果弄错了很尴尬。”

“干嘛好好的提这个?”玛丽一脸疑惑。

“孙玛丽是这个世界上最相信我的朋友,”李世真笑笑,“是因为我一句毫无理由的话就能帮我出气的家伙,也是这个世界上认为我最好的人。”

李世真顿了顿,“但玛丽你假如认为我有百分之一的胜率,你都会冲动的忍不住告诉徐伊景我有多喜欢她,可是你没有。”

“哎一古……不是那样的……”

“就是这样的,”李世真长长呼出一口气,“这个世界上,认为我是一等一的我最好的朋友都不肯相信徐伊景会喜欢我,何况在我眼中全身满满都是缺点的自卑的自己。”

“世真……”

“徐伊景有了追求者,甚至有了计划和对方在一起我都没有那么难过,但是她让我去和她的追求者见面是因为她想缩短她和那个人之间的磨合时间,”李世真望向天花板,“其实她根本就知道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她的人,比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人都要了解她,也知道我用了多久时间才把所有的一切都了解的那么清楚,但是,她选择不给我做这些的资格,而让我成为她未来恋人的老师——这才是我觉得难过的原因。”

“她只是不知道你也希望为她做这些,”孙玛丽看着李世真,觉得自己已经快要哭出来了,“你总要给自己争取一点,至少让她知道你做的不会比别人差。”

“我知道,”李世真点点头,“只不过太突然了……总要让我有个缓冲。”

“那用我陪你去吗?”玛丽问,“或许会好点吗?”

“强颜欢笑的时候就不用看了,”李世真垂下头,轻轻的摇了摇,“毕竟……以后哭的时候可多着呢。”

 


评论(53)
热度(211)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