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你八耻

OOC到理直气壮的同人文。

玛丽的魔术(一元CP、小甜饼)

祝 @冷萌薛定谔的折耳喵 生日快乐。

LFT补档。

诸君请为咪咪点赞,没有咪咪就没有永夜啊2333

——

聚会到最后难免无聊。

金作家喝不了多少酒早就睡了,男士们相约告辞,最后只剩下李世真和徐伊景对着杯盘狼藉大眼瞪小眼。

自然不会残忍到让李世真刷盘子这种程度,徐伊景难得没礼貌的用指甲弹弹酒杯,“再来点?”

得令。

李世真半醺着身子举杯,颇有些女中豪杰的作风。

 

两个人喝酒自然也无聊,李世真搜肠刮肚的想话题也没想出个一二三来,想到最后倒是想起来玛丽教过的小把戏,借着酒意开了口。

“我给代表您表演个魔术吧?玛丽教给我的小游戏,很有意思。”

徐伊景看她一眼,这要求不算没大没小就是听起来有点怪异,不过思维没跟的上反应,倒是先点了头。

“是心理学的魔术——”李世真学着印象里玛丽的样子拉长了声音以彰显这个把戏的神秘性质,只是喝了酒之后的声音带着醉意,生生在严肃里面挤进了几分撒娇的口气。

徐伊景颌首表示她在听。

“代表您把手背在身后,”李世真放下酒杯来做了个样子,“两只手都得放。”

徐伊景理智的决定先不动作,等着李世真的下文。

“放在背后之后,左手和右手分别比一个数字,不用告诉我是多少,”李世真把手从背后拿出来,“我会问几个和数字完全不相关的问题,然后我就能猜出来您比的是什么数字。”

李世真用从玛丽那儿学来的神秘兮兮的语气说着,试图增加这个把戏的有趣程度。

“完全无关的问题吗?”

徐伊景发动了完全错误的胜负欲——她记得心理学中的确有一些类似的技巧应用,但酒后脑子没那么清醒,她很难记起是在哪里学到或看到过。

看来给徐伊景表演这种东西就是个错误。李世真心中腹诽,但表面上什么也没显示出来,“对,完全没有关系的问题。”

“比如呢?”徐伊景挑眉,“先说来听听看。”

李世真头疼,“试试看嘛。”

徐伊景有点犹豫,但最终她遵从了酒精的指示,在李世真兴致勃然的眼神中将手背到身后去。

不能是第一反应的七,徐伊景认真的思考着,上下浮动的五到九自然也不在考虑范围之内——既然是用手能比的出来的数字,大部分人都会认为是从一到九的个位数,但其实零自然也是可以的……

徐伊景和自己的意识做着有趣的驳斥,她几乎忘记了自己是在做一个魔术,直到李世真询问她是否准备好开始了。

徐伊景速战速决的选择了零和四——从概率上来说,这的确是最难以被猜到的选择。

李世真压根就不在乎徐伊景的自我抗争过程,她只是想要确保徐伊景认真的参与到了这个把戏当中,“那么全神贯注的听我的提问咯——”

徐伊景盯着李世真,在这种哄小朋友的语气里没奈何的点了点头,示意她自己的确——全神贯注。

“第一个问题,你最喜欢的一件毛衣是什么颜色?”

徐伊景迟疑的给出答案,“黑色。”

“第二个问题,夏天的时候喜欢吃什么种类的冰激凌,椰子还是香草?”

“我不吃冰激凌。”徐伊景认为李世真正在引导自己的思维,她决定从那个定式导向中跳脱出来——或者说,她压根不相信孙玛丽能想出多复杂的东西,她有信心在第三个问题之后就能察觉这个游戏的真实方法。

但李世真并不对这个答案感到有什么不满,“第三个问题,你小时候的宠物叫什么名字?”

“没有宠物。”徐伊景意识到自己刚才可能想错了,但她并不能相信李世真在通过问这些问题建立一个测谎模型——她喝酒的时候脑子总是想的特别多一些。

“第四个问题,有一群小朋友在两条铁轨附近玩耍,一条铁轨还在使用,一条已经停用,只有一个小朋友选择在已停用的铁轨上玩,其它的小朋友都在仍在使用的铁轨上玩。这时火车来了,而你正站在铁轨的切换器旁。让火车停下来已经不可能了,但你能让火车转往停用的铁轨,你该怎么办?”

世界经典难题么?徐伊景试图从这几个问题中找到一些相关联的东西,但她什么也看不出来,不过这并不妨碍她给出答案。

“我不会让火车变道。”

这是玛丽教给她的技巧之一,这个问题显然能很有效的迷惑住对方的思维,无论对方是否知道这个被证明过的正确答案。

“不能思考太久哦,”李世真笑着,“接下来是第五个问题,睡觉的时候朝左还是朝右?”

徐伊景显然中了李世真的圈套,“朝右边。”

“第六个问题,大象和斑马你更喜欢哪个?”李世真逐渐把语速提了上来,这能迫使对方不自觉的也加快思维的速度。

“斑马。”

徐伊景觉得自己已经勘破了李世真的套路,无非是通过越来越快的反应速度来为她下套,这并没有什么可难以破解的。

“第七个问题,”李世真刻意在七这个数字上加重了音调,“天空是什么颜色?”

徐伊景心说果然是七的问题,“蓝色。”

李世真胸有成竹的看着徐伊景,“第八个问题,我们刚才喝的什么酒?”

“红酒。”

“最后一个问题,”李世真成功的引导了话题,“我刚才少问了第几个问题?”

事实上李世真一个问题都没少,但徐伊景并不能确定这个答案,于是她在这儿卡了壳。

 

就是现在。李世真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

 

这些问题除了第四道以外,李世真全然都是随便想到什么就问了出来,自然根本就没有逻辑可言,而事实上,她唯一要做的也就是确保徐伊景在最后这个问题上陷入思考,而接下来她只需要伸出手指弹在徐伊景的脑门上,这个把戏就算大功告成。

但事实上从第二道问题开始她就隐约有了一个奇妙又怪异的念头,大概是有一点残存的理智告诉自己徐伊景并不是个能和她这种身份的人互开玩笑的人,于是李世真开始有了点犹豫——那点犹豫是非常短暂的,徐伊景并不是个会陷入思维怪圈的家伙,她比大多数人都更能保持冷静的判断。

李世真看着徐伊景的眉头从紧缩变为舒展,她意识到她很快就会错过那个机会,但酒精帮她做了决定——正确的,不能再正确的决定。

她伸出了手,展开双臂,拥抱了双手都放在背后的徐伊景。

 

“Surprise!”

她微微涨红了脸,在玛丽版本中真实存在的台词意外沾染上了一点暧昧的气息。

现在徐伊景可以确定她至少看破了李世真的心思,她当然不会相信孙玛丽会教她这种东西——

 

但该死的……

她不能说。

 

THE-END


评论(34)
热度(297)

© 社会你八耻 | Powered by LOFTER