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十四)

开完车了继续拧巴

拧巴拧巴拧巴到死

难以想象我刚开完一趟车

这章其实我自己觉得挺虐的

但是被下一章给掩盖了2333333

所以还是单独发了

门牙菊苣看完问我是不是不喜欢李世真

你看我这种代表毒唯

嘻嘻嘻嘻嘻

最后,

想起很久以前喜欢的大大写的一句话。

暗恋是一种礼貌。

而她曾礼数周全。

踊跃留言和我交流好嘛宝贝们

——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22.

 

玛丽从外边回来就看到李世真瘫在沙发上,面前摆着瓶啤酒,但还没有打开。

“下午两点钟喝酒?”玛丽把钥匙往茶几上一甩,钥匙串摩擦着桌子蹭了一小段,但很给面子的停在了边缘。

李世真往旁边蹭了蹭,给玛丽让个位置,“这不是没喝。”

玛丽坐下来摊手,“聊聊?”

“我被剧组录取了,”李世真把头埋在抱枕里,“然后朴建宇约我吃饭。”

玛丽傻乐,“感情徐伊景男友联盟最终目标是你。”

李世真做了个这一点都不好笑的表情。

“朴建宇说什么了?”

“和徐伊景一个说辞,叫我慎重考虑换工作的事情,”李世真把头探出来做了个深呼吸,“朴建宇看出来了。”

“朴建宇怎么说也是谈判专家,”玛丽耸耸肩,“你能瞒得住徐伊景已经是个奇迹了。”

李世真闭上眼睛,那些名字和事情就转着圈的在脑海里折磨着她,什么也抓不住,什么也解决不了。

“那你答应剧组了吗?”

“在考虑,”李世真顿了顿,“姨妈帮我报的名这件事你知道吧,我今天才知道是在美国的工作。”

玛丽啧了两声,“这么狠?”

“其实你说得对,”李世真坐起来,“我根本就没准备好接受这个工作,我只是想从烛台下面的黑暗里走出来,让她重新看到我。”

“现在知道我说得对了?”玛丽老神在在的拧开一瓶柠檬茶,“你非得等到你家代表甩出错误的牌来。”

玛丽说的是昨晚小野平一的晚饭,李世真无意识的挥了挥手,像是要把这些东西挥开。

“这里,”李世真敲敲自己的脑袋,“已经停止运转了。”

“哎一古,”玛丽玩着瓶盖,“哪里有这么可怕。”

“昨天听到了徐伊景有和人交往的意图晚上还去和人家吃了饭,回去之后告诉我说是因为想劝我多考虑一下,今天上午发现姨妈为了让我远离徐伊景想让我去美国工作并且还得到了录取,中午又被朴建宇发现了秘密,”李世真苦笑,“简直是逼我赶紧去死。”

“虽然说所有事情都赶在一块了没错,但其实你只需要解决一件事情。”

玛丽说的没错,李世真明白这一点。她徐伊景是沙漠中的诅咒石板是大坝泄洪的破口,一切苦痛皆能在她那里找到源头。

“你知道我宁愿看所有问题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也好过逼我面对徐伊景,”李世真蜷缩起来,“我能为她上刀山下火海……但就是胆小的没有打破平衡的勇气。”

“如果你有能耐看着她投入别人怀抱的话,”玛丽冷冷扔过来一句话,“你大可以继续当鸵鸟。”

“我的勇气仅限于我能看着她幸福,因为我自己做不到。”

李世真服软的样子并不多见,一二三四数得上来的次数印象里都是为了徐伊景的事情,孙玛丽叹口气,怒其不争太久,也没想再继续逼她。

 

“其实玛丽你之前说的,我没有认真告白过是假的,”李世真伸手拿了钥匙去撬啤酒瓶盖,“我做过这件事。”

“MO?”孙玛丽好奇的看着她,“什么时候?”

“去年暑假的时候,全班一起去合宿,”李世真仰头灌了一口啤酒,被气泡噎得难受,“晚上大家一起玩游戏,喝的有点多了,玩真心话大冒险。”

不要太戏剧化。玛丽腹诽,但没说出口。

“抽到我的时候说要给手机里第三个号码打过去表白,”李世真凝视着正在逐渐稀薄下去的啤酒泡沫,“我手机里第三个号码是我们家里头的座机。”

“你打了吗?”

“徐伊景有自己的习惯,打到座机上的电话从来不接,即便就坐在旁边也要等着开启答录机,所以我知道打过去一定没有人接,但其实对我来说,这更冒险。”

“唔。”

“但大概喝多了所以鼓足了勇气,”李世真耸耸肩,“反正大不了也可以说是玩游戏,就打了电话过去。”

“然后呢?”

“对着电话答录机,我很认真的表了白,说了很多,像喝多了说胡话一样,但其实每一句都是认真的,这样的表了白,”李世真叹气,“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就在电话旁边听着,还是根本没在家,但我说出来了,我想,不管她什么时候听见,总要给我一个答复了。”

玛丽挑眉,“但是?”

“那个时候的喜欢比现在要愉快的多了,”她近乎苦涩的笑着,“不像现在这样,怎么都是疼的,所以那个时候忍不住幻想了很多,类似于她听到了是什么反应,是不是会很惊喜这样的,又会怎么回复一类的事情。”

玛丽想重新问一遍“但是”,不过她忍住了。

“就这样幻想到后半夜的时候手机上突然来了消息,是徐伊景的消息,”李世真深呼吸,“她说自己刚刚落地日本,她的姑姑重病入院,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可能半个月之后才能回来——我连最残忍的当做没听见不回复这样的事情都想过了,却没想到先收到的是这条消息。”

玛丽也跟着叹气,“你也太衰了一点吧。”

“后来想想,生老病死不是谁能控制的,大概就是上天的旨意,”李世真摇摇头,“第二天回家之后就灰溜溜的把录音删了,在那种时候说这种事情的确是不太合适,后来每次有告白欲望的时候就会忍不住的想到这件事情来,然后就越来越胆小,越来越说不出口。”

玛丽拍了拍肩膀,“哎一古……”

“等到徐伊景那边处理完姑姑的后事回来问我她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我说什么都没发生,这样回答了她,”李世真又喝了一口酒,“她根本没有给我别的选项。”

“我明白的,”玛丽抱住世真的肩膀,“没关系的。”

“最开始的时候还是会有那样侥幸的念头,说如果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而顺利的听到了的话会怎么回应我,后来只剩下唯一的念头是,如果当时真的听到了,我该怎么收场,”声音闷闷的,“我们两个大概是真的没有那样的缘分,所以好的东西也不想再奢求,只盼着能用朋友的身份留在她身边更久一点……就足够了。”


评论(34)
热度(208)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