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十二)

最大的赌局不是你会不会接受我。

而是你猜我们谁会先开口道别。

突然阿云毒鸡汤。

——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19.

 

被小野平一送到楼下告别后,李世真没有直接上楼,找了个角落自己坐了会。

心下难免一片冰凉。

 

小野平一并不是她所设想的和徐伊景一样精密的机器人,相反的,他给李世真的第一印象是个温柔得近乎腼腆的男孩——虽然李世真在这顿饭之后彻底推翻了这个结论,但她确实得承认,小野平一的优秀的程度去匹配徐伊景也绰绰有余。

对情敌产生赞同感不是第一次了,李世真不得不喟然于徐伊景的魅力之大,就像是——地球,她想,既能吸引月亮,也能和太阳互相牵引——就只是显得在地球上赖以为生的自己那么渺小。

刚想到这徐伊景电话就打来了,李世真忙不迭接了,一时语气有些踧踖,“学姐?”

“没事吗?”徐伊景那边淡淡的,“刚才联系小野君说已经送你回家了,一直没等到你。”

“啊,”李世真站起身来,“因为刚才喝了酒,想散散酒气再上去,在楼下坐着呢。”

“嗯,回来也没关系,”徐伊景的语气稍稍有了些温度,“我去给你泡点茶。”

“没事我已经往回走了,自己回去弄就行,”李世真快步进了楼门,“已经进来了。”

徐伊景嗯了一声挂了电话。

 

李世真进屋换鞋,徐伊景正从橱柜里翻了茶壶出来。

“我自己来吧,”李世真示意徐伊景放下,“不用帮忙了。”

“说到茶突然自己也想喝了,”徐伊景扫过墙上的挂钟,“还去打工吗今天?”

李世真踱到水池边洗手,从徐伊景那儿接了茶具过来,“不用的,说是有外商包下场地做沙龙,要放三天假。”

徐伊景乐得清闲,在一旁倚着,“晚饭怎么样?”

李世真早有准备,不慌不忙的泡着茶,“就算我是学姐的唯饭也觉得小野先生很优秀。”

“不是说这个,”徐伊景浅笑,“你应该看出来了,那个人想要了解我的话根本不需要通过你。”

李世真有些愣住,“难道不是让我做丘比特吗?”

“那种事情和在南山塔上挂同心锁一样没用,”徐伊景站得挺了些,“只是希望你能够尽量自然的和小野君吃个饭。”

能自然就有鬼。

腹诽自然不必张口,李世真疑惑的看着徐伊景,“那到底是……为什么啊?”

“不是说过吗,让世真成为我的万能钥匙这种话,”徐伊景说,“让你看看标准的万能钥匙的样子。”

“这样吗?”世真睁大眼睛,“哎一古,亏我还认真答题来着。”

“认真答题也是被设计好的部分,”徐伊景撩起耳边的碎发,“不管你有没有这个意愿。”

李世真继续低头倒茶叶,“最开始以为是腼腆害羞的小男孩来着,但是走出餐厅的时候才发现了问题,确实是厉害的角色。”

李世真深谙与人交往的门道,但小野平一并不像徐伊景那样简单粗暴的用欲望作为诱饵,也不像朴建宇那样建立一个强大可靠的形象来获取认同,他似乎只是普普通通的和李世真吃了一顿晚饭而已。

“坐下寒暄的时候以为是莽撞的挑选了错误的话题,因为外面有大排量摩托车过去的声音所以用了女孩子好像根本不感兴趣的摩托车当开场白,”李世真回忆着,“当时有些吃惊怎么会有人选这种开场话题,但也很顺利的聊下去了,后来才意识到可能是认出了摩托杂志送的赠品钥匙扣,猜到了我确实是很喜欢摩托车的人。”

徐伊景抱臂看着她将茶壶接满热水。

“点菜的时候悄悄问我韩国最好吃的是不是就是炒年糕,并引诱着问我有没有想喝可乐的意愿,得到我肯定的答复之后堂皇的在高级餐厅里点了炒年糕和可乐这样的东西,而且又顾虑着我的面子用假装不熟练的韩文点了单,变得好像完全是他因为游客的身份而任性的选择,化解了服务生可能带给我的尴尬。现在想想就是这样让我成为了他的盟友,一起犯了礼貌范围内允许的小失误而达成了微妙的共识,”李世真仔细的分析着,“看似奇怪的话题让我意识到对方是个和我有共同爱好的人,点菜的时候又表现出了有点顽劣的可爱的样子,只用两个细节就立刻俘虏了我,似乎迅速的成为了真挚的朋友,但又因为失误的缘故而巧妙的避开了作为性别之间产生好感的可能性,的确是非常厉害的招数。”

“拜托小野君计时来着,”徐伊景终于开口,“你露出第一个非礼貌性微笑的时间是在见面后的13分钟,最后也没有守住不和男性饮酒的准则。”

李世真觉得脸上发烧,“甚至计时了吗?”

“本来就是我拜托人家帮你上一堂课,”徐伊景勾起一点点笑意,“如果不是有计时压力的话大概你到现在都没办法察觉,毕竟现在这个方式还是太突兀了。”

“确实是了不起的人,”李世真哽了一下,“很厉害。”

“世真未来也可以成为这样的人啊,”徐伊景笑笑,“谈判的伙伴大部分都是男性,你比小野君已经有了性别上的优势了,你只是缺乏技巧性的东西,所以观察和建立信任要比他慢一些而已,但你的天赋已经足够了——至少你看到了我。”

李世真抬眼,“什么……”

“知道小野君的能力之后就针对他的能力做了一些调整,”徐伊景摊开手,“于是我把自己的所有有可能被利用的事情都掩藏起来,不想这些东西变成情报被利用,但你依旧给了高分的答案,甚至天天看到我喝牛奶但仍然察觉到我喜欢的是咖啡。”

那不过是暗恋者的本能。李世真自嘲的笑笑,“时间足够长的话……什么都能暴露的。”

“你需要的只不过是一点缩短观察时间的技巧而已,”徐伊景为两人斟好茶,“已经摸索着自己成为开锁器了,不过想要快速又堂而皇之的开锁的话,还是需要成为万能钥匙才好。”

“但是,”李世真觉得自己已经筋疲力尽,“我可能没法再帮助您了……已经收到了剧组面谈的邀约。”

“我磨砺了你三年的天赋……最后要变成舞台上一个看不清的眼神,无论如何也会感到可惜,”徐伊景掐了掐眉间,“我希望你能够慎重的考虑一下自己真正的……价值。”

“以后有了小野先生的帮助,”李世真努力的笑笑,“学姐应该不缺我这把钥匙才对。”

“再近也不是真正的自己人,”徐伊景迅速的反驳,“但我会尊重你的决定。”

“学姐需要我的时候,我还是会——”李世真把一句话掰开了,生硬的填进去了几个字,“尽可能站在你身边。”

徐伊景点点头回了自己的位子,“希望如此。”


李世真在那踟蹰了一会,想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徐伊景大约是不会再喝那杯茶了。

 

TBC

评论(46)
热度(207)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