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十五)

本章献给我的立白同志。

祝您在修罗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另外昨天,

我被感化了。

不虐了。

甜下去。

笔芯。

——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23.

 

喝完酒哭了会就睡了,李世真醒来的时候觉得稍微有点头疼,玛丽那边抓着一条裙子给她说晚上带她出去吃点好的,李世真不想拒绝玛丽的好意,换了衣服跟她出去。

自然还是玛丽家酒店,毕竟是首尔数一数二的米其林餐厅,李世真当然没什么可挑剔的,一顿饭吃的倒是很满足。

吃完饭玛丽本来准备带世真去找个地方续摊,结果刚坐电梯下楼就看见两拨人在一楼日料店门口互相点头哈腰的告别,玛丽本来想对世真吐槽自己就受不了矢口先生这种日本人的风气,转头就看见李世真脸上僵硬的表情。

玛丽生生掐了话头,仔细看了一眼楼下——

徐伊景,朴建宇,还有一个虽然不认识,但也大概猜的出来是小野平一。

得,玛丽心中暗骂,全来了。

 

电梯上就她们俩人,哪里有看不见的道理,朴建宇先挥了挥手,李世真和孙玛丽僵着点点头算是回应。

“首尔真小。”

李世真小声念叨着,玛丽这边悻悻的耸了耸肩。

 

介绍完玛丽和小野平一认识之后突然就冷了场,五个人里面四个人欲言又止,剩一个小野平一搞不清楚状况的打量着剩下四人。

李世真再懵也知道不能让孙玛丽先张这个嘴,笑笑问小野平一菜式如何,有没有觉得哪里不正宗。

小野平一自然的接上话茬,恰到好处又不失客套的点评了几句,结果说完之后又一次没人接茬,李世真刚想开口,徐伊景先说话了,问世真她们吃完没有,不如一会跟车一起回家。

“回家?”玛丽揽了李世真的胳膊,“刚准备找地方续摊呢。”

徐伊景并不理会孙玛丽,直直的看向李世真。

小野平一也察觉到气氛不对劲了,看了看朴建宇,朴建宇只好笑笑,“天气预报说今天晚上会下暴雨,这种天气在外边待太晚会不安全,伊景也是担心。”

“回我家叫炸鸡啤酒总行吧?”玛丽不是没意识到李世真息事宁人的心,只是徐伊景带人走的态度撞了她的枪口,“李世真这么大人了哪用得着操这个心。”
玛丽说完李世真也觉得一阵畅快,小心翼翼避开了徐伊景的目光,算是默认。

小野平一看朴建宇也靠不住,赶紧出来卖萌搅浑水,“啤酒和炸鸡不是下雪的时候吃的吗?”

玛丽显然也没打算放过他,“小野君懂得挺多的嘛,徐代表真是教的好。”

小野那边赶紧揽下罪名,“孙小姐……难不成对我有什么意见吗?”

“怎么会?”玛丽咧嘴冷笑,“我男朋友也是日本人,对您的印象好的不得了。”

“玛丽小姐还请给我的客人几分面子。”徐伊景皱了皱眉,声音虽然不大,但李世真看得出来她显然是动怒了。

但李世真没来得及打这个圆场,玛丽那边已经笑开了,“哎一古,说什么话呢现在,徐代表什么时候觉得我是有教养的人了,不是一直知道我是飞扬跋扈的大小姐吗?”

这话说的显然有点过了,李世真赶紧扯了扯玛丽,“玛丽,够了。”

李世真不开口还好,一开口大家都知道玛丽是在帮她出气了,朴建宇那边算知情人摸了摸鼻子准备帮腔,结果还没张嘴就被徐伊景打断了,“李世真你不如解释一下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倒是引火烧身。

李世真被点了名硬着头皮站出来一步,根本不知道这题怎么答,玛丽那边看了一眼李世真快哭出来的样子也有点慌,倒是朴建宇脑子转的快些替她挡了,“世真她发愁工作的事情呢,说是要去美国,有点难以决断。”

徐伊景反应极快,对着朴建宇冷笑,“你倒是知道得清楚。”

朴建宇一时火也上来了,幸好理智还在,努力克制着自己没和徐伊景翻起控制欲这本旧账来,玛丽那边倒是理顺了逻辑跳出来了,“怎么?在现男友面前和前男友吵架显得你有魅力吗?徐伊景我今天还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李世真的事就算有火也TM轮不到你来撒!”

 

话说到这份上算到头了,朴建宇知道接下来徐伊景要么走人要么今天就把这事儿说明白了,只是自己也在气头上,一时不知道该不该说话。

还是李世真最后站了出来,转身挡在徐伊景面前伸了手,把孙玛丽拦下了。

“够了,别说了,”李世真语气颇为平静,转过头来道歉,“抱歉,让你们为我担心了。”

李世真眼泪就在眼圈里打转,任谁也再生不起这个气来.

徐伊景叹口气,“我道歉……有事回家再说吧。”

玛丽还想说些什么,被李世真拉住了——别人自然看不见李世真的表情,只有玛丽知道那是一个多么卑微的祈求的眼神,她纵使再生气,也不能不心疼这样的李世真,只好努力压着火气点了点头。

朴建宇那边慢慢开了腔,也是挺疲惫的样子,“我送你们——”

徐伊景摆摆手,“我没喝酒,自己开回去就行了。”

看徐伊景目光落在自己脸上,小野平一笑笑指指手机,“我还有约,在这边等他们接我。”

徐伊景的眼神直接忽略了孙玛丽,伸手牵了李世真。

“走了。”


Ch24.

 

出了门李世真先松了手,徐伊景没做声,自然的把手垂了下去。

门童把车开过来停在门口,徐伊景绕过去上车,门童跑过来开了侧边车门,李世真伸手直接关了,自己开了后面的车门坐了进去。

徐伊景系好安全带从后视镜里瞟了李世真一眼,李世真只当不知道,把脸转向了窗外。

徐伊景摸摸鼻子,难得的有了心虚感。

 

一路无话到家,徐伊景拿钥匙开了门,进屋朝沙发那侧了侧头,李世真很听话的换了鞋坐过去了。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李世真知道自己一旦张嘴就是对不起,但是她今天说过太多次抱歉,现在并不想开这个口。

徐伊景换了姿势,不再直挺挺的坐着,“说说。”

“没什么好说的,”李世真不看她,“就是没想过去美国的事,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怎么突然有去美国的事儿了?”

李世真并不想把姨妈的那点事儿拿出来和徐伊景说,自己揽下来了,“我没了解清楚,人家说是是要去美国排练美国演出。”

“所以你就去找朴建宇了?”

徐伊景话里带了不软不硬的钉子,李世真心里委屈又憋着火,坐那没做声。

“他让你留下?”

“嗯,说我更适合做谈判,”她点点头,“劝我再考虑考虑。”

徐伊景揉揉太阳穴,“那孙玛丽对我发火是什么意思?”

那人一副审查警官的样子很高高在上,李世真难得的见了脾气,“不是说了生理厌恶吗?我又不是玛丽我怎么可能知道?”

徐伊景气到笑出来,“人家是替你撒气,李世真。”

“是啊,”李世真哽咽着点点头,“是替我出气没错。”

“那么我该问问我哪里做了对不起你的地方吗?”徐伊景加大的手上的力度,“还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原因?”

李世真有一瞬间都想把因为我喜欢你对着徐伊景吼出来了,只是最后还是忍住,“你什么都没做错,只是不理解我的心情而已。”

这样说话已经难免有了些怨怼的情绪在,徐伊景听得别扭,但情绪上来也只是下意识的反击,“如果有我需要理解的部分请你告诉我,不必这样绕着圈子。”

 

再聊下去恐怕要僵局,李世真此刻仍然不可避免的想要顾忌徐伊景的想法,压了压眼泪才开了口,“那您觉得我应该怎么做呢?”

“我觉得我已经表达的足够清楚了,”徐伊景冷下脸来,“我不想你做出自己后悔的决定。”

“我以为您会明白这是个挺难做的决定,”大约是失望透了,李世真反而冷静了许多,“如果您不能像玛丽那样给予我虽然在您看来没有作用但是贴心的支持,也不能像朴代表那样帮我分析我需要留下来的原因,那么我们也没有什么谈下去的必要。”

徐伊景摊开手来,“我以为你并不需要我给出的意见。”

李世真不想和没有正常社交的人讨论这一点,她只是摆了摆手,“您和我考虑问题的方式从来不是一个维度,所以您也不要再追问我为什么会不开心您不理解我的心情……这件事情暂时无解,我会自己考虑清楚。”

“如果你需要合约方面的帮助就去找赵理事,”徐伊景显然也想快点结束这场意料之外的谈话,“我希望我们能尽快回到正轨上。”

 

李世真并不是个怒点太低的人,但徐伊景今天显得格外无知而鲁莽——即便李世真清楚她的一无所知是自己种下的恶果,但依旧不可自控的察觉到了愤怒。

李世真垂着头,像只野兽那样发着抖,“老实讲,我以为我并不完全是个棋子,徐伊景学姐。”

那人印象中从来没有连名带姓的叫过自己,徐伊景有些瞿然,微微倾了身子。

“这个宇宙大部分的时候都按照预定轨迹在转动,但有的时候会产生不可预测的爆炸,”李世真扬起头来,“就像这个世界大部分时间都按照您推测好的那样前进,但您也并不能阻止意外的发生,我在您身边是因为我崇敬您,但并不代表着我是被印上徐伊景三个字的奴隶。”

李世真的心情和朴建宇所预料的并无二致,徐伊景只是没想到是在这种当口说了出来——不过总体来说也不算惊讶。

“你已经说了这个世界大部分时间都在按照我的计划运行,至少说明我的视野比你要广阔些,”徐伊景认真的注视着李世真的眼睛,“你肯为我花心思做事,那么我也总有义务把你安排的妥当一点,或者你可以当做我只是帮你找到了合适的位置并且规避掉了大部分来自外部的风险,我只是在做这件事而已——我已经说过了,离开是你的自由,但你如果还在我这里做事,我就要负起对你的责任来。”

鸡同鸭讲。李世真没法深入的讲出更多的一二三来,但徐伊景认真解释的样子还是精准的打在她心口里——她很难把理智彻底的隔绝在她的喜欢之外。

“你现在可以认为我默认了你的观点,”李世真深呼吸,“这件事情没有再讨论下去的必要。”

徐伊景点点头,“那么,大后天晚上的酒会——”

“会去的,”李世真自嘲般的笑了笑,“一定会去的。”

——


我说甜你们就信?

记住,拿小拳拳锤你的不一定是萌妹子。

还有可能是韩红。

评论(102)
热度(244)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