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Presto.(一元CP、纯开车、极度OOC预警)

第一次做爱时机有点尴尬 送别酒会最后半推半就 仓促又生疏 何况徐伊景买的七点飞机 李世真醒来时身边只有个空枕头

错过最好时机说什么都是过错 发现了分别两地之后一来一往总有隔阂 后来干脆断了联系 成年人自有游戏规则 欢喜不言的日子倒不如缄默

所以李世真再打电话来 心里本来就有个突的

 

要结婚三个字说得不咸不淡 吃顿饭 逛逛街一般稀松平常 徐伊景在电话中听不出心情 道了声恭喜

突然有点悔意

那边自是不知道徐伊景不动声色下的煎熬 大言不惭邀请徐伊景做主婚人 言下之意是但凡如今有一点成就都仰仗您 这位置舍徐伊景其谁

徐伊景这边想都不想就拒绝 眼角瞥瞥桌上日历 念了张王李赵的名字 日程排的很满实在抱歉 到时候自然派人送上祝福

李世真不恼 笑嘻嘻说是在关西机场打的电话 重要的人当然亲自来请 车都叫好只欠个地址 徐代表不会连这点薄面都不给?

徐伊景嘴唇咬得紧了些 终于报了街道与门牌号

 

开门寒暄

胖瘦发型没什么变化只是眼睛里多点飞扬的神采 徐伊景暗地里咂摸 要结婚到底是不一样

迎了进来倒是不生疏的样子 自己烧水烹茶 显得徐伊景像个外人

徐伊景知道她脾气秉性 也就随她去了

 

对坐相看到底没什么话好聊 公司间合作亲密无间只是她俩断了联系 说些外务太煞风景 私事又没有深究的打算

席间李世真手脚终于回暖 除了厚重外套 露出里面一身红色裙装

自不是徐伊景买给她那身 颜色也差出些号来 站起身来惊艳飒爽只是窝在米白色沙发上 不知怎的就显出一种刺目的猩红

徐伊景看向李世真橙色的皮包 里面也该有张同样扎眼的信笺

 

这念头突兀的膨胀起来 越过皮包厚厚的革层 漫过李世真打赤的双脚 堪堪停在她伶仃的锁骨上

徐伊景凝视着思维的断层 它们裹挟在猩红的绸缎中 成了愈发润白的挛缩 那显然预示着某种怪异的情节 

她得让它们停止扭曲——

 

现在徐伊景知道自己的嘴唇和李世真的锁骨能够天衣无缝的吻合 她可能曾经做过这件事 做出这种行为属于身体的本能记忆又或者别的什么 但她尝试着重复这个动作 直到她满意的看到它们不再那样无规律的晃动

徐伊景正在观察这具躯体颤抖的频率 它们巧妙的迎着舒伯特A大调五重奏D667 3的节奏 是的 她欣赏着 行板显得如此美妙

女人的手攀附上徐伊景的背脊 那显然是个可爱的决定 徐伊景咬着李世真的喉咙 将夸奖化为咬合的力量 这迫使李世真在重拍中发出一声短暂而闷重的呻吟 她们都完美的贴合了tempo  这令人心情愉快

徐伊景开始从李世真的配合中察觉到一点熟悉的气息 这让徐伊景意识到自己的记忆在一年后也如此鲜活 她的鼻尖抵在她的双乳之中 闻到香槟 烟火 还有几千公里外的鲜血淋漓

如果那是战场 这就完美的解释了她喉咙里腥甜的血气和李世真发根的硝烟味道 徐伊景如此宽慰 她迷恋娇嫩肌肤里渗出的沙粒和晶石 它们正将徐伊景的大脑剐蹭的面目全非 有种疼痛并纵容的快乐

李世真的鼻腔里发出并不足够大声的闷哼 徐伊景意识到是自己正在操作着它们 但她需要来点震耳欲聋的 飞鸟撞击岩石的破灭之音 这让徐伊景不得不更加精细的在女人的身上探寻着 她有着精密仪器般的唇与舌 能够顺利的探索到宝藏的位置

但这些时候徐伊景已经很难分辨出从李世真身上寻找到的是什么东西 也许是致命的水银 也许只是黏腻而松香的树脂 但谢天谢地的是她不再能看见那些刺目的红 李世真身上大片的白色让她感到安全和放松

 

代表……

那是相当遥远的记忆 在她们窒息的瞬间浮上岸来 李世真不曾忘却过这两个字包含的温软多情 徐伊景下意识的用力 穿破了不堪一击的苦楚

李世真不能再发得出诸如此类的音节 她的哼唱是无意识的 仅关乎肉体的愉悦 又哭又笑的 徐伊景总使她神魂颠倒

她是天使翅膀上倒数第七根羽毛又或者是酒神衣摆下第三株稻穗 徐伊景难以分辨李世真的真实面貌 这种不安来自于违背道德的禁忌快感 以及镌刻在指腹上的铭文

当它变得潮湿而充满褶皱 徐伊景才得以分辨出爱的字样

那一刻一切戛然而止 

 

迅速的失重

李世真颤抖着失足跌下云端 徐伊景冷峻的面孔在战火中细微的融化和扭曲

假的 她弓起身子抵住徐伊景的胸骨 没有结婚也没有婚礼

我只是很想你 李世真眼睛里的薄汗渗透徐伊景的皮肤 我来了 因为我很想你

徐伊景应该用言语回答 但她意识到 演奏就要结束了

 

徐伊景沉默的撕咬着李世真的肩膀 那是她的祝福与签名 落在她细心绘制的喜帖上 红与白 刚好是她应有的色彩

一整个小节的休止——

快板在音符的快速堆叠中推出急板的雏形 稀薄的氧气在反复滚动着交换 徐伊景听到脉搏中滚滚如雷的嘶哑 听见急促呼吸的间隔之中 李世真从牙齿缝隙间挤出的动人音律

代表 徐伊景——

 

欧尼——

 

徐伊景颓然的敲下最后的音符

 

她始终礼数周全

 

 

THE-END

 

 

仍然是一个无法二次阅读的文后预警:

第一次尝试了写和水无关的肉

但是后来想了想

舒伯特 A大调 钢琴五重奏 急板 D667 3

叫做《鳟鱼》

极度OOC 两个小时写完 送给小师妹


 


评论(39)
热度(296)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