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永夜(十六)

今天真·苏炸裂

没有套路你们

应咪咪的要求我必须停在这

——

/电梯间/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终章

-

-

Ch25.

 

说了一大圈还是回到原点。

李世真不是不郁卒的,只是推拉这种东西,用的力气大了些平衡自然就失掉,李世真很难说那晚之后自己和徐伊景到底是亲近了些还是疏远了些——有些东西变了,只是她说不上来名字。

这两天徐伊景在家的时候表现的尤为明显——倒不是说真的有表现出来的奇怪,吃饭聊天都很正常,只是两个人似乎都绷着什么神经,小心翼翼的不在聊天里碰触到某个禁区。

像在身上绑了没开始倒数的炸弹,它可能会爆炸也可能永远不会,只是李世真明白,这样下去,摊牌不过是个早晚的问题。

 

酒会倒是一如往常,李世真很快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但没心思做得更好,找了个地方坐着。

其实到现在都会有不真实感,李世真冷静的凝视着会场里面的男男女女,她偶尔难以相信自己会成为这其中的一员,但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她认为这并不是个不好融入的圈子,因为只要你获得了进入的门票并且讨论着证券、金融、信贷这些话题,人们就会自然而然的接纳你——如同每个圈子那样,它并不盛气凌人,也不格外热情,似乎没有特殊的可言。

那种不真实感是在偶尔跳脱出来的时候感受到的——比如当她介绍自己小两届的师妹代替她去酒吧驻唱而第二天师妹拎着江原道土特产来感谢的时候,李世真很难不去注意这个问题,她并不能说出香奈儿的皮包和一箱黄太鱼哪个更有价值一些,但又显而易见的存在着差距。

其实能被来自贫穷阶层的礼物所打动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李世真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她被徐伊景抬得太高了,即便她克制着让自己不去沾染那些姨妈看不顺眼的“有钱人的习惯”,但生活方式之间已经有了微妙的用财富堆积起来的差异,这并不意味着她不能再从一个穷人做起,只是一旦退回原处,便会很难察觉到开心——她偶尔吃一顿炒年糕会觉得十分满足,但当她必须吃这一顿炒年糕的时候,就很难从米糕里获得美味的感觉。

李世真走得离人群近了一些,现在音乐又无处不在的包裹了她,端酒的侍者也会在经过她时放慢自己的步调,女人们精致的香气和男人们寒暄的笑声铺天盖地的将她淹没,李世真无可奈何的擎起一杯果汁,对对面的朴建宇举杯微笑。

 

徐伊景就站在朴建宇身边——自然还有小野平一,他们大约是在严肃的谈论关于恶意收购股份的事情,那不是李世真应该参与的,在这种场合李世真必须尽量和徐伊景保持距离,以便充分的完成作为暗子的使命。

李世真对与会者大多有所了解,甚至和一部分人打过交道,但这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事情——当她在了解这些人对待女生的绅士品格的同时,她同样了解他们手上肮脏的淋漓鲜血,这是一点都不好玩的事情。

她百无聊赖但又小心翼翼的环顾着会场中的人物,用以考验自己的记忆力和洞察力,那是小野平一在酒会开始前教她的新办法——当然他们都对之前那晚的事情保持了绝对缄默。

但大概是她正在保持着大脑的高速运转,所以当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李世真脑海里有了种近乎暴戾的嘲笑。

——你看,这是连小野平一也看不出来的。

 

那杯红酒最终泼在了朴建宇身上——他是唯一一个来得及反应的人,但在被泼了一脸酒之后,他还是有了短暂的空白。

人们一开始也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是下意识的禁声并后退,那是安全的做法——除了李世真和保安,他们正努力的向那儿跑去。

徐伊景在震惊之余认出了朝她泼酒的女人,一桩合并案中因为私欲向她出卖了老公公司机密的妻子,这让她很快的冷静了下来,甚至用眼神示意挡在她面前的小野先去帮助朴建宇。

“很高兴你还能来参加这种酒会,”徐伊景冷静的对峙着,“这让我一点都不会再感觉愧疚了。”

正常情况下对方会开始对骂,但这次是徐伊景预判错误,那女人什么都没有说,她只是朝徐伊景扑了过去。

那是徐伊景一定会被撞倒的距离,而小野和朴建宇已经走的远了些,但好在——

 

徐伊景面前,永远会有李世真。

TBC

评论(37)
热度(220)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